9 月 13

ulwk2火熱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第593章 喊人也沒用!(求訂閱)閲讀-twqo9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智王来了!
苏宇感受到了,迅速开始封闭最后一点入口。
当智王第一个冲进来,他就发现不对劲了,可是……他没喊,没说,没跑。
他其实还有一点点机会,让外面的人不要进来。
可是没有!
因为智王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人多,我还有机会,人少……我必死!
是一起进来,杀出去?
还是自己独自扛着,等死?
这两个选择,他瞬间有了决定。
我不想死!
所以,其他人也都进来吧。
很快,他身后,瞬间浮现17尊无敌。
而苏宇,带着万天圣迅速遁逃,朝星月那边跑去,没敢留在原地。
轰隆!
一声巨响,传开了,通道……被封闭了!
“来了?”
“就他们?”
“挺多的啊!”
“是挺多,现在开杀?”
“当然了!”
“那就杀啊!”
轰!
一瞬间,遮天蔽日的死气,在这死灵界域的主场,被这些死灵君主发挥到了极致。
河图、呆呆、星月也纷纷出手。
36座古城,不代表只有36位死灵君主,比如河图,他麾下有两位死灵君主,呆呆也是外来户,还有一些零散的死灵君主,其实不守通道。
算上这呆呆这几位,此地,足足有44尊死灵君主。
强弱都有!
永恒九段的倒是没看到,因为河图没邀请那些顶级的存在,这片区域,这样顶级的存在很少。
大战,几乎不用任何人去说什么,瞬间爆发了!
内围,有人怒骂一声,“艹!”
骂谁?
不知道!
十有八九不是苏宇,而是智王。
这蠢货,坑苦他们了!
智王也没心思和这些死灵决战到底,闷不吭声,迅速朝外杀去,他要离开此地!
他实力最强!
哪怕河图和呆呆,再加上另外两尊七段的君主,四大强者联手围攻他,他也勉强能挡住,杀的四大死灵不断倒退!
他得杀出去!
……
外围。
苏宇这边,万天圣汗液还在流。
可怕!
他都服了苏宇了,你怎么弄到这么多死灵君主的?
好几十!
关键是,现在没什么人管他们,他迅速传音道:“现在走?”
苏宇眯着眼,传音道:“不,去通道,星月那边的通道!这附近,只有那条通道最近,每次只能进入一位君主级强者,一定会有人从那跑!不从那跑,最近的一条通道,距离此地也有上万里,哪怕无敌,也需要时间过去!而生灵,在这会引起死灵的注意,哪怕一些远处的死灵君主也会很快赶来……他们跑的远,就是找死!除非他们也能化为死灵!”
生灵在这,跑不掉的!
不迅速找个通道出去,很快就得完蛋!
你跑?
往哪跑?
不说你不熟悉这,就算熟悉,下一条通道可能有几万里,你在这乱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苏宇说着,又道:“府长,你先去通道那边守着!你活人气息太重,容易引起敌意,我在这待着,找个机会多杀几个!”
“我自己去?”
万天圣都有些怕!
卧槽,到处都是死灵,到处都是死气,此刻,他已经开始被腐蚀了,在这战斗,活人会越来越弱的!
“没事!”
苏宇随意道:“你先去,不然这些死灵君主杀疯了,不会管你是谁的,到了那边,若是有死灵攻击你,你对外喊几声,或者干脆直接出去把刘洪带上……”
说着,苏宇催促道:“府长,速度点!”
万天圣不再犹豫,迅速离开。
他在这,已经感受到了那些死灵君主的疯狂,这些君主,真杀疯了,还在乎你是谁?
都不认识你好吧!
而苏宇,也彻底逆转元气,化为死灵,封印心脏。
很快,他又召唤附近的死灵过来,一位位准无敌死灵,带着大量死灵赶来,来拜见这位大统领。
“大统领……”
几位准无敌死灵,看向苏宇,再看那边的大战,数十位君主大战,死灵的天都快被打塌了!
此刻,这些准无敌统领,也都有些惊惧。
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苏宇看了看他们身后的那些日月死灵,眼神眯了眯,问道:“可以让这些忠诚的将士去自爆吗?”
“可以!”
那几位统领点头,当然可以,这些死灵没多少智慧的,哪怕日月,也没太多,都是受他们绝对控制的。
“让他们结队自爆,击杀那些生灵!”
说罢,苏宇又道:“你们几个,也找机会,围杀那些生灵!”
“诺!”
此话一出,几位准无敌统领,迅速带领大量日月山海死灵朝那边杀去,胆子都很大,死灵实际上呆板的很,没太多恐惧心理。
大统领说杀,那自然要杀!
这边刚说完,轰隆一声巨响传来,一尊无敌强者,凄厉惨叫一声,被数位死灵君主撕裂,肉身瞬间崩溃,血肉四溅!
而那些死灵,也纷纷吞噬那些血肉,很是兴奋!
死灵,本就喜欢活人之血。
在古城中,你丢一些活人血出去,很快就有死灵闻味而来,更别说这些君主了,杀的也是无敌境,那血肉,对他们而言,越是死人,越是血液四溅,他们越是兴奋!
有无敌君主一把抓住一块血肉,一口吞下,哈哈大笑道:“星月,河图,原来你们说的盛宴,在这等着呢!哈哈哈,爽快!”
“这样的盛宴,本王喜欢!”
的确很欢喜,这盛宴,舒服。
不是一尊,一尊不够分的,这边好多,什么时候,这些君主杀过这么多生灵无敌了?
没有的事!
而今日,有了!
大战爆发,18尊无敌,和对方数量差距太大,二打一都嫌少,有的干脆被三四位无敌君主围杀!
而这里,是死灵主场!
这里,没有元气,只有死气。
苏宇在这行动自如,他们可不行,他们现在动用的都是自身储备的元气,一旦耗空,哪怕无敌,也只能靠肉身和死灵肉搏!
而死灵,在这却是实力强悍,大量的死气蜂拥而来,还在腐蚀这些无敌!
具备主场优势,还有数量上的优势,加上悍不畏死……这样的情况下,陨落,瞬间开始,有了一尊,第二尊就快了!
这就是连锁反应!
一尊被杀,围杀他们的死灵君主,很快会去围杀其他人,越到最后,活人需要面对的死灵就越多!
“苏宇!”
有强者凄厉嘶吼,“放过我,放过我们!我们错了,可我们也没办法,仙族他们逼我们,我们没办法选择!”
“我们只是小族,弱族,你们人族还没出界域的时候,仙魔神龙就已经统治了诸天战场……我们没办法,我们界域中甚至有他们的棋子……”
“苏宇,饶了我们,我们一死,我族就完了……”
“……”
一尊尊无敌,凄厉嘶吼,他们不想死!
他们在本界,都是老祖级的存在。
他们都是种族的靠山!
一旦死了,种族没了无敌,很快就会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
外围,苏宇一脸冷漠。
饶了你们?
开玩笑呢!
别说他现在自己都无法掌控这些死灵,就算真的可以,他也不会放过这些家伙,他心眼可不大,既然这些家伙敢出来,敢听仙族的,敢对自己出手……那自己还会在乎他们的想法?
现在卖惨,迟了!
苏宇身上黑袍消失,化为寻常死灵,和那些参战的死灵混到了一起,他爆发力很强大的,在这种场合下,除了智王,其他人被他打中,几乎都是完蛋的命!
苏宇迅速靠近一尊被两位死灵君主围杀的无敌,冲上去,一拳!
轰!
肉身打爆!
那俩君主奇怪地看向他,苏宇笑道:“你们吃,我不吃这玩意,稍微收集一点血液就行!”
话落,文明志浮现,稍微收取了一些血液和肉沫。
很快,苏宇继续穿梭在附近战场,不时出拳,不停地有人被打爆了肉身。
而苏宇,一边杀戮,一边看向远处的智王!
真他么强!
现在围杀他的不是四大无敌,而是六位,六尊无敌君主,七段四位,剩下两位都是六段,结果,这么强的组合,被他打的不断后退。
两尊弱一点的死灵君主,更是被他打的死气溢散,身躯崩裂。
很强!
苏宇甚至觉得,不比大秦王弱多少。
大秦王当日是和许多无敌交手,可那时候是在星宇府邸,可不是死灵界,而且围杀大秦王的高段,只有血火和雷霆神王。
“厉害的家伙!”
苏宇感慨一声,这家伙的实力,就算比大秦王弱,绝对要比血火要强一些。
不愧是第一潮汐的强者!
“想跑?”
苏宇看了一眼,这家伙的目标,就是远处的那条通道,古城通道。
那条通道,在这倒是挺明显的!
苏宇没再管这边了,这边30多位君主,围杀十多位受伤被压制的无敌,迟早能杀光!
唯独这个家伙,有希望逃跑。
苏宇刚想走,忽然,听到有人吼道:“苏宇,救我!我是人族,是人族啊!”
远处,一位带着金色面具的强者,凄厉喊着,那是地部部长。
他是人族?
地部部长瞬间震碎了面具,露出了真容,急忙道:“我是人族,是第九潮汐的人族,苏宇,我是人……”
“你不是人!”
苏宇隔空看向他,淡漠道:“你哪是人!你若真是人,西阁阁主出手的时候,你就该出手了,现在你是人了?”
人族?
算了吧!
别说不熟,就是熟悉,就是认识,一直到现在都没站在自己这边,而且对自己下死手的时候,可没有丝毫留情,我管你人族不人族的!
地部部长急忙吼道:“不,苏宇,我是没办法,监天侯太强了,我想着找机会再反击的……苏宇,真的,别杀我!”
苏宇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朝他飞去,“你别动,君主们我也无法控制,你先靠近我,我带你出去……”
地部部长急忙应声,暴吼一声,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
一刀劈的一尊君主倒退,迅速朝苏宇靠近,带着一些迟疑,但是没办法了,他此刻只有相信苏宇会带他出去。
他迅速靠近苏宇,距离大概百米。
苏宇忽然穿梭空间,瞬间抵达,一拳打出!
轰隆一声!
头颅爆裂!
文明志呈现,苏宇面色冷漠,瞬间将他尸体收走,见远处有君主杀来,笑道:“别急,还有两次,这些人好啊,能杀三次,三具尸体,我分一个,剩下的你们拿!”
此刻,那两君主这才释然,那就这么分吧!
而刚复生的地部部长,凄厉喊道:“苏宇,你害我!”
“……”
苏宇耸耸肩,头也不回道:“没害你,我带你这具肉身回生灵界,放心,我说到做到!”
人族?
呵呵!
苏宇都懒得搭理的,不说就算了,说了,我多给你几拳!
这下子,地部部长绝望的吼声,响彻了天地。
我不甘心啊!
可惜,死灵压根不在乎,而苏宇,也不在乎。
死就死了!
搞的我好像没杀过人族似的。
这时候的苏宇,目标都在智王身上,他在想,杀了智王,用文明志吞了他,不说文明志会有多强吧,关键是,智王这种老古董,第一潮汐之变的人物,绝对知道一些绝密消息!
河图他们都挂了!
而且记忆不全,很多东西都忘记了,这位,应该都知道吧?
杀了他,要啥有啥!
杀了他,也一定会有奖励,苏宇正嫌弃自己的神文不够强大呢。
若是奖励多,自己得把所有神文全部晋级日月啊!
很快,苏宇靠近了那边战场。
智王此刻也是浑身是血,肉身有些残破,却是一声不吭,闷头朝那边杀!
轰!
苏宇陡然出手,一拳打出,智王的确强大,哪怕此刻被人围杀,依旧能抽出手,一掌拍向苏宇,轰隆一声,苏宇倒飞,智王也是肉身震荡,手掌上破开一个口子!
他眼神冷厉,心中却是有些骇然!
好强的攻击力!
在这鬼地方,死灵界域中,他连时光法则之力都有些被压制,又被几位君主围杀,一时间,居然没办法避开苏宇的攻击!
而苏宇,再次杀过去,轰隆隆,不断轰击他!
想走?
往哪走!
今天,进来的一个别想跑!
我想跑路很久了,可惜一直没机会,也是嫌弃钓不到大鱼,智王就是这一次能钓到的最大的鱼了,至于合道……算了,风险太大了!
大到,合道可能有机会杀出去!
……
就在苏宇和智王战斗的时候。
生灵界。
诸天战场,随着苏宇他们离去,不少人看向那边无人之地,都很好奇和疑惑,现在情况如何了?
那些家伙杀到死灵界域去了!
而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忽然,有一处小界,剧烈动荡,空中并未出现血云,也没血雨,生死间隔,死在了死灵界域,这边反应不大。
然而,一些小界强者,在本界证道,和本界息息相关。
此刻,被杀之下,虽无异象出现,可那小界却是剧烈震荡。
火山爆发,大地龟裂,苍穹破开,界域动荡!
聪明人都知道,这一界的主宰……死了!
有人震动!
死了?
这边刚死一个,那边,又是一界动荡,瞬间无数人死去,河流倒灌,山川破碎,苍穹裂开!
又死了一个!
没多久,这样的情况,持续发生!
无数强者在看着,都震动无比!
死灵界域,果然危险无比!
他们遭遇了什么?
死灵君主吗?
可智王在,十多位无敌强者,哪怕遭遇10多位死灵君主,也没什么吧?
就在这些人震撼中,一声暴喝,响彻天地!
一根巨大的棍子,轰隆一声落下!
砰地一声巨响!
一尊金身被打的彻底粉碎!
一道虚影,遁空便逃。
而那持棍的太古巨猿,龇牙咧嘴,凶残无比,持棍迅速追击,暴戾无边,“多宝,跪下来喊爷爷,不然,今天不打死你,本王决不罢休!”
天灭赢了!
交战许久,他赢了!
他打爆了多宝将军的肉身!
而此刻,多宝幽怨声传来:“这有点过分啊……这样,花钱买命,‘录’字重宝给你,买命钱,如何?”
多宝一边遁逃,一边喊着。
天灭压根不在乎这个!
他就要打死他!
什么宝物,对他有什么用?
打死多宝这孙子,真以为自己是个封号将军就了不起了,我天灭,懒得当罢了,否则,有你多宝的事?
就在此刻,远处,老龟声音传荡而来:“多宝,交出‘录’字,天灭可以饶你!”
“老大!”
“听话!”
天灭虽然不满,此刻,也只好怒吼道:“快拿出来,否则本王一棒劈死你!”
远处,多宝迅速丢出一件宝物!
那边,天渊半皇眼神微动,想要去抢,就在这时候,一根通天巨竹,忽然朝他劈下!
食铁兽皇总算吃完了那头龙,看向他,龇牙,憨笑道:“干嘛啊!”
轰!
天渊半皇避开,虚空被一竹子劈碎,天渊半皇脸色微变。
食铁兽皇憨憨笑道:“在这待着,别动,动……我就要打你了!”
更远处,监天侯嘴角溢血,也看向那边,看向那个“录”字,轻咳一声,血液流下,问道:“你要天灭拿这个,是为了对付我?”
老龟一脸淡漠,“没那意思,苏宇可能需要,看看能不能有用。”
“咳咳咳……”
监天侯苦笑一声,“鸿蒙道兄……倒是舍得下血本!”
老龟没理他。
而远处,天灭一把抓住那不断暴动的“录”字,迅速镇压了下来,毕竟只是一个字,而不是整个图册。
天灭有些狐疑地收了起来。
也懒得再管多宝,迅速持棒,朝另外一个虚空杀去!
该死的多宝,浪费了老子太多时间!
这一刻,仙界那边,天古脸色变了。
要出问题了!
多宝一败阵,其他地方,有了天灭参战,天灭实力强大无比,很快,一旦产生席卷反应,整个战场都要出现变化,出现溃败迹象!
他看向神界,看向魔界!
眼中,火光渐起。
这一次,仙族是出血本了,老古董出了6位,永恒七段出了8位,足足14位永恒高段,这样的战力,超乎想象!
可神魔几族,出来的永恒高段,是没仙族多的。
不但没有,还少许多。
否则,35尊石雕,不需要那么多人去围杀。
多宝,也是仙族邀请参战的!
现在天灭解放了,对付天灭,还得出动最少一两位永恒九段!
仙族的底蕴,难道要全部砸出去?
还有,死灵界域应该出了问题,智王也许要有麻烦……
天古眼神不断变换!
而此刻,他忽然看向人境那边,人境那边,大周王好像看穿了虚空,看向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要出去吗?
你出去……我就带人杀过去了!
天古眼神变幻不定!
神族出力其实不少,倒是魔族……出力真的不算太大,魔皇都没出手,一直龟缩。
“魔族……”
天古眼神冷厉,到了此刻,魔族也不愿意出手吗?
深吸一口气,天古沉声道:“风、火、雷三位,还请复苏片刻!”
化仙池中,三尊古老的存在,渐渐开始复苏。
片刻后,三尊强者,气息有些腐朽,朝天古这边飞来。
天古脸色不太好看,也给几人输入了一些画面,沉声道:“去挡住天灭……”
其中一尊古老存在,有些虚弱道:“吾皇……我们状态并不是太好,一旦久战不下……我们可能会陨落……倒也不是怕死,只是……这是决战吗?”
天灭,他们知道。
不是好惹的!
这三尊强者,都是永恒九段,然而,不是重伤过,就是意志海快要腐朽了!
肉身这东西,强大没用。
时间过于久远,除非意志海强大,否则,迟早还是会腐朽陨落的!
天灭很强,一旦久战不下,他们可能都要死。
天古面色也是凝重,此刻,他也有些愤怒,“神魔不愿出动太多强者,这群蠢货,各有算计……”
其实还有一点,神魔想消耗仙族力量!
仙族太多年没有参战了!
神魔人三族,征战多年,死的无敌不少,唯独仙族,这些年一直没参战,活下来的无敌多,现在仙族出手的最多,神魔笃定,仙族必然会不断掏人出来!
不出来,你前期付出的一切都要完蛋!
比起人族,各族也想看看,仙族到底还有多少底蕴存在!
而天古,此刻却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仙族,付出的太多了。
死去的也太多了!
这一战,若是不能拿下,和古城,和人族,都结下了死仇,也许比神魔还要麻烦!
“去吧!”
三尊古老的存在,没再多说什么,纷纷飞出仙界,去迎战天灭!
他们沉眠太久,此刻,气息不是太稳。
而远处的天灭,刚要加入一处战圈,忽然感受到了三股气息传荡而来!
眼神微变,又来?
又是仙族的!
仙族的强者还真多!
天灭龇牙,好啊,不打服了你们,你们以为我天灭是好惹的!
“孙子,看棒!”
一声怒喝,他一棒子朝远处打去,直接打的虚空塌陷,三尊强悍的存在,瞬间浮现,纷纷出手,眨眼间,四大强者战成一团!
而就在这一刻,远处,一声厉吼传出!
噗嗤一声!
大秦王再次一刀劈碎了一尊无敌,血云汇聚,大秦王看向仙界那边,冷峻道:“死了多少仙族了?”
仙族,又一尊仙王被劈死!
大秦王看向那边,看向天古,他想看看,仙族准备死多少!
今日,各方都主杀仙族!
到现在为止,仙王死了有四五个了吧!
加上之前星宇府邸死的,应该超过10个了!
而大秦王他们附近,那些无敌,一个个面色变幻不定。
道王、白发神王这几位,唯一的想法就是……撤!
六翼神王是强,然而,也只是和大夏王相当。
大秦王腾出手来,此刻,正在屠他们!
有人看向各界,都有些无奈,各界还有无敌,还有很多,可是,现在各界好像不愿意再派无敌征战了!
这么下去,难道一直指望仙族?
仙族也不可能一直将强者投入战场!
这一刻,天古声音震荡天地,“太古巨人族,凤族,灵族……各族合道,都不愿出手吗?”
无声。
“坐看人族做大?”
“几次大战,人族毫发无伤,各族损失惨重,陨落永恒多不胜数!人族永恒越战越多,非要等人族做大,再来屠戮诸天吗?”
“前面九次潮汐之变,陨落多少强者,诸位难道不知?大多死于人族之手!”
“……”
天古也是无力,都不愿意出手吗?
此刻,有人幽幽道:“吾等并非不愿出手,天古……你去杀了大周王,吾等必定出手!此言,绝对不虚!”
去杀了大周王!
否则,不出手。
一旦离开,大周王传送来了,不管人境如何,直接杀入他们的界域,屠杀一族,仙族承担的起这个责任吗?
唯有天古去杀了大周王!
这才能打消他们的后顾之忧!
天古眼神变幻不定,片刻后,忽然冷哼一声,一步踏出仙界。
“希望你们真能考虑清楚!”
这一步踏出,他直接走向东裂谷方向!
他不能再等了!
唯有亲自出手,格杀了大周王,让那些合道没有了顾虑,这一战,才能大胜,否则……死伤太过惨重了!
……
东裂谷方向。
大周王心中叹息,就怕这个!
麻烦!
天古还真来了。
身边,有人沉声道:“绕过天古,传送到仙界,屠杀仙族……”
说的简单!
大周王懒得理会,仙界和龙界不一样的,一旦真传送进入仙界,天古可能会把他们包了饺子!
而就在这一刻,有人淡淡道:“我可是答应了那小子,天古你,出不了手的!”
就在这一刻,正在和监天侯交战的老龟,也有些无奈,“看来,我还得出点血才行了!”
一瞬间,一个龟壳从他身上分离了出去!
那龟壳,破开了虚空,瞬间化为一头巨大无比的老龟!
这老龟,眼神黯淡,有些浑浊,瞬间浮现在天古面前。
老龟没有化为人形,就保持原状,看向天古,声音沧桑道:“天古,回去吧!”
天古脸色微变,冷冷道:“鸿蒙,你连道身都拿出来了,不怕道身破灭,彻底陨落!”
老龟叹道:“没办法,我之前自大了,答应了苏宇,你和监天侯,老朽包了,天古,你也不想陨落在这一世吧?”
天古脸色铁青!
他看向远处的监天侯那边,而监天侯,也是面露异色,看向面前的老龟,开口道:“你真要如此?真斗起来,我和天古陨落的概率,没你大!”
老龟笑道:“活的太久了,随意吧!侯爷不知,我算下来……活了超过20万年了……久远吧?人皇一统诸天之前,我就活着……太久远了,承蒙恭王看重,河图的事,老朽没能做到护住他的血脉……这一次,老朽想了想,还是多出点力算了,你和天古若是想战,分个生死……老朽也不介意!”
监天侯微微变色。
这是真的要博生死吗?
值得吗?
一群上古大人物,哪怕在上古,他们也不算无名之辈了,今日要在这分出生死来?
他迟疑了!
是的,迟疑了!
不止他,天古也迟疑了。
两人真的博生死,击杀老龟的概率比较大,而他们……必然会重伤,那是肯定的。
在这关头重伤……接下来怎么办?
“鸿蒙,你……”
“不用劝我,真的活的太久了!”
老龟笑道:“你若是想战,那就全力以赴,若是不想,你和天古就乖乖等着,等待结果!”
监天侯眼神变幻,“苏宇赢不了的!人族也赢不了的!你比我更清楚!到第九潮汐,人族已经没了底蕴了,上一个潮汐,几乎耗空了一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百战王身上,百战一死,人族还能度过一个潮汐,已是极限,这一次,没人会再帮人族!”
百战王,上一个潮汐的人王。
真正的接近上古人王境界,甚至已经达到了,结果,还是死了!
第九潮汐,人族很强。
还是覆灭了!
监天侯知道,天古知道,老龟也知道,人族……恐怕无力了,底蕴耗空,到了这个潮汐之变,大秦王他们迟迟无法踏入合道,便在于无人再支持了!
一个合道都没的人境,这在前面九次潮汐,是几乎不可见的。
老龟平静道:“人族覆灭,那也是人族的事,我只做我该做的。”
监天侯眼神变幻,“好!你既然坚持,那我和天古便等着你和人族一起覆灭!鸿蒙兄,活了这么多年,有些事……你还是看不透!”
老龟悠然道:“看透又如何?你倒是看透了,还不是战战兢兢,生怕文王复活,来找你算账!活的难受,未必就比死了强!”
监天侯不语。
有些事,不好说。
而这下子,天古也是面色变幻,再次退回了仙界,面色铁青,他没有和老龟一诀生死的心思,这是大忌,一旦交战,可能会惹出大麻烦!
所以,他退走了!
东裂谷这边,大周王也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
不过,这老乌龟是真的强,逼迫的两尊强悍无比的存在,不敢出面搏杀,而今,这诸天万界,这老乌龟不会是第一人了吧?
……
外界如何闹腾,苏宇看不到了。
这时候的他,联合几位君主,和智王斗了半天,双方都是伤势惨重。
而智王,也愈发靠近通道了。
可是……他很难离开这地方!
智王知道,再这么下去,围杀他的君主会越来越多,因为不断有无敌陨落,不断有无敌加入这边的围杀,他被拖住了!
眼看着快到通道了,身边,多了七八位无敌君主。
智王脸色变幻不定!
他有一枚令牌,但是……这令牌拿出来了,也许可以救命,也许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他一直没动用,就是担心出现意外。
他稍微迟疑了一会,咬着牙,不拿出来,我未必能走出此地了!
既然如此……那就拿出来!
下一刻,他抛出令牌,那是一枚带着仙气的令牌,仙气和死气交杂,这令牌一出,瞬间浮空,颤动不已。
而智王,一滴精血飙射到了令牌之上,声音宏大,带着一些期待和恭敬,喃喃有声道:“不肖子孙,古仙一族后裔云智,还请先祖降临!灭杀仙族大敌!”
那令牌震荡不已,仙气和死气沸腾!
……
同一时间。
死灵界域。
那古老存在的巨大宫殿中,一处大殿中,一尊正在闭目修炼的强大存在,陡然睁眼,看向某处,很快,冷漠道:“来人!”
片刻后,一尊无敌君主进入,躬身道:“大人!”
“东三十区附近,是不是出事了?”
“属下去问问……”
“不用了!”
这尊强大的存在,站了起来,眼神冷厉,带着一些漠然之色,看向远方,“可能是有活人入界了,遭遇了危机,应该是我生前血脉……”
“大人,这……”
“我去去就来!”
这尊强悍的存在,也不多言。
那无敌忍不住道:“大人,不可,那边是镇灵将军坐镇,之前才爆发了大乱,大人过去,容易引发冲突!”
“鸿蒙?”
这尊强悍的存在,微微凝眉,“这老龟,活的倒是长久!不过……这次他敢拦我,本座也不会对他客气!”
话落,他已消失!
……
而这时候,苏宇这边,其他无敌都快被杀光了!
等智王抛出了那玩意,苏宇心中一悸。
啥玩意?
此刻,一群君主正在围杀智王,智王大概率活不到出去的时候了!
可这令牌一出,苏宇却是有些心悸。
好像有莫大危机要降临!
“劫”字神文,也开始跳动。
这什么情况?
他不懂,其他人也不是太懂,都不知道这个令牌是干嘛用的。
而就在这一刻,通道那边,万天圣身边却是多了一人,刘洪知道下方大战爆发,也非要跑来看看热闹。
此刻,他看到了那枚令牌,微微皱眉,想了一会,忽然脸色一变,大喊道:“快跑,那是死灵接引令,接引上古仙族死灵强者,起码是个侯,不是侯,制作不出这玩意!”
苏宇脸色剧变!
他么的,还能接引上古仙族死灵?
而智王,则是一脸震惊,看向远处的刘洪,他怎么知道!
要知道,这东西,整个仙族知道的也没几个!
远处,刘洪再次吼道:“跑啊!能制作出这玩意的死灵,大概率没失控,还记着往事,专门留给后裔求救用的,不是寻常死灵!”
寻常死灵,哪怕河图这样的,记着往事,但是不会记着情分,他是人族,人族被杀,他却是没什么反应。
这就是死灵!
河图就算有儿子在这,他都未必会太在意,和苏宇合作,那是因为他有复生的欲望。
而一尊还存在一些情感,制作了死灵接引令的存在,这样的死灵,大概率恢复了一些感情。
当然,可能随着时间流逝,再次恢复死灵天性。
所以智王也是在赌!
赌那尊存在,现在还有感情,否则,真要是无感情的存在,一来,无差别杀戮,他也要倒霉!
随着刘洪的呐喊,河图他们也都微微变色。
侯!
上古侯!
这些存在,没一个弱的,最少都是合道!
死了都是合道!
苏宇正想说,我们人多,来一尊侯也能打,耳边忽然传来河图的声音:“跑,死灵无情感,但是有等级压制,别指望这些君主会和你一起斗一尊侯,活的还行,死的不行,他们对死灵侯,天然就有畏惧感,也没杀戮之心,指望他们围杀一尊侯……不可能的!”
苏宇这才真的变色!
他对死灵的了解,还是少了一点。
此刻,他眼看着智王快不行了,却是露出了笑容,看样子,他知道,他赌赢了,苏宇顿时大怒!
杀了其他人有什么用?
我就想干掉这家伙!
侯?
老龟说,自己不用管这些,可现在……能行吗?
老龟现在被监天侯牵制了,再来一尊死灵侯,老龟还能挡住?
“那趁着那家伙来之前,先杀他!”
苏宇咬牙,杀了再说!
不杀,我不太甘心!
他疯狂上前,轰杀智王,而智王却是不断躲避,冷笑道:“你还不跑,等死?苏宇,想杀我,你还不行!这是一尊上古仙侯的接引令,他很快会到……”
苏宇不理他,不是还没到吗?
老子的“劫”字神文,还没跳动到极限呢!
到了极限,我再跑也不迟!
打不死你,也要重伤你,让你没机会走通道出去,老子在通道外等你!
……
通道边。
刘洪见苏宇还不跑,不由吸气,这疯子,杀戮之心太重了,这都不愿跑!
他想跑了,急忙喊道:“万府长,咱们出去吧,出通道,那家伙很快会到,苏宇这疯子,找死呢!”
万天圣皱眉,沉声道:“你既然知道,有办法应对吗?”
“有个屁……”
刘洪刚骂了一声,忽然想到了什么,凝眉道:“也难说……”
说罢,他吸口气,看向远处的苏宇,迅速道:“府长,这孙子最近一直打压我,我要是出力了,你跟他说,下次见了我,给我磕头赔罪怎么样?”
万天圣幽幽道:“那你还是祈祷他死了吧!”
“……”
刘洪无语,很快,传音道:“我未必保证,苏宇这小子要是跟我撒谎,我也没办法……若是他没撒谎的话……”
说罢,他取出那枚文王令,“这东西,府长你给他,让他塞到守墓人嘴巴里,要是守墓人不在这,他还是赶快跑吧,若是在……也许有点办法!”
“守墓人?”
万天圣也没时间去想了,迅速朝苏宇那边飞去,而苏宇急忙喝道:“回去……”
万天圣也不管他,迅速传音:“刘洪说,东西塞到守墓人嘴里也许有用,其他的……我先走了,在出口等你,你若是没把握,赶快上来!”
说罢,迅速将令牌朝苏宇丢去。
而苏宇,也急忙退出战斗,智王也不管这个,暗暗松了口气。
苏宇的杀伤力还是很强的!
而苏宇,一把抓住令牌,马上知道是文王令,意外无比,这玩意塞给呆呆吃?
有用吗?
不管了!
他急忙看向那边还在闷闷地攻击智王的呆呆,迅速飞回去,一把拉住呆呆,呆呆已经有些失控,哪怕看到苏宇,也想轰杀他!
“夏辰前辈!”
苏宇一声低喝,呆呆微微一怔,苏宇见他还有些意识,迅速将文王令塞入他嘴中!
而呆呆,木木地把文王令吞了下去……片刻后,身上渐渐溢散出一道道光芒,眼神依旧木然,渐渐地,却是有些光明呈现!
又过了瞬间,呆呆眼神好像清明了许多,身上的气息,也渐渐强大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呆呆眼神彻底恢复了清明,这一刻,他好像活了,但是,依旧死气环绕!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好像记起了什么,看向苏宇,艰难道:“你……文王令……”
“对!”
苏宇急忙点头,指了一下空中的那令牌。
呆呆一看,眼神微变,“侯……死灵侯……”
显然,他是知道的!
呆呆忽然朝远处看去,看向远处的死灵天河,身上气息越来越强,“你们……杀他……我……去拦截!这是死灵侯……恢复本性的死灵侯……杀完了……迅速离开!”
话落,他嗡地一声,撕裂了死灵空间。
下一刻,远处的死灵天河中,传出一声怒喝:“大胆,何人胆敢阻拦本座?”
“镇山!”
一声低喝,响彻天地,天地之间,一拳轰落,整个死灵天河都在动荡!
这边,河图几人都看傻了,河图意外无比,“艹,吃了这玩意,能复生?”
呆呆好像复生了!
河图后悔无比,“还有吗?”
他吼着,还有吗?
我也要吃!
呆呆好像复生了!
实力暴涨,此刻,这一拳下去,河图觉得,都能比得上自己生前巅峰期了!
“杀了他再说!”
苏宇暴喝一声,废话真多!
先杀人!
而智王,此刻也是惊恐万分,怎么会!
那死灵是谁?
吃的是什么?
为何会突然强大无比,居然去死灵天河中,拦截了一尊死灵侯!
然而,这一刻,他没时间多想了。
其他君主,也微微一愣,不过见好像没啥事……纷纷出手,先把这活人打死了再说,至于死灵侯……不是没过来吗?
怕什么!
轰隆隆!
天崩地裂,苏宇一拳爆发,轰地一声,打的智王肉身崩裂,一群君主纷纷出手,这么多强者,眨眼间,打的智王一身覆灭,第二身刚现,没多久,再次被打的破灭!
而远处的死灵天河中,两尊强悍无比的存在,疯狂交战!
整个死灵天河都在动荡!
“混账,你是谁?”
那死灵侯的怒喝声响彻天地,而呆呆,一言不发,继续闷闷地出手,然而,实力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哪怕对上了一尊侯,也只是稍落下风!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凄厉的吼声传来!
“不……先祖救我……”
智王不行了!
此刻,他带着无限的畏惧和害怕,我不想死,明明可以不用死的,先祖都来了啊!
为何忽然会被强者阻拦了?
而苏宇,冷着脸,一拳砸下,轰隆一声,肉身爆裂,头颅粉碎!
此刻,天上云朵瞬间落下,苏宇文明志席卷而去,也没吸收,迅速遁逃!
朝死灵通道跑去!
其他君主,还想对他出手,可感应了一下,这家伙死气很重,感觉比他们还像死灵,一时间有些迟疑,而苏宇喝道:“诸位君主放心,很快,我会给你们带来更多的血食!”
话落,苏宇冲上通道,迅速朝通道外冲去!
远处,一声怒喝响彻天地,“混账东西,你们在挑衅本座!”
那是那尊愤怒的侯!
他的后裔,已经被杀了!
那尊侯此刻已经击的呆呆有些撑不住了,正想继续杀来,忽然,身后一道冷漠声传来,“岐山侯,该走了,别忘了,这是镇灵将军的镇守地,真想和对方开战吗?”
“该死!”
那岐山侯大怒,却是知道,再留下去,一旦那镇灵将军出手,自己也许要倒霉!
“混账,你给本座等着!”
岐山侯怒不可遏,迅速离开!
而呆呆,也没追,他也不是对方对手,只是,这一刻,他眼神有些异样,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一直悬浮在死灵天河中没动弹。
……
而这一刻,外界,天地震荡。
仙界震荡!
剧烈震荡!
火山咆哮,大地龟裂,风起云涌,无数建筑炸开,罡风四起……
天古面色沉重,死了?
怎么会!
智王就算遭遇了埋伏,动用岐山侯的接引令,也不会轻易死去……除非,岐山侯已经忘记了本性,可是,岐山侯之前已经稳固了本性,怎么会突然遗忘?
他对智王还是很看重的,才把那玩意交给了智王,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古心情沉重无比!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