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hg1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1625冰封帝國 愛下-第五十五章 少年天皇之九:決定日本國運的大戰(4)讀書-hpwav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在这种情形下,个头矮小的,没有经历过多少场战斗的所谓“战马”见到个头高大的、凶悍的战马,就算骑士再是精悍也无济于事,“战马”们纷纷躲避不跌。
于是梁化凤的三百骑就像一把硕大的凿子一样毫无阻拦地从日军中“穿了”
異界全面發展
过去。
三百骑看起来不多,不过在战场上形成的威势还是相当了得的,更何况还是高头大马、甲胄耀眼的瀚海军飞龙骑?
当三百骑在很短的时间从日军里穿过后,造成的影响也是巨大的,飞龙骑不仅将躲避不及的日军骑兵杀死杀伤,在其大阵里造成了一个巨大的缝隙,还让两边的骑兵胆战心惊,都策马往更远的两边跑。
梁化凤见状,干脆将自己的骑兵分成了三拨,以百骑为一队再一次冲向了两边的敌骑!
反复穿插了几个回合后,岸边聚集起来的骑兵越来越多了,随着更多的骑兵加入到战场上来,柴田胜利的骑兵完全成了一盘散沙,漫无目的地在淀川水东岸的开阔地上瞎跑。
日军的统领柴田胜利有些胆寒了。
当他手中的长枪被梁化凤磕飞之后,他顿时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他身上虽然还有单手武士刀,不过连一向擅长的长枪都没了,在马上用武士刀与敌人争斗,想想就没什么胜算。
不过他可不敢就这么撤回去。
他这两千骑兵虽然战力一般,不过可是耗费了前田利常加贺藩大量财富的,如果事后他们得知自己的两千骑竟比敌人区区三百骑一冲就散了,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他想重振织田信长时代柴田家族的梦想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随着敌人的骑兵越来越多,他想鼓其余勇奋力一搏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最后,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瀚海军的骑兵在战场上大杀四方,四处追着自己的骑兵击杀,而自己却完全无能为力。
他带着少数“精骑”退到了一处小山包上,他心里残存着一个念头。
“努力吧,诸君,等到天黑了,我等再撤回大阪港附近”
他想的不错,到了天黑,前面的步军若是进攻顺利,便不会拿他这支骑兵的“败仗”当回事,若是败了,则大家都败了,也不会单独拿自己是问。
“将军”
就在柴田胜利一脸迷茫地站在山包上时,他的手下突然说道。
火影四代成为彭格列十代的日子 联袂
“何事?”
“雨雪都停了”
“哦?”
柴田胜利刚“哦”了一声,随即就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他将头上的牛头盔摘了下来,果然,天色已经放晴了。
雨雪虽然停了,不过眼前战场上的风势却一点也没有减缓,它们并不是从一个方向过来的,一会儿是北风势大,一会儿有罕见地刮起了南风。
无论哪种风,在一场剧烈的雨夹雪后的冬日,依旧是寒冷无比。
战场上,依旧是瀚海军骑兵满场追着日军骑兵厮杀,偶有日军骑兵奋起勇气与瀚海军交战,大多一两个回合便被杀死杀伤。
事情继续在向对日军不利的态势进展,不过有一宗柴田胜利还是很欣慰,他的手下在没有接到他的命令之前是不会主动退却的。
天色虽然暗淡,不过依旧是白日,似乎在近几日连续的大雪、雨雪天气之后,凝聚在上空的水分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天色突然变得高远、清淡起来。
西边远处的夕阳也显现了,那里还出现了一抹红霞,几只海鸟不时闪现在红霞附近。
“哒哒哒”
此时,有一小队瀚海军骑兵奔了过来,他们并不是那些穿着锃亮的板甲,拿着让人胆寒虎枪的飞龙骑,而是拿着骑刀的猛虎骑。
见到这些骑兵,柴田胜利心里突然迸发出了勇气。
当然了,他能生出勇气,也与这队骑兵手中的武器有关。
他们大约十余人,一半拿着骑刀,还是双刀,另一半却高举着火枪——一种比寻常火铳短得多的火枪,在扳机位置附近鼓起了一个大包,正是猛虎骑新列装的三连发骑枪。
在马上施放火枪,是此时的日本人所不能理解的。
“杀给给……”
柴田胜利大喊了起来,不过他的话音未歇,便被下面传来的声音打乱了。
“砰……”
“砰……”
“……”
一阵枪响过后,聚在柴田胜利身边的人一下薄了许多。
“八嘎!”
柴田胜利睚眦欲裂,不过这还没完。
“砰……”
“……”
又是一阵枪声。
这下,柴田胜利身边的人全部倒下了,不过倒下的场景又各有不同,有的是马匹中弹,骑兵被掀翻在地,有的被铅弹击中,挣扎一番后还是倒下了,有的中弹后疼痛难忍,抱着马头跑了,跑着跑着又倒下了。
最后,只剩下了柴田胜利一人。
万古圣皇 贝夜
这下,他眼里的怒火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惧。
他握着武士刀的右手一开始在微微颤抖,渐渐地,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
此时,下面的瀚海军倒是没有再发枪,其中一个拿着骑刀的骑兵向他招了招手,从山包上的柴田胜利看来,那是一个侮辱的收拾。
再看时,那人双手都拿着刀,右手的刀长一些,左手的短一些,左臂上还有小盾,胯下一匹至少比自己这匹“神驹”高出五寸的大马。
“八嘎!”
祖上的荣光突然全部闪现在脑海里,柴田胜利策马冲了下来。
“咣当!”
那人见到这一幕时,竟然也迎了上来!
就在两人就要相遇的那一刹那,那人用左胳膊上的小盾挡住了柴田胜利势在必得的一击,然后策马冲上了山坡,没多时,柴田胜利已经来到了山下,而那人则上了山包!
星際機甲女王
“驾!”
形势移位!
那人又冲了下来,柴田胜利经过刚才那一击后,顿时觉得对方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顿时信心大增,他也迎了上去。
一丈!
双方的距离很快拉近到一丈左右,正在这时,那人突然将左手的短刀扔了过来,柴田胜利心里暗骂,赶紧用武士刀磕飞了短刀。
但另外一抹刀影如影随形来到了他的眼前,等他意识到不对劲时,脖子上陡然一凉。
那人右手的长刀完美地对上了他的脖子,锋利的刃部划开了日本人铠甲里最薄弱的顿项,还深深切进了肉里。
一抹红光闪现在柴田胜利面前,随即一抹带着晕眩的疼痛便涌了过来。
“‰※$!”
柴田胜利倒下了,倒下前嘴里还大喊了一句,那人自然听不懂,便问另外一个瀚海军士兵,那人似乎懂得日语。
“他说的是,你不是真正的武士,没有武德”
“武德?哈哈哈”,那人仰天大笑,然后轻蔑地忘了依然倒在地上的柴田胜利,“驾!”,然后策马飞速离去。
……
“真是不怕死啊”
大阪港,正在装填弹药的杜七看着眼前像潮水一般涌过来,又被己方火炮喷出的散弹毁灭的日本武士,内心也是莫名震撼,禁不住说了一句。
天色已经黑色了。
不过日军的进攻仍在继续。
似乎已经明白这场战斗是决定日本国身死的关键战役,在德川赖房的指挥下,三路人马分成了好几拨,对大阪港发动了连续的进攻。
在刘芳名离开后的三个小时里,日军以千人为单位,分别从大阪港的东面、东南、正南三面发动了五次进攻,总共出动了大约一万五千人,第一次进攻时,就像尼堪等人预料的那样,还推上了盾车,由于积雪深厚,那是一种直接滑行在雪面上的盾车。
在青铜炮的打击下,绝大部分盾车尚未抵达瀚海军的防线便被击碎了,少量盾车侥幸抵近到防线附近,又逃脱不了小炮和手榴弹的打击,最后,日军干脆抛弃了盾车,一拨接一拨的像永不休止的潮水一样涌过来。
由于瀚海军尼布楚青铜炮散弹的射程高达百米,比时下大部分火铳的射程还要高,日军里就算有端着火枪的士兵也无济于事,从八十米开始便要分别受到青铜炮、火枪(六十米)、小炮(二十米)、手里的的轮番打击,最终能够抵达瀚海军用草袋子加上混凝土垒成的那道防线前面的,十不存一。
没有数量优势,就算能够突进到防线面前,也免不了受到火枪的打击。
故此,当天色完全黑下来时,他们已经有惊无险地击退,不不不,日本人像飞蛾扑火一般完全不怕死似的前赴后继涌到他们的阵地,没有一个人退却。
被毁灭,是唯一正确的形容。
最后,在防线前面大约一百米左右的范围内,躺在雪地上的尸体密密麻麻,侥幸露在外面的雪面也是殷红一片。
这个雪止后的夜晚,强烈的血腥味、硝烟味随着乱风四处飘散,笼罩了一切。
触目惊心!
后阵,当德川赖房得知自己前面五拨攻击全部铩羽而归,而后面的柴田胜利的骑兵又败亡后,在准备上第六拨攻击组时不仅犹豫了。
“难道彼等的火炮、火枪不需要冷却?能够永远发射下去?”
“没准儿他们现在正在歇炮?歇铳?”
正犹豫间,他突然感到地上一阵颤动。
一刹那,他狠狠地击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他们的骑兵出动了,而现在他们的步军正在歇炮、歇铳!自己稍微一犹豫,就错过了战机啊!”
他想的不错,瀚海军的枪炮确实要歇息,不过这并不是主要原因。
最強狂兵
尼堪营察觉到自己防线前面的尸体铺集的实在太多了,此时若还是待在防线后用枪炮射击,到最后敌人完全可以利用尸体的掩护冲上阵地。
再者,届时瀚海军想要反击,还要费力清理前面的尸体。
还不如趁着敌人士气低落之时先发动反击!
在白日里,他在瞭望台上瞧得清清楚楚,敌人除了扎下为数不多的帐篷,并没有大规模扎营的打算,多半是打着一战定胜负的主意。
(正版)奔月
这样的情形,正适合瀚海军骑兵的出击!
阿克墩、杨庭栋、沙牟奢允三人各带着三千骑兵出动了!
在他们的身后,还各跟着两千步军,两千端着上了刺刀的步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