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0

t5q8i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847、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下)相伴-3cexa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好久不见”这个短句很有意思,乍听的时候,好像充满着突然相逢的喜悦,但是细品之下,更多的是久未联系的心酸。
其实萧容鱼是上个月刚来的美国,陈汉升当时还在机场偶遇送别,按理说分别时间不算长,只是有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小鱼儿怀孕了,陈汉升还被蒙在鼓里,这种心灵上的距离,并不是空间和时间能够比拟的。
两人就这样怔怔的对视,萧容鱼站在楼梯上,陈汉升站在客厅里,彼此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不解风情的阳光充斥其中,折射出一颗颗悬浮的微尘颗粒。
这个场景,就好像电视剧里似的。
“小鱼儿······”
半晌后,陈汉升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
萧容鱼却一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上楼了。
陈汉升刚想追上去,保姆林阿姨拦了一下,林阿姨应该看出来陈汉升和萧容鱼认识,不过出于责任心,她还是得问个清楚。
“那个······”
林阿姨双手努力的比划着:“你是中国人吗?”
“啥?”
陈汉升被挡住了,心里很不耐烦:“我他妈的百分百made in china!”
“哦哦哦。”
林阿姨赶紧点头,她未必听得懂“made in china”,但是那句“我他妈的”已经表明了身份,这可是纯正的国粹了。
这个大妈不再阻拦以后,陈汉升先是“咚咚咚”的踏着楼梯上去,不过没走两步,他又“咚咚咚”的踩着楼梯退下,因为迎面走来两个人,正是孙壁妤教授和边诗诗。
“早上好,老太太,诗诗同学,这么巧你们也在这里啊。”
陈汉升一边后退,一边笑容可掬的打招呼:“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哈哈哈······”
陈汉升讲了个冷笑话,只是没人呼应,看上去有些尴尬,孙教授直接沉着脸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老太太的口气有些冷淡,不过这是表象,其实在她心里,除了惊讶和疑惑以外,还悄悄的松一口气。
孙教授是铁杆“小鱼党”,她的立场就是“孩子绝对不能没有父亲”,既然萧容鱼已经怀孕,那么争论都应该平息了。
陈汉升需要尽快斩断所有感情线,不管那个叫“沈幼楚”的女孩有多么的好,但是小鱼儿怀孕了啊,这一点就能够压倒一切!
只是萧容鱼有一种傲娇的坚持,她并不想用孩子当成筹码,这是所有“小鱼党”成员最无可奈何的地方。
所以,孙教授嘴上是“你怎么过来了”,潜台词其实是“你怎么现在才过来?”
“果壳和三星发生一些商业纠纷,容升律所代理了这个案子,我正好有点疑问,就专门来美国请教一下。”
陈汉升很“坦诚”的说道。
“哦。”
老太太冷漠的颔首,这位教书育人几十载的老教授,觉得这个回答非常有逻辑。
至于为什么不打电话,或者询问律所的其他人,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重要吗?
“对了,我给你们带了点杏花楼的糕点。”
陈汉升打开背包:“孙教授,这是您爱吃的马蹄糕,诗诗同学,这是你的桂花糕,看看还是热乎的,主要是王梓博怕这玩意冷掉,一直搁在裤裆里捂到我登机的前一刻,你感动不······”
“滚滚滚!”
边诗诗不让陈汉升胡诌,直接把马蹄糕抢来,又看了一眼楼上:“小鱼儿的呢?”
“买了梅花糕和绿豆糕,这些都是她以前爱吃的。”
陈汉升拎起一个袋子说道。
“算你有良心。”
边诗诗让开一个身位:“你得抓紧点啊,婚姻官司快要上庭了,我们今天要去法院提交一些材料。”
“知道,谢谢你。”
陈汉升压低声音,他能够找到这个地方,首先就应该感谢边诗诗的“告密”。
“哼,谢我做什么。”
边诗诗一甩头:“总之我什么都没做,就算做了什么,也全部是为了小鱼儿。”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边诗诗的确是“什么都没做”,因为她只是把地址告诉男朋友而已,至于男朋友再告诉别人,这谁能管得着啊。
“大家都在帮助我,难道这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吗?”
陈汉升心里有些得意,同时也忽略了边诗诗后半句话——就算做了什么,也全部是为了小鱼儿。
······
陈汉升来到二楼以后,看见小鱼儿正在卧室里整理资料,他慢慢的踱步到门口,萧容鱼垂着眼眸并不搭理。
楼下反而有些热闹,边诗诗打开了电视看天气预报,保姆在厨房里忙活,锅碗瓢盆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这股浓郁的生活味道,陈汉升恍惚之间以为两人没有分手,自己只是过来喊小鱼儿下楼吃早餐。
“咳!”
陈汉升干咳一声,打破了卧室里的安静:“买了你爱吃的梅花糕,你要不要尝尝?”
萧容鱼好像没听见,仍然自顾自的做着手里事情,仿佛已经不爱吃甜点了。
“登机前,我特意跑到杏花楼买的。”
陈汉升又多加一句,他是想体现自己的用心。
这一次,萧容鱼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里听不到以往的婉转优美,她清清冷冷的说道:“狮子桥的那个杏花楼吗?”
“我······”
陈汉升开始后悔了,狮子桥不仅有杏花楼,也有“遇见”奶茶店啊。
好在他反应也比较快,马上跳到其他话题:“这些糕点主要是帮你恢复胃口的,你好像不适应美国这边的饮食习惯,之前看你的照片,经常捂着小腹······”
说着说着,陈汉升突然停下来了,因为他发现小鱼儿突然抬起头,无缘无故的看了自己一眼。
这个眼神太复杂了,复杂到不知道如何用语言形容了,陈汉升察觉到,这个话题又碰到了钉子。
“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陈汉升不再贸然说话,心里也在思索如何避开雷区。
只是萧容鱼不给这个机会了,她已经收拾好了资料,背起单肩包,顺便拿起一顶鸭舌帽,帅气的往头上一罩,一言不发的下楼了。
擦身而过的瞬间,萧容鱼抬头挺胸,目不斜视,陈汉升在她眼前,仿佛就好像是个透明的空气人。
“哎~”
陈汉升心里失落,“嘭”的一声仰倒在床上,鼻子里嗅着被褥淡淡的香味,眼睛注视着天花板,自己的忽然出现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啊。
······
萧容鱼下楼以后,孙教授和边诗诗立刻把目光投过来,想从她的表情上发现点什么。
遗憾的是,萧容鱼脸色平静,根本看不出太多变化。
“小鱼儿,吃糕。”
边诗诗把桂花糕递过去。
“不用。”
萧容鱼摇摇头,走到厨房说道:“林阿姨,麻烦您给我下一碗清汤面。”
边诗诗和孙教授对视一眼,她们都明白,萧容鱼拒绝的并不是甜食,而是陈汉升带来的甜食,她已经抗拒陈汉升到这个地步了吗?
不过快要早餐的时候,老实的林阿姨有些为难,她悄悄的请示孙壁妤教授:“孙老师,那个高高的年轻人,早上我需要盛他的饭吗?”
孙教授一听就明白了,按理说应该是需要盛饭的,毕竟又是熟人又是同胞,只是“熟”的有些古怪,所以林阿姨也拿不定注意。
“这个问题,你上去问问他好了。”
孙教授双手背负身后,说话时花白的头发也在微微颤动:“他吃的话就盛,不吃就不盛,就这样简单。”
“对哦,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怎么还要请教别人呢?”
林阿姨恍然大悟,上楼询问陈汉升。
孙老教授这话很有水平,以她的身份,自然不方便和小鱼儿唱反调,索性就把皮球踢出去,看似不负责任,其实是让陈汉升做选择。
她觉得以陈汉升的厚脸皮程度,肯定会下来陪着小鱼儿吃饭的。
两分钟后,林阿姨在上楼转了一圈,匆匆忙忙的跑下来:“小鱼儿,刚才那个年轻人脱掉外套在你床上睡着了,我要不要叫醒他啊?”
“什么?”
萧容鱼一时间也愣住了,这个大胆的行为,的确很“陈汉升”啊。
吕玉清有比较严重洁癖,萧容鱼也多少有一点,只是没那么夸张,保姆林阿姨是知道的,所以小鱼儿的卧室每天都会打扫。
“我去把他喊醒。”
林阿姨看见萧容鱼没反应,以为她是生气到不知道说什么,马上就要把陈汉升赶下来。
老太太和边诗诗都没有吱声,看着林阿姨的一步步的跑上去,眼看她快要到二楼了,萧容鱼突然叫了一声:“等一下。”
“什么?”
林阿姨转过身。
“现在已经脏了。”
萧容鱼面无表情的说道:“不如等到他睡醒以后,您再帮我换一套新被褥吧。”
“噢~”
林阿姨呆呆的应下,她现在也能察觉出一些情况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0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