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dunts超棒的小說 惡魔就在身邊 起點-03125 兄妹?相伴-dx6fk

惡魔就在身邊
小說推薦惡魔就在身邊
“裁判?你是裁判?”先前求助的参赛者满脸愕然,下一刻又流露出失望之色:“为什么你这么弱?”
陈曌和莫妮卡没理会那个参赛者。
而那个不速之客同样没理会他。
他就是个无关紧要的透明人。
那个不速之客看着莫妮卡:“莫妮卡,你似乎不认得我。”
陈曌看向莫妮卡:“你认得他?”
莫妮卡皱眉想了半天,然后摇了摇头:“我对他没任何印象。”
陈曌看向那个不速之客:“先生,看起来你认错人了。”
“呵呵……看起来你一点都不值两亿美元。”
陈曌耸了耸肩:“如果你凭着它来做判断,恐怕你会死的很惨。”
“那如果是它们呢?”
那个不速之客抬起手前后招了招手。
只见树林中漫步出一头头同样的魔兽。
陈曌一阵恍惚,这些魔兽与之前那头魔兽一样。
全都可以中和掉陈曌的小天地。
而陈曌的感知也是急于小天地。
所以它们成了小透明。
而如果陈曌不特意去感知的话,几乎无法发现它们。
毕竟在数百平方公里的感知范围内。
缺少了一平方公里的感知范围,即便是陈曌也难以发现。
而这些魔兽本身的实力其实并不高。
灾难级的顶端,接近于神级魔兽。
那人似乎对于这场战斗胜券在握。
“莫妮卡,我建议你跟我走,他是保护不了你的。”
“如果我拒绝呢?”莫妮卡看着那个陌生人。
“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你顺从或者反抗,都不会改变任何东西。”那人说着,又看向陈曌:“你说对吗?”
陈曌笑了:“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问我的人。”
“好吧,看来我需要杀死一个裁判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那人挥了挥手,身边的几头魔兽猛然扑向陈曌。
莫妮卡脸上流露出几分担忧。
而参赛者更是一脸绝望。
转眼间,一头魔兽的血盆大口已经笼罩下来。
直接将陈曌生吞了。
那人露出一丝笑意:“真弱。”
可是下一瞬,那头生吞了陈曌的魔兽却炸裂。
陈曌平静的站在原地,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真弱。”陈曌也是同样的一句话。
那人眼角微微一抽,不过身边几十头魔兽,天生就克制小天地。
他依旧胜券在握,所以他的脸上依旧带着胜利者的笑容。
“现在,我来示范一下,为什么我会是裁判。”
陈曌活动了一下手脚。
归一功,第一重。
陈曌身上的气息变了。
那人眼皮直跳,显然是预感到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即将发生。
突然,陈曌原地消失。
空气中传来刺耳的破空声。
那人的耳朵受不了了,捂着耳朵也无法阻止那种刺耳的痛楚。
然后他看到了身旁的魔兽炸裂的画面。
不过那画面仿佛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
鲜血在纷飞,一头头魔兽在炸裂。
那是快与慢交织的错乱。
数十头恐怖绝伦的魔兽,居然在刹那间全部炸裂。
当破空声停止下来的时候,陈曌再次回到原地。
前后就只有一秒的时间,可能还不到一秒的时间。
所有的魔兽,全都化作了血肉烟花。
莫妮卡和那人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的脑子里只有开始了?
可是事实上却是已经结束了。
陈曌看着那人:“接下来,你会死!”
“等等……等等……你误会了,我不是敌人。”那人连忙叫道。
“我的敌人在求饶的时候,经常都是这么回答我的,不过你猜我信不信。”
“我是说真的,我不是敌人,我是莫妮卡的哥哥。”那人说道。
陈曌扭头看向莫妮卡:“他说是你的哥哥?”
莫妮卡摇了摇头,用非常确认的语气说道:“我不认识他,而且我也从来没听说过我有哥哥,即便是死的也没有。”
“看起来你不是。”陈曌又看向那人。
“我是真的,我是拉蒙什.艾戈勒,我是她的大哥,她还有一个二哥,现在也在这里。”那人急忙说道。
“你说你是莫妮卡的大哥,你有什么证据吗?”
拉蒙什.艾戈勒连忙掏出一条金吊坠,然后丢给莫妮卡。
莫妮卡接过吊坠,目露迟疑之色。
“你应该知道这条吊坠吧?”拉蒙什.艾戈勒说道。
莫妮卡似乎是认得这个吊坠。
坠子可以打开,里面藏着一颗小巧玲珑,却又残缺的宝石。
莫妮卡眉头一皱,也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枚指环,指环上镶嵌着一颗宝石,正好与那颗宝石的缺口吻合。
不过两者拼凑在一起,依然不完整,似乎还缺了一部分。
莫妮卡对着陈曌点了点头。
“即便证明了你是莫妮卡素未谋面的大哥,也不代表你是安全的,你想杀死自己的妹妹,你依然要死。”
“不不,我不是要杀莫妮卡,我只是想将她带走,我和她的二哥泰瑟都是为了救莫妮卡才来到这里的。”拉蒙什.艾戈勒说道。
“也就是说,你知道有人要杀莫妮卡,而这个人不是你以及莫妮卡的二哥?”
“我们当然不是要杀莫妮卡。”
“那就是说,你知道是谁要杀莫妮卡?”
“是我们的父亲。”拉蒙什.艾戈勒说道。
“别开玩笑了,这根本就不合常理。”陈曌摇了摇头。
先花两亿美元让自己保护莫妮卡,再杀莫妮卡。
给自己增加难度吗?
“我知道这不合常理,可是这就是事实,我们的父亲从三十年前就在策划着什么,我和泰瑟都曾经遭遇过我们的父亲追杀,对了,莫妮卡原本还有一个三哥的,只是他已经死了,就是我们的父亲下的毒手。”
“相较于你的话,我更愿意相信花了两亿美元请我来的莫里瑟先生。”
陈曌感觉有点凌乱,他隐约的感觉到拉蒙什.艾戈勒的焦急与迫切。
他似乎因为无法说服陈曌与莫妮卡而感到焦虑,又在担心着什么。
可是正如陈曌说的那样,陈曌无法去违背常理的相信拉蒙什.艾戈勒的话。
而且,陈曌也不觉得莫里瑟.艾戈勒会脑抽的给自己增加难度。
而且莫里瑟.艾戈勒要杀死自己的女儿,似乎非常容易吧。
莫妮卡几乎不会对自己的父亲有所防备。
再者,一个吊坠真的可以作为他们关系的证明吗?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