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vta07熱門都市异能 重生東遊記討論-第1049章 雲中子渡東海讀書-rx75g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略微一怔之后,云中子这才不紧不慢的回应:“说来惭愧,不仅仅是东海被魔将围困,其实最近一段时间,连我自己也爱到了魔族的威胁,今日来东海,其实就是想请碣石山的云霄仙子出手相助。”
“哪里料到云霄仙子并不在碣石山中,我只能空手而归了。”
“哦?”
听云中子这么一说,反倒是勾起了东海龙王的好奇心,当下饶有兴趣的追问:“不知上仙遇到了什么事情,可否与本王说说?”
“唉……”
这回却是轮到云中子叹息了。
叹息声过后,云中子淡然的摆了摆手,苦笑道:“此事不足道也,就不劳龙王爷挂心了。”
“不过龙王爷也不用太忧心,今日贫道其实还是有一个好消息带给你的。”
“什么好消息?”龙王连忙急切的追问。
“是关于天仙金莲的消息。”
云中子微微一笑,解释道:“云霄仙子已经与我大师兄达成了协议,前往昆仑山中求取天仙金莲,以云霄仙子的面子,肯定可以拿到天仙金莲。”
“等有了天仙金莲之后,九天应元府会立即派遣天将下凡,直接进攻南疆的魔族,到时候东海的围困自会被解除。”
“所以现在龙王爷只需要耐心的等候便是,相信不用多长时间,就可以进行反击了,届时进攻南疆魔族时,四海龙族可不能懈怠哦。”
“当然,当然。”
东海龙王立即一脸欣喜的回答:“既然有云霄仙子出马,那天仙金莲肯定是稳了,等到反攻的那一天,我东海龙宫肯定会带领四海龙族一起冲锋杀敌,绝对不会苟且。”
“那就好,那就好……”
云中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脑海中又回想起了追月童子那张稚嫩又不失沉稳的脸庞。
同时又忆他身上淡然的远古龙气,以及似有若无的上古魔气,不由得心中一动,想要问一问东海龙王相关的情况。
想到这一点之后,他立即饶有兴趣的问:“龙王爷,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都想问一问你,但又有些不太好意思开口,所以不知道该不该问……”
“上仙但说无妨。”东海龙王却甚是豪爽,似乎并不介意。
“哦……”
云中子尴尬的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询问:“我记得当年神魔大战之时,龙族的凌烟仙子也是其中一大功臣,她与天界的吟霜仙子可以说是杀敌无数,被称为神界双姝。”
“只是后来神魔大战后,凌烟仙子很快就消失无踪了,不知道现在凌烟仙子身在何方,可还安好?”
“这……”
估计东海龙王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所以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东海龙王还津人是愣了一愣,有那么片刻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好一会儿之后,他这才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气,摇头苦笑:“既然上仙问到了这个问题,那我也就不加以隐瞒了,只是我希望上仙能够替我保守秘密,毕竟这事关东海的脸面……”
“没问题。”云中子几乎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诚然,云中子并不是一个多嘴的人,平日里也不喜欢与人交谈,所以就算他知道什么秘辛,也没可能在六界之中四处传播。
东海龙王也正是知道云中子有这么一个特性,所以才愿意回答他这个问题。
略微思忖了一会儿之后,东海龙王这才皱了皱眉,以一种悠远的口吻回应:“当年我妹妹凌烟仙子,确实是六界之中不可多得的奇女子,她天生悟性极高,修行的速度是我的三倍有余,在她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享誉六界的名人了。”
“后来在神魔大战之中,她代表四海龙族出战,也确实取得了非常骄人的战绩,世人常常将她与天界的吟霜仙子相提并论,并称之为神界双姝。”
“原本作为神魔大战中的一个大功臣,她可以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但是哪里能料到,她在神魔大战的战场中,居然爱上了魔界的大长老,而那魔界的大长老也爱上了她。”
“二人私下里暗生苟且之事,并且还怀上了一个孽种。”
“后来神魔大战结束后,大长老跟随魔君一道被封印于幽冥之渊,我妹妹凌烟也就与他断绝了往来,可是她当时肚子里已经珠胎暗结。”
“为了避免此事泄露出去,我只好将她囚禁在了东海的归墟之中,不让她与世人来往。”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没有参加神魔大战庆功宴的原因。”
“原来如此……”
云中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其实在看到追月的时候,他就已经隐隐猜到可能会有这么一件事情了,但是他万万也想不到,这凌烟仙子的对象居然是魔界的大长老。
那可是魔界的三号人物,地位仅次于魔君和大巫祝,甚至隐隐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势头。
“呼……”
一念及此,云中子忍不住长长呼了一口气,随即反问道:“那么……现在凌烟仙子身在何方,她当年所生的那个孩子,又在什么地方?”
“孩子是否已经长大成人?”
“不知道。”
东海龙王无奈耸了耸肩,苦笑道:“自从凌烟被囚禁在东海归墟之后,一直由东海的上古老龙看管,我很少前往归墟看望她。”
“那个孩子当年确实是顺利出生了,但是出生之后,不等我前自前往归墟了结那孩子的性命,便被她偷偷吩咐东海的老龟仙给送走了。”
“至于送到了哪里去,如今是死是活,我一无所知。”
“后来那只老龟仙自己回到了东海来向我请罪,我念在他上了年纪的份上,也就没有怪罪于他,但他却也死活不肯说出那个孽种的下落,所以我一气之下,也将他给关到了东海归墟之中。”
“至于我妹妹凌烟……她早年已经从归墟圣境逃了出去,如今早就不知所踪了。”
“那……”
云中子神色一正,追问道:“贫道是否可以前往归墟之中看望一下那只老龟仙,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他……”
“什么事?”东海龙王立即警惕的望向云中子,在他看来云中子的行为已经越了线。
这毕竟是东海龙宫的家事,云中子虽然是昆仑十二金仙之一,地位十分尊崇,但是也没有资格管他东海龙宫的家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只是略微有些好奇罢了。”
“若龙王爷方便的话,就让我去归墟看看那只老龟仙,若是不方便的话,那也就只好作罢。”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可以向龙王爷保证,我的行为绝对不会伤害东海龙宫半点利益,更不会有损东海龙宫的名声。”
“这事我说到做到,言出必行!”
“好吧……”
原本东海龙王是不太乐意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云中子的人品是信得过的,再者说了,他自己也想弄清楚,云中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所以索性就答应了下来。
之后二人没有半点耽搁,立即前往东海归墟。
归墟,其实就是一海之眼,在凡间东南西北四大海中,其实各有一个归墟,也就是说,各有一个海眼。
东海的归墟是四大归墟之中最深的地方,也是最凶险之地,里面盘踞着好几条上古老龙,据说已经数万岁之长,这些老龙常年在归墟之中潜修,从来不与凡间的人来往,所以就连天上的神仙也对他们不是很了解。
云中子活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些上古老龙也只是听说过了罢了,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真容。
这回有机会来到东海归墟,老实说他内心还是有一些激动不已。
归墟距离东海龙宫并不远,也就两百多里的样子,二人皆是上神,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幻化到了东海归墟的边缘。
东海龙王到了归墟之后,外面镇守归墟的小将见状连忙上前迎接,之后东海龙王吩咐了一声,小将便带着二人径直来到了关押老龟仙的地方。
那一只看起来并不算太大的地牢,里面坐着一位须发皆已经花白的老人,脸上满是皱纹,似乎已经非常老了,整个人的气质也是给人一种远古苍凉的意味。
他一动不动的盘腿坐在石凳之上,若非还能感应到他的呼吸声,恐怕世人会以为他早就已经圆寂多时。
“老龟仙,龙王爷来看你。”那名负责镇守归墟的小将朝着地牢里的龟仙呼喝了起来。
“唔……”
那名老龟仙却是淡然的应了一声,然后缓缓抬起了头,同时也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以沉寂得如同一汪死水的眼睛,眼里看不到任何的波澜,虽然他的年纪已经非常大了,但是眼神却非常的干净,看不出一丝丝的杂质,而且双眼之中,那种远古苍凉的意味更浓。
不过他仅仅只是略微打量了龙王爷一眼,但将目光挪到了云中子的身上。
恰好此时云中子也在打量他,二人四目相对的刹那,那名老龟仙原本平静的眼神里,居然也泛起了一丝丝的微澜,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我可以单独和老龟仙谈几句话吗?”云中子略微侧了侧身,朝着东海龙王询问,语气虽然平和,但其实意途却非常明显,他想让东海龙王回避。
既然云中子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龙王爷又有什么理由再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呢,哪怕归墟是他的地盘,但他也不能如此不讲理啊。
所以当场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地牢,与那名镇守的小将一道出去了。
“老龟仙,我是昆仑山的云中子道人……”
“我知道、’
不等云中子把话说完,老龟仙已经用悠远而苍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接着又反问道:“你见过他了?”
“他……”
云中子眼珠子一转,一时间隐隐有些不太明白老龟仙话里的意思。
当下尴尬的笑了笑,反问道:“您所说的他,是指碣石山的追月吗?”
“唔。”
老龟仙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追问:“他还好吗?”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否则你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归墟来找我。”
“唔……”
既然对方都已经说得如此明确了,那云中子也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当下正了正神色,反问道:“我在云浮山中遇到了追月童子,发现了他身上的远古魔气和龙气,所以怀疑他有可能与五千年前的一段传闻有关。”
“但我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所以这回刻意去了碣石山,想向云霄仙子求证,但可惜云霄仙子去了昆仑山取天仙金莲,所以我的计划落空了。”
“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对追月没有任何的恶意,相反,他是一个极善良聪慧的孩子,我只想保护他。”
“但在此之前,我必须先弄清楚他的身份,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帮助他。”
“此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东海龙王也不知情,所以你可以放心。”
“哼哼。”
老龟仙却是冷漠的哼了两声,嘴角一扬,浅笑道:“既然你都找到了这里来,那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追月就是当年凌烟公主与魔族大长老所生的孩子。”
“但这孩子的天性是善良的,我不忍心看着他就这样被杀死,所以偷偷将他带离了龙宫,并且藏身于洛水之中。”
“后来我在洛水畔遇见了云霄仙子,心知云霄仙子是世间最为善良的古神之一,所以就将婴孩交拖给了她。”
“此后我也曾数次潜入碣石仙岛中去看望婴孩,并得知云霄仙子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追月。”
“见追月在云霄仙子人调教下十分善良,而且修为高强,我也总算是完成了当年凌烟仙子所托,所以就自动返回龙宫向龙王爷请罪。”
“一切的详情经达,大概就是如此,希望你们天界能放追月一马,毕竟他从小修习道法,与魔界一点关系也没有……”
“放心。”
云中子闻方连忙摆手道:“追月这孩子确实天性善良,前几个月还拿着云霄仙子的混元金斗镇住了南海归墟圣境的海底火山,救下了数十万的水族。”
“而且今日我只是过来求证而已,并没有别的想法,对于追月,我也没有任何的恶意,你完全可以放心。”
“现在我唯一想知道的,是关于凌烟仙子的下落。”
“方才我听龙王爷说凌烟仙子早就已经逃离了东海归墟,这是不是真的?”
“不是。”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老龟仙便摇头否决:“她一直被关在归墟圣境最下面的冰牢之中,从来也没有离开过,有三条上古老龙镇守,她根本没有办法脱逃。”
“东海龙王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想彻底的摆脱与凌烟仙子的关系,以免凌烟仙子的事情曝光之后,影响到东海龙宫的声誉。”
“原来如此……”
听老龟仙这么一说,云中子心中也是大惊不已。
“唉……”
这时老龟仙又不由得长叹一声,嘀咕道:“凌烟公主是一个可怜人,她只是爱上了一个魔族而已,并没有犯什么弥天大错,却被禁于归墟圣境中吃了几千年的苦,这世间还有什么道理可言?”
“我现在只希望追月能够快快的成长起来,有朝一日能够打破这东海归墟,救出他的母亲……”
“会有这一日的。”
云中子略微点了点头,安慰道:“既然事情已经弄清楚了,那我也就不多作耽搁了,此事还希望龟仙能继续保守秘密,否则追月就会有危险。”
“这你无须担心。”
龟仙略一点头,苦笑道:“我在这归墟的地牢里也待了足足有千年之久,这一把老骨头早就已经行将就木,又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
“就算是以我的性命相逼,我也不可能将追月的事情泄露出去,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甚好。”
云中子满意的笑了笑,点头道:“如此……那就先不打扰龟仙休息了,相信不用多长时间,追月就会过来救你和凌烟逃离这归墟……”
言罢,云中子缓缓退出了地牢,朝着归墟的外面走去。
沿途可以看到归墟的石壁之上,镶嵌着许多的绿色玉石,略微摸一下又感觉有些软软的,似乎是软玉一类的东西。
心知这必然就是传说中要以凝聚生魂的东海玉灵,云中子索性用力掰下其中一块,将其收藏了起来,然后匆匆出了归墟。
此时龙王爷早就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见云中子姗姗来迟,他不由得好奇询问:“不知上仙与那龟仙说了些什么,怎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没有谈什么,只是一些家长里短的话罢了。”
云中子咧嘴笑了笑,却并没有就此事过多的谈论,而是朝着东海龙王拱了拱手,笑道:“此番非常感谢龙王爷的招待,他日若有机缘的话,再来东海与龙王爷把酒言欢。”
“眼下还有一些要事待办,我就不在此过多的叨扰了。”
“待到反攻南疆魔族之时,咱们再会。”
言罢,云中子身形一恍,化作一道白光离开了东海归墟,独自一人朝着西边的方向飞去。
这回他的目标却并不是云浮山,而是荔枝山。
方才与龟仙交谈的时候,也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徒弟林贞,这么长时间没有回荔枝山,也不知道这几个小辈修练得怎么样了,心中还颇有一些牵挂,所以他没有直接去云浮山,反倒是取道往荔枝山的方向飞去。
大约也就半日不到的功夫,他已经来到了荔枝山的范围。
但见那山下的荔枝林一片鲜红,层林尽染,确实是美不胜收,而曹溪草庐则在曹溪之畔,显得清新挺拔。
如此好山好水,确实也令人心旷神怡。
云中子在云端咧嘴一笑,飘落到了曹溪草庐之前。
但是飞落在地之后,他立即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屋子里并没有丝毫的生气,也没有半点声响传来。
平日里这个时候,他们三人应该已经在吃午饭了才对,但现在却一点声响都没有,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出事情了!
心中大惊之下,云中子连忙身形一恍,飘落到了屋子里,再定睛一看,屋里桌子上已经起了灰尘,看起来至少有两天没有收拾了。
而且屋子里的东西全都摆放得相当整齐,完全像是没有人动过似的,这说明林贞等人起码有两天没有回家了。
“糟糕。”
此情此景,云中子心中一惊,隐隐感觉林贞等人可能已经出事了。
念罢,他连忙身形一恍,朝着前方荔枝林中飞去,荔枝林是以前林贞他们练功的地方,一天中大多数时间林贞等人都是在待在荔枝林中练功的,很少会到别的地方去。
尽管云中子知道他们在林中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他还是想要到林中去看一看。
岂知刚一飞出草庐,立即见那溪水中青光一闪,一个矮冬瓜似的小妖从水里窜了出去。
云中子见状连心停下了脚步,朝着那小妖打量而去,目力所及之处,赫然发现这小妖正是万绿湖中那只青鱼精,当初他去万绿湖中会见金莲仙子的时候,就在湖中见过这只小鱼妖。
“青鱼精?”
云中子皱头微微一皱,轻声嘀咕起来。
“没错,正是小妖。”
青鱼精略微点了点头,疾步走到云中子的面前,拱了拱手,客气的说:“小妖见过云中子大仙。”
“唔。”
云中子则是淡然的应了一声,反问道:“瞧你这情形,是刻意在此等我吗?”
“没错。”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