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0

b5v0w優秀都市言情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笔趣-893.白澤入龍國相伴-i7l69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93、白泽入龙国
牛广西也郁闷,若是让他选择,他真不想参与其中,可他这修为又哪里有发表意见的可能?白泽开口,他就只能跟随,同时,他心中也十分庆幸是白泽前来,否则他真要心惊胆颤。
至于逃离北俱芦洲?别傻了,别说他拖家带口的,就是孤身一人,又能逃到哪去?倘若他是个人族,倒也还好,小心一些抵达大唐这个人族正统之地,寻个灵气充裕之地即可。
可他一个妖族,在洪荒这般危险之地,做为一个非天地主角的种族,除非躲藏到一个及其隐蔽之处,否则在这种大劫之下,这般杂妖的下场可想而知。
牛广西算是幸运的了,踏入北俱芦洲的地球妖族不少,这些妖族进入之时,在地球或许等级很高,但到了洪荒,只能在最底层晃荡,倘若血脉未能进化的,一辈子都只能在底层,没有修炼资源,没有靠山帮助,大多数时候只能做为炮灰,说不得哪一场冲突之中就化为灰烬了事。
这样的妖族,可不少,就牛广西所见,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可以说,从地球进入洪荒的妖族之中,他牛广西算是最风光无限的一个,虽血脉并不出奇,勉强入了中品,然误打误撞之下,得了曲辕犁的功德,这功德又被白泽发现,这才开始平步青云,有着白泽的照料之下,功法、资源也没有短缺,这才有了如今修为,然后续想要再前进,难度就大了。
修士,越是修为高深,前进一步也就越困难,有这么一种比例,以妖族而言,觉醒灵智皆可称之为‘妖’,可这些妖族踏入仙道的不过百分之一而已,进入太乙的又只有百分之一,这么一算,一亿个妖族修士,进入太乙天仙的唯有一人尔。
过了太乙,继续往上的路更加陡峭,往往一千个太乙修士能有一个进入大罗就算不错了,而这些进入大罗的修士,绝大多数都已经将自己的潜力开发殆尽,一辈子只能在某个境界之内停留,当三灾九难来临之时,往往就是他们生死存亡时刻。
想要避开三灾九难,唯一的途径就是踏入大罗金仙,三花完全绽放,到了这时,便有了与天地齐寿的说法,只要不出意外,悠闲直至无量量劫却是没有问题的。
牛广西如今也清楚了这些,最大的愿望便是踏入大罗金仙,只不过,他也知晓,这个难度不小,靠他自己,几率小的可怜,不说其他,便是高深的功法一项,就足以让他碌碌无为一辈子。
本牛广西心气也渺茫了,特别是被帝俊调回洪荒,返回这山谷之后,这份心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低落。
今日白泽到来,牛广西郁闷归郁闷,心底深处,还是有着那么一份期待的,只不过,他没有开口讨要的实力,想要更好的功法,只有一条途径,那就是功劳。
按理,他此前被白泽派遣到地球维护十万大山安稳之时,也算是一个很大的功劳,可这里头时间太短,而且后期直接被帝俊否定病剥夺职位,功劳也只能成空。
今日,直接和白泽一起行动,进一步贴上自己靠山,在他看来,只要时间久一些,足以让他从外围人士变成内部人员,甚至是嫡系队伍,到了那时,什么功法没有?
至于地球立场,牛广西还是很淡薄的,说到底,他不过是大环境下开启灵智的水牛罢了,指望他和大一统教育背景下者相提并论又怎么可能?
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和白泽近身交流的机会,还一起出差,牛广西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使得白泽刚踏入地球,就已经得到了许多其他洪荒修士所不知道的地球内幕来。
牛广西还是一头牛的时候,智商肯定感人,但到了如今这个修为,也不可能会傻,无非是经验不够丰富罢了,代表北俱芦洲在地球坐镇两年多时间里,地球知识也掌握了不少,常识就更别说了。
“科学?有意思!莫非真有人类认为自己是猿猴进化来的不成?”
“尊上,此事在地球灵气复苏之前,不说近半,但三四成至少还是有的,但如今这个数量肯定下降不少,可想要寻找的话定然还有不少,特别是西方那些白色人!”
白泽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眼神诡异,他相信牛广西不会骗他,相对于其他人,他更清楚眼前的牛广西在智慧上超过大部分妖族,无他,乃是天降功德吸收之后的洗礼,这对人族而言,或许不过如此,但对妖族来说,却是本质的提升,眼前的牛广西就是如此,智商上已经领先大部分妖族,他的分析也必定有所依托才是。
“龙国之中有着女娲娘娘造人传说?此事可能确定?”
白泽一下又转了话题,使得牛广西不得不快速切换应对。
“是的尊上!龙国之中的人族不仅有着女娲娘娘造人传说,甚至连后羿射日都有,三清圣人同样存在,便是尊上,在龙国神话传说之中,也有着介绍!”
“哦?倒是奇怪了!”
白泽比牛广西要想的多了,他第一个想法就是龙国和洪荒是否有着关联,而后快速确定,他不认为没有关联会在龙国之中留下诸多神话传说,只不过到底是直系关联,还是有着其他修士在久远之时传播开来。
后者且不论,若是前者,他就需要好好衡量一番了。
“除去龙国之外,其他地方的人族就不知女娲娘娘了?”
“是的尊上!其他国度之中的人族,都各有神话传说!比如在十万大山西部有一阿三国,神话传说之中就含有佛门,但这其中的佛门却和洪荒佛门有着诸多不同!”
“诸多不同,就是有着一些相似之处了?”
“正是如此!龙国之中也有佛门传说,几乎和洪荒没有太多区别!”
白泽微微点头,朝着西部方向望了一眼,而后又朝着北部望去,他不着急,反正帝俊也没有给他一个准确的时间归去,再说如今洪荒也十分麻烦,还不如在地球休憩一下再做计较。
牛广西看到白泽没有接话,继续说道:
“尊上!再往西,曰中东,信封阿拉真神,更往西,有信封宙斯,有信封叶和花之类不一而足,此地往南,有一小洲,明为‘非洲’,其上人类一身漆黑,信仰更是杂博,只不过如今这些人类已经留存不多,非洲之地,多被当地妖族占领!”
“看来地球的妖族也过得不错!”
牛广西没有接话,这事,他还真不知道,就是在十万大山坐镇之时,也最多在周边走走,非洲之地,根本没有去参合的心思,心里头,倒是有些懊恼,想着此前不该沉迷网络,四处走走才是正理。
白泽很低调,到了地球,也没有将神念铺开的意思,谨慎的他不愿意惊动地球可能的强者,还有一点更让他不得不小心的便是龙国人既然有着女娲造人传说,大概率也是女娲娘娘之后,当真肆无忌惮的话,日后女娲娘娘知晓了,他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妖族,虽尊帝俊太一为妖帝妖皇,然对女娲娘娘这个圣人,绝对是发子骨子的尊敬,他们很清楚,倘若没有女娲娘娘,退出主角地位的妖族如今很大概率会成为丧家之犬,而不是像如今这般占据一洲之地,惬意而活。
白泽更不是帝俊太一,野心之类如今更是没有,妖族从主角之位跌落之时,白泽就很清楚时代变了,哪怕帝俊太一日后成圣,也不可能让妖族回到主角之位,更何况这在白泽看来根本不可能之事,不说其他,就为了自己,他也不能像以往那般,奉那帝俊太一完全遵令之法。
跨过通道,白泽也没有惊动坐镇大妖,而是直接带者牛广西到了西南十万大山和龙国边境之地,看到那高耸的长城防护线,脸上的笑容反而多了不少。
白泽本就十分敏锐,刘浩遗留在防护长城之上的气息他一闻就知,从这一点,他就分析出了几个利好,一个是龙国的实力没有他想像得高,另一个则是龙国对西南十万大山之中的妖族不愿意长期厮杀下去,或者说,更愿意敬而远之。
“尊上,此前俺返回洪荒之时,这里还没有防护长城!”
“嗯!龙国境内,也有不少妖族吧?他们和龙国人族是如何相处的?”
“说来倒也奇怪,龙国境内妖族和龙国人族日日相争,但绝少大战,高阶大妖少更喜欢闭门潜修,低阶则更像是各凭本事!”
“各凭本事?”
“是的尊上!龙国境内大山也不少,这些大山之中,高阶大妖深居大山深处,外围则沦为低阶小妖地盘,人族进入这些地盘之中,生死有命!不过哪怕如此,依旧有着众多人族进入其中猎杀小妖,其中又以龙国军方为最!”
白泽稍微一思考,就明白了这是龙国人族在控制妖族数量的表现,对此,他也不以为意,对他而言,什么将这些妖族一统的想法还真没有,换做帝俊太一,或许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他却不愿意为之,说到底,自从将帝俊太一召唤归来,他就有些后悔了。
“你且化作人形,虽我前往人族之地游览一番!”
“是尊上!”
牛广西低头一震,便化作一个两米高肌肉大汉,一身休闲服装,他嘴唇动动,想要提醒白泽服装之事,可不知想到什么,又熄了心思。
白泽还真没想到这些,他带者牛广西架起云朵,朝着北方飘荡而去,在经过防护长城之时,也察觉了‘禁空阵法’,好在这这份对他而言倒也无碍,但此事,他却记在心里,口中嘀咕了一句:
“老师将大罗之下禁空,就是不想让妖族大规模踏入龙国境内吧?”
牛广西也听到了声音,眼中疑惑闪过,也没有插嘴之意。
跨过防护长城,就能看到附近军营林立,这些都不是白泽目标,他也没有多加停留,而是继续往北,在一个市级城市停留落地。
“服饰已经大不同矣!”
白泽扫视一圈,周围却对他二人视而不见,也是为了不让自己特异,他将自身长袍变化一番,可总是感觉有些别扭,好在这种感觉也没有维持多久,习惯了反而好像更舒服一些。
春城,正是白泽落下之地,这里,也是西南十万大山军部总枢纽所在,也因为这大军缘由,这里的人口数量如今比灵气复苏之前还要多上不少,更成了西南最大的城市所在。
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白泽倒也还好,然人口密度却让他有些吃不消,特别是将隐藏法术放下之后,周围人族总是不自觉多看他两眼,有那么一会,他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好在他耳朵足够灵醒,周围人类交谈话语传入他耳,才使得他松了口气,当然,那些赞扬他悠然特质的言语也让他隐隐有些自豪。
洪荒,大唐幽州,刘浩身上紫气光柱散去,露出真容,小龙儿一下就扑了上来,一脸紧张之色。
“爸爸没事,小龙儿不用担心!”
“嗯!”
虽点头十分快速,可小龙儿抱着刘浩的脖子却没有一点松开的意思,而后刘浩看到妹儿一脸担忧之色,心中也十分暖和,伸着大手在妹儿小脑袋上轻轻揉了一下,看到妹儿脸上露出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
“拜见紫薇帝君!”
“都是自己人,何须客气!既然来了,一起喝杯茶吧!”
刘浩带者孔丘和姜子牙二人踏入小院,身后其他人对视一眼,也跟随了进去,这些人之中,除去鲁班这个镇元子门下之外,其他人一个个都带者兴奋之情,一肚子话在心中想要询问。
尊卑之事,刘浩一个现代人还真没大多忌讳,挥挥手在小院之中升起石台石凳,个个有分,可等他从客厅取回茶具之时,却看到没有一人落座,便是孔丘和姜子牙二人也俱是站在一旁等待着。
“孔丘、子牙,你二人文武曲业位,也是我擅自做主,得了三清圣人点头之故!此事事前未能和你二人商议,今日我以茶代酒敬你二人一杯,却是将你二人拖下水了!”
孔丘和姜子牙二人对视一眼,心中想着难怪如此,可却没有丝毫见怪之意,他们接受了紫气洗礼,自然清楚其中溢出,拜谢还来不及,哪里会怪罪?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0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