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2

jtb8x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六百九十七章 馮去力請功相伴-ul3jj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审判大会进行的很顺利。
开始的时候,村民只是骂管事几句而已,痛斥一番管事的所作所为。
到后来的时候,有人越骂越激动,忍不住踹了管事一脚。
踹完之后,他就小心翼翼的看向张三。
毕竟审判大会的规矩,只说揭露管事的罪行,没说可以动手。
没想到张三拿出来了两个鸡蛋,递给这人说道:“看来,你苦大仇深,比别人要更苦啊。”
这人得到了鸡蛋,顿时热血沸腾。
其他的人同样热血沸腾,干脆一拥而上,对着管事拳打脚踢。
很快,管事被打的遍体鳞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这时候张三咳嗽了一声,对众人说道:“方才没有阻拦你们打人,是看你们平日里被欺压的太苦了,不想夺走了你们宣泄的机会。”
“日后,断然不可如此了。我大秦,是有律法的。”
随后,张三开始宣读律法。
不过这些律法,是大秦律法的简化版本。毕竟这些人刚刚接触大秦,太繁琐的话,他们可能适应不了。
等律法念完之后,村民们都变得规规矩矩的。
冯去力干咳了一声,高声宣布:“接下来,按照人口多寡,开始平分村中的农田。无论男女,有一个算一个,都可以分到。”
村民们欢呼雀跃,然后又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那田中长出来的庄稼……”
冯去力说道:“按照我大秦的田税……是多少来着?”
冯去力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不久前大秦刚刚改过田税。
冯甲拿出一本书看了看,说道:“是谪仙刚刚定的,二十税一。”
冯去力微微一愣:“这么低吗?”
随后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秦的赋税当中,商业税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了。
田赋虽然一直在减轻,但是朝廷的收入却在增加。因此减轻田赋,对国家没有伤害,却能减轻农人的负担。
至于在这蛮夷之国……
冯去力想了想,二十税一倒也不错。毕竟初来乍到,先站稳脚跟再说嘛。
于是,二十税一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些村民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掰着手指头算,二十税一究竟是多少。
然后他们又开始算,二十税一比之前的五税三到底优惠多少。
算来算去,村民们彻底震惊了。
这税……太低了吧?四舍五入,简直等于没有税啊。
很多人开始痛哭流涕,用刚刚学会的秦语,大声呼喊:大秦皇帝万岁。
冯去力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命人开始调查管事的罪行。
刚才有不少人上台揭露管事的罪恶。旁边早就有人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了。
随后,照着名单开始找人,开始认真调查。
这些指控,有不少是胡编乱造的,但是多半都是真的。
毕竟平时管事作恶太多了,根本用不着给他编罪行。
最后,明正典刑,把管事给杀了。
皆大欢喜,小小的村庄充满了欢声笑语。
只是……这欢声笑语只持续了几天而已。
村民们,很快又愁眉苦脸了。
他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基本的趋利避害还是有的。
他们思索了几天,忽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现在,有秦兵给他们撑腰,他们可以杀了管事,可以分地,可以二十税一。
但是之后呢?
管事死了,村子里的税也收不上去了。那些贵人们会善罢甘休吗?
他们会不会发兵来攻打?到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要遭殃。
这可怎么办?
村民们开始惊慌失措了。
冯去力自然掌握了这个情况,他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幸好,冯甲搞到了一本谪仙的书。
这书的正式名字叫:谪仙兵法增刊。
它还有个通俗的名字,叫《谪仙教你如何征服蛮夷》。
这书是不对外发售的,属于赠品。
冯去力看了一会,大受启发。
他连连点头:“原来如此啊。”
随后,冯去力继续按兵不动,任由这种悲观的情绪发酵。
当这情绪发酵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冯去力竖起了招兵旗。
招兵旗上只有四个字:保卫家乡。
这四个字,像是一盏明灯,照亮了村民阴郁的心。
他们忽然眼睛一亮,看到了希望:对啊,我们为何不参加秦军呢?
如果我们参加了秦军,不就可以保卫家乡了吗?不就不怕那些贵族了吗?
于是,村中的青壮年,全都踊跃报名。
在报名的时候,他们也关切的问:“大人,我们参军之后,是要常驻此地,还是要随军征战?”
冯去力大手一挥,极为霸气的说道:“此地,以后便是大秦的国土了。我大秦土地,岂能拱手让人?当然要常驻此地了。”
村民们欢呼雀跃,又开始大声呼喊:大秦皇帝万岁。
于是,冯去力招募到了许多壮劳力。
这些人训练的时候极为认真,而且主动的修筑工事。
这里本来就是山区,易守难攻,加上这些工事,就更加固若金汤了。
等安顿的差不多了之后,冯去力就把冯甲叫来了,说道:“你去选择一个可靠的人,将这里的情况送到咸阳。”
冯甲说道:“现在便送过去吗?”
冯去力嗯了一声:“我们现在虽然还没有打下蛮夷之国,但是也算是成功占了一块地方。”
“有了这个地方,想要蚕食蛮夷之国,就不是难事了。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了经验,只要推广这个经验,事情很容易就办成了。”
“用那本书上的话说,这叫什么来着?什么火可以燎原。”
冯甲干咳了一声,说道:“主人,这奏报当中,还要不要提谪仙?”
冯去力瞪了瞪眼睛:“谪仙?这和谪仙有什么关系?批判大会是我开的,这地方是我打的,为什么要提谪仙?”
冯甲一愣,小心翼翼的说道:“然而……那本书……”
冯去力疑惑的说道:“什么书?”
冯去力说道:“无妨,或许有人会以为,谪仙的书,是根据我的经历写出来的。时间长了,谁还知道先后顺序?”
冯甲一愣,然后竖了竖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2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