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rpetb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退返方化生-4ricu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年轻男子一口鲜血吐出之后,身躯和肢体之上也是生出了一丝丝的裂纹,看去就像是要碎裂开来一般。
经由自身神性力量的回应,他立时知晓,自己应该是受到了某种诅咒。
他也是反应过来,可能是自己遗落在外面的鲜血被人利用了。
其实以往也不是没人如此做过,但结果是并没有能对伊帕尔神族生出什么作用,这是因为伊帕尔神族本身立于力量层次的上游,低层次的力量自是无法威胁到他们。
而另一方面,当伊帕尔神族还是作为一个强大的整体的时候,敢于这么做的人基本都是被消灭了,他们自然也不必顾及。
可是现在情形不同,设咒之人明显在力量层次上不弱于他,甚至是高过他的,而现在也并没有一个强大的伊帕尔神尊可作为依靠。
可他也不是不能自救。
他一低头,双目之中有金光一闪,却是在地面之上刻下了一个神性符号,然后持起伊尔金矛,倒转矛头,对自己胸膛就是一刺!
一道金色若气焰般的光芒在他身躯表面闪动了一下,原本那些破裂的地方又是重新合拢,连地上的血液和残破的组织都是被他重新收拢回了身躯之中。
这是一种神性回溯,也是上层伊尔才具备的能力,他能够使得身躯重新回到自身所认可的过去的某一阶段,而在此后所受的任何身躯上伤势,还有精神上的痛楚都可以由此抹去,不过同时消去的还包括这一时段的记忆。
而依靠着伊尔金矛,他这么做几乎也不会有任何力量上的损失,就在恢复的一刹那,他只只是感觉恍惚了一下,随后将金矛缓缓拔了出来,重新站了起来。
他又看了眼自己留在地面上的神性符号,通过符号所传递的信息,这才了解到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这时面色凝肃,感觉自己必须设法将流散在外的血液取拿回来,只是此刻因为离开了内神穹,他没法直接做到,那就需要设立伊帕尔族的虚空仪式,以献祭某物的方式将此取回。
正在他如此想时,忽觉感觉不对,把手抬起一看,却见手臂之上又再度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纹,且是在逐渐扩大之中。
不止是这里,他的身躯各处也是再度破裂,鲜血从裂开的缝隙之中溢了出来,一直流淌到地面上,根本无法止住。
他神色一变,不得不在留下神符之后,再一次将伊尔金矛插入胸膛之中,强行使得身躯回溯到之前状态之中。
下来他不敢再耽搁,立刻以金矛在地面之上刻画起伊帕尔神族的神性文字,开始布置起了虚空仪式。
可仅仅在是十几个呼吸之后,身躯崩溃的感觉就再度传来,这一次来的更为汹涌猛烈,待他发现的时候,因为太过用力,握持金矛的手指有几枚断裂开来,掉落在了地上。
他立时意识到,若是这么下去,自己根本完成不了这个仪式,必须设法抵挡住一段时间的侵害。
他不由望向了那两个伊尔巨像。
这东西原本作为伊帕尔神尊的甲胄,能够固合和抵挡外来的诸多伤害,不定能为他争取到一定的时间。
只是被封禁在里间的邪神必须先抽离了出来,不然会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
他一抚手腕之上金环,顶上的泛着金光的球体一转,一道光芒照落在其中一尊巨像之上,片刻之后,就有一缕灰白色泽令人烦闷作呕的光芒被自里扯了出来,并被吸纳了进去。
只是他此刻再是望去,那一只金光球体却已是变化成了由一根根滑腻肢体包裹在一起的古怪肉团。
年轻男子知道若是放任不管,这邪神等下说不定就会跑了出来,可他现在无暇去理会这些了。
只是这么短短片刻,他身上的情形就已是变得更为恶劣了,手指几乎全数掉落,连下颌也是脱落了一半。
他跌跌撞撞走向了那巨像,每走一步,身躯就多破裂一处,仅仅几步路后,浑身上下几是成了到处破漏的水袋。
他在提先留下神符后,再一次祭动金矛恢复身躯,随后就往巨像之中一撞,整个人一瞬间就没入了其中。
大厅之中一下安静了下来。
不过才是几个呼吸之后,整个巨像开始震动起来,最后巨像之上光芒一闪,他又自里跌撞了出来,栽倒在了地上,一只手和半只脚也都是随之摔了出去。
这一次他甚至来不及留下神性符印,伸出剩下的那只满布裂纹的手,拿过金矛,对着自己再是狠狠一扎,一道金光在大厅之内闪过,他随之恢复了过来。
他扭转头,虽然方才的记忆不在,可是从之前留下的两个神性符印还有那空荡荡的伊尔巨像中,他可以推断,方才的尝试应该是失败了,而且没有能及时留下符印更是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且他不难感觉出来,自己恢复之后维持完好的时间变得越来越是短暂了。
不过在不断经受折磨之中,他自身求生的欲望,也是使得他的神性力量窥见到了解决此等事的方法。
于他而言,这里有三个方法。一个是提高自己神性力量的层次,这样定可以挣脱眼下窘境,但这是不可能的,伊帕尔神族力量的增长需要长久时间的积累,且越到上面越是难以提升。
第二个办法就是拿另一个相等同的生命来为他进行替偿。
他猛然扭头望向那三个神果,假设用鲜血浇灌,倒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催生一个新的伊帕尔神族……
可他又立刻放弃了这想法,对方既然是利用他的血液,那这一次不成,那还可以下一次,而他流散在外面的血液其实不少,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掌握了多少,这个方法也不适用。
那么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回到神穹之内,便能逃过这一劫。
但他也心知肚明,这是对手为他准备好的道路,也可以说这诅咒就是在迫使他回去。
可是他现在没有选择,眼下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对抗下去必无幸理,而回去未必不能找到生路。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一个念头忽然从他心底浮现上来,他却断然否决,冷然道:“不,你别想出来。”
他当即一抚金环,推动整个飞舟往内神穹归返。
果然,随着他往回走,身躯的情况变得大为好转,那股侵害他的力量也是如退潮般消退下去,身上方才冒出来的裂纹不再扩大,而是缓缓收敛。
不过他感觉到,一旦自己念头改变,这力量又会冒了出来,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既然要返回地陆,他自觉也不能不做任何准备,他拿起金矛对着剩下的一具伊尔巨像一点,这巨像双目一亮,泛出赤红色光芒,显已是活了过来。
这时他看向那转动的星轨,其此刻似在急速倒退之中,而在达到了某一个位置后,骤然一顿,与此同时,整个大厅重重一震,像是从虚幻重回到了现实之中,周围一切都变得凝实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再一次回到了神穹之内。
此时他也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抚手上金环,前方金属巨大缓缓分开,顿有明亮光芒自外照入进来,他也是手持金矛,一步步往外走去。
踏着金属台阶,迈着沉重的脚步,他来到了天光之下,抬头一看,见一个浑身笼罩在玉雾星光之中年轻道人正凌空而立,身上道袍飘荡不已,此刻目光俯落下来,看去在那里等着他回来。
年轻男子握紧金矛,用天夏语缓缓言道:“天夏神明……”
张御淡然言道:“天夏没有神明。”
年轻男子沉默片刻,道:“我为我所表现出的敌意表示致歉。不知有什么办法可惜平息天夏的怒火?”
张御不难察觉到他心中的想法,低头认罚,忍耐蛰伏,待势盛之时再是来过,这位不同于以往那等野蛮愚昧的异神,是懂得退让妥协,等待时机的。
他道:“尊驾指使手下意图污染天夏子民,此罪不可免,我当需拿你回去,由天夏玄廷判罚罪责。”
年轻男子顿时有些不情愿,因为自己要是被抓了回去,对方要是反悔,那么他半点反抗之力也没有。
他将金矛一举,听得隆隆声响,身后的伊尔巨像走了出来。
他谨慎道:“我承认我的过错,我愿意以代价赎罪,这一尊伊尔巨像,是我伊帕尔的智慧结晶,在斗战之中,可以发挥出不亚于我的实力,我可以将它和它的制作方法奉献给天夏,只求将我宽放。”
他虽是说着这等低姿态的话语,可同时也是宣扬了自己的实力,展示自己此刻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的。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