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sreij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寒門禍害 愛下-第1719章 暗鬥無處不在3展示-92tyy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徐阶经过十年次辅和三年首辅的官场生涯,其地位至今已然没有人敢于挑战,但吏部尚书吴山却是站了出来。
吴山生得一张标准的国子脸,身体中等,眼睛显得炯炯有神,一直给人一种低调且古板的印象,行事作风偏向于独来独往,对徐阶亦是保持着一份尊敬。
只是偏偏地,这个时候却是突然站了出来,旗帜鲜明地反对了徐阶的决定,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地望向了徐阶。
这……
众官员看到吴山如此表态的时候,当即便是石化了,仿佛看到了一头蛟龙出水般,甚至有人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别说是其他人,哪怕徐阶本人都没想到吴山会是如此的态度,更是很罕见地望着如同宝剑出鞘般的吴山,竟然亦是愣住了。
吴山却是没有理会在场诧异的目光,而是面无表情地对着徐阶表达观点地道:“李一迪的文章过于谄媚,且通篇实则言之无物,此次殿试排不得备选第一!”
声音不大,但却是透露着一种不容质疑,流露着极为强硬的态度。
同样是反对,但堂堂的吏部尚书的份量,已然不是董份和林晧然能够相比。
最为重要的是,吴山是嘉靖十四年的探花郎,既有门生三百六十名,又担任职吏部尚书数年,更是清流的领袖,其声望和影响力实则在徐阶之上。
现在他公然旗帜鲜明地表态反对,这里面的份量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
徐阶不知是被打得束手无策,还是被吴山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却是一声不吭地带着怨恨的眼神望向了吴山。
吴山是一个很传统观念很深的官员,一直都是摆好自己的位置,毕竟徐阶的资历和地位都在他之上,只是凡事都会有一条底线。
面对着徐阶的逼视,他却是没有避让对方的眼神,凭借着身高的一些优势,令到他能够微微地俯视身材矮小的徐阶。
两道目光交汇,空气中产生了丝丝的火花。
咕……
大理寺卿张守直看到“神仙打架”,却是暗暗地咽了咽吐沫,这将是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咳……
户部尚书严讷轻咳了一声,却是给左通政使刘体乾递了一个眼色。
刘体乾心领神会,当即便是充当马前卒地道:“下官以为此事当以元辅……”
“子元,你可还记得老夫当年如此教导于你?”吴山听出了刘体乾是要偏向于徐阶,却是直接打断并质问道。
刘体乾心里当即一紧,连忙从善如流地施礼道:“弟子失言!”
翰林词臣的金贵便在此,很多朝中的官员都是正经的科举出身,很容易就会染上了师生名分,都得喊他们一声老师。
刘体乾是嘉靖二十二年参加顺天乡试中举,而当年的乡试副主考官正是时任翰林侍读的吴山,二人却是有了师生的名分。
刘体乾虽然抱了徐党的大腿,亦是坐上了正三品左通政使的位置,但如果今日真被吴山当面训斥一顿,他的仕途恐怕就到头了。
弟子?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微微一愣,显得难以置信地望向了吴山。
本以为刘体乾会义无反顾地扑上去撕咬吴山,结果马上就摇尾乞怜了,发现吴山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严讷看到此情形,心里却是黯然一叹,却是没想到吴山跟刘体乾还有师生情分,便是亲自拉起袖管子上阵道:“吴尚书,此次首席读卷官是元辅大人,备选第一当以元辅大人的意见为准!”
严讷在刚刚出任礼部右侍郎的时候,现在的大明次辅袁炜担任礼部左侍郎,而坐镇于礼部的正是吴山。
由于吴山曾经是他的上司,加上当时吴山对他颇有照拂,虽然他是站出来支持于徐阶,但口气却是不敢表现得太过于强硬。
“纵使是皇上有错,臣子都要进行纠正,何况元辅乎?今元辅大人出的题目不当亦就罢了,选一个文章如此谄媚的士子为第一备选,老夫坚决不同意!”吴山自然不能像对待刘体乾那般对待严讷,但语气同样不客气地持反对意见道。
这……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看着吴山的态度如此的坚硬,却是不由得暗暗地望向了徐阶。
刚刚很多人都觉得徐阶玩这一手很是高明,直接狠狠地坑了林晧然一把,让林晧然背负一个徇私的坏声名。
只是他明显算漏了一个人,这个吴曰静真不是省油的灯,单凭一己之力便是令到形势急转直下。
林晧然看到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亦是抬头望向了岳父吴山,心里微微感动的同时,发现真应该重新审视这个行事低调的便宜岳父。
董份先是望了一眼林晧然,却是突然站出来凑热闹地道:“吴尚书,话可不能这么说!文章的好坏,各人有各的喜好,咱们要秉行一份公心审卷!”
“当真秉行公心,你便不会推荐范应期,更不会在没有揭开弥封之前便嚷嚷着状元之卷!”吴山却是毫不留情面地怼回去道。
这……
大理寺卿张守直等人看着吴山直接撕开董份虚伪的面纱,虽然觉得吴山太不讲情面,但心里却是分外的解恨。
范应期是通过捐米才得以进入国子监学习,依靠着国子监生员的乡试待遇混得参加会试资格的监生,在此次会试亦是仅仅考得一百九十三名。
只是厚颜无耻的董份却是通过辨认笔迹的方式认得了范应期的卷子,且试图将这个乌程县同乡推上状元的宝座。
现在听着吴山如此数落董份,看着历来不可一世的董份吃腻,心里又岂能不感到高兴呢?
董份的脸刷地红了,只是面对着目光坦然而犀利的吴山,却是愣是不敢进行争辩。
正是这时,一直不吭声的徐阶突然开口,脸上保持着一贯的温和笑容地询问道:“曰静兄,却不知你想要推荐何人呢?”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听到这个以退为进的问话,眼睛当即一亮。只要吴山亮出他所推荐的人选,那么徐阶这边完全可以通过批判吴山所推荐士子的考卷,从而将场子给找回来。
林晧然当即想到了这一点,不免担忧地扭头望向了岳父。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