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愛下-一百五十四章:會者不難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当时,任自强正在兴头上,也没多想,满口答应:“好,明天我送你们上山。”
“太好啦!”三女闻听眉开眼笑,也愈加热情,大有不把他榨干不罢休的架势。
可惜她们只能是一厢情愿,以前对付她们六个都绰绰有余,更别说现在功力大进了。
三女自然被他折腾得吟唱不止,直到精疲力尽,一败涂地,最后无力的连眼皮都懒得眨一下。
事后任自强才有点回过味,估摸她们这都是托词,要不为什么早不走晚不走,单单大丫二丫一来就迫不及待想上山?
看来刘思琪她们对自己贸然往家里增加女人还是有想法的,只不过迫于木已成舟且无力抗拒罢了。
所以才出此下策,想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眼不见为净,或许还有抱团取暖的小心思。
不过得了便宜的任自强脸皮已经练得足够厚,他也明白,你管天管地还能管女人们脑子想啥吗?
只要大家在一起不吵不闹表面过得去就行,他也就熄了强行撮合的心思,至于大被同眠暂时也不奢求。
再说满城。
胡大洪一路紧赶慢赶,天黑透了才回到满城。他没有招摇声张,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一个人颠颠跑到郭民生府上报喜。
“你们总团头这么快就把董大疤瘌灭了?”
郭民生已经歇息,闻听此事后连衣服都顾不得换穿着睡衣跑出来见了胡大洪不可置信道。
“县长大人,小的哪敢骗您呢?此事千真万确。董大疤瘌的尸首和解救回来的“肉票”就在我家,您去了一看便知。为剿灭董大疤瘌匪帮,我们总团头手下兄弟死伤惨重啊,足足好几十个。”
“好好!没想到你们总团头还真有两下子,我马上通知人去验尸领人。”郭民生搓着手欣喜万分在客厅快速踱着步,压根没听胡大洪后面的话,还颇为遗憾道:“要是能活捉董大疤瘌就好了?”
即使他听到了也不会在意,在他这种高高在上的政客眼里,向来只看结果,至于过程中死多少人与他何干?
再说打土匪能不死人吗?土匪要是那么好打,何至于假手他人。
胡大洪也是人精,对郭民生后面的话充耳不闻,不予理会。心里却翻了个白眼,你说得轻巧,像董大疤瘌这样的亡命徒是那么好抓活口的吗?也就是我们总团头亲自出手,搁别人出马还不知道谁死呢?
郭民生也就顺嘴一秃噜,也没指望胡大洪回答。他心里门清,能把董大疤瘌打死就不错,还要啥自行车?
指望这种罪大恶极,明知被抓到就是个死的土匪头子拱手就擒,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再不啰嗦,一连串电话命令下去,点齐一干心腹人马去胡大洪处验明董大疤瘌正身。
经过确认以及被董大疤瘌绑架的‘肉票’指证,确定无疑。
一桩政绩轻松到手,郭民生心怀大慰:“胡团头,你可以通知你们总团头来领赏了。”
“县长大人,总团头还在忙着善后以及打探其他土匪的消息,领赏的事已经交于我代办。”胡大洪解释完毕,趁机提出任自强对军火的要求。
末了故作沉痛状:“我们打董大疤瘌就死伤几十个兄弟,再没有趁手的家伙事和弹药供应,我们将无力再战啊?”
事实俱在,从董大疤瘌一事上郭民生已经看出任自强是言必行行必果的人,何况对他也算知根知底,也不怕资助一帮叫花子有拥兵自重、养虎为患之嫌。
再有其夫人吹的一番枕头风,他对任自强由认可、感激之情已经变得极为欣赏。
正所谓有本事的人到哪都受欢迎,作为一县之长,既需要治世之才,也需要能打能冲的干将。
郭民生对任自强也不免动了扶持收拢之心,自然是工作做得到位,该安慰的安慰,该答应的答应:
“胡团头,你转告你家总团头,请他放心,死伤的兄弟县府会出资抚恤,他所需的军火我也会尽快想方设法解决。还有,别忘了告诉他,等刘家堡的学校建成,舍妹可以去教书。”
“我代我家总团头感谢县长大人的知遇之恩。”胡大洪感动莫名,一揖到底。
此间事了,郭民生如何宣传表功不提。
翌日一早,任自强把大丫二丫和罗峰召集在一起,吩咐罗峰在管账上多教教姐妹俩,关于刘家堡后勤和一应支出三人商量着办。
自小在别人店里当学徒的罗峰,其察言观色自不必说,他哪敢托大:“老板请放心,我一定会辅佐好两位小姐。”
大丫二丫不乐意了:“我不是小姐,你叫我大丫(二丫)就好。”
“这……?”罗峰也不知该如何称呼,向任自强投去求救目光。
“呵呵,罗峰,你就称呼夫人吧。”任自强拍拍他肩膀解了围:“记住,这事你知道就行,人多眼杂,此事不宜外传。”
他和大丫二丫的关系瞒得了别人,瞒不过他爹罗长春,罗峰知道也是迟早的事。
“是,恭贺老板喜得良缘!”罗峰恍然大悟,又向大丫二丫深施一礼:“罗峰见过两位夫人。”
同时,任自强也告诉大丫二丫即将建设的诸如学校、医院、生活区等一些大笔用钱的地方。
否则,依照姐妹俩财迷性子,一旦看到只出不进花钱如流水,又该心疼的跳脚,必定会找他一遍遍请示耽误工程进度。
接着带大丫二丫到密室,这里放着王大发的烟款和董大疤瘌的‘私藏’,差不多有近六十万大洋,还有大批军火。
任自强不无显摆到:“你们看,这里加上我身上带的,咱们钱多的是。以后你俩该花就花,千万别替我省钱。”
“嗯嗯,知道了强哥。”姐妹俩脆生生应道。
“吃完饭我送思琪她们三个上山一趟,刘家堡以后就交给你俩负责了。”
大丫急道:“啊!强哥你也要走?”
二丫忙问:“强哥,你在山上呆多久?”
“怎么,舍不得我走啊?”
“舍不得!”两姐妹正是恋奸情热之时,自是有啥说啥。
“哈哈…,安心啦,我就把她们送到山上,明晚就下来陪你们。”他搂着大丫二丫各给了个长吻。
接着任自强又见了大头、小翠、小娥一干从津门带回来的小孩。小翠、小娥倒没太大变化,无非是心情好多了。
变化最大的莫过于大头,小子一下像吹气球般长壮实了,头也显得没以前辣么大。
刘思琪笑盈盈拉着大头道:“强哥,我收了大头当干弟弟,让他随我姓,给他起了名字叫刘长顺,他以后叫长顺,大头好难听呢。”
“嗯,长顺,这个名字起的好,以后我就叫你长顺了。”任自强虽心里吐槽名字起得土气,但也犯不着惹刘思琪。
“强哥,我听三哥说您的亲卫队好威风,我想加入亲卫队。”大头,哦长顺挺胸叠肚兴奋道。
刘思琪也帮腔:“强哥,长顺聪明能干,他不但学会了发报,还向梁医生学了急救,枪也打得不错,而且烧得一手‘叫花鸡’,雪梅都夸味道好呢!”
“嗯嗯,真的好吃,强哥你尝尝就知道。”李雪梅笑着肯定道。
“嗬!长顺,你小子真够可以的。”任自强不由刮目相看,在长顺头上亲昵的揉了几下。
“强哥,您对我们这么好,我就想多学一点才能帮上您的忙,才能报您的大恩大德。”长顺劲说大实话。
“好,长顺,以后你就是亲卫队的通讯员和卫生员。”任自强满口答应,手一翻一支勃朗宁手枪出现在手上:“给,奖励你一把枪。”
“谢谢强哥。”长顺闻听一蹦三尺高,这才显出半大小子心性。
看小翠小娥一脸羡慕,任自强又变出两支‘掌中雷’:“小翠小娥,你俩也有,以后要好好练枪法,打铁还要自身硬,咱们再不会任人欺负知道吗?”
“谢谢强哥,知道了。”小翠小娥开心的两眼弯成了月牙,若获至宝。
看其他小孩眼巴巴看着,任自强哭笑不得:“你们都别着急,现在先好好学本事,等你们到了十四岁我都给你们发枪。”
“好嘢!我们到时候一定比大头哥,哦,是长顺哥还有本事。”一众小子欢天喜地。
“唉,都特玛是小鬼子逼得,这世上马上连一张安静的课桌都放不下了,小孩都不得不拿起枪了。”任自强心中喟然长叹。
安顿好诸般事宜,他带着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还有长顺向山里走去。
别说长顺这小子背着电台,斜跨急救箱,扮相还真像辣么回事。他也是亲卫队必需且急需的人才,一时也顾不得计较他年纪大小。
到了驻扎在附近山谷的队伍中,任自强把长顺托付给刘柱子陈三,又和武汉卿、王老虎等人聊了一会。
叮嘱他们一定要对土匪做好前期摸查工作,先做到知己知彼,等他从山上回来由他带领再进行针对性的攻防演练。
土匪在任自强眼里虽是乌合之众,但也不敢掉以轻心。他嘴上说不会亲自出马,但也不放心像武汉卿、王老虎这类老派军人,刘柱子陈三这样的初出茅庐之辈领兵打仗。
不用问,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就凭他们现有的战术战法,在和土匪的战斗中队员的死伤是难免的。所以,打土匪他有自己的想法。
在他心里,虽说枪子不长眼,他辛辛苦苦培养的这些人可以死在和小鬼子的战斗中,但打土匪中死伤一员都可惜、心疼、不值。
山路难行,更兼烈日当空。刘思琪、吴美兰、刘雪梅三位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娇女,由于不会骑马,出了营地还没走十几里山路,已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腿脚发软,大有三步一歇的架势。
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强哥,到野狼寨还有多远啊?”几乎每过一个山头都会问一遍。
即使任自强怜香惜玉,此刻也不得不硬下心肠磨练她们的意志。最多爬山时出手拉一把,走上五六里路歇一歇为她们用内力按摩一下腿,缓解酸胀。
想要他背着走,想都别想。
并不断打气鼓励:“思琪、美兰、雪梅,加油,你们可以的。别忘了以后咱们以大山为伴,走山路那是家常便饭。”
或是出言刺激:“现在你们三人的身体素质比起玉淑、陈兰、王妮她们差远了,她们三个每天出早操锻炼身体,现在走山路轻松得很呢。”
三女也算是女人中心智坚韧之辈,尤其以刘思琪为甚,要不然也不会在鬼子手中坚持下来。于是在她这位大姐大的带头下,吴美兰、李雪梅咬牙坚持。
问题是人力有穷尽,走了四个多小时大半山路,三女看着依旧连绵不尽的苍茫大山,心气全无。
即使任自强用望梅止渴:“加把劲,再坚持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也不起作用。
“强哥,让我们歇歇吧?实在走不动了。”三女四仰八叉毫无形象躺在一棵树下,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大有长眠于此的节奏。
“哎,你们都别睡,我给你们唱歌吧!”任自强灵机一动想起一个提振士气的妙招。
“嗯。”三女此时兴趣缺缺,鼻子里哼了一声。
“唉,上次去津门咋就忘了买把吉他回来呢?”没有乐器伴奏终归大大降低了他唱歌的逼格,只好从储物戒里拿个铜盆出来。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砰砰”用手打着节拍,开口唱道:“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到这儿戛然而止。
新颖而应景的歌词和腔调立马让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好奇的睁开眼,等了好一会见没有下文,急道:“强哥,唱完了吗?”
“嘿嘿,这个歌要边走边唱才有意思。”
闪婚成爱
“真的?”
“嗯哼!”
“美兰、雪梅快起来!强哥的歌好好听呢!”刘思琪顿时精神大增,一骨碌翻身起来。
“嗯嗯,就是,就是。”吴美兰、李雪梅也欣喜的爬起来。
“对嘛,来,跟上。”任自强排着盆在前面蹦蹦跳跳,做着各种滑稽的鬼脸,唱道: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看过来 看过来
这里的表演很精彩
请不要假装不理不睬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看过来 看过来
不要被我的样子吓坏
其实我很可爱
寂寞男孩的悲哀
说出来 谁明白
求求你抛个媚眼过来
哄哄我
逗我乐开怀
我左看右看 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 我猜了又猜
女孩们的心事还真奇怪
寂寞男孩的苍蝇拍
左拍拍 右拍拍
为什么还是没人来爱
无人问津 真无奈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看过来 看过来
寂寞男孩情窦初开
需要你给我一点爱
Hi Hi
我左看右看 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 我猜了又猜
女孩们的心事还真奇怪
我左看右看 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 我猜了又猜
女孩们的心事还真奇怪
爱 真奇怪
来 来 哦嘿哦
来 来 哦
听着新奇诙谐有趣应景的歌词,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嘻嘻哈哈,喜笑颜开,浑然忘了山路难行,充满了活力无限。
当然,一首歌怎么够,不过这对任自强来说都是小开司,后世辣么多歌,光是记得的情歌都足够他连续不停唱一个月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又一句歌词一句歌词教她们唱。
三女的嗓子得天独厚,能甩五音不全爱跑调的任自强几条街,不服不行。
歌唱使人忘却了疲倦,忘却了时间,余下的路有歌声相伴,轻松惬意的一批。
看,不知不觉野狼寨遥遥在望,早早接到信的冯玉淑、陈兰、王妮,还有个大高个女孩,那是武云珠,她怎么也来了?站在最后一座山顶招手欢呼雀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