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aib優秀都市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ptt-367 踏足東瀛,刀中不二讀書-exg1v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晨光洒落。
远望而去,却见怪石嶙峋,乱石各立。
“哗!”
忽听一声轰隆震响,遂见一朵浪花高高激起,在空中粉碎,满天水雾飘洒飞扬,而后又自散去。
一浪方落,一浪再起,惊涛拍岸之声此起彼伏,久久不绝,又好似自其诞生之初,这涛浪之声便已长存不散。
既是惊涛拍岸,那自然便有岸。
断崖高耸,怪石嶙峋,这是一处荒芜的海岸,人迹罕至,然在晨曦映射之下,却见金光万道,倍添凄美。
美与丑,永远是对应的,越丑的事物,往往只要焕发一丝不同于往日的色彩,也能变的极美。
这海岸就极美,但这美丽却是短暂的,正因为短暂,才显得弥足珍贵。
断崖陡峭高耸,其下乱石林立,就连周围,也难看到什么人迹。之所以无人,是因为,这处海岸上有个人,一个极为可怕和恐怖的人,而那些但凡闯入此地的生人,全都有进无出,命丧黄泉,而后尸沉大海。
事实上,曾经,以前,也有人敢于闯入这里,而这些人,无一不是东瀛各地有名的高手,刀客,剑客,乃至武林高手。
可这些人的下场,也和那些普通人一样,进去之后,就无人再见他们出来过。
所以,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一处禁地。
太久了,许是五年,许是十年,久到已没人再来这里。
“哗!”
又一朵浪花激起,散开的漫天水雾中,忽见现出几个字来。
“绝情绝意,求败壮志,用心斩诀,刀中不二!”
十六个字,恍惚间竟是在晨光下流淌出不一样的璀璨光华,将那掀起的水雾切开,斩开,劈开。
这字,在石上,一面高逾十数米的巨石上,石面斑驳青苍,屹立在凛冽呼啸的海风中,这十六个字,每一笔,每一划,都非凿刻而成,而是被人以极为骇人的刀法辅以断石分金,削铁如泥的神刀,烙印在了上面;刀痕银钩铁画,苍劲有力,字痕更是去势凌厉,棱角刚硬,锋芒毕露,每一笔,都像是一把刀,无坚不摧的刀。
既然有刀、有字,自然就有人。
便是那个为人所惧的人。
而这个人,当然也是一位刀客。
名震东瀛,更是东瀛第一高手的不世刀客。
刀中不二。
事实上,这并非他的名字,他的真名也早已不为人知,甚至连他自己也都忘了。
殤歸 劉坤典
他爱刀,痴刀,寄情于刀,而至无情,绝情,他已一无所有,唯一有的,只有刀。
同样的,他人是痴的,刀也是痴的,自然不愿屈居人下,一个人,只有是胜利者,只有是那屹立绝顶,傲视群雄的人,才有价值,活着的价值,他要做天下无敌的人,更要做独一无二的刀,便只能是第一,不管他的人,还是他的刀。
惡少獨寵萌丫頭 菡貝兒
白姐 阿刀
所以,他杀了很多人,为求无敌,为求第一,他刀下杀生无算,为求绝情、无情,他更是将自己满门老小,一家二十三口,悉数亲手残杀了个干净,就是他那唯一的弟子,无敌,亦是想要杀他,败他。
“哼!”
海面上,陡然炸起一声闷哼。
也在同时,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一道黑影破浪而出,如一只展翅翱翔的巨鹰,凌波而起,口中发着沙哑的怪笑,与他一起飞出来的,还有一条鲨鱼,体长几快三米多的海中恶兽,此刻浑似无力的婴孩,被这道灰影带了出来,高高抛起,而后落在了岸上。
豹夫锁情 红颜
正欲挣扎,忽见那灰影已俯空扑下,竟是直直扑倒鲨鱼的身上,伸手一掏一抓,已将其破开肚肠,伏身大口吞嚼了起来。
这是个老人,年近古稀的老人,满头银发散乱在背后,身上穿着一件破烂老旧的东洋武士袍,脸上皱纹纵横无数,长满了一块块黑褐色的斑点,就好像一具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活死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腐臭,霉味儿。
艷宮殺:棄女成皇 青堯
但不可否认,这个人,浑身上下俱是流露出一股不同寻常的霸气,以及杀气,就如同那渐胜渐高的烈日,汹涌的灼烤着人间大地。
血光的泪 笔名大得多
老人身形不高,然骨架奇大,肩宽背阔,许是上了岁数,显得有些精瘦,一双手筋骨毕露,不似那种发劲儿后的变化,而是五指骨节粗大,指骨却细长,给人一种充满爆发力的感觉。
我的黛玉妹妹
他一手风轻云淡的按着挣扎未死的鲨鱼,一手则是撕扯着鱼肉,吃的好不满足。
但,就在他大快朵颐,享受着眼前的美味时,他突然神情一变,一头杂乱的银发浑似狮鬃般尽皆扬起,纷乱而起,根根竖起如戟,他已扭头望向身后,尽管眼中无珠。
不错,他是个瞎子。
身后是海,烈日高悬,浮云万里,蓝天白云,远望而去,但见海天已成一线,景色瑰丽动人,一望无际。
可老人却始终用他那双瞎目,望向海天,像是要望到那尽头。
他在看什么?
断崖下,时有海浪高高溅起,海上时有风涛拂过,日头也越来越高了,可老人却始终没有改变姿势,仍旧看着,等着。
终于,他苍老的面颊忽地一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也感受到了什么,那张满是皱纹堆叠的脸上也挤出了一丝笑,笑的僵硬古怪。
歡喜冤家:校草戀上女漢子
他已起身,身下的鲨鱼不知何时已是死了,在暴晒中泛着一股腥臭。
老人直面海天一线处,他已握向腰间的刀,没有名字,刀就是刀,这柄刀,就叫——“刀”。
直到日上中天,烈日高悬。
远方一望无际的海平线上,终于有了不同。
就好像有一颗毫不起眼的尘埃,落在了极目处。
但这颗尘埃,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变大,只是眨眼,瞬息,尘埃就已成了黑点,而后,黑点又飞快变大,变成了一颗石子大小,接着石子也飞快变大,从天地的尽头,慢慢变成一道瘦削挺拔的身影。
这个身影,正在汪洋碧波之上,徐徐走来。
看似起落轻缓的步伐,然在那身影之下,一步之距,竟是达到惊人数十丈,如横空挪移,起脚时,那人尚在原地,落脚,已在四五十丈之外。
近了,更近了。
短短几步,那道身影便已从极目处,走到了近处,现出了轮廓。
但见这人身形瘦削挺拔,背负木匣,青衣白发,一双手静静地垂在身侧。
魔星圣帝
“你、”
说是在近处,但二人实则尚隔了百多米的距离。
在你心尖又何妨
可就在对方说出一个字后。
断崖上,迎风而立的刀中不二,已是拔刀出鞘,对着百米外的来人斩出一刀。
刀锋所向,海面上立时带起一层涛浪,像是裂开了一条豁口,笔直朝那人撕裂过去,异响声动,好似蜂鸣。
“好!”
而那人,也说完了。
他说的是。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