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1

bovsk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修真必須敗 愛下-第八百五十二章暗河熱推-ondel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安松的水性一般,他只考虑,自己随波逐流,可能会轻松一些,同时他也不知怎的,莫名其妙的,就是想要和丁乙抬杠。
丁乙解释过后,安松沉默了下来。
虽然只是小范围的勘察,但是危险程度,依然很高。先前丁乙放出去的蜘蛛傀儡,现在都失去了联系,暗河四周杀机四伏,危险无处不在。
战狗傀儡带着两人,沿着河岸,缓缓前行。一路上,两人非常仔细的,观察暗河四周的各种情况。
安松接受过,冒险者公会的短期培训,同时他还有探勘三川的经验。不过 ,他是个独行侠,一向独来独往,他并不是很喜欢和其他人合作。
安松的警觉性很高,同时,他借助墨镜上的瞳术,一路上,他和丁乙,发觉了很多危险的存在。
真龙界是光明的世界,没有阴影,这里的生物,在这种环境下,进化出了很多非凡的异能。
能将自己身体完全透明化的妖兽,阴险的躲在暗河里,不仔细勘察,根本就不能发现它们的存在,伪装成树枝,树根,奇花异草的妖兽,更是比比皆是。
暗河里面的妖兽,实力不一定强大,但是暗河这一带的生物,几乎个个都是伪装高手,稍微粗心大意一点,没有窥破他们的伪装,受到它们伏击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丁乙一路走,一路设置侦测灵阵,安装监控探头。他们往前勘察了六、七公里,玄级中高阶的妖兽,就至少见了四五只,至于灵级和灵级以下的妖兽,那就见到更多了。
一片祥和,生意盎然的暗河,步步惊心,到处都是危险。
两人艺高人胆大,往前推进了六七公里,一路上,两人倒也是有惊无险。只不过,两人一直想要见到的时间生物,并没有发现。
这里复杂诡谲的环境,不大适合用傀儡去探路,暗河周围的妖兽实在是太阴险了。
深入上游六七公里,两人虽然有不少发现和收获,不过两人并不是很满意。而这个时候,夏侯易他们总算是打通了晶洞到暗河,这一段,将主力带到了暗河区域。
丁乙和安松返回了简易救生所,将他们的一路上的发现,向众人做了详细的说明。
丁乙他们提供的经验,非常宝贵,众人听得非常认真。
“没有发现时光之蝶,和青春小鸟?”乌蓬是念念不忘时间生物,听完丁乙和安松的陈述,忍不住又开口询问。
安松摇了摇头。
丁乙道:“时光之蝶和青春小鸟,十之八九就在这暗河四周的空间。我虽然没有见着它们,可是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应该能够再度邂逅它们。”
乌蓬的浑浊的眼睛变得明亮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和安松一道勘探了一小段路程,丁乙总结了一下这一次的经历,决定还是先造船,再对暗河进行深入探勘。
夏侯易他们,全力配合丁乙,大家一起动手,一部分人拓展出口的空间,一部分人负责运输,还有一部分人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在真龙界砍伐晶树,按照丁乙的要求将晶树制成丁乙需要的晶石板材,丁乙则是和韩再菁他们六个火修一道,炼制各种机关道具,零件元件。
前些日子,丁乙在玄藏学院,一直和那些水灵修士在一起,丁乙手头上就有不少船舰的设计图,这一次直接就可以拿来用。几个火修和丁乙也不是第一次合作,大家早就有默契。丁乙拿出设计图,将各个工件的材料、尺寸大小,各个参数,一一向几人做了详细说明。
众人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仅仅半天功夫,一艘五十米长,七八米宽的冲锋快船,就制作完成了。
由于不需要考虑飞行,这艘水面水下都能运作的梭形快船,甚至没有去设置,专门的武器平台,攻击系统。
众人马不停蹄,待这艘快船一建造好,就在乌蓬的催促下,登上了快船,逆流而上,往上游全速前进。
乌蓬亲自驾驭快船,一路乘风破浪,往上游疾速前行。
“老乌,方才那片洼地,你怎么没有停下来……”
“老乌,停船,那片棘树林,我想下去看看……”
乌蓬根本就不理会众人的请求,他将快船的速度调到最高,快船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往前飞逝。
夏侯易不禁摇了摇头,他完全能够理解乌蓬急切的心情,他拦住了杜桃他们。
“不碍事的,返程回来的时候,大家再上岸去勘察好了。”夏侯易开导众人道。
丁乙坐在甲板上抓紧时间休息。其实他的心情何尝不是和乌蓬一样急切呢,只不过邂逅时间生物,有时候,还是需要一点运气的。
梭形快船速度很快,往上游方向大概行驶了七十公里左右的航程,一如丁乙原先预料的那样,前面有开阔的水面,湍急的河流,在这里非常和缓。
这一片水面,肉眼可见,大量的动植物,暗河边上的大片地心莲,绽放得异常美丽,许许多多的蝴蝶蜻蜓,在水面翩翩起舞。不知名的小鸟,不时从水面掠过,还有大煞风景的游蛇,在水面游走,偶尔,还会从水下,冒出一两颗,巨大的怪兽头颅。
乌蓬驾着船来到这片水域,他这才减缓降低了船速。
乌蓬叫起了,兀自在修养精神的丁乙。
众人里面,只有丁乙有时间资质,先前最早发现时光之蝶和青春小鸟的人,也是他。虽然在场的都是元级大宗师,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有丁乙这样的眼力和感觉
丁乙站在船首,认真的去感应,良久,他摇了摇头。
“老乌,这里有大量的羽级、灵级生物,怡然自得的在饮水,我想,这里应该没有时光之蝶,你别被那些翩翩起舞的蝴蝶,给误导了,时光之蝶一般是看不见的。”丁乙缓缓说道。
乌蓬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
众人在这一片水域,停留了小半天,众人采摘了不少的地心莲。丁乙也放出傀儡大军,去摘了一些地心莲。
经过这片小插曲后,快船速度降了不少。
丁乙让夏侯易接管了快船,他把乌蓬叫到了一旁。
“乌老,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们大家差不多都是抱着这个目的,不过这件事,你光是着急没有用的。这样吧,这个青春小鸟的鸟头,你先拿去参详……”
丁乙不由分说,将装着青春小鸟鸟头的玉盒,放到了乌蓬手上,转身离开。
驾驶舱里,夏侯易和花翠屏两人正在聊天。他们看到丁乙进来,两人停止了交谈。
夏侯易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丁乙,喟然叹息道:“小乙,所谓修真,其实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越往后,这条大道上走得人越少,不过谁都想让自己在这条大道上走得更远,走得更久。老夫活了三个甲子,见惯了这条大道上的血腥杀戮,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小乙,像你这样的,天底下独一份。”
丁乙道:“您是看到我交给乌老装青春小鸟鸟头的玉盒,对吧?”
夏侯易点了点头。
“小乙,你比乌蓬那老货,更需要这件物品,乌蓬时日无多,你把东西交给他,只是浪费资源,万一这世上,只有一只青春小鸟,你怎么办?”
丁乙道:“就算是只有一只青春小鸟,也只是个死物,只剩下一个鸟头,没什么好纠结的,再说我可不相信,真龙界的时光之蝶,销声匿迹后,再也不会出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花翠屏这时插话道:“国师,我想你应该也会有这样的意识,这时光之蝶除了喜欢血腥杀戮,切割生物外,它的时间异能,应该偏重于衰老,腐朽,加速时光流逝。青春小鸟既然是时光之蝶的天敌,相生相克,正如国师你,给它取得名字,它的神通异能,很可能恰好与时光之蝶相反。也就是说,这青春小鸟,才是我们最迫切想要抓住的。
不管生死,哪怕只剩下一个鸟头,它的价值,也要远远超过时光之蝶。这是无价之宝,你却轻易的把它给了乌蓬。”
丁乙笑道:“谁跟你们说,真龙界只有青春小鸟和时光之蝶,两种时间生物?也许还有其它种类,只是不为人知而已,再说,既然真龙界里会出现时间生物,那么地底通道的其它秘境,说不定仍然会有其它时间生物存在,大家凡事想开一些,何必这样斤斤计较呢。”
私心,又是私心作祟。虽然这一次,夏侯易和花翠屏是站在丁乙的立场上说事,不过修真者固有的思维模式,还是没有改变。丁乙也不是想要做圣人,只不过他的格局和视野,要比夏侯易,花翠屏高一些罢了。
众人陷入了沉默,一时间,大家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突然,夏侯易和花翠屏扭过头,望向了船外,丁乙循着他们观察的方向,往那边望去,只见河面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蝴蝶。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1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