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0

sccd2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討論-第八百三十九章 雙邪展示-y1052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白骨将成鬼神!”
曹嘉泽带来的消息,令所有汇聚于此的修行者,纷纷叫嚷开来。
“胜者,竟然是白骨鬼王?!”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年前,白骨还只是排名第三的封号幽鬼,他怎么能在短短时间,力压黑杖、寒渊,还有归来的冥都,成为鬼神席位的唯一竞夺者?”
“天藏,做为岁月最悠久的鬼王,背后还有那一方的支持,都不是白骨对手?”
“是不是,大家都小瞧了白骨?”
“……”
众人热议。
逗留此地者,聚集了天源大陆、寂灭大陆各方宗派势力,他们都极其关注此事,知道恐绝之地诞生出鬼神,意义深远。
有可能,会在未来左右浩漭天地的局势。
以玄天宗为首的三大上宗,都为此早早布局,安排了宗门最有能力的曹嘉泽,携一枚天宫印,还有“血灵祭坛”深入其中,秘密和冥都鬼王达成协议。
足见,三大上宗多么重视恐绝之地。
从未有过败绩的曹嘉泽,既然力挺冥都,冥都怎么会输?
众人炸开锅了,盯着曹嘉泽盘问。
曹嘉泽倒是颇富耐心,面对着师傅韩七,还有一些各方的老修士,不厌其烦地,道出他所见的,还有猜测的很多事。
赤魔宗那边。
方耀神情错愕,摸着下巴,深深注视着昏沉云海,讶然道:“我和白骨熟识,也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能力压诸天恶鬼,成为鬼神的最强竞争者。”
其余赤魔宗的门人,也啧啧称奇,连呼白骨气运滔天。
宗门能够和白骨建立交情,据说都是因为方耀,当年帮过白骨的忙,只是双方之间也没有坚不可破的深厚情感。
方耀,对白骨的了解其实也不算深。
忽然惊闻白骨在现在的恐绝之地,成了鬼神的唯一竞夺者,方耀也感到难以置信,对辕莲瑶道:“辕丫头,你可以放心了。胜者是白骨,虞渊在里头就没危险。你呢,也别再次进入恐绝之地,乖乖回赤魔宗,一鼓作气地进阶魂游境吧。”
“我可以替你,去恐绝之地一探究竟。”侯天照哈哈大笑着,主动请缨:“白骨和方耀大人有交情,还是会给我们赤魔宗一些面子的。我呢,和虞渊那家伙,可是过命交情,他绝不会害我。”
“你想去,还真的行。”方耀道。
他又继续,对辕莲瑶好言相劝,让这朵“炽烈红莲”别鲁莽,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力量,以后和虞渊终有再见之时。
辕莲瑶被其说服。
另一边。
一处偏远的灰褐色山川,山腰有一突出的石台,生长着枝叶茂盛的树木。
执掌“锁灵图”的初灵鬼王,和血神教的安梓晴,面对面端坐着。
此时的安梓晴,阴神回归本体,身上的紫色神甲在日光照耀下,释放出令人不敢直视的神辉。
“着实想不到。”
初灵鬼王通过“锁灵图”,看到了发生在恐绝之地一幕幕画面,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连我当年的大人,都败于天藏之手,可最终获胜的,居然会是白骨。”
安梓晴通过“锁灵图”,也瞧出从那灿然星河内,最后走出了白骨。
白骨出来的那一霎,天机被蒙蔽,“锁灵图”再也映照不出景象。
这也意味着,白骨的力量,已经遮天蔽地,让同等级的鬼王,即使借助非凡的魂器,也再难窥探。
咻!
一道身穿大红长袍,皮肤白的底下血管都清晰可见的中年男子,冷不防地在突出石台现身。
男子俊美的不像话,长袍佩玉,手戴鸡血石乾坤戒,耳朵悬挂血蛇耳环。
处处透着妖异气息的男子,眉毛细长,丹凤眼开合间,血光微亮。
“白骨,最初是我让你注意。”男子声音悦耳,听着令人如沐春风,“冥都现身之后,邀你共事时,也是我阻止的你。我要是没数次提醒,你就冒失的,听信于冥都,向白骨下手了。”
“父亲大人。”安梓晴翻了一个白眼,“原来都是你拦着初灵啊。”
“老安,我感谢你的高瞻远瞩。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何你会独独青睐白骨?”初灵鬼王哼了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白骨在恐绝之地,刚晋升幽鬼时,我都没在意他。”
“是因为你的提醒,我才稍稍留神,暗自观察一番,通过他后续的一些事情,发现他的确不同寻常。”
“再往后,我们一同降临底下石缝处,我知道他是幽陵。可幽陵又如何?幽陵在千年前,也只是和冥都殿下相当,并没有什么优势。我想不通,为什么你处处拦阻我,不让我对白骨下手。”
初灵一肚子的腹诽。
他和安文是老朋友了,对这位血神教的教主,他向来重视其意见。
这是因为,他深知眼前的安文,一旦发起疯来,有多么的恐怖。
安文,数百年前在血神教崭露头角时,就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可怕存在,没任何人,想要和安文为敌。
修血神教的极端秘法,有过几次入魔失控的安文,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
可他每每都能度过,且一步步地,成了现在的血神教教主,自在境巅峰,随时都能冲击元神境。初灵感觉,只要安文冲击元神境,至少有七成把握。
“因为我早知道,他一定是最终的胜利者。”安文洒然一笑,“他要是不行,冥都和天藏,就更加不行了。”
此言一出,初灵和安梓晴都微微动容,费解地看向他。
“我安文这一世,唯一认可的人,岂会输?”安文咧开嘴,笑的极为开心,“七百年前,我和他两人,被称为双邪。他比我还要邪一点,他连竺桢嶙的人都杀,魔宫也不放在眼里,所以才在刚进阶元神后,就出了事。”
“啊!”
初灵和安梓晴,轰然变色,失声惊叫。
无需安文说出那个名字,以他们对安文的了解,当然知道他说的唯一认可的人,就是天邪宗的邪王——虞檄。
“事情成了,也就没必须遮掩什么了。”安文轻轻点头,肯定了他们的猜测,“要不了多久,他应该就会正大光明地,告知外界的所有人,他白骨就是邪王虞檄!即便是现在,给竺桢嶙知道他是邪王,也对他无可奈何了。”
“竟然是邪王!”初灵鬼王心服口服。
安梓晴狠狠瞪了他一眼,“老家伙,一肚子坏水,藏着掖着,啥也不说,害我天天瞎操心。”
“你操的哪门子心?”安文轻声一笑,“有初灵在明处照看,还有一个迅速登顶的邪王在暗,他们两个照看你,谁能在恐绝之地拿捏你?你不会是操心虞渊那小子吧?从我知道这小子有出息时,他的所有过往,我都会时不时和邪王说说。”
“邪王没离开恐绝之地,在里头,就知道有虞渊这么一个优秀的后代。”
“所以嘛,他一踏足恐绝之地,只要给邪王知道,定然会想方设法地,把虞渊弄到他那边,和他同一阵营。”
“你有什么要担心的?”
安文微笑着调侃。
安梓晴嘟着嘴,不答话,暗自生闷气。
“话说,我给你挑选的男人,你现在觉得如何?”安文挤眉弄眼地问道。
“看着你就烦!”
安梓晴冷哼一声,忽然化作一道紫色飞虹,向血神教而去。
白骨即将登顶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聚涌在恐绝之地附近的各方修行者,一看尘埃落定,纷纷离开。
反倒是,先前逃离的鬼物,知道白骨成了赢家,知道恐绝之地大局已定,又从各方回归,涌向恐绝之地。
与此同时,有不少地魔,阴神,甚至还有天魔,也悄悄踏足恐绝之地。
等候着白骨出来,去亲近白骨,向绝无仅有的鬼神主宰,献上忠心。
……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0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