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zsrol精华都市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六章 金本位、銀本位與蛋本位讀書-dwdbc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神庙外面有一个广场。
村民们坐在了露天广场中,山风呜呜的吹过来,冯去力觉得舒服多了。
他看着这些村民,不由得叹了口气,心想:这些人,毛发旺盛,头发胡子简直像是黑熊一样,真是可怖。据说商君别院提出来了一个假说,说人和猴子有亲缘关系。或许……没准是真的……
这时候,冯甲递过来了一个喇叭。
冯去力举着喇叭,大声说道:“批判大会,现在开始。”
张三也拿出来一个喇叭,把这话翻译出去了。
那些村民鸦雀无声,都抻长了脖子等着,一副呆鹅的样子。
他们对什么批判大会并不感兴趣,这些人满脑子就一个念头:什么时候发鸡蛋?
很快,管事被带上来了。
他被人五花大绑,神态极为狼狈。
张三大声宣布着管事的罪状:“此人,为虎作伥,鱼肉乡里,欺压百姓,罪大恶极。诸位,你们谁先上来揭露他的罪恶?”
村民们都坐在下面,静静的看着。
他们谁也不敢上来。
他们不敢和管事的作对,毕竟管事的是城中贵人的人。
今天欺负了管事的,回头这些秦兵走了,大家不都得完蛋吗?
冯去力皱了皱眉头,对张三说道:“你这办法,好像不管用啊。”
张三微微一笑,对冯去力说道:“大人不要着急,这不是刚开始吗?”
随后,他悄悄的做了个手势。
这时候,村民当中,有个瘦小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来说。”
他显然很害怕,但是依然鼓起勇气,走到了最前面。
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力量。
张三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这人指着管事的说道:“我曾经有个貌美的妻子,有一天被这个禽兽给瞧见了。于是他就将我的妻子抢走了。”
“三天三夜,不曾归还。第四天我再见到妻子的时候,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竟然被他打的遍体鳞伤。”
“我那妻子奄奄一息,在家中躺了一个月,最后还是死了。呜呜呜……”
张三点了点头,感慨的说道:“苦大仇深啊。”
他从篮子里拿了一个鸡蛋,塞进这人手中,说道:“这是大人看你可怜,额外赏赐给你的。”
这瘦削的男人又惊又喜,接过了鸡蛋,连连鞠躬行礼。
然后他下去了。
张三问道:“还有没有人上来?”
依然没有人上来,但是有些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他们被鸡蛋诱惑了。
可是……管事的欺压他们太久了,他们又拿不定主意,要不要为了一个鸡蛋,而得罪了管事的。
毕竟是自己的身家性命啊,这要是一不留神……
这时候,张三又悄悄的摆了摆手。
随后,有另一个人走上来了。
村民们不明白这里面的门道,冯去力却看到了张三的小动作。
他纳闷的问道:“这些人,是你的人?”
张三点了点头:“正是。”
冯去力更加疑惑了:“你何时收买的他们?”
张三笑嘻嘻的说道:“就在一刻钟前。收买他们很容易,我告诉他们了,只要他们肯上台,事后每个人赠送五个鸡蛋。”
“看他们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我感觉如果把价钱提高一倍的话,让他们去杀人他们都肯。”
冯去力:“……”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些村民,又重复了一遍那句话:“此地民风,真是荒唐啊。”
张三安排好的积极分子已经上了一个遍了。
而这时候,村民的情绪已经被完全带动起来了。
或者说,是鸡蛋把他们的情绪带动起来了。
眼看着那么多人上台之后,都已经领到了鸡蛋,他们有点眼热。
于是有人战战兢兢的上台了。
他们开始挨个控诉管事的。
有的人说,管事的牵走了他们家的牛,有的说,管事的砸了他们家的瓦罐。
起初的时候,管事的还在争辩。
说这些穷人,哪里有什么牛?
但是秦兵在旁边踹了管事几脚之后,他就低下头去,不敢再做声了。
后来上台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就开始争先恐后了。
冯去力感慨的说道:“想不到小小的一枚鸡蛋,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张三微笑着说道:“用谪仙的话说,在这个地方,金本位,银本位,不如蛋本位。”
冯去力:“……”
…………
“什么?蛋本位?”李信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李水。
李水点了点头,说道:“鸡蛋拥有了流通价值,并且能定义其他的商品,它就变成了一种本位货币。”
李信纳闷的说道:“可是我始终不明白,你为何不用金子?”
李水说道:“用金子太俗气了,用鸡蛋比较亲切。”
“金子,那是财大气粗,到处撒钱。而鸡蛋,那是亲朋好友之间,互相串亲戚,赠送礼物。”
李信:“……”
说得好有道理,真的是难以反驳啊。
这时候,李水对匠户说道:“再去调一批鸡蛋过来。”
匠户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李水想了想,又对匠户说道:“对了,你派人去给咸阳城中送信,就说蛋本位这件事,和我谪仙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匠户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李信纳闷的看着李水:“我怎么觉得,你不是真的不爱名呢?你这是欲盖弥彰,从另一个角度宣传你自己吧?你这是假谦虚啊。槐兄,我发现你争名的门道是越来越多了。”
李水干咳了一声:“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李信:“……”
李水向周围看了看,对李信说道:“李兄,咱们再带着安东尼去远方兜一圈吧,不要让他搅合了冯去力的批判大会。”
李信:“你对这大会怎么这么上心?怪怪的。”
李水说道:“这毕竟是冯去力第一次办这样的大会嘛。”
“你是不知道,第一次是很宝贵的。如果第一次没有做好,后面就有了心理阴影,就很难了。就算勉强做成了,也无法享受到乐趣,总是战战兢兢的。”
李信:“……”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