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2

39jo0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家子分享-sr8pd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卧室里,那断裂开来的麻绳挂着,垂在屋檐下,还轻晃着,
绳子下,中年女人搂着自己母亲,眼眶红着,有些慌张,害怕。慌乱着,对着自己母亲不断说着。
老太太缓缓转过头,望着那床尾的方向,沉默着,出神着望着,
床尾那老人,佝着身子也望着老太太,往着老太太身前挪了步,又顿住了脚。
老太太有些浑浊的视线缓缓下移,看了看老人身前,那跌落,倒在地上的杯子,又再缓缓抬起头,望向那老人的方向,
老人站着,依旧望着老太太,
老人的脸上浮现出些笑容,
老太太望着那处,眼眶渐红,眼底涌出些浑浊的眼泪,又再渐渐浮现出笑容。
……
“……妈,妈,你不要走,不要就这么把我们兄弟姊妹几个扔下行不行……”
带着些哭腔,中年女人看着自己母亲,说着,
“……老四,老二……我顺路去载了下老三……”
堂屋外,那年纪稍大些的中年男人带着那年纪稍年轻些的中年男人,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再将虚掩着的门从外推开,走了进来,
“……老二你站在这卧室门口做什么……”
“……妈她……”
老太太的大儿子,三儿子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近到了卧室门边,
看了眼这一家子,廉歌转回了视线,往着旁边让开了一步。
而老太太的大儿子,三儿子,看到了卧室屋里的情形,看到了那断裂的绳子,哭着的中年女人,也反应过来,紧走了两步,走进了屋里,
“……妈,你怎么……”
大儿子走到自己母亲近前,看着自己母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刚才在医院,初初还念叨妈你呢……说想祖奶奶了……”
沉默了下,大儿子脸上挤出些笑容,对着自己母亲说道,
“……妈,你……”
三儿子眼眶有些红,
“……妈,你能不能不要走……爸才刚走,要是您也走了……”
三儿子看着自己母亲,有些慌张地说着,
“……妈你刚才……没事吧,我们去医院,去医院吧……”
卧室门口,那中年男人看着卧室里,也渐再走回了卧室里床边。
老太太听着自己儿女的话,缓缓再转回了头,转动着有些浑浊的视线,看着自己一个个儿女,
“……好,妈答应你们,不走……”
脸上渐浮现出些笑容,抿嘴笑着,老太太对着自己子女说着,又再缓缓转过头,望向那床尾,
“……你们爸啊,也还没走。”
“……妈,说好了啊,你可不许再做这种事儿了……”
听着自己母亲的话,中年女人高兴了些,紧随着,也随着自己母亲的视线,看向了床尾那处,
其他老太太三个儿子,也相继着转过了视线,望着那处,
床尾那处,那老人望着老太太,望着自己儿女,
视线似乎交汇着,
老人再往前挪动了步,再顿住脚,望着,脸上浮现出些笑容。
……
再看了眼这卧室屋里的一家子,廉歌收回了目光,转过了身,
再走回到堂屋里,那桌边,端起那碗还没吃完的汤圆,继续吃着,
那卧室里的话语声,随着阵阵清风,在耳边响着。
……
“……我把这东西扯下来,拿去烧了,免得晦气。”
“……妈,你这会想吃点东西吗,锅里还有些热好的汤圆,妈你想吃的话我去盛一碗过来……那行,那妈你休息吧……”
“……妈,这回还是让老四陪你吧,就让她跟你睡一屋吧,妈你要是有事,也能再叫她……妈你跟着老四去她那屋睡吧,免得妈你看着这屋里又难受……那行……”
随着些话语声,老太太几个子女在卧室里进出,忙碌着,
三儿子从那房梁上扯下了断裂的绳子,拿去了屋外,
大儿子扶着老太太,重新在床上躺好,同老太太说着话,
中年男人和着中年女人拉开了那散乱的被子,收拾着从那几个编织口袋里散乱出的衣裳,重新拿起了跌落在地上的那茶杯,
老太太脸上笑着,应着,看着自己几个儿女,看着那床尾的方向。
……
“……谢谢,小伙子,谢谢,要不是小伙子你,我妈这会儿……”
收拾完老太太卧室里,又再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话,留下那中年女人陪着老太太后,
老太太三个儿子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中年男人走近到廉歌身前,感激着对着廉歌说着,又看了看廉歌端着的,那盛着汤圆的碗,
“……锅里还有些汤圆,我再去给你盛一碗吧……冰箱里也还有些菜,小伙子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炒点过来。”
说着话,中年男人便要往厨房里走。
“谢谢了,就不劳烦了。”
吃下汤圆碗里剩下的个汤圆,廉歌转过视线,语气平静着说道。
“……不劳烦,不劳烦……冰箱里有块鸡腿肉,还有之前剩下些的菜……老三,屋后面地里还种着些菜,你跟大哥一路去摘点回去,我去先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洗洗……”
顿了下脚,回身应了句,中年男人便又要往厨房里走,老太太大儿子三儿子闻言,也没怎么停留,便要往屋外走去,
“这碗汤圆就足够了。”
放下那汤圆碗,廉歌站起了身,微微笑了笑,出声说道。
“……这,实在是怠慢了……那要不明天小伙子你晚点走,吃了中午饭再走,明早我们去买点菜回来……要不小伙子你不着急的话,就多住几天吧,也好让我们好好谢谢你……”中年男人再停下了脚,回身先犹豫了下,又再出声说道。
闻声,廉歌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再微微摇了摇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转过身,挪开脚步,往着之前收拾出来的那卧室里走去。
“……那小伙子您早点休息吧……”
中年男人见状,再重新走上了前,出声说道,
……
“……有什么事的话,小伙子你喊一声就行,我们兄弟几个今晚要守夜看那烛火,就在堂屋里。”
再说了句,中年男人走出了卧室里,顺手带上门。
屋里,再安静下来。
……
转过视线,透过窗,廉歌再看了眼窗外,
屋外,夜色已渐深,挥洒些月光的斜月已经挂在当空,
沿着村道两侧的房屋里,也已熄灭了灯火。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叫了两声,眼珠里有些幽怨,
“少吃点吧。”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微微笑了笑,说了句,再挪开脚步,往着卧室床边走去,
“睡觉吧。”
“……吱吱,吱吱吱。”
在床上盘腿坐下,廉歌闭上眼睛,搬运着体内法力,修炼起来,
小白鼠放下前肢,再叫了两声,蜷缩着趴了下来。
窗外,夜色渐深。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2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