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dufz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六十三章 被揭穿的謊言推薦-9glsc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陆隐抿嘴,越清冷的人一旦控制不住情绪,爆发的比常人更猛烈。
小倩呆呆望着突然出现的龙夕,一时竟懵了,“公,公主?”。
龙夕沉着脸盯着小倩,“谁派你来的?”。
小倩慌张,手中云通石掉落,发出撞击声,本能吓一跳,后退几步。
“谁派你来的”,龙夕厉喝。
小倩颤抖,害怕的望着龙夕,她与龙夕一样平时高冷,但此刻却如同被撕破了伪装,恐惧如潮水般蔓延,“公,公主,我,我不知道您说什么?”。
龙夕失望的看着小倩,“你刚刚的对话我都听到了,都说出来,我未必会让你死”。
死这个字吓到小倩了,她这么多年都在白龙族,从未经历过生死,一时间更加恐惧,“公主,我没有,我没有伤害过您,没有伤害过白龙族”。
“说”,龙夕厉喝,声音震动了房屋。
小倩双腿一软,瘫在地上,汗珠自头顶滑落,瞳孔都呆滞了,“是,是寒仙宗”。
龙夕呼出口气,看着瘫在地上的小倩,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陆隐走来,“寒仙宗让你在白龙族做什么?”。
小倩看到陆隐,惊骇,“龙七?不,陆小玄?”。
陆隐在放出龙夕的时候就恢复本来样貌,他嘴角扬起,弯下腰,盯着小倩,“既然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我不会对你手软,回答我的问题,或许我会让你活命,否则,呵呵”。
小倩连忙抱住龙夕的腿哀求,“公主,求求您饶了我,我什么都没做,虽然寒仙宗派我来龙山,但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没有伤害过您,没有伤害过白龙族”。
“那你刚刚在干什么?血池的事白龙族竭力掩盖,却被你传回寒仙宗”,陆隐淡笑。
小倩脸色煞白,无从狡辩。
“对了,我想起来一些事,当初我化名龙七与龙夕去下凡界参拜祖莽,按理说行程不太可能被人轻易掌握,但寒仙宗就是找到了,知道我们的出发时间,精准计算我们到达的方位,无界安排刺杀,这是不是你说的?”,陆隐忽然问道。
小倩急忙否认,“不是,不是我说的,我什么都没说”。
“还有我到达龙山后住进潜龙湖,却遭遇其他白龙族支脉弟子挑战,是不是你告诉他们的?”,陆隐又问道。
小倩急了,“不是,这个真不是我告诉他们的,以那些支脉弟子的实力也不可能对你造成影响,这次真不是我说的”。
“那之前参拜祖莽的行程是你说的了?”,陆隐冷笑。
小倩颤栗,脸色惨白。
龙夕看向小倩,“你做了多少背叛我的事?”。
小倩惊恐,什么话都不敢说。
“不说就是做了很多了?那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陆隐缓缓道。
小倩连忙道,“没,我没做多少,只是,只是当初白少祖要追求公主,我将公主行程告诉了他们,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陆隐大喝,这个女人不禁吓,也害怕死亡,恐吓一下就行。
小倩被陆隐吓住了,脱口而出,“还有那些支脉子弟的行程,我,我都告诉了他们”。
陆隐了然,“怪不得白龙族支脉子弟,凡是想去娶龙夕的都被杀了,我当时还奇怪寒仙宗哪那么大能力遍寻中平界,他们不可能封住每一个地方,原来是你给了位置”。
小倩低着头,心不断下沉,死亡的恐惧笼罩,让她什么都不敢隐瞒。
龙夕闭起双眼,其实当初她也奇怪寒仙宗怎么能全找到那些支脉子弟,那些人加起来少说上百,从各个方向而来,寒仙宗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封住所有方向,但他们就是做到了,原来根源在这。
是自己害了他们。
“公主,我没伤害过您,求您饶了我一命,饶了我”,小倩哀求。
龙夕目光悲痛,眼底深处带着强烈的杀机。
陆隐毫不怀疑她会直接杀了小倩,他抬手按在龙夕肩膀上,龙夕看向陆隐,不解。
陆隐越过她,蹲下神,平视小倩,“我问你,你那个父亲,是谁?”。
小倩身体一颤,瞳孔不断闪烁,这个问题比龙夕之前问的更令她恐惧,令她不敢回答,她甚至不敢与陆隐对视。
本来陆隐只是好奇问一下,毕竟听云通石对面那人的话,小倩的父亲与霓皇大长老一样去了第五大陆参加远征军,或许他能认识。
但小倩的表现太不正常了,尤其面对他,有种奇怪的恐惧,或者说,本能的恐惧,比面对龙夕还要恐惧。
尽管他在化名龙七时大闹过龙山,让白龙族颜面尽失,但不至于让小倩如此恐惧,他之前的话有威胁的成分,但看小倩的表现好像不仅仅是威胁那么简单。
“我在问你,你父亲是谁?”,陆隐又问了一遍。
小倩颤声回道,“青,青杏长老”。
陆隐一愣,“青杏长老?”。
就连龙夕都好奇了,“你是寒仙宗青杏长老的女儿?”。
小倩点头应是。
“你好像特别害怕承认”,陆隐道。
小倩恐慌,“父亲多次代替白少洪逼迫公主,对白龙族支脉子弟的暗杀,很多都出自父亲的手,而且父亲也曾联系无界刺杀”,说到这里,她看了看陆隐,“刺杀龙七,所以我不敢说”。
陆隐起身,看着瘫软在地的小倩,没想到她居然是青杏长老的女儿,尤其没想到青杏长老那么苍老的一个人居然也有女儿,真是意外。
龙夕也没想到,“怪不得你出卖我白龙族那么痛快,原来是告诉了你父亲,说实话,这已经不算是出卖,而是窃取情报”。
小倩不断哀求龙夕放过她。
龙夕本想出手,陆隐忽然道,“等等”。
小倩希冀的望向陆隐。
龙夕不解,“你要救她?”。
陆隐道,“留下她比杀了更有用,可以利用她反过来窃取寒仙宗情报,甚至利用寒仙宗”。
“那她曾做过的事就算了?”,龙夕语气冷了下来,“那些白龙族支脉子弟都因为她而死,那些人的仇,谁来报?”。
“公主,我可以帮你们误导寒仙宗,可以帮你们窃取寒仙宗的情报,只求公主不要杀我,求求您了,公主”,小倩哀求。
陆隐道,“我不会阻止你杀她,但想想你们白龙族的形势,利用她比杀了她更有价值”。
龙夕低头看向小倩,目光充满了愤怒,杀机与失望,“我本以为你跟我一样,可惜,是我看错了”,说完,落寞的回身走向庭院外。
小倩松口气,眼中带着苦涩,这么多年,她对龙夕何尝没有感情,奈何立场不同。
陆隐声音响起,“活着未必比死了好,我能让你活着,就有把握控制你”,说着,他抬手,死神印法刻入小倩体内,小倩连启蒙境都不到,死神印法对她的控制其实不大,有些人宁愿死也不愿星源气旋被破,丧失修为远比死亡更痛苦。
但对于小倩来说,死亡才是最可怕的。
“只要我念头一动你就得死,不信你可以请寒仙宗的人帮忙解除,当然,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尝试,不成功,便死无全尸”,陆隐冷声道。
小倩身体一颤,“不敢,我绝对不敢尝试解除,谢谢龙,谢谢姑爷”。
陆隐挑眉,姑爷这两个字很久没听到了。
“除了种在你体内的杀伐手段,还有一个人让你见见,你能活着也有部分原因是他”,说着,陆隐取出至尊山,放出了–青杏长老。
青杏长老出来后迷茫看着陆隐,不知道要做什么。
陆隐淡淡道,“别说我不近人情,你女儿,我替你保下了,不过她能不能赎罪还要看她自己的造化”。
青杏长老依旧茫然,“女儿?”。
一旁,瘫在地上的小倩呆呆望着青杏长老,他,他怎么在这?
一种无法形容的见鬼的感觉在小倩脑海中滋生,她做梦都想不到青杏长老会被陆隐随身带着,有随身带着人的吗?
陆隐指着小倩,“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
青杏长老看了看小倩,皱眉,“眼熟”,忽然,他想起来了,“你不是龙夕公主的侍女吗?”。
此话一出,陆隐脸色一变,陡然盯向小倩,抬手抓去,直接抓住小倩发丝,将她拖拽起来,小倩脸色惨白,目光绝望的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挣不脱。
庭院外,龙夕进来,不解陆隐怎么突然对小倩出手。
“你敢耍我”,陆隐语气冰冷,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耍了,被一个随时可以掌控生死的小人物耍了。
龙夕盯着小倩,“临死都要撒谎,要么你之前的话都是假的,要么,你父亲的身份不能说,说,你父亲到底是谁”,她都好奇了。
陆隐手更用力,死死抓住小倩发丝,“我现在必须知道你父亲是谁,说”。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