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2

g323o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洪荒之石磯笔趣-第812章 看造化看書-bu7fs

洪荒之石磯
小說推薦洪荒之石磯
截教二十万弟子在四族高手护送下分四路退走。
石矶未动,鲲鹏未动,冥河未动,元始天尊也未动。
天帝,月神,太阳神齐聚,与天道圣人对峙。
天道无极地的道祖眼中冷漠淡去,有了人性。
轮回无极地后土静静看着,梦婆婆喝退了奈何桥上的鬼魂,这一次石矶和她并未有约定。
接引圣人一路向西,人种袋收走了一个一个无力反抗的截教弟子,他们修为尽失,根基犹在。
“我们得分开走!”
无当圣母提议。
老魔想了一下点头。
“乌云师弟,你带一半弟子跟魔族道友走。”
乌云仙点头。
“剩余弟子跟我走。”
西路截教弟子如潮水般从中间分开,南辕北辙跑路。
接引看着远去的尘烟,驻足片刻,选了一路。
龙族高大老者忽然瞳孔收缩,老者大手张开护住身后截教弟子,一身气息一瞬臻至巅峰,老者须发皆张,死死盯着前方那个平凡无奇的身影,老者前所未有的凝重,但并未退避。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不过一个死。
生死,他早已看淡,他也活够本了。
老子只看了他一眼,淡淡对截教弟子道:“凡封神榜上有名者留下。”
数万截教弟子一静,鸦雀无声。
“师伯就不能网开一面吗?”
声音隐忍而悲凉。
老子淡淡看了多宝一眼,道:“你也要留下。”
多宝拜倒,“弟子愿意留下,还请大师伯放过其他弟子。”
“大师兄不可!”
老子淡淡扫过截教一众弟子,声音毫无起伏道:“封神榜上有名者该入神道。”
龙族老者向前一步,磅礴气势如大海起潮汐,汹涌澎湃。
但如此汹涌澎湃的气势到老子面前都归于平静,如被抚平的大海。
老子直接无视了老者。
“好!”一个蓝脸大汉站出来道:“若我等自行兵解,圣人可能放其他人离开。”
“可。”一声风轻云淡。
蓝脸大汉整理衣冠,向界牌关方向参拜,“老师,琴师,弟子拜别!”
残剑断首,热血丹心。
“师兄!”
“道兄……”
一个个截教弟子悲伤落泪。
“老师,琴师,弟子拜别!”
“老师,琴师,弟子拜别!”
“……弟子拜别!”
一颗颗头颅,一个个跪着的残躯。
狐死首丘,血洒长空,更染碧游天青。
多宝稽首:“恭送诸位师弟。”
“恭送诸位师兄……”
截教六万弟子齐齐稽首。
界牌关,通天教主默默伸手,青萍破空而来,他再用力握住,一瞬剑意冲霄汉,但见苍凉。
女娲眉心微蹙,轻哼一声,收起了红袖刀,转身离去。
接引一步迈出,南行,十二品功德金莲西归,太极图化桥东去。
通天教主举剑四顾心茫然。
再回首,已万古秋。
通天教主青锋遥指,元始天尊回头。
一青一白两道流光直入混沌,老子抬头,久久无法回神。
从他脚下走过的是浩浩荡荡的截教溃退大军,站在他身后的是截教掌教大师兄多宝道人。
雨依旧在下,多了冲不淡的悲凉。
元始天尊离去,形势逆转,鲲鹏冥河陷入了被动,魔族老祖,手持昊天剑的天帝,九天月神,就够他们喝一壶的,更何况还有石矶,小太阳神,小十二。
竟是石矶的防御他们就打不破。
但走,又不能走,鲲鹏要脸,冥河要剑。
这个进退两难之境并未维持太久。
因为女娲来了。
目光不善。
只是针对石矶一个人。
“鲲鹏见过娘娘。”
鲲鹏稽首。
女娲娘娘哼了一声,算是应过了。
“小十拜见娘娘。”
“小十二拜见娘娘。”
兄妹二人拜见,女娲娘娘眼神微柔和道:“不必多礼。”
“谢娘娘。”
冥河打了稽首,没说话。
女娲娘娘没理他,当做没看见。
鲲鹏和冥河没表现出来一丝不满,形式比人强。
嫦娥和女娲目光接触又分开,很平淡,你不言,我也不语。
唯昊天的见礼,女娲还了礼。
“你怎么说?”
女娲目光落在石矶身上,石矶也见了礼,不过女娲凉了她一阵,回过头来才跟她慢慢算总账。
石矶稽首:“不知娘娘所谓何事?”
女娲娘娘唇角勾动,笑了,笑的极危险,“你说呢?”尾音很长。
石矶沉默了片刻,道:“但凭娘娘发落。”
“哦?”女娲挑眉,“那你去先将朝歌灭了。”
石矶不为所动。
“怎么?是做不到,亦或是……不想做?”
石矶稽首:“娘娘慈悲。”
答非所问,却令女娲娘娘一噎。
熟悉的无力感,女娲娘娘脸一沉道:“那就把你那座城留下。”
她说的是石矶的大神通。
石矶抬头,“还请娘娘明示。”
女娲娘娘挑眉轻笑,“接我三指,接下了,你与城同活,接不下……”女娲声音转冷。
石矶摇头:“以娘娘的圣人手段,一指石矶都接不下。”
“你这是跟我讨价还价吗?”
石矶稽首:“娘娘慈悲。”
“我若不慈悲呢?”
石矶沉默。
“娘娘慈悲。”
一道身影化虹而来,是妖族新妖帝小九。
女娲娘娘嘴角抽了一下,道:“如此,那便两指吧。”
“娘娘慈悲。”
这一次是小太阳神小十和小十二。
女娲娘娘眼皮直跳,她怕自己的兄长再跳出来。
女娲当机立断,“那便一指。”
女娲抬手点向石矶,眼神一瞬转冷,这一指竟令日月无光,山河崩坏,乾坤倒移,这一指,她调动了整个洪荒所有她能调动了天道之力,这是天道第二圣人倾力一指,尤其在其他五位圣人有两位离开洪荒的情况下,她能调动的洪荒之力远远高于过往。
这是一指,还是三指,已经很难说了。
她就是为眼前这座城来的,朝歌城她暂时灭不了,但她搬出的这座城她还灭不了吗?
她就是来出气的,至于灭不灭她,她还没想好,因为理不清,所以也懒得想了,看造化,看她的造化,也是看她的造化。
以造化论道,在一城一指之间,城是造化之城,指是造化之指。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2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