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二百二十八章 月大人看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门口,那江宴和谢长鱼两人相视一眼,推门进入。
果然,这就是关押赵以州的地方。
此时的赵以州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好在这贵溪楼确实是装饰辉煌,虽然只不过是个牢房,也依旧是非常漂亮。看来只是将这赵以州找了一间客房关押罢了。
“赵大人!”谢长鱼上前,连忙去查看了一下赵以州的情况。
“还好,还活着。应当是饿极了脱水晕过去了。看了一下没有明显外伤,也没有内伤。”谢长鱼把了下赵以州的脉象,细细琢磨了一下。
江宴点了点头:“看来这贵溪楼的人也并没有太折磨他。”
谢长鱼承认,但又越发是奇怪起来:“那既然什么都不干,她们抓赵大人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将我们引来杀阵里溜溜?”
说这话的时候谢长鱼都有些不相信。
但是很显然,这帮子人就是那么奇怪。
要是只是为了将他们引过来,实在是无趣到了极点。
一定还有别的阴谋。
谢长鱼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将赵以州搬了起来。
可后者毕竟是已经昏迷了过去,此时的身子可是沉重得很。谢长鱼的内力几乎已经全部耗尽,此时也已经没了力气再去搬动这赵以州。
于是乎,也只能是愁眉苦脸看着赵以州的身体,苦涩道:“平日里叫赵大人减肥,他就是不愿意。隋某有些脱力了,也不知丞相大人愿意搭把手背一下这货吗?”
随后,谢长鱼便是明显感受到了一阵要杀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不用想也知道是江宴。
除了那时候在她家当书童的时候,这江宴何时还被使唤过做这种事情?
就是现在,那江宴也只是负手而立,冷声道:“是你要来救这赵以州的,那你就负责把他搬回去。”
说罢,江宴还果真是根本不上前帮忙。
谢长鱼只好是苦涩着脸,想着办法把这赵以州搬到自己身上来。
可赵以州此时实在是太沉重,谢长鱼也晓得自己不可能搬得动,也只好是唉声叹气不已。
而就这时候,谢长鱼似乎感受到有一股奇怪的气息出现。
再度回头的时候就发现房间之中出现了一个黑袍女子,那脸上还用额黑色的面纱蒙住,看不清楚是何人。
但是至少不是贵溪楼的楼主。
江宴本就面对着房间门,自然是早就已经发现了这女子。
来人的气势很是明显,显然没有什么友好的意思。
于是乎,谢长鱼也就放弃了继续搬动赵以州的念头。
“看来这次营救行动还没结束啊。”谢长鱼有些尴尬出声。
她此时已经累的不行,显然是已经不想继续战斗了。看那江宴的样子,应该是还有一战之力,不然就干脆就让江宴出手算了。
江宴也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那女子,不过手中的玉牌也是已经准备好随时发射出来了。
那黑袍女子也是人狠话不多的角色,手中一翻飞,便是一把极为精致的刀握在右手之中。
“死!”
黑袍女子挤出一字,那声音就好像是干涸已久的枯井一般,令人听了就很是不舒服。
可那黑袍女子在说完之后,就好像是炮弹一般原地起飞,冲着江宴劈去。
江宴也不说话,直接迎战而上。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房间之中迅速缠斗了起来。就连谢长鱼都有些看不清楚这影子了。
不过谢长鱼还是一直在努力观战。
就现在看来,这两个人划算是势均力敌,不过谢长鱼知道,这江宴的实力远不止如此。刚才江宴已经在杀阵之中消耗太多的内力和体力了,绕是用丹药补充过了也绝对不能迅速恢复到巅峰时刻。
就现在能和那黑袍女子打成平手。要是换做是全盛时期的话,那江宴应当是能碾压此人。
饶是如此,就光是战斗出来的意识,也是绝对能够碾压黑袍女子的。于是乎,江宴一边节省着自己的内力,一边拉扯着消耗那黑袍女子的内力。虽然有些棘手,倒也还算是能够应付。
不过,就算是这人感受到了江宴的实力,也依旧是没有退缩的意识。那一个劲攻击的样子像极了傀儡。
而就在江宴一个闪身将那人的刀打落在地的时候,谢长鱼却是愣住了。
那是月引的刀!
银月刀!
月引向来都可以算是曼珠沙华的后勤,负责毒药制造。平日里虽然也会出任务,但是作为毒药好手,她永远都会是选择用毒药先出手。
从小兵到帝王
这银月刀也就几乎没有怎么见过光。
但是为世人所不知的是,银月刀也同样是月引的一大利器。她虽然极少出手,但是刀法也可以算是一流。
或许别人不认识,但是作为月引做好的朋友伙伴和主子,谢长鱼不可能不认识。
此人是月引!
那黑纱之下隐藏的就是自己寻找了很久的月引!
我的丹田是地球
可是看月引现在的样子,和当初雪姬的样子像极了。
好像就是被人控制了一般。
也不知江宴有没有认出月引,至少现在谢长鱼认出来了,她就绝对不会放任江宴欺负月引,至少她不能死!
银月刀脱手,那月引显然也是愣了几分。可江宴的攻击迅速而至,仓促间,月引袖口之中散落出了些许的白色粉末。
江宴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在注意到之后大惊,迅速封住呼吸,连忙后撤。可饶是如此,整个身子也已经开始迟缓了起来。
好机会!
谢长鱼趁机上前和月引扭打了起来。
趁着打出房门之外,谢长鱼有意避开了江宴的视线,趁机抓住月引的手,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那月引的身子有些许的停顿,看向谢长鱼的眼神更是迷茫。
靠近了之后,谢长鱼能够透过黑纱看到些许那张熟悉的面庞,果然是月引。
可在谢长鱼喜悦的时候,月引却像是没有想起来她是谁一般,一个冲突将谢长鱼击倒在地,自己则是转身离开了贵溪楼。
一时间,谢长鱼也只好是苦涩地留在原地。看来这月引虽然找到了,但依旧没有那么好唤醒。也不知这幕后之人到底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