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0

gsfh9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刑警使命討論-第1293章 有什麼問題嗎?閲讀-tfc6o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别整这没用的,咱们来点实在的好不?”
叶九一哂。
“先说那个杀人手法,丁立秋说是你教给他的,是不是?”
蒙哥冷笑一声,反问道:“他说什么你都信?”
“信啊,为什么不信?”
叶九也笑着反问他。
“你可能不知道吧,当时是我一个人审的他,就在他的出租屋内,旁边还有一个许明哲。
所以,你觉得他说的,我为什么不信?
所以,如果现在也是我一个人审你,你说什么我也得信,你说是不是?”
蒙哥先是一愣,随即冷笑道:“你刑讯逼供?”
叶九笑了笑,毫不在意:“别说得那么难听,刺穴之术,可不止你一个人会,我也会。
但我经过试验,发现丁立秋不会。
他是懂得一些近身格斗的技巧,但刺穴术,他确实不会。
所以他说是你教的,我就想问问你,是不是这么回事?”
“你要是不肯承认也没关系,我可以在你身上再试验一下,你会不会,就一目了然了。”
叶九说着,慢慢掏出三枚银针,举在了蒙哥面前。
蒙哥脸色立变……罗开成索性身子微微往后一靠,饶有兴趣地当起了旁观者。
原本以他的级别,主审应该是他。
可现在这情况,似乎叶九和蒙哥之间,更“方便”沟通,毕竟他们都是武术界人士,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比如刺穴术这个东西,罗支队确实就不大了解。
而看蒙哥的样子,他是真有些害怕。
想想看,在人的后脑勺上扎三针,就能轻而易举地置人于死地,并且还能造成尸检法医的困扰,听上去足够神奇吧?
那如果在别的地方,别的穴位上扎上几针,会不会产生其他令人难以想象的效果?
罗开成是外行,他想象不出来。
可蒙哥应该早已经在别人身上做过很多回的试验了。
“姓叶的,我很奇怪,你是公安那边的吧?
这个事情,你们公安掺和什么?”
愣怔片刻,蒙哥忽然提起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毫不相干的话题。
叶九倒也不介意和他聊聊闲篇。
审讯本就没有一定之规,没有“标准模式”,并不是你一味的严肃呵斥,犯罪分子就肯定会如实招供的。
有时候扯着闲篇,犯罪分子精神一放松,反倒容易说漏嘴。
“这也算是机缘巧合吧。
萧燕燕和萧百里要是不在自助餐厅发疯,让你去找苏越的麻烦,或许这个事情,我还不一定会掺和!”
叶九非要掺和这个事情,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邹正刚正好是邹老政委的儿子,谁叫他老爸和邹老政委的交情那么深厚呢?
第二个,自然就是他姐夫黄秘书长也被牵扯进来了。
叶九完全没有退路。
不知道蒙哥搞清楚这中间的因果关系之后,会不会很郁闷——早知道这样,真该一拳把萧百里那个傻缺揍厕所里去吃屎。
没事惹谁不好,要去惹叶九的朋友。
“说实话,你们的水准也够业余的,接头手法太粗糙了,许明哲莫名其妙地跑到自助餐厅去和丁立秋接头,还和你见面,有那个必要吗?”
叶九有些鄙视地说道。
在哪接头不是接头啊,非得去那人多热闹的地方。
诚然,在大型酒会上完成接头,交换情报,是很多“外交间谍”喜欢用的手段,但人家那是没办法,几乎每个外交人员,都会被驻在国的反谍机关关注,平时交换情报的机会很少,搞不好一出手就被逮住了,不得不借助这种大型的外交酒会来完成交易。
你们特么的有这个必要?
这叫邯郸学步知道吗?
蒙哥顿时很懊恼,哼道:“特么的,还不全是因为许明哲那个蠢货?
他非得要见识见识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还说想亲眼见证一下我和老萧家的关系……”叶九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能够理解许明哲的心思,那就是个小市民啊。
他走上这条不归路,原因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对自己的现状很不满。
正所谓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一天到晚,想着的就是要怎样改变自己的“命运”,从小职员变成人上人。
那还有什么,比老萧家对他的吸引力更大呢?
在京师地界,他这种四十来岁的科长,几乎就是“失败者”的代名词,如果能攀上老萧家的高枝,都用不着老萧家那些位高权重的长辈发话,只要萧燕燕开个口,他说不定就能得到提拔重用了。
蒙哥亲自出马,向他“展示”自己和萧燕燕的亲密关系,说白了,也是一种“思想工作”,能够让许明哲更加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
“所以他见识到你和老萧家的关系之后,第一个要求就是把邹正刚教授害死?”
这一点,让叶九有点不太理解。
尽管许明哲和丁立秋都已经交代了原因,叶九还是想在蒙哥这里再验证一下。
“这是组织的要求!”
蒙哥说道,叶九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在说到“组织”这两个字的时候,带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傲气。
似乎在他心目中,组织确确实实是非常非常高大上的。
但凡是组织的要求,就一定要得到满足,也一定会得到满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组织”在蒙哥心目中已经开始神化了,蒙哥对“组织”产生了盲目崇拜。
“那组织又为什么要杀死邹教授?”
“独家技术啊,你连这都不懂吗?”
蒙哥有点轻蔑地看了叶九一眼,不屑地说道。
“他那个研究已经基本完成了,我们拿到了全套资料,再把他干掉,那组织就是独家技术拥有者了。
他们那个团队就算后续能再次完成研究,那也落在了后边。”
“独家技术才是最值钱的,这下你明白了吗?”
“哼,岂止如此?”
一直在“旁观”的罗开成忍不住插话进来。
“不但得到了独家技术,杀了邹教授,你们还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身上。
对吧?”
“当然了。”
蒙哥毫不避讳,立马点头承认。
“我们本来就打算要把许明哲往上抬一下,让他有更高的地位,将来可以继续为组织服务。
那这次泄密事件,就必须要有一个替罪羊。
这个姓邹的是个死脑筋,完全不肯合作,那就只有让他背锅了。”
说到这里,蒙哥居然还反问了一句。
“有什么问题吗?”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0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