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0p5s0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國名廚笔趣-第961章 開國第一宴!看書-ps8bf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乔智此次跟孙晋在御苑比试,意义重大。
如果乔智赢得了比试,意味着乔智拥有担任国宴主厨的实力。
若论对当今华夏八大菜系的精通程度,孙晋或许不及乔智,但在国宴菜的研究上,他被评为天下第一,并不为过。
国宾馆招待的大多数是外宾,孙晋通过多年的琢磨研究,积攒了丰富的经验,他知道外宾口味的共性,对咸淡的要求,鲜香的适应,食物的口感,这是乔智所欠缺的。
乔智品尝了孙晋制作的玲珑牡丹鲊,对国宴菜的口感有了深入的了解,他努力在比赛的过程中学习、进步。
其实今天的比试还是三菜一汤,第五道菜是点心。。
孙晋第二道菜做的是狮子头,这是淮南菜系当中最经典的一道菜,也是国宴菜绕不开的一道菜。
孙晋开始留意乔智那边的动静,他第二道菜做的是口蘑罐焖鸡。
口蘑罐焖鸡,也是开国第一宴的一道菜,在随后的国宴菜已经被淘汰,乔智用这道菜对狮子头,在行家看来,未免有些选择不当。
乔智将切好的鸡肉块下油锅煸炒一番,再将胡萝卜丁、芹菜、洋葱末、口蘑片用煸炒,倒入盆里,与鸡肉放在一起,加入葡萄酒以及调味料搅拌均匀,最后倒入瓦罐里。
他在封口的过程中,采用面片和鸡蛋的混合物,让放入灶台上满满焖煮。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孙晋将狮子头做好,乔智也做好了口蘑罐焖鸡。
等乔智给自己做的那一份放在身前,孙晋没有像刚才那样等待,而是揭开了盖子。
盖子揭开,首先冒出一阵水蒸气,接着就是一股浓郁的香味四散开来。
孙晋正准备品尝,乔智拦住了孙晋,“再过五分钟品尝会比较适合。”
孙晋知道乔智的用意,招待贵宾的国宴,上汤类的时间尤其严格,就跟春节联欢晚会的编排一样,必须要恰到哪一分哪一秒,否则,客人品尝到的温度不一样,感受也截然不同。
五分钟,恰好是这道菜端五个评委桌前需要的时间。
“可以品尝了!”乔智提醒孙晋。
孙晋扫了一眼乔智,用勺子先品尝了一口汤,眼中露出惊愕之色,“罐焖三宝鸭的做法?”
乔智暗自佩服,孙晋的水平很高,尝了一口汤,就知道自己这道菜的创新之处了。
他今天打定主意是在开国第一宴的基础上,制作符合标准的五道菜。
但有些菜在后期已经证明,不太适合国宴,像口蘑罐焖鸡这道菜就是如此。
乔智将这道菜进行了改进,用的是罐焖三宝鸭的做法,除了有口蘑等配菜之外,还用一个小袋子装了板粟、小枣、莲子(三宝),采用的也是国宴特制紫砂罐。
因此这道菜也可以称作“口蘑罐焖三宝鸡”。
孙晋连续品尝了三口,表情变得很凝重,吃了一口鸡肉,面色变得更加严肃……
乔智也开始品尝孙晋的蟹粉狮子头,在外界看来,尽管乔智精通许多菜系,但他主精的是淮南菜,因此他对蟹粉狮子头十分熟悉,用勺子将狮子头分开,可以看到里面布满蟹肉、蟹黄,十分诱人。
当狮子头入口之后,乔智必须得感慨孙晋的水平极高,如果自己跟他同样做这道菜,或许基本功不会差,但口感的拿捏,恐怕还得略逊一筹。
数十年的国宴菜老江湖,果然不同寻常。
陈云辉品尝了两道菜,很难做出决断,自言自语道:“蟹粉狮子头吃过很多次,但这一次的蟹粉狮子头,让人既觉得熟悉 ,又觉得有新鲜感。至于口蘑罐焖鸡,味道很浓郁,让人有种口齿生津的感觉。”
不远处的扎耶德拍着桌子,激动地说道:“这蟹粉狮子头绝对是孙国厨的杰作,我终于品尝到熟悉的感觉了,此次华夏之行圆满了。”
高金山依旧沉默,拿出了评分纸,写下了自己的评分。
蟹粉狮子头和口蘑罐焖鸡两道菜不分伯仲,他真的很难抉择。
最终他选择平分秋色!
奚天磊拿到了评委给出的得分,“先做一个总结!第二道菜两人都展现出了超高的水平,尤其是乔智继续沿用了开国第一宴上用过的名菜口蘑罐焖鸡,创新加入了三宝鸭的做法,让人眼前一亮。而孙晋烹饪的蟹粉狮子头,不仅经典而且还稳定,得到了三名外宾的一致认可。最终第二道菜的评分是,乔智9.7分,孙晋9.8分,在总分上两人之差零点一分。”
王世茂听说第二道菜师父终于赢了,偷偷地舒了口气。
如果第二道菜再次落后,分数没咬住,后面三道菜想要追上,难度太大了。
孙世超站在角落里观察着场上的动静,他的内心很复杂。
别人都觉得第二道菜,孙晋赢了,但孙世超却知道在策略上,父亲输了。
孙晋在所有国宴菜当中,最拿手的一道菜便是蟹粉狮子头,他原本想要在这道菜上能拿到绝对优势,不仅弥补第一道菜的差距,而且还能形成反超。
但孙晋只领先了零点一分而已。
就跟田忌赛马一样,尽管乔智输掉了第二道菜,但却兑掉了孙晋最大的筹码。
孙晋复杂地看了一眼乔智,他总觉得乔智第二道菜的表现,有一点不太对劲。
他眼睛一亮,终于明白乔智在做什么了!
乔智在尝试调味,努力将自己的菜在咸淡、口感上与自己靠近。
其实也不是接近自己,而是接近国宴的对象,那些外宾的口感。
一般人想要学习调味,至少得花数月的功夫,像孙晋这种顶级厨师,他的调味是几十年的功夫,王世茂跟他学了十多年,仅仅学了个七八成,没有完全得其精髓。。
至于自己的儿子孙世超,这几年在国外经营中餐,也是希望通过此举,试图找到中餐如何调制口味,才能满足绝大多数外国人的口味。
这是日积月累的经验。
但乔智却打算在比赛中,通过品尝自己的菜品,从而偷学自己对国宴菜口感的领悟,这想法不仅大胆,而且匪夷所思。
但是不得不承认,口蘑罐焖鸡,已有一丝自己的神髓,尤其香料部分加入了少许的胡椒,乔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当然,乔智并不是纯粹的模仿,在吸纳精华时,还融入了自己的特点,比如汤里面有一股淡淡的茶香,这在四品小菜里面也有类似的香气。
这股香气似有似无,贯穿始终,使得几道菜会有一脉相承的系列感,辨识度很强。
尽管第二道菜,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乔智,但孙晋嗅到了危机正在逼近。
奚天磊和孔博厚这种顶尖大师,自然也能发现其中的端倪。
孔博厚压低声音道:“乔智还真是胆大啊,像这种比赛,正常人都会选择自己最稳妥的风格,但乔智却是在研究孙晋的风格,并努力将之纳为己用。”
奚天磊淡淡一笑,“尽管风险很大,但收获也不小。我很期待乔智的表现,如果他能够通过一场比赛,将孙晋多年专研的国宴菜密码破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本领。”
孔博厚摇头,“天方夜谭!”
奚天磊道:“乔智擅长创造奇迹,否则他怎么配得上华夏烹饪界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之称?”
孔博厚苦笑,“这个帽子上你扣给他的吧?”
奚天磊洒然笑道,“这个帽子是他争取得到的,其实你的心里也认可吧?”
孔博厚提醒道:“小心伤仲永!”
奚天磊道:“乔智已经成熟稳定,仲永之伤在他身上不可能出现。孙晋现在开始焦虑,他最富盛名的蟹粉狮子头,并没有追回足够的分数,随着乔智对他的研究越来也透,他的优势会越来越小。”
孔博厚沉默数秒,“我希望孙晋能顶住压力!”
……
孙樱找到了国宾馆的负责人之一贺夏。
“贺总,我建议你要立即干预比赛,按照现在这个趋势,乔智很有可能会赢得比赛的胜利,突然加入的那两个评委,他们站在乔智的那一边,因此他们打分会带有严重的偏颇。”
贺夏平静地望着孙樱,“孙女士,我建议你立即离开这里。你并非国宾馆的员工,我们是看在孙国厨的面子上,让你进来观摩的。观摩而不是挑唆,引起双方的争执。从目前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这场比赛评委的表现公平且公正。”
孙樱沉声道:“我父亲为国宾馆工作多年,如果他输了,折损的是国宾馆的颜面何形象。”
贺夏轻叹一口气,“我承认孙国厨这么多年来,对国宾馆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但国宾馆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失败,名声毁于一旦。你父亲是一个正直的人,在比赛之前就提前辞去了职务,避免有损集体的形象。作为他的女儿,没必要妖言惑众,将水搅混。”
“你……”
孙樱发现自己寻求贺夏帮助,完全错误。
等孙樱离开办公室,贺夏眼中露出深邃之色。
“今天的比赛很精彩、有意义,应该让它更加纯粹一些!”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