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0

c7tm4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人間苦 起點-第1204章 又不是壞事熱推-fn2vb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佟爱家不知道弟弟给自己惹了什么样的人物,而且对于灵子母这样的老太太,本能的有点抗拒。
一个念头闪过,佟爱家派出了弟弟佟爱国,自己还是消停看着吧,不掺和弟弟的私生活了。
佟爱国上来以后,自觉自动的就走到了灵子母的面前,非常自然的拉起了她的手。
“大妹子,这大冷天的,荒郊野外,你来这干啥啊?”
灵子母也没有躲开,更没有深究刚才为什么不认识自己。
“佟大哥,明人不说暗话,太清沟整出这么大动静,我能不来看看嘛?
再说了,蔡根都来了,我能不来吗?
一年的费用都交了,他要是出点啥事,谁给我服务啊?”
扯,真是能扯。
小孙他们在旁边一个劲的撇嘴,心里都在不断的吐槽。
唯独贞水茵与灵子母接触的比较多,当仁不让的直接开口了。
“灵子母,咋地,你们诸天会也想掺和一脚吗?”
提到诸天会,所有萨满立马警觉起来。
他们与天庭不和,与那西边更是不对付,明火执仗的敌对没有,暗中互相厌恶确实真的。
以宗教作为纽带的组织,不说你死我活吧,排他性一般都比较强。
就像在场的众人,二柱子代表的耶稣,灵子母代表的佛祖,佟爱国代表的巫祖,还有那躺在那不能动的黄平代表天庭。
对了,还有长白三的胡小草,三教九流都快凑齐了。
贞水茵也是想直接问明白,灵子母到底是什么意图。
“小水姑娘,火药味不要那么浓,诸天会咋样我管不到。
就论我灵子母,对蔡根从来没有敌意啊。
再说了,诸天会也不是我家的,我犯得着吗?”
这算是表明态度了,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利好。
小孙更是直接,不喜欢贞水茵的弯弯绕,即使她也没绕。
“那你干啥来的?看热闹的啊?”
玉藻觉得这群人带着偏见看待自己的好心眼,有点憋气呢?
“我干啥来的,还不是为了给蔡根帮忙,保这一方平安。
看热闹的都在这站着呢,蔡根在哪呢?”
是啊,蔡根带着啸天猫跳湖了,自己这群人确实在岸上看热闹呢,被玉藻一说,小孙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咋地,我还得谢谢你呗?
去吧,我三舅就在下面呢,要帮忙别用嘴出溜,下去吧。”
玉藻瞪了小孙一眼,没再搭理他,而是看向了胡小草。
“小草是吧?奎祖让你来的吗?”
胡小草早就想跟玉藻亲近亲近了,只是碍于小二的想法,自己不能乱了阵脚。
“是啊,奎祖说,天下太平,人人有责。
多事之秋冬,长白三一脉不能独善其身。”
玉藻心里无论咋想,自己明面上也是长白三一伙的,虽然这里的事情,奎祖没跟自己打招呼。
“恩,奎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只是没说你也来。”
玉藻编了个瞎话,维护了自己不多的自尊心,转头看向了龙少。
“小伙子,你挺不错啊。
以后办喜事,言语一声,我给你随份大礼。”
龙少看到玉藻的时候,眼睛就不争气的直了。
没想到玉藻还能夸奖自己,这是意外中的意外。
难道这桃花运来了以后,都是像火山那么猛烈吗?
前有大天使搔首弄姿,后有玉藻拉关系卖好。
难道自己本身就是千里马,今天遇上伯乐参观团了吗?
刚想说话,被何奈子往身后一拉。
“呀,这不是玉藻姐姐吗?
你啥时候来的啊?
咋没言语一声,咱们团购个机票啊。”
玉藻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即使当初尼玛察家的神道教,围剿自己多年,算是宿敌。
此时面对何奈子,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情况,玉藻表现出了与身份相匹配的涵养。
“滚犊子,尼玛察家的小婊砸,谁跟你组团,你也配?
要不是给大兄弟面子,我今天就废了你。
你要是但凡有点良心,好好对我家大兄弟。
以后不要再浪了,也不要再作妖了。
一心一意的跟我家大兄弟过日子。
否则,我饶不了你,记住了吗?”
虽然骂的何奈子,但是玉藻这口口不离大兄弟,让龙少直接就飘了,自己何德何能啊?
这是在帮着自己拔份立威,以振夫纲啊。
龙少别的不行,好赖话还听不懂吗?
这是玉藻怕何奈子以后欺负自己,给自己拔份呢。
看到何奈子被骂得满脸通红,龙少假模假式的开始圆场。
“大姐,我家何奈子以后一定学好,痛改前非,本本分分,你就放心吧。”
何奈子看到龙少的态度,竟然不帮着自己说话,一下就勾起了神道教主的脾气,当场就炸毛了。
“小龙龙,你不爱我了。
这个骚狐狸咋就成了你大姐呢?
你咋帮着外人欺负我呢?”
“闭嘴,大姐说的全是为你好,你咋不知道好赖呢?
自己咋回事忘了吧?
你这思想教育一刻也不能停,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做我龙少的女人,必须识大体。”
面对突然凶自己的龙少,何奈子都恍惚了。
眼前这个男人,几个小时前,还唯唯诺诺胆小如鼠呢。
这几个小时以后,咋就敢吼自己了呢?
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变化呢?
本命鼓破了,祖纹也没了,凭借这龙少唤醒天之贝子死里逃生留下一命,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神道教主了。
即使自己仍旧是神道教主,在龙少这也没啥了不起的了。
想明白这点,何奈子一下就通透了。
自己不能任性,自己不要浪,要稳住。
羞愧的地下了头,何奈子红着脸小声说。
“小龙龙,我错了,玉藻姐姐教训的对,我以后注意。”
看到何奈子终于转过弯来,龙少很是欣慰。
如果没有这一出,自己以后的日子也是很难消停。
感激的看向了玉藻,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玉藻嫣然一笑,只是笑容还有完全展开,就被灵子母拉着跳进了太清沟。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0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靈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