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5q4l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聖者降臨 鳳凰烙印-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在教我做事?-qlz3f

聖者降臨
小說推薦聖者降臨
多兰蒂尔城西北,某个小庄园二楼灯光昏暗的书房中。
多拉贡翘着二郎腿,慵懒地坐在一张红木书桌前,一只手拿着一叠资料看着,另一只手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动着。
凯瑟琳醒来后,经过哈罗德的初步检查,万幸身体和精神并没有大碍,但让人失望的是,她对自己受袭时的细节描述除了证实了之前的一些推测外,仍然没能提供多少有价值的情报,于是多拉贡温言安抚一番之后,遣人将凯瑟琳送回了洛佩兹家族。
这时,有人轻轻地敲了敲门:“大哥,下一个带来了。”
闻言,多拉贡轻轻敲击桌子的手指停了下来,放下手中的资料,道:“进来。”
他身后的老哈罗德看了一眼房门,那门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打开,一个斯凯家族的旁支子弟领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这人一副典型的落魄吟游诗人打扮,头上戴着插了几根羽毛的脏兮兮宽檐帽,手中抱着一把陈旧的鲁特琴,神情忐忑不安,看到穿着一身考究的魔法袍的多拉贡,以及他身边那个面容清癯的老者,心里更是咚咚打鼓。
作为一个来到多兰蒂尔没多久的吟游诗人,他上午刚刚从栖身的酒馆中走出来,就被几个年轻的魔法师“请”到了这座郊外的庄园里。
这几个魔法师一路上沉默不语,无论问什么都不回答,让他心里愈发担忧,但却完全不敢拒绝邀请——作为一个只有初阶游侠实力的吟游诗人兼冒险者,见多识广的他当然知道在多兰蒂尔反抗魔法师的下场。
此刻他心中叫苦不迭,但他实在想不出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魔法师老爷,只能在心里暗暗向光明神祈祷,是哪位大人心血来潮想要听听吟游诗人的诗歌才把自己请来这里…
正在胡思乱想着,他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抬起头。”
这声音仿佛有种魔力,让吟游诗人下意识地抬起头,和那个老者对上了目光。
哈罗德看着吟游诗人的双眼,轻声道:“不用害怕,只是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看着那双黑暗而幽深的瞳孔,不知为何,诗人莫名地感到安心,他的瞳孔开始渐渐放大,头脑也变得有些浑浑噩噩,在一种发自内心的倾慕和认同感中应道:“是,我一定如实回答。”
幻术系四环魔法——“魅惑人类”。
这个法术能够控制一个精神力和意志力弱于施法者的人类,施法成功后,施法者所下的命令除非极端违背受术者平日里的观念和行事准则,否则都会对其言听计从。
哈罗德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昨天傍晚到深夜,你是否在鲍勃酒馆喝酒?”
“…是的,从来到多兰蒂尔,这几天我都住在那里,因为价格便宜,酒水食物味道也不差,一些老板自创的卡牌游戏也很有意思…”
“很好。那你看一下这几张画像。”
哈罗德打断了对方后面的废话,动了动手指,多拉贡身前的红木书桌上的一叠纸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拿起一般,飞向了那位吟游诗人。
诗人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住这些画像。
画像显然是用“留影术”绘制,人物栩栩如生,这些人有男有女,看起来都很年轻,年龄大概都在三十岁以下,从他们以白色为主色调的衣袍来看,似乎都是光明教廷的圣职者。
而在画像下方是一行行散发着浅蓝色微光的细小字迹,上面记载着每个人的生平简历。
如果有“多兰蒂尔之声”的记者,看到这些画像和简历大概会感到十分惊讶——因为这些画像上的圣职者基本都是这次大封印的维护员,而且下面的简历比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来的各位维护人员的资料和八卦还要详尽一些。
“你仔细回忆一下,昨天傍晚,这些画像上的哪些人曾经在那间酒馆里出现过?”
“这个….”
如果是平时,看到画像的那一刻,吟游诗人或许会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卷入了魔法师与圣职者之间的冲突中而恐惧不安,但此刻在“魅惑人类”的影响之下,他没有丝毫犹豫和顾虑,甚至没有去在意下方的人物简历,一张张翻看着画像,努力回忆辨认起来。
身为一位多才多艺的吟游诗人,除了音乐和诗学之外,他曾经也学习过肖像绘画,因此观察力和对不同面容的记忆力很好,很快,他便挑出了四张画像,交给了哈罗德:“不会错,这几个人的脸我还有印象,我记得他们昨天傍晚曾经在一楼玩过战棋,而且这两个,哦,尤其是这家伙技术非常好,一直在吃鸡….他和这个漂亮的短发女孩之后先行从酒馆离开了,另外两个又在酒馆玩了一会才走…”
老哈罗德接过对方挑出来的几张画像,在多拉贡面前的红木书桌上排开。
画像上,赫然是林顿、汉考克、夏尔和加文四人!
“哼,果然是圣职者干的…”
“就是这几个神棍,坏了我的事么…”
多拉贡阴沉着脸,随手拿起这几张画像翻看起来。
“…都是参与位面封印维护学习的圣职者,除了典礼圣事部部长,红衣大主教克莱门斯·瓦伦西亚之子,和一个小贵族出身的家伙之外,另外两个提前离开的家伙都是从平民拣选出来的圣职者….”
“等等,这个叫夏尔的家伙幼年生活在多兰蒂尔的贫民窟…?”
“唔,十五六岁粉色短发少女的形象也和之前那个混混的打听到的情报吻合…也就是说,他是最有可能和那些羽化病人有关联的人了…”
“嗯?”
翻到林顿的资料,多拉贡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在林顿的维护学员组搭档一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这家伙…这次位面封印维护和希耶尔一组?”
回想起昨天在布鲁弗莱被那个克洛缇德家族的少女弄得大丢面子的事情,多拉贡的脸色愈发阴冷起来。
“仔细想想,那时候在训练场上站在她身边的,应该就是这个牧师,难怪我觉得有点眼熟…”
“哼,原本我不想跟教廷的圣职者计较,不过你既然找死的话…”
“哦,圣职者?”
一个声音突然毫无预兆地响起,让多拉贡和哈罗德两人面色同时一变。
一群血红色的蝙蝠突然从书房两边打开的窗户飞了进来,在房间中聚集在一起,化为了一个颀长的身影。
随着这个身影的出现,房间里的魔晶灯的光芒猛地一暗,墙壁上的金质烛台的火苗也被压到几乎熄灭的程度,数秒之后才又重新亮起。
这个不速之客看起来二三十岁,一身纯黑色的礼服,戴着白色的手套,四肢匀称修长,面容英俊,但脸色苍白到几乎和死人无异,整个人似乎散发出一种冰冷和腐朽的味道。
多拉贡放下手中的资料站起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脸色阴沉地道:“科洛奇先生,你们魔宴同盟的‘暗夜贵族’,都喜欢不打招呼就直接闯进别人的房间么?”
“啊,真是抱歉,小少爷,因为你们外面值守的家伙和门外的警示结界水准差到简直和不存在没什么差别,所以我干脆就直接进来了。——哦,你是思考时习惯喝咖啡的类型么?”
这个被他叫做科洛奇的男子仿佛没有听懂多拉贡语调中的嘲讽,慵懒地倚在桌边,动作优雅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说实话,我其实更喜欢红酒或者红茶,对了,有茶点么?”。
“…….”
哈罗德老脸一阵红一阵白,这间别墅外面的警示法阵正是他亲手布置的。
虽然他确实不是很擅长法阵学,但好歹也是个高阶魔法师!
就算是擅长在夜晚隐匿的黑暗生物,能够无声无息地突破自己布下的一层层警示结界进入到别墅书房中,甚至连自己脑内的法师警报都没有任何动静,对方要么是实力高过自己至少两阶,要么就是拥有特别的魔法物品或是独有的天赋技能。
尽管知道来人的身份,但哈罗德背后还是隐隐发寒——在对方来到书房之前,自己的精神直觉都没能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如果是敌人,自己和多拉贡少爷恐怕早已经无声无息地被秒杀!
“哦?这是维护大封印的光明神走狗的资料…?”
科洛奇并没有注意哈罗德难看的脸色,只是随手拿起桌上的圣职者资料翻了翻,露出了一个略微夸张的惊讶表情:“你难不成要告诉我,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家伙就是你们斯凯家族没能收集到足够素材的原因?”
“哼,不要小看这些兔崽子,很有些古怪…”
多拉贡冷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将之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破魔武器,豁免强效睡眠术,能够扭曲法术的眼睛和速度不亚于疾鹰隼的飞行道具…?有点意思…”
听完多拉贡的描述,科洛奇露出了颇感兴趣的神情:“需要我帮忙调查一下这些家伙的底细和目的么?”
“不行,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多拉贡急忙制止。
“哦?”
科洛奇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似笑非笑地看着多拉贡:“怎么说?”
似乎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戏谑之色,多拉贡垂下眼皮,隐藏住眼神中的厌恶,道:“这些圣职者都是教廷和魔法议会甄选出的参与大封印维护的学员,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万人瞩目,贸然行动一旦打草惊蛇,可能…会给大人的计划带来变数。而且…”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狠色:“反正到时候….这些人一个也跑不了。”
“不错,不错,看来你多少还有点脑子。”
吸血鬼似乎十分愉悦地点了点头:“如果你真的让我帮忙调查的话,我或许还要向大人建议,重新审视与斯凯家族的合作计划了。”
“另外,希望你记住,我不喜欢别人教我做事。”
科洛奇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原本酒红色的双瞳瞬间变成了墨黑色,仿佛最纯粹的夜,散发出可怖的压迫力!
与他的目光相碰,多拉贡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仿佛自己全身的魔力都要被那阴冷的眼神冻结了。
不仅是多拉贡,就连哈罗德都有种精神力场被压制的感觉,勉力站在自家少爷身前挡住了对方的视线和气势,而站在一旁的吟游诗人则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失去了意识软倒在地。
“我是魔宴同盟的高等血族,阿斯蒂卡亲王大人的眷属,别说你,就算是你的父亲和爷爷也没有资格命令我,希望你下次注意自己的口气。”
“你…!”
多拉贡面色极为难看,但却不敢发作,他很清楚,自己和哈罗德加在一起,也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这个吸血鬼的实力,绝对达到了八阶甚至九阶!说不定距离传奇都只有一步之遥了…
吸血鬼拥有近乎无限的寿命,就算天资普通,只要能够一直活下去,就可以用大量的时间慢慢提高自己的实力,通过量的积累达到质变,突破瓶颈,而且,活得久的吸血鬼,本身的战斗经验也会非常丰富,一对一的情况下,普通的人类职业者很难战胜同阶的吸血鬼。
另外,这家伙“身后”的那位吸血鬼亲王,可是连自己爷爷都为之忌惮的存在!
“不过你们放心,我只是顺路来看一下,我不会插手你们的事情,但是缺少的素材,下次记得补齐,否则的话…后果你们也知道的。”
说完,这个叫做科洛奇的吸血鬼的身体突然化为无数血色的蝙蝠,纷纷从打开的窗户飞了出去。
“该死的家伙…!”
在最后一只蝙蝠也彻底飞远之后,多拉贡暗骂了一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吟游诗人,对哈罗德示意道:“去看看他的情况。”
老仆人应了一声,走到吟游诗人身边,却发现这家伙正流着口水睡得正香,嘴里还咕哝着一些含糊不清的梦话。
“这家伙是睡着了?”多拉贡冷着脸问了一句。
“…是的,少爷,而且…恐怕不是简单的催眠术。”
哈罗德查看了下,又尝试了几种解除催眠类的法术和药物,却没有丝毫效果,于是摇了摇头,神情凝重地道:“这应该是阿斯蒂卡家族的独有魔法“真实梦境”,我没办法解除它,只能等待对方自己清醒…”
多拉贡脸色阴沉得可怕,砰地一拳砸在了书桌上:“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些狂妄自大的蝙蝠怪后悔今天的态度…!”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遊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