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5lhau好看的都市异能 武俠江湖大冒險 txt-330 天尊駕到-1vep9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恩一头,怨一头,天老地死复何求,劝君多惜命,冥冥成败仅风流……”
声声低语自天边而来。
寒江孤雪,江畔一众武林人士,俱是翘首以盼,闻声瞧去,却见那冷冽风雪里,一人迈步而行,由远及近,只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一家客栈。
窗外铁索横江,冷冽寒风呼呼作响,大雪飘摇的天气,可那江上却有人,一个剑客。
这个剑客,迄今为止,剑下已是败敌无数,未逢敌手,这也是传说中最可怕的杀手,夺命剑客,燕十三。
但所有人却像是更在意那个进了楼,上了楼的人。
那个人白发青衣,面带脸谱,今日,那脸谱上绘的是张笑,笑脸,弯眼翘嘴,笑的所有人都面露狂喜,因为笑总会让人联想到好事发生。
“无所不知,我请你喝酒,能否换一门武功?”
一个汉子忽然满是希冀的问道。
青衣人掸了掸身上的雪,不轻不重的笑道:“可以!”
其他人双眼无不瞪大,天底下竟有这等好事,一顿酒都能换来一门武功?
所有人都只是听过这青衣客脾性古怪,所作所为皆随心所欲,但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怪人怪人,果真怪人。
有人开了个头,其他人立马眼热,整个客栈登时吵闹一片,喧嚣的厉害。
“我也换,我也要换……”
“还有我!”
“我请你吃天底下最好的菜肴!”
……
突然。
“嗒嗒嗒……”
青衣人伸着玉葱似的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扣了三下,那声音轻缓且富有节奏,像是落到众人心里,所有人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为之一停。
遂听。
“我一天只换三次,一次随意,一次有意,一次无意,还剩两次,只要你们谁能拿出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或者说让我满意的东西,就能换一门武功,或者,一个消息,亦或是一个秘密!”
他如烟似雾的眸子一转。
“酒呢?”
那个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的汉子,则是连滚带爬的挤开众人,死死抓着青衣人的桌子,口中急声道:“酒,小二,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拿出来,全部都要了,要是敢慢一点,我就拧下你的脑袋!”
等到店小二慌里慌张的抱着两坛子陈年老酒上来,那汉子已是死死的盯着青衣人。“我要掌法,我练的是手上功夫,我要掌法,我要扬名立万……”
说的话已是语无伦次。
“好,我这里有三门掌上绝学,一门,乃是昔年魔教镇教神功,大紫阳手,另一门,是当年星宿海黄教喇嘛的密宗大手印,还有一种,则是天魔手,至于最后一门,是那青龙会大龙首所创的绝神掌,你想要哪一种?”
青衣人话语轻飘,可落下之后,客栈上下俱是死寂一片,落针可闻。
连那汉子都听傻了,而后表情一变,似疯似癫,嘶声吼道:“绝神掌,我要绝神掌!”
满屋的人都似沸腾了,一脸的癫狂之色,一个个瞧着青衣人的眼睛都红了。
青衣人一歪脑袋,轻声道:
“你且附耳过来!”
众人遂见这无所不知的人已是在汉子耳畔低语了几句,那汉子双眼越来越亮,旋即兴冲冲的下了楼,飞快奔入雪中。
喝着酒。
苏青瞟了眼窗外铁索上的那人,眼神一垂。
“无所不知,我要和你换,我用东西和你换!”
又有一人挤了过来。
苏青笑吟吟的道:“什么?说来听听!”
“我用我的家业和你换!”
那人磕磕绊绊的道。
苏青叹了口气,摇摇头。
“世俗之物,在我眼中分文不值!”
他又看了看那雪幕,只见雪花纷乱,其中竟似有字迹浮动,可苏青只瞥了一眼,随后瞧也不瞧,视线飘过。
那个汉子听到苏青的话不由失落,沮丧。
众人则是绞尽脑汁的想着,想着用什么东西来和眼前人做交易。
猝然,所有人忽听。
“瞧见那孩子了吗?”
苏青抬手一直窗外,只见河畔边上,一个娃娃手里正攥着一串糖葫芦,像是刚买来的,小脸冻得发红但却满是开心欢喜的模样。
众人也是瞧去,不明所以。
“我想吃他手里的糖葫芦,你们谁要是让他心甘情愿,满是欢喜的送给我,我就和谁换一样东西,记住,我要他心甘情愿的送给我,不准威胁,更不准强迫,更不准伤他!”
他话语一落。
客栈之中,立见诸多身影翻窗掠了出去。
那孩子带着个虎头帽,何时见过这等架势,眼见身旁突然围着一群人,一个个全都红着眼盯着他的糖葫芦,嘴巴一瘪,立马哇的哭了出来。
苏青却像是瞧见了什么好笑的事,笑的前仰后合。
“先生以为这场决斗谁会赢?”
蓦的,一个轻柔动听的声音响起,遂见那楼梯的入口处,有一个女人携香风而来,带着面纱,身段婀娜,迈着莲步走了上来。
苏青像是笑够了,缓缓止了笑声,随后看了看铁索上的决斗。
燕十三与无常剑客周通的决斗。
“自然是燕十三!”
苏青淡淡道。
“哦?先生既知胜负,为何还要来?”
那女子身穿白衣,背后裹着雪白披风,白的纤尘不染,像是那未落地的雪,白的令人动容。
苏青笑道:“我来此,只是想看看燕十三有没有想换的东西,所以,今日就只剩下最后一次交换的机会了,尊驾若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怕是要好好把握时机。”
女人点头道:“这是自然!”
而街面上,那些原本围着孩子的武林中人,一个个面色大变,全都散开了,退的老远,惊惧非常的看着逗弄孩子的另一拨人;这些人俱是白衣白袍,脸遮鬼面,身系铃铛,沿途所过,江湖中人无不退避三舍,只似那勾魂夜叉,索命恶鬼一般。
“天地幽冥,唯我独尊!”
赫然是天尊驾到。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嘻嘻一笑,对着孩子眨眨眼,嘴里像是杂耍卖艺般吆喝道:“瞧瞧瞧,嘿!”
伸手只在脸上一抹,脸上立马多了个猴脸面具,那被吓哭的孩子双眼一眨,忽又不哭了,满是好奇,老人伸手再一抹。
“哈!”
猴脸又变成个虎脸。
孩子已是笑了。
半盏茶后,小孩已是蹦跳着上了楼,小跑到苏青桌前,把糖葫芦递了过来。
“江湖皆传先生无所不知,那不知先生知道我是谁么?”眼见苏青接过了糖葫芦,这个神秘女人忽开口问道。
苏青叹口气。
“人皆知道,七星堂是江湖四大世家之一,势力犹在神剑山庄之上,可谁又知道,慕容姑娘竟然是天尊之主!”
白衣女人眸光闪烁,继而一凝。
“敢问先生,可知道如何能杀死谢晓峰么?”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