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kznx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庶長子 天下白兔-第 793 章 拔刺相伴-cuouw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贾珂的大燕朝实力大增,而贾珂对于周边那些属国的控制也越来越严厉。
每一个属国国王去世,新王登基都必须先来京城向贾珂朝拜,得了贾珂的圣旨,才能够回到自己的国家担任国王。
而贾珂好像已经忘记了那前几年的猜忌之心。
经过这几年,范康的小心谨慎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范康也有些大意了,他以为自己只不过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于是范康也渐渐的不再像原先那样小心谨慎了,再加上这几年发展海贸,几乎所有的官场大员们都参了一脚,只有范康小心翼翼没有掺合。
范康倒是没觉得什么,但是他的夫人却十分的不满意,几次的对着范康大声的咆哮,就是想让他出面和那些商人们搭个线,也让她们范家得些横财。
范康也是有些怕老婆,当年他在外游学为自己的事业奔波,家中全靠这位夫人上给他伺候公婆,下给他照顾儿女,因此上范康对这位夫人是十分的敬重。
既然夫人开了口,范康也只能无奈的答应,再加上他认为事情已经平息一世,就利用职权召见了几个商人,这些商人们也都是会来事的,见道原先两袖清风的范大人也开始关注海贸了,自然就明白范大人的意思。
于是没几天,范夫人便接到了几个商人的拜帖,之后他们在房中菇菇叨叨商量了一下午,三天之后范夫人就东拼西凑了一万两银子,送到了这几个商人手中。
等到三个月后,这些商人们从海上回来货物卖了,最后一结算,范夫人得到了近五万两银子的收益。
范夫人见到这种情况眼睛都红了,怪不得那些参与了下西洋的官员们一个个富得流油,这要是来几次,家里的银子还不海了着去。
随着范家得海贸生意越来越顺利,范康的生活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而随着这些生活的安逸,范康的警惕心也越来越差,对于那些底下官员们送的礼物也不再推辞了,而那些官员们要求他办些小事,他也是照准不误。
慢慢的竟然在范康的身旁又形成了一股利益的链条。
范康在这里活得滋润,却不知道在暗中有一双眼睛在不停着盯着他。
原来贾珂这些年来一直放着范康,就是想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好将范康消灭。
其实贾珂也不想大杀功臣的,只是由于他的摄魂珠控制的人数有限,而贾珂现在所控制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武将,在文臣中也只是有贾雨村一人,这样已经再也没有空位给别人了。
贾珂为了自己子孙后代着想,也不得不采取这种办法了。
因此范康刚刚高兴了一年多,突然有一天,在大朝上就有一个御史当庭来弹劾他。
而弹劾他的罪状有三条,第1条,收受贿赂。第2条,结党营私。第3条,包揽诉讼。
贾珂在大殿上听着底下这个御史慷慨激昂的陈词,眼中的笑意就越来越浓。
而站在大殿下边的范康,听完这些御史们的弹劾,马上就清醒了,这些年来自己干的那些事情,虽然说所有的大臣都在做,但这要看皇上追不追究,皇上不追究,你自然无事,皇上追究你就是杀头灭门的大事。
范康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些年贾珂给自己时的是欲擒故纵之计,现在他心里一阵的苦笑,这位皇上的帝王之术,已经越来越深厚了,自己竟然没有看出皇上的用意。
既然如此,那只能当庭认罪,希望皇上看在自己这么多年来,鞍前马后,出谋划策的份上,能够宽宏大量从轻发落。
于是范康出班来,跪倒在地崩崩崩地磕头,“罪臣范康,有负皇上信任,请皇上责罚。”
贾珂看着跪在地下的范康,眼中一片冰冷,虽然说范康对自己,功劳不小,但是自己许多的计谋都是范康参与,如果一旦这些事情抖露了出去,自己的清誉有损。
于是贾珂也不管,范康在那里磕头求情,直接一拍御案大声咆哮:“你还有脸跪在这里,朕对你可以说信任有加,你就是这样报答朕地?”
范康跪在下面一听立刻就面如土色,他知道自己这一回是没有幸理了。
想到这里范康只觉得浑身发软,马上就趴伏在地上,浑身颤抖得再也站不起来了。
贾珂看着范康已经是体若筛糠,瘫软在地,眼中也有些不忍,但是想着自己身前身后名,也只能是挥泪斩马谡了。
“来人,将范康打入天牢,等候发落,派人将范康的府邸给朕抄了,所有的家眷暂时囚禁在府中。”
贾珂一身吩咐立刻,有几个殿前武士,上来抹肩头拢二臂将,范康捆住,然后打掉他的乌纱帽,脱了他的蟒袍,将范康拉了出去。
贾珂见到范康被拉了出去,这才免脸色阴沉的对底下的这些大臣们说:“范康跟着朕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也算是有功劳,但是大业已成时,却犯下了这样的错误,朕心甚痛,希望诸位臣公,以此为戒。”
贾珂说到这里仰天长叹了一声,不知道是叹息范康,还是叹息自己的改变,最后一甩袍袖离开了乾清门,大殿回后宫去了。
范康的事情,很快就在京城官场之中传开了,这些当官的人哪一个不是眉毛都是空的。
这些人稍稍一分析,就已经明白了贾珂的意思,这范康跟着皇上这么多年,其中皇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恐怕都是这范康出谋划策,现在皇上已经不需要范康这个人了,就害怕他把原先的事情抖露出去,所以才拿范康开刀。
既然有了范康,那么其他几个军机大臣难道就都身后干净吗?
军机大臣孙彦,在家中思考了几天之后,觉得自己也该急流勇退了,自己这帮老人要是再不退下去,皇上恐怕就有意见了,于是在几天之后的一次大朝,向皇上贾珂递交了辞呈。
贾珂对于孙彦的辞职,已经心知肚明了,因为这些权倾朝野的大臣,哪一家里没有贾珂安排的暗探。
孙彦昨天白天写完奏折,晚上的时候奏折上的内容就已经送到了贾珂的案头。
贾珂装模作样的在大殿上挽留了孙彦很长一段时间,这孙彦对于贾珂的挽留是坚辞不受。
贾珂看着孙彦态度坚决,只能装模作样地抹了把眼泪,然后下了御阶把他扶起。接下来就同意了,他请辞的要求。
等一下军机处短了两个军机大臣自然又需要有人补上来,对于军机处领班大臣,贾珂自然是让最早跟随自己的张朝新担任。
张朝新虽然说没有被自己的摄魂珠控制,但是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最主要的是他在朝中并没有多大的势力,而且也没参与到自己的什么阴谋诡计中。
如果张朝新当了军机处领班大臣,那么很大程度上要看贾珂这个皇上的脸色行事。
另外一个缺,贾珂想了想。还是让吏部尚书赵书担任,因为作为当年义忠亲王留下来的那一批人,是以孙彦和赵书两个人为首的,现在孙彦是下了台,为了安抚这些人,自然要让赵书顶上来。
在处理完孙彦的事情之后,贾珂就下令刑部侍郎蒋延,接任刑部尚书的位置。礼部侍郎宋隆,接任礼部尚书的位置。
新上任的刑部尚书蒋延上任的一个任务,就是审理前礼部尚书军机大臣范康的案子。
对于这么大的事情,蒋延自然是不敢随便结案,他几次进宫面见当今皇帝贾珂,请皇上面授机宜。
最后贾珂虽然说是在这件事上含含糊糊的,但是调子却给他定下来了,那就是贪赃枉法,以权谋私。
蒋延得了贾珂的授意之后,很快就在刑部大堂上开始审理这件案件。
对于此事也是十分简单,范康这些年来确实是收了不少贿赂,也帮着人办过一些事情,如果是范康还得贾珂的宠幸,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贾珂现在翻脸了,这就都是他的罪过。
既然是证据确凿,蒋延很快就结了案,给范康判了个斩立决,然后把案卷以及证词全部送到了贾珂的面前。
蒋延那个意思是给范康判的重一些,等到案卷送到贾珂面前,由贾珂亲自批复的时候,贾珂必定会看在多年的情分上,给范康从轻发落,弄不好就会秋后问斩,再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淡了,就又降一等,判成流放了。
结果贾珂接过案卷之后,并没有给范康从轻发落,直接就在那奏折上批了个准字,这一下范康会在七日之后问斩。
蒋延接到贾珂的批复之后,也是下了一身冷汗,同时对贾珂也更加畏惧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呀。
这前几天皇上还对你宠信有加,结果没几天就翻了脸,就要要你的脑袋,这找谁说理去?
“李德善,准备一下,一会儿咱们去刑部大牢一趟,好歹要去送范先生最后一程。”
李德善听完贾珂的吩咐,连一句话都不敢说,悄悄的就退了出去,给贾珂安排事情去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