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二章 鴻門宴推薦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两骑相对驰聘。
浑身铁血之气如虹,犹如针尖对麦芒。
随着战马铁蹄踏地,激起泥草飞溅。
张飞与铁勒东图近了。
“看矛!”张飞大喝。
丈八蛇矛如同灵蛇吐信,直接刺向冲过来的铁勒东图。
“来的好!”铁勒东图怒喝。
提刀挥击,即将刺中自己胸膛的丈八蛇矛。
“铿锵!”
“什么!”
两兵相撞,铁勒东图大惊。
他发现自己这一刀,却只移动了一丝胸前蛇矛,没有完全挡回去,连忙侧身躲避。
“滋溜!”可是慢了一步,丈八蛇矛直接刺中他的胸前护甲,激起一片火花。
吓得铁勒东图屁墩儿后移,向后仰面,可算是凶险的躲过了这一击,勒马向右转去。
“好大的力气!”惊魂未定的铁勒东图,看着胸前的护甲,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凹痕,面容微白起来。
百变夫君猎顽妻 天山雪莲阿拉
他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大意,差点让自己死在张飞的丈八蛇矛之下。
而且他也明白了,张飞的确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全力出手,不带有保留的。
“尔能接住吾一击,证明尔还是有点实力的,再来吃吾一蛇矛!”张飞挥动丈八蛇矛狂笑,朝着铁勒东图再次冲杀。
“张将军,真是好大的口气!”铁勒东图被张飞轻蔑,神色瞬间变得阴沉,提着弯刀迎战上去。
这次他一点儿也不敢掉以轻心,招招全力以赴,勉强的挡住张飞丈八蛇矛的袭杀。
然而。
他却不知,张飞其实并未用全力,而是在与他演戏,等待李易的到达,然后看李易的态度,是否斩杀铁勒东图。
也在此时。
前去回报的西凉铁骑,快速的策马来到李易身边,禀告道,“启禀大将军,张飞将军还未传信,便遇上铁勒四部的三部首领。”
“张飞将军现在与他们对峙,让卑下传话给大将军,铁勒四部来请大将军入部族,这其中有诈,让大将军细琢。”
“铁勒四部来请?”策马的李易闻言,小脸浮现一丝疑惑,随即回悟过来。
朝身后的铁骑喝道,“西凉重甲听令,加快速度!”
“得令!”
轰隆隆!
得到将令的两骑,立刻抽打战马,加快了速度。
“大将军,这铁勒四部明显不怀好意,我等还要入其部落吗?”典韦驱马与李易并行,开口问道。
回 到 明 朝 當 王爺 小說
“入。”李易淡笑道,“铁勒四部有请,怎能不入,不然岂不显得我李易胆小?”
典韦却迟疑的又问道,“可是,万一这是鸿门宴,我等该如何?”
“我不是刘邦,他也不是项羽!”李易小脸笑意不变的道,“怎么进这铁勒四部,可不是他们说了算,而是吾说了算!”
“本将还巴不得,他们设下鸿门宴!”
说道这儿,李易再次对典韦说道,“你去传令给许诸,听杯为号,一旦形势不对,先斩其铁勒四部首领。想要本将之命,那头先断其头颅!”
“末将得令!”典韦也露出笑容,减缓战马速度,溜到许诸的面前,咧嘴道,“虎痴,扛着战旗累不累,要不吾帮你扛一下?”
妻 高 一籌
“就你?”许褚瞥一眼典韦,单手稳稳的握住战旗,幽幽的说道,“你不行,没有毅力。”
“我去,老许,你这是诽谤!”典韦抽搐着嘴角,正色道,“大将军有令,入铁勒四部,听杯为号,斩其头颅!”
“有四人,我包两个。”许诸神色微动,双眸闪过一抹血芒。
“不行,到时候看谁快。”典韦摇头。
他与许诸的武力不相上下,比试了几次,也没有分出胜负,只能在这些事情上,争个高下。
证明自己才是大将军麾下的第一保镖!
“那你快,吾持久!”许诸微侧头,看看典韦身板,居然同意了典韦的话。
“这才对嘛,老许,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没我快……”典韦见许诸怂了,嘚瑟的说道。
但随即却发现,许诸这话不对劲啊??
连忙黑脸的问道,“老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霸气大陆
“想知道,就去问大将军吧。”许诸铁面下的面容憋笑,要不是顾及典韦的面子,他估计早就放声大笑。
“你等着!”典韦郁闷的放下狠话。
他现在怎么敢去问李易这话?
等闲暇的时候再说吧。
不久。
五万铁骑,便到达张飞与铁勒东图对战之地。
惊骇着铁勒三部首领,以及身后的一万铁勒武士。
还未等李易,完全勒住坐下战马,便听到对面响起一声喝问,“前方来人,可是唐王李易!”
“放肆!”谁知回应对面的却是典韦。
只见典韦喝斥道,“尔不过一部族首领,并非铁勒王,有何资格直呼吾大将军之名!”
“难道尔等还是不知尊卑的蛮人不成!”
典韦本就在许诸身上受了怨气,此刻听铁勒部族居然喝问自家大将军,果断将对方当成出气筒。
不过。
典韦此话却是没错。
不管铁勒王,还是突厥王族去往长安,都会受到王爵应有的礼遇,不会做出不分尊卑之事。
就算是两国征战,但王爵位尊,不管那国都会保持应有的敬意。
这是礼!
而被喝斥的铁勒西图,面容一变,讪笑道,“哈哈,我失言了,还请唐王殿下勿怪。”
“无妨!”李易踏马而出道,“大唐不会这样对待铁勒王。”
说着侧头对典韦道,“传讯回长安,不管吾之生死如何,铁勒王来使长安,在城外等待一日!”
“末将得令!”典韦沉声接令。
都市修仙大劫主
倒是闻言的铁勒西图,却是脸色大变道,“唐王殿下,毕竟你现在出征突厥,我之言有何不对,也不用如此小题大做吧!”
实则,铁勒西图内心对李易的杀意,越发的浓郁。
有些事情,摆在明面上的话,性质就变了。
包括他们想要设下鸿门宴,也只是暗中进行。
顺利斩杀李易,或者没有斩杀李易,这都是两者对弈,成则大唐换新王。
败则铁勒九部,便与大唐撕破脸皮,站在明面上的敌对。
“尔可曾亲闻本将灭尔铁勒九部?”李易捋着肩头白发,看着铁勒西图道,“这是本将与突厥王庭之间的战争,与大唐无关,而你铁勒九部根源就不用本将多说了吧。”
“难道,尔是想掺合本将与突厥王庭的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