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8u3g2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 二子從周-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延州鑒賞-pjlgr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延州
种诂再次将指挥棒拍到延州:“数千骑军,夤夜奔袭,从米脂到延安府,不过三日的路程。”
“那里如今只有沈括四千州军镇守,战力不堪一击,只要烧掉我军在延安的辎重,东路和中路大军则不战而废,哪怕数千骑尽数拼死,也足抵他失军九万之罪!”
章楶点头:“正当时如此,因此梁乙埋才咬牙坚持,就是为了等待梁永能功成,从宥州反击!”
高遵裕也被吓着了:“刘昌祚,立即点齐本部兵马,奔赴延安府!无论如何,延安府辎重必须保住!”
“末将遵令!”刘昌祚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抓起皮盔飞奔出帐。
苏油心里噗通乱跳,这尼玛,明明形势一片大好,怎么突然就变成危机爆发了呢?
章楶见苏油脸色惨白,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明润毋忧,事情也不一定就会发生,既然我们发现了漏洞,堵上便是。”
“就算被梁永能破袭,沈存中至少还有一个大城守御,以他理工之能,守城的本事还是可以放心的。”
苏油忧心忡忡:“即便是被梁永能洗劫外围,那损失也难以承受,现在延安府的物资,不是一个城里能堆放得下的了……”
“给沈括去电报,让他立即组织防守,告诉他刘昌祚将飞驰赴援!”
……
延安府北仓大营,沈括正在计点库存。
今天要运送十万人的军粮去清涧城,再从那里转运到交给绥德军,让他们转运到银州。
听闻种五郎大败梁永能,延安府也是一片喜庆,这里是种家的大本营,负责此次运输的钤辖李达喜滋滋地过来:“经略相公,郭家村的乡亲们送来了三百斤的腊猪腿,要我们一起送到夏州给子弟们犒赏!”
沈括哭笑不得:“你来背?辎重配比都是经过周密计算的,如果你背,那我没意见。”
“嗐!”李达说道:“十万人半月的口粮,怎么都腾得出点地方吧?何至于三百斤都放不下?”
说完又给沈括做工作:“这不是郭家村里正家二蛋做了种太尉的亲兵吗,他爹一高兴,就搞了几十根猪腿要劳军。对了经略,以往十万人半月的口粮,明显比现在多啊,现在怎么才三百车?”
“真没地儿了,要不一会儿丢车顶上吧。”沈括做了让步:“呵呵呵,以前的兵粮就是黍米和盐菜,有时候连盐菜都没有,现在都是油水丰足的咸肉,罐头,香肠,面粉。”
“一个罐头拌一斤米饭,或者几个馒头,加上些菜蔬,茶,果干,糖果。国公说了,这叫膳食均衡。远比过去三斤米饭都管用!”
“还有这车,四轮厢车一次能拉上千斤,轻便程度只当过去的轻车,就是这路啊……说起来就头痛!”
两人刚聊到这里,前方本来一骑骏马,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大喊:“经略,夏人!近万夏人来攻!”
沈括大惊:“夏人?!他们是如何过来的?”
来者正是延州另一位钤辖焦思耀:“哎哟经略你就先别管他们怎么过来的了!总是前方除了纰漏,不过我看这帮夏人也不是什么正军,衣甲尽皆不整,军器似乎也不齐全。”
沈括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他们的坐骑呢?”
焦思耀回想了一下:“坐骑?似乎都是好马,尤其是中间有一匹白马,那肩高一准过了五尺!”
“距离延州还有多远?”
“距离金明寨尚有五十里!”
李达说道:“贼人势大,要不收束部众,入城守御?”
“来不及了,诸多物资尚且对方于城外,不能落入敌手。”沈括摇头:“如果我所料不差,这是梁永能强渡无定河的残部!”
这时城内电报班的一名小兵也抱着电报夹子跑了出来:“经略学士,宁夏城急电!”
沈括将电报取过来,神色惊疑地看了,将之交给两位钤辖,然后来回踱了几步,突然站定:“李达,你带三百厢车鼓噪而进,沿途散布消息,就说是携带十万人的口粮,要去保安军交割。人数嘛……给你一千五!”
李达才看完电报,急道:“我手底下都是孱弱的乡军,要对付的却是梁永能!”
沈括神色却淡定了下来:“无妨,现在的梁永能,不过是惊弓之鸟,他可是吃过种太尉的大亏的!嗯我想想……你就宣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军就在后面。”
“时间紧急,就带这装好的三百大车去!记得打八郎的旗号!”
李达不禁失色:“这么多辎重,那不是羊入虎口?白白便宜了敌人?”
沈括说道:“如今已然别无他法,只得诈他一诈,待你见到夏人,便在金明寨下大路上列车阵,拦住其去路。”
说完又安排焦思耀:“你带延州剩下的两千五百州军,赶紧去金明寨埋伏,待夏人前锋过得一半,便大张旗鼓,从寨上冲下来!做出与李达邀击夏人之状!”
“可是……”焦思耀都傻了:“大张旗鼓,那也得有旗有鼓才行啊!”
李达说道:“还要有军器!”
“啊——”沈括躁郁地将幞头摘下来抛在地上,痛苦地抓着头发:“机宜司到底在搞什么鬼!这么大一支人马,睁眼瞎吗?!等等等等……”
沈括爬到一架厢车旁边,将车门打开,将上边的包裹丢下来:“让厢军们全部换装!红袍,皮带,皮靴,皮盔!”
李达傻了:“这……这是五郎的军需,谁敢乱动,要被五郎砍头的!”
“现在命都快保不住了,还顾忌被砍头?!我们就是要伪装成正军!”沈括骂道:“还有!将战衣一个袖子打个结,然后那木杆穿进去,不就是红旗?!老焦,旗帜也算是给你备齐了!”
站在厢车上,沈括看到城外连绵的秋草,突然一个主意冒了出来,从厢车上跳下来:“立即派人,收集全城的瓶瓶罐罐!我去配置猛火油,快快快!”
延州石油多的是,第一代猛火油就是原始的石油,延州一带,“皆掘地做大池,纵横丈余,以蓄猛火油”,用来防御外族侵略者的骚扰。
后来苏油点开了石油化工科技树,石油产品才开始细化。
所有产品里边,最受欢迎的就是石蜡和煤油,风靡大宋;然后就是润滑油和凡士林,分别用于机械和医药,化妆品;剩下的沥青用于铺路,防潮,防水;柴油用于防虫,杀虫。
最没有用的就是汽油,易挥发,易燃,极度不安全。有时候被工人们用作洗涤剂,浸泡防锈液,都常常引发事故。
它的最大功用,就是拉到敌人的草场上纵火。
沈括是一个万金油科学家,来到延州之后,就主动研究起了汽油的“钝化”方法,目标就是让汽油变得像煤油那样相对稳定。
这玩意儿本来就是沈括的发明,因此只用了半天时间,他就带领着工人轻车熟路地搞了上千个瓷罐燃烧瓶出来。
另一边,由李达和焦思耀易装成的两支盗版鄜延军,也新鲜热辣地出炉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