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四百二十九章 於歡的後手分享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怎么这么多叶家人?”
“于欢,一定是于欢找来的。”
“于欢,你个叛徒,于易峰说的没有错,你果然跟叶家合作了。”
这些人不问青红皂白,直接确定了此事。
于家老奶奶气的直捂胸口,“于欢,你竟然为了家主之位,和仇敌叶家勾结,真是我的好孙儿啊,好孙儿啊。”
于曦急了,忙道:“奶奶您别误会,这件事情肯定不是您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叶家人都已经来了,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于曦,此事你该不会也知情吧?你们姐弟两个,想把我们于家毁了吗?”
于家老奶奶气的都喷血了。
于欢看向于易峰,沉声道:“好一招搬弄是非,这些叶家人都是你叫来的吧?今日是祭祖,你想做什么?”
于易峰玩味冷笑,“于欢,你少把一切推到我头上。”
“诸位,于曦和于欢姐弟图谋不轨,我们正好在先祖牌位面前,杀了他们,以慰先祖的在天之灵。”
于易峰挥挥手,早就安排好的手下出动。
围住他们。
他等的就是此刻机会。
杀了于欢和于曦,天经地义。
于大海那边神情恐慌,看向于曦询问:“于曦小姐,这?”
于曦道:“我弟弟没有勾结叶家,真正勾结叶家的是于易峰。”
“于易峰,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这一切都是你的算计吧?”
于易峰没有承认,冷笑道:“动手!别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于曦这边也带来了一些人,马上和他们打起来。
场面混乱。
于曦咬着牙喝道:“于易峰这个可恶的混蛋,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时候动手。”
“今天可是祭祖的大日子啊。”
“小欢,黑玫瑰特种部队呢?”
于欢叹口气,“被一伙神秘力量拦住了。”
“一定是叶家。”于曦笃定道。
“叶家出动了。”
这次叶家的领头人是叶君聪,他已经开始动手。
让众人意外的是,叶君聪选择帮助的竟然是于易峰。
而非于曦和于欢。
“你们都看明白了吧?叶家究竟跟谁合谋了?”娜塔莎喝道。
“于易峰,你个王八蛋,这么做对得起老奶奶……”某人站起来,刚要开口指责。
噗呲!
叶君聪一刀捅他心脏上,一命呜呼。
于易峰哈哈大笑,“都睁大眼睛看清楚,谁才是勾结叶家的叛徒?”
指鹿为马!
于易峰的意思,他们都明白了。
刚才污蔑于欢,是为了事成之后,给外界一个交代。
坏事他背地里做,表面上全都推给于欢。
想到于易峰的恶毒心思,他们一个个都鄙夷。
太过分!
可叹今日的祭祖,于家这些人并没有把太多打手打来,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他们无能为力。
瞧见这些人妥协,于易峰一脸得意,看向于曦和于欢喝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能破局?”
“于欢,我要亲眼看着你死,为我爸报仇。”
“不,直接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要慢慢折磨你。”
于欢摇着头,“费这么大劲,就是为了弄死我?”
“于易峰,你倒是看得起我,我应该感觉到荣幸吧?”
于易峰一脸冷意,“你老老实实留在云市,不来帝京于家,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你呢?偏偏要来找死?”
偷心女佣:傅少,深深爱
“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于欢笑了。
“你觉得自己是真命天子,我这个在云市苟且偷生的家伙,不配跟你竞争?”
于易峰点头,“不错?难道你觉得自己配吗?”
于欢淡然微笑,“咱们走着瞧吧。”
“我也让你看看,我那一年都在云市做了些什么。”
于欢看向远处。
此时的那里,一辆辆大巴车行驶而来。
于易峰瞧见了,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怎么还有人?于曦的那些人,这次祭祖不是没有跟过来吗?”
于家祭祖有规定,不让带太多的人,所以于易峰才选择在今日下手。
并且提前埋伏了一些人,通知叶家。
旁边的于宁摇着头,他也不知道这伙人哪里来的。
“如果是于曦的人,不可能赶来的这么快,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于曦和于欢姐弟两个提前安排在这里的。”于宁猜测道。
于易峰一巴掌抽他脸上,怒发冲冠,“废物东西,我不是让你提前探查清楚吗?你是怎么办事的?”
于宁捂着脸,一声不敢吭。
这时候,叶君聪揪起于易峰脖领子怒吼道:“我艹尼玛,这伙人哪来的?存心坑我们是不是?”
于易峰强行挣脱开他,不满道:“你特么问我,我问谁啊?”
“狗日的于欢,他竟然还留了后手,可恨。”
于曦也一脸震惊的看着,询问于欢,“这些人是你找来的?小欢,你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于欢解释:“老姐,你的人出动势必会被于易峰探查到,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人了。”
“不提前告诉你是为了以防万一。当然现在告诉,也不迟。”
于曦象征性的掐了于欢一下,“老姐都敢耍,你可真是长大了。”
说完她就笑了。
“不过这些人,都是你从哪里找来的?”
“我在北省,云市发展的一些势力伙伴。”
车停靠,一位位熟悉的人走下来。
青妃子,金国川,霍南阳……等等。
金国川开口便是一句歉意,“很抱歉于少,我们来晚了。”
于欢摇着头,“不晚,刚刚好。”
和他们随便闲聊几句后,于欢把目光落在于易峰的身上。
能够发现于易峰铁青难看的一张脸。
眼睛里都快要喷出了火来。
于欢冲他冷笑,“于易峰,你应该没想到,我还有后手吧?”
于易峰沉声道:“我的确没想到。”
“看来,你一直在堤防着我。”
“像你这种人,不堤防不行。”
于欢看了眼叶君聪,说道:“我还要感谢今天的于家祭祖,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把你的狼子野心逼迫出来。”
“我想这或许是于家的历代先祖显灵,让我为于家清理门户吧。”
“哈哈……”于易峰大笑,不屑道:“于欢,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可还没有输呢。”
“不到最后一刻,我们谁也不知道笑最后的是哪一个。”
于易峰眼神坚定,一副要鱼死网破的架势。
于欢无所谓。
“那就别废话了。”
“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