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18eal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愛下-64 不甘的離去分享-ma2zq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虽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知道这只怪物来自裂解者衍生出来的产物,但这并不妨碍祝沁源双财宝加持下的单方面殴打。
陆凝只是瞄了两眼心里可怜了一下怪物就重新把目光放回了罗贝身上,他和腹腔内怪物的搏斗还在继续,只是越是战斗,他的身体就越来越接近那只怪物。这个状态陆凝已经知道救不回来了,而这种古怪的侵染能力也让她稍微理解为什么国王会将这里封闭成这个样子。
“没想到我们找到的第一个同伴……”柳云清叹息道。
“不,我已经见过你的一个同伴了,不是活着的。”陆凝说完,将时间手枪对准了慢慢化为一体的罗贝和怪物,扣下了抽取能量的按钮。
两个都不算是正常活着的生物了,在手枪肆无忌惮地掠夺中,怪物液态的躯体慢慢出现了沉积的铁锈色,反而是罗贝的身体正在缓缓恢复正常。他趁着怪物因为逐渐失能而缓慢的动作中,终于将灼光剑穿透了对方的眼球,焦糊的血味四散开来,罗贝的嘴角奇异地勾起了一抹笑容。
“罗贝,还能记得我们吗?”陆凝一面继续,一面问他。
“陆凝,让,柳云清……我快死了吧。结果我还是一事无成地倒在了这种地方。”罗贝握紧了剑柄,“柴盈和伊势没能离开那辆列车,而我也没能离开时间的迷宫……我们以为自己离开队伍能做得更好,其实只是太高估自己的本事了。”
“当你们的共生结束的时候,你就会死。”陆凝平静地说。
“这种语气倒是让我不那么难过了。”罗贝扯了扯嘴角,“把我的剑带走吧,我在这里的收获全部用来强化集散地的这把武器了,它可能比我还强……和我一个队伍的三个人,殷天佑、风鹄和陶飞燕,这三个人自称侠客,但你们还是要小心他们所谓的侠义……不过是巧取豪夺的借口而已。”
“你认为他们会过来?”连笔生问。
“任务所指,人……都有贪心啊……”罗贝慢慢闭上眼睛,手里的灼光剑最后放出了光芒,将刺中的怪物烧成了灰烬,紧接着,绚烂的灼光也蔓延到了他自己的身上,即便是死亡,罗贝也不希望自己的尸体再被怪物侵占了。
陆凝叹息一声,从地上残留的灰烬中拾起了剑和剑鞘。而此时祝沁源已经用十字剑将那只裂成两片的怪物钉在了墙上,浓烈的圣光反复冲刷着怪物的身躯,蒸干液态的血肉,绞碎那些试图再生的肢体。但那只怪物依然不断扭动着肢体想要给祝沁源造成伤害,可每个攻击都被光翼轻松挡开,在这样僵持了将近一刻钟之后,祝沁源就单纯凭借力量压制将怪物活活蒸发掉了。
“真厉害……”饶是陆凝也不得不感叹这种纯粹的力量。让有些伤脑筋地扶了一下额头,甩动手杖收回了代行神权的状态,“我本来是打算有机会让晏融试试来着,可惜没来得及。”
“不过这可以说是杀手锏了。”祝沁源走了回来,似乎还在回味之前的状态,“我简直感觉自己战无不胜,事实上也是这样……如果这一招能连发的话我们可以瞬间一群天使冲上去。”
“想多了……”让揉了揉脑袋,“虽说维持不需要耗费精力,但施展一次我就很头痛了,估计至少一天之内都没办法再来一次。我们还是赶紧找到人离开吧,此地不宜久留,谁知还有什么样的怪物存在。”
陆凝将灼光剑递给祝沁源。
“干什么?”
“你第一个动手,也是你收尾解决,这个应该由你使用。”
祝沁源看了看那一团灰烬,沉默片刻,将剑接过绑在了背后。
=
“我……都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了。”
密闭的小屋内,传来一个有些愤怒的声音。艾利克斯捏紧手里的黑色石头,用压低的声音怒吼。
“来到维拉的时之馆,为你寻找钓竿!所有这一切我都已经帮你做了!但是你承诺给我的呢?”
“年轻人,暗黑贤者从来不承诺什么。”黑色的石头传来了回音,“一个答案,换来一项使命,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而就算完成了,我也不会再给你任何东西。”
“可是你告诉我多丽安就在这里!”艾利克斯吼道,“我没有看到她!在这样的地方我该如何找到她?还有那个使命——收雪区的那个难道不是你要的钓竿吗?”
“被维拉收藏的东西,并不是我的目标。至于多丽安,既然我告诉你她在这里,那么她就是在,如果你没找到,只能说明没有那个缘分。”
“你在骗我!”
“没有欺骗,我告诉了你事实,而你如果心里升起了拒绝的心思,那么……”
艾利克斯猛地用手捂住了胸口,发出一声痛呼。
“暗黑密令将会执行裁决。”
这时,门外传来了呼唤声。
“艾利克斯!你跑哪去了?我们基本搞定了,赶紧撤退!那帮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袁捷一边喊一边接近了门,暗黑贤者似乎也听到了喊声,不再说话了,黑石头再次钻入了艾利克斯的手掌内。他咬了咬牙,转身打开了门。
“你在这里?赶紧,我们要撤退了。”
袁捷和苏立才站在门外,他们身后还有一个一身皮大衣,背着两把双管猎枪的中年男人,这个人是在他们发现和众人分开之后碰到的,自称叫鲁道夫,在时之馆里已经转悠了十年了。
在此前四个人到处乱转的时候骤然发现了十几个佣人站在走廊里,当时差点吓死,结果鲁道夫到底经验丰富,发现那几个佣人都没有任何动作,袁捷大着胆子上去一看,那些佣人居然都陷入了类似昏迷的状态。他也是个敢动手的,马上拉着人开始洗劫佣人们身上的武器填充自己的武器库,而就在此时艾利克斯找了个房间去联络了暗黑贤者。
现在袁捷看上去非常开心,估计是赚到了,鲁道夫和苏立才也一人拎了一把时间长剑,艾利克斯赶紧离开了房间,几个人往另外一条走廊跑去躲开那些佣人所在的区域。他们不敢伤到那些佣人,鬼知道这些看上去像活死人一样的家伙有什么后手。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这些武器我们还没搞清楚应该怎么用啊!”苏立才还是有点惊慌的。
“正好有武器,我们去三楼把收藏品也……”
袁捷的话被鲁道夫打断了。
“冒点风险没什么,但是找死的事情还是别想着了,你不是说你还有一些同伴吗?我们想办法找到他们,人多了才有办法。”
“你这十年都没有办法……”
“咳,我也没遇到过佣人集体昏迷这种好事啊?天天被他们像撵耗子一样在各个时间段乱跑,我能活下来就很了不起了。”鲁道夫表情有点尴尬,“而且这里的人也很难互相遇到,连一起想个办法的人都没有。”
“我不觉得我们能有什么好办法……嗯?”袁捷忽然竖起耳朵,“我好像听见楼下有声音?”
苏立才也兴奋了起来:“我听见了!是圣歌的声音!肯定是让!他在叫我们过去!”
“确定是你们的朋友吗?别是什么怪物之类的。”鲁道夫提醒了一句。
“这种声音只有让的财宝能传出来,我们下楼!”袁捷手一挥,自己就冲向了楼梯,苏立才和鲁道夫也紧跟着,艾利克斯愣了一下,他原本是想上三楼再去看看能不能完成暗黑密令的。
“让!你在哪里?别的人也都在吗?”袁捷大着嗓门喊道,楼下的众人也听到了声音,开始往他这里走过来。很快两方就在楼梯口见面了,袁捷看到这么多人顿时大喜,不过让和陆凝反而一脸严肃。
“你们没遇到什么古怪吧?”让问道。
“古怪?哦!遇到……”
袁捷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众人脸色一变。
“你身体哪里不舒服?”祝沁源急忙问他。
“啊?”
“有没有被伤到?或者精神不振?内脏感觉有些不对?反正哪里有比较异常的感觉吗?”柳云清也跟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袁捷几个人都被问傻了,他张了张嘴,然后摇摇头,又感觉光摇头也说不出什么。
“你们遇到什么古怪了?”陆凝看到这几个人的表情,感觉双方大概有什么没交流到点子上。
“呃,就是楼上……我们遇到了一群昏迷的佣人,对外界都没感觉的样子!我就把他们的装备都抢过来啦!”袁捷随手摸出一把时间手枪展示了一下,“挺奇怪的不是吗?这些佣人应该没有昏迷这种状况。”
陆凝算是知道为什么之前她进了那个办公室也没有佣人过来了。
“这就是你们遇到的古怪?”
“对啊。”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而袁捷再迟钝也察觉出不对了:“发生了什么?”
“罗贝死了,他在这里遇到了一只奇特的怪物,很难描述……”陆凝大致说了一下情况,然后看了一眼鲁道夫,“这位是?”
“本人鲁道夫,曾经是个赏金猎人,摸进内城想找点外快来着,结果不慎在这个鬼地方转悠了十年。”鲁道夫赶忙向陆凝等人鞠躬,“能遇到集体进来的人还真是难得,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离开这里的办法?我一个人毕竟人单力孤,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办法是有……但我们得找齐所有人。”陆凝说道。
“那个……柳姐,李大哥呢?”苏立才问。
“他已经出去了,我们确定了方法有效才敢进来继续找你们。”柳云清回答。
鲁道夫脸上明显出现了喜色。
“对了,艾利克斯,多丽安也已经安全离开了。”陆凝顺口对艾利克斯说了一句。艾利克斯闻言顿时一喜,紧接着表情忽然一变,眉头皱起,一枚黑色的石头浮现在了他的额头上!
“该死!”艾利克斯马上抬手一扶额头,“我没有说不去!”
“你的内心正在动摇——但使命就是使命。”暗黑贤者的声音从幽暗当中传来,艾利克斯身后出现了那条黑暗中的光之小径。袁捷反应极快,伸手抓住了艾利克斯的手臂要将他往后拽,但是艾利克斯并不是在后退,而是那条小径和周围的黑暗正在靠近他。
陆凝抬手一扣,一张相片拍摄了下来,但她并没能将艾利克斯“取景”,照片上只有正常的走廊,走廊上的众人,却唯独已经不见了艾利克斯。
“黑刻,你的财宝的确不错,但是它还无法影响到被【悔恨童谣】选中的人。”
“你连一次机会都不给别人吗?”让大声喊道。
“人生来就只有一次机会,你们黑刻因为有多次生命,便不对此珍惜,那么就要接受相应的教训。”暗黑贤者冷酷地说道,“你们还有几个人身负使命,也算是对你们的告诫,无论拥有了什么,都休想逃离。”
这时,艾利克斯拔出贴身的匕首割断了肩部的枪带,他已经被小径拖上了楼梯,那把枪便沿着楼梯落到了下方。
“给多丽安!我们只剩下她了!我们只有她了!”
袁捷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只是抓着楼梯的扶手,而艾利克斯已经越来越远,慢慢消失在了那片黑暗当中。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一时有些难以适应,陆凝愣神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
“不是你的错。”
让说道。
“我……”陆凝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对艾利克斯偶然的一句话。
“但是陆凝,我现在觉得啪嗞说的是对的了,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逗留。”让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们还少一个人……抱歉。”
“你在说什么?”陆凝猛然扭过头,“你想说不找晏融了?”
“我们失去了三个同伴,我和艾利克斯一同行动的时间比你们长,所以我也知道失去的心情。”让低声说,“可是你能确定,我们继续寻找晏融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吗?不会有类似的怪物吗?甚至不会让我们再次分别吗?”
“我可以把你们送走。”陆凝的声音也变冷了,“没关系,这里最危险的怪物都被我处理过,我在这里很安全,安全到能找到晏融为止。”
“不要意气用事……唉。”让叹了口气,“让我们先离开这里?”
“放心,剩下的人都会安全离开。”陆凝取出了怀表,“如果你们有印象,就应该记得最开始我就是和晏融一起来的。”
气氛骤然变得僵硬了许多,陆凝沉默带路,众人也只敢默默跟随着,没人试着出声劝解。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