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笔趣-第922章 追求(萬更求訂閱)相伴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大周王是人祖的后裔,追随人皇后,被人皇的责任大道影响,最终选择了人皇阵营。
正如大周王自己所言,这个过程中,他经历过迷茫、迟疑、纠结。
最终,他选择了拥抱这个时代!
新时代!
于是,在第十潮汐,他不惜一切,想要扭转整个局面,而他,差不多成功了。
苏宇能融时光册,和他关系很大。
当年的他,只是恫吓星,真交手,恐怕不是星的对手。
所以,他当年压根没出手。
此刻,苏宇也是心情复杂。。
许久,轻叹一声:“我还以为,你还隐藏了实力,甚至可以多出一位真正的至强者……结果,你不是,可惜了!”
大周王有些无奈,叹息一声没说什么。
苏宇又道:“从太古到现在,你都没什么进步吗?”
大周王轻声道:“我早就说过,我的天赋不是顶级,只是靠日积月累一点点累积罢了。你们,才是时代的天才,时代的宠儿,而我……只是这个时代的凡夫俗子!”
日积月累到如今,大周王也不过刚具备了16道之力,堪堪进入一等。
很多大道,修炼了多年,直到融入苏宇天地后,才掌握了大道,跨入了一等境。
此刻的苏宇,有些空落落的。
“你真名就叫周天?”
“是。”
“和天有关吗?”
苏宇看着他:“周天文明,日月星辰,你这名字……可是有些来历的。而天这个人,消失了,我之前猜测,你是否和此人有关,结果不是,八部首领,月是女性,难道只有一个月是女性吗?”
你真不是人祖周的嫡子之类的?
大周王只是说后裔,多少代的后裔?
周和谁诞生了后裔?
到了周那个地步,找女人,也该很强大吧?
看看武王就知道了,武王和明王有道侣,道侣都是顶级存在,一等境强者。
大周王摇头:“周天,名字而已!我算是人祖周的曾孙,我父、我祖父,都在末世战死了。人祖留下的后裔,也不止我,虞也是,巨人族先祖也是,其实人祖一系,留下的血脉不少!太古初期,他还在万界活跃,包括如今的人族当中,其实也有一部分他的后裔……不过隔了无数代了,就和文、星他们一样,你觉得是后裔就是,不是也就不是。”
“人祖这边,只要你观察万界就行?”
大周王微微点头:“只需要如此,因为……我改变不了什么,也不够强大!太天才了,太强大了,反而太过引人注目,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存在,才能一直从太古活到如今!要不然,你会相信一个至强者,投靠一些小年轻吗?”
苏宇笑了:“那也难说,也许觉得年轻人有潜力呢?”
说归说,苏宇最后说道:“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大周王沉默一会,开口道:“其他的,不需要多说什么,这个潮汐,我那徒弟,也许想要我对他说点什么……可我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对柳文彦,他也没有太多的说法,太多的交代。
大周王看着长河之水,缓缓流淌,又过了一会才道:“你若是见了他,告诉他,该恨就恨,没必要忍着!忍了太多年,伤身,我不介意他恨我!也许当年我该传他忍道,也许成就更大!”
他自嘲地笑了笑。
苏宇微微皱眉,大周王看向苏宇,笑了笑道:“还有最后一件事。”
“说。”
大周王吐了口气,缓缓道:“人祖大概率在万界还有一些东西留下,肉身道,可能已经被他放弃,只是个晃子,和文王的笔道差不多。他若是开了天,那他的天地……可能还在万界!”
苏宇看着他,皱眉:“你出卖你祖宗?”
人祖好像也没对你如何,你就出卖了?
大周王摇头:“不是出卖,我其实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合作,他是天门的叛徒,也是人门的叛徒。在地门中,他也未必被待见……我只是希望,他……也能有个好结果!而不是被杀!他背叛人,站在人的角度,他不可饶恕,可站在你的角度……他未必不是无法拉拢的。”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你的意思是,让我找到他的天地,胁迫他合作?”
“算是吧!”
大周王笑道:“没有一些东西制约,你也未必会相信他会合作。”
“你知道他天地在哪?”
大周王摇头:“不知道,但是大概率就在几个地方。第一,巨人界域之内!第二,混沌某地。第三,人境内!”
苏宇一怔:“人境内?”
“对,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越是想不到的地方,越有可能!”
大周王笑了笑道:“若是将天地藏在人境之中,时光长河对天地虽然有些排斥,可排斥力没有其他天地排斥那么大,所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人境?
会吗?
人祖应该开天了,按照其他人的说法,不开天的强者,大道规则之主境的,都被封印了,因为到了掌握大道的地步,都是时代的精英,会被一起封印的。
人祖没被封印,还有个死灵之主,死灵之主开天了,人祖也应该开了天!
苏宇想了想,点头:“回头要是能找到最好,找不到就算了!”
说着,苏宇又道:“他背叛人,勾结人门,到底是因为什么?”
按照那些人的说法,人祖和人应该没什么冲突才对。
大周王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你遇到了他,也许可以自己问问看,陈年往事,也不算什么秘密,起码现在不算了,他也许会告诉你的!”
苏宇笑了笑:“也是!”
说着,苏宇起身道:“你也回万界吧!我往前走走看,看看那些家伙躲哪去了!”
大周王没说什么,没让苏宇小心,苏宇不需要小心。
他也不逗留,很快顺流而下。
而苏宇,则是逆流而上!
大周王的事,他决定还是交给柳文彦来做决策,大周王的一系列谋划,苏宇其实是受益者,唯独柳文彦,很是悲哀。
苏宇压下这些,继续朝上游飞。
如履平地!
到了苏宇这地步,哪怕在时光长河中,也几乎没什么太大压力了。
一路朝前,过了一阵,苏宇感应到了一股气息,一股特殊的气息。
好像……很宏大!
但是,隐约间又有些虚弱的感觉。
苏宇眼神微动。
我……到了天门真门附近了吗?
时光长河,随着门户靠近,其实是在被压缩的,两头都在压缩,压缩到了极致,压缩到了万界区域,三门齐开,这就是死灵之主一直惦记的机会,吞噬长河!
否则,现在的长河,他是没办法吞噬的。
当苏宇再次往前一段距离,他看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门户。
而在门户附近,一群人在门户那微弱的光芒下挣扎着生存。
当看到苏宇的身影,那些人纷纷变色!
“苏宇!”
有些色厉内荏的喝声响起!
神皇怒喝道:“苏宇,你敢来这?”
此刻,门户之上,浮现出淡淡的光辉,好像在复苏。
而苏宇,没看那些人,而是看着这巨大的门户,陷入了沉思,半晌才道:“你什么时候会和万界重合?”
神皇他们有些惊惧,还以为苏宇问他们,可感觉又不像!
下一刻,天门忽然微微波动起来,一股显得有些慈祥的苍老声传出:“苏宇,你很期待我和万界重合吗?”
众人都是大惊!
天门……是活的!
还有,对方居然认识苏宇!
这一刻,他们只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不知道天门是活的,有意识的!
苏宇笑了笑:“有些期待!另外,我还有些疑惑,你是开天者,算是被彻底封印了吗?你复苏的话,需要杀人来圆满本源,防止自己陨落吗?”
“化为门后,我便算是被封印了。”
天门给出了答案。
苏宇笑了:“你庇护这些人,是给门内那些人准备的吗?”
天门不答。
苏宇想了想又道:“我知你现在不会复苏,我问个问题,你必须得回答我,不然……这些人,你一个别想留下!”
天门沉默一会:“你想知道什么?”
“人门,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觉得我会知晓?”
苏宇笑道:“对,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一些!”
天门沉默一阵才道:“伟岸的存在!”
苏宇意外:“你居然会说伟岸?”
“因为对方的确很可怕!”
天门意志波动:“我被封印,也是拜他所赐!”
苏宇笑了笑:“行吧!”
人门说对方很可怕,那大概真的可怕了。
他再次看向眼前这些人,笑道:“送我一半如何?要不然,你对付我,也得复苏,耽误你实力恢复。”
此刻,神皇他们个个变色!
苏宇,可怕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连高不可攀的天门,都会和他妥协吗?
不过,天门却是拒绝了,平静道:“你不会对付我,因为……我可以开启,强行将你纳入门内!你想和空他们交手吗?”
苏宇笑了:“不太想!”
他没再说这个,而是看向神皇他们,笑容灿烂:“你们,也只是天门内那些家伙养的养料!神皇,我还是有一事不解,当年人皇拉你们一起对付三门……他应该说过一些门内情况,阴阳相合的事情,人皇应该不会瞒你们,你们何必造反?”
“和门内合作,真的好吗?”
苏宇笑道:“我们怎么说,也是一个时代的修者!而门内,别看同族同宗,可上个时代的存在,你们觉得不会杀你们还是怎么着?”
此刻,神皇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道:“造反?什么是造反?我们,不过是为了生存罢了!”
他冷冷道:“狱王到处杀戮我们的人,时光师也在杀戮,文王和人皇他们不管不问!你们人族手段最狠!最毒!人皇当年拉着我们来这,不就是想利用我们,一起帮他镇压三门汇合吗?从始至终……你们也只是将我们当炮灰,当棋子!若不是人皇最终自己倒了霉……你觉得,他会和现在这样,那么好说话?不过是受伤了之后,无力镇压我们,显得落魄罢了!”
神皇冷笑:“你们这些人,最是虚伪!”
苏宇微微点头:“那你们和门内合作,就没考虑过,你们会被当成养料对待?”
神皇沉默一会,缓缓道:“不会!”
苏宇意外:“为何如此笃定?”
凭什么觉得你们不会成为养料?
就靠你们这些人的实力?
此刻,神皇附近,也有一些人,人心惶惶,显得有些不安。
神皇看向苏宇,沉声道:“因为……我们很多人修炼了三身法!”
苏宇一怔,什么意思?
下一刻,好像懂了什么!
果然,神皇平静道:“当年为了抵御你们人族,也为了增加和门内强者谈判的筹码,我们不少人修炼了三身法,只是,我们大多没融未来身,但是,一旦三门开启,我们会选择融未来身!”
他看向苏宇:“人皇前车之鉴就在这,其实到了现在,我们也明白一些,只要融了三身法,他们不敢贸然吞噬我们的大道,因为吞噬了……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很严重的问题!我们的大道,会有一部分是虚浮的,如无根浮萍!”
他看向苏宇,此刻笑了起来:“苏宇,不要觉得只有你人族聪明!修炼了三身法的我们,门内的人是不敢吞噬的!否则,强大无比的人皇,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苏宇顿时摸起了下巴:“别说……你这套路,好像还真有点用!三身法应该是人门传下来的,未来身存在很大的问题,甚至是人门借给你们的力量,门内的老古董大部分都知道这事,我们这个时代知道的倒是不多!这么说来,那些家伙,还真未必敢吞了你们?”
神皇淡淡道:“不错!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想如此选择!都是你们逼的!在必死和可能被人门坑杀的情况下,我们选择后者!”
说给苏宇听的,也是说给天门听的。
你们不能吞噬我们!
苏宇笑道:“谁教你们的?”
这事情,苏宇还真没考虑过,或者说,之前他其实是不知道的,后期才知道这些。
而神皇,可能早就知道。
苏宇又道:“那仙皇他们死之前,好像也没融三身。”
神皇平静道:“因为那时候,他们没料到会死在这,而我们,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三门一开,我们就融三身!”
“何不现在就融?”
苏宇笑道:“现在融三身,多少还能增加一点实力。”
神皇看着他:“因为你根本不懂,三门开启,过去现在未来都是最强,那时候,融三身,提升最多!苏宇,你也可以试试看!”
苏宇笑了:“别,我就算了!我可不想倒霉!还没告诉我,谁教你们的呢。”
“有意义吗?”
苏宇点头,当然有意义。
这种事,我都不知道,你们倒是门清。
难道说……人门教的?
融三身,的确是人门需要的结果。
这么说,神族真的和人门有关系?
还是说,之前是仙皇和人门有沟通?
苏宇见他们都躲在天门附近,再看看天门,笑了笑道:“那算了,你不给我,看来也有你自己的打算!我就在万界等你!希望你早点和万界重合……否则,我怕我到时候不费吹灰之力击杀了你,那太可惜了!”
苏宇一声感慨:“其实,我们本无仇怨,可惜……注定要分出一个胜负!从星那边可以知晓,也许你们真的想着要复苏人族……可你想的,是你的人族,而不是我的人族!”
天门没说话。
时代的不同,注定他们不会有太多共同追求。
苏宇缓缓退去,既然天门庇护,那苏宇也不强行出手,真被他拖入了门内,那也不是好事。
就在苏宇退去的刹那,天门忽然意志波动起来:“苏宇,你就是第四道门户!封印时代的门户!我的今日,就是你的明日!你以为你可以抗衡,你以为你可以挣扎,却不知,最后一刻……也许你最信任的人会背叛你!人门,比你想象的要奸诈,要神秘,要强大!”
“人门代表着灭世,灭世一次,人门强大一分,当一个个时代灭亡……人门可能一直都在暗中观察,抽取时代灭亡的力量……你们注定会灭亡!”
这一刻,天门说了很多。
最后更是道:“其实,我们未必就一定要敌对,何不联手,共同对付人门?”
苏宇止步,看向天门,笑了。
联手?
可能吗?
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想回归,注定要对万界强者下手,苏宇这些人,是最好的养料。
而对苏宇而言,这些强者,也是养料!
“再说吧!”
苏宇没直接拒绝,笑道:“何况……你说的,我也不会全部相信!”
话落,苏宇悄然退去。
……
苏宇没在时光长河上游耽误太久。
很快,他流而下。
没多久,苏宇回到了万界,悄无声息。
进入万界,苏宇身影一闪而逝。
过了一会,苏宇钻入了人境,人境中,人皇他们已经离去。
苏宇很快回到了南元,再次身影一闪,钻入了那个假的文明遗迹中,一直走到遗迹尽头,苏宇撕裂空间,在遗迹夹层中,浮现出一个小小的空间。
苏宇身影一闪,钻入这个小空间中。
……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是一片不大的空间,以苏宇之前的实力,开辟空间,不是天地,也只能开辟出这么大,和南元差不多大小。
小小的空间中,人也不算多。
此刻,还有些朗朗读书声从小城的书院中传出。
打铁声,也在叮叮当当地响着。
苏宇身影浮现在书院外,此刻,小小的书院,有一些孩童在读书,这是一些战争中失去父母亲人的孩童,不算多,百多位。
而这里,却是不缺老师。
此刻,讲台上,柳文彦正在授课。
苏宇身影浮现在窗外,教室中,柳文彦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朝外看了一眼,看到苏宇,也只是微微点头,接着继续给那些孩童上课:“开元,是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一个阶段,开九窍之后,方可修炼!”
“修炼,是强大自我,强大本我的一个过程……可修炼的强大,不是最终结果,强大的目标是什么?”
“……”
他在给那些孩童讲课,说的一些道理,孩子们未必懂。
而说的一些想法,苏宇也未必赞成。
可他没有说什么。
只是默默地看着,等着,听着。
这便是他认识的那个柳文彦,好像很久之前,他便是如此。
苏宇12岁进入了南元中等学府,柳文彦带了他五年多,不过在12岁之前,苏宇也曾听柳文彦讲过课,那时候是为了压制那些噩梦。
也如现在这般,听着他讲着一些听不懂的大道理。
后来,倒是逐渐明白了一些,却是觉得他迂腐。
哪怕到了大夏文明学府,知道了关于很多他的事,苏宇也一直觉得,他很迂腐,当然,是自己老师,他没说罢了。
换成苏宇是柳文彦,他当年不会选择放弃一切,继承一枚神文,然后归隐在这小城之中。
说的好听,是继承师父的遗志。
说的难听,其实是在逃避。
五十年!
就为了保护这神文,死了家人,死了兄弟,死了朋友……值得吗?
苏宇觉得不值!
而归隐那么多年,他明知道苏宇有问题,甚至夏家那边和他谈的时候,他都说,苏宇应该继承了遗迹,可他就是没想过夺了这机缘。
苏宇佩服他,可到了今日,依旧觉得他性格太过优柔寡断。
一个个念头,在苏宇脑海中浮现。
过了不知道多久,课程结束了。
柳文彦夹着书本,一袭长袍,带着一些书生之气,从教室中走出,苏宇很快跟上。
柳文彦边走边道:“你怎么来了?外面没事了?”
“万界没什么事了,就等三门开启了!”
柳文彦笑了笑:“有把握吗?”
“不知道。”
“你可以的!”
柳文彦笑了一声,朝书院后的住宅区走去,又道:“去看过其他人吗?”
苏宇笑了:“没,刚来就被老师的讲课吸引了,好像回到了当年!一眨眼,十多年了!”
“是啊,十多年了!”
柳文彦笑了起来:“最近我倒是清闲了许多,不过就是被你那白老师折腾的头疼,没事那边就炸一次,你得巩固空间了,我怕我哪天被他炸死了!”
刚说完,轰隆一声巨响!
末世源启之灵 禾呈星云
苏宇朝远处看去,一座宅院被直接炸平了!
一道骂声响起:“艹,又失败了!”
苏宇失笑:“他研究什么呢?”
柳文彦随意道:“不太清楚,好像是在进行道则转换,瞎胡闹,再这么下去,这地方要被他炸平了!他死了没事,可别把这些孩子炸死了!”
苏宇笑了笑:“我回头巩固一下空间!”
正说着,另外一边,一个大锤子飞出,直奔白枫那边,一锤子砸下,夹杂着赵立的怒吼声:“你再炸,老子锤死你!”
“……”
很快,赵立身影浮现,带着愤怒,不过此刻也一眼看到了苏宇和柳文彦,看到苏宇,微微有些意外,很快开口道:“别急着走,回头给我补充点材料,最近打造不顺利,材料耗完了!”
苏宇笑着点头:“行!老师继续忙,待会我去找老师!”
“嗯!”
赵立瞥了一眼柳文彦,也没再说什么。
……
过了一会,两人到了一处小宅院。
刚进门,里面就传来声音:“回来了,准备开饭了……”
苏宇顿时眼神异样,朝柳文彦看去。
柳文彦压根不在意,一边进屋一边道:“回来了,苏宇来了,给他准备一点。”
下一刻,屋内走出一人。
苏宇笑了起来。
吴月华看到苏宇这么笑,也不在意,故作镇定:“看他一个人可怜,过来给他做点吃的,你们吃,我先走了,菜都在桌上!”
苏宇失笑:“师娘倒是矜持了许多,一起吃好了。”
吴月华哼了一声,不是对苏宇,而是对柳文彦,冷哼一声:“算了,待会还有人会来,遇到了不好,先走了!”
说着,迈步离去。
苏宇一脸意外,想到了什么,不由笑了起来:“老师,都在这地方了,那几位还争呢?”
柳文彦笑道:“你不懂,人生就这点乐趣!”
说着,和苏宇一起进了屋,桌上饭菜都准备好了,还有一瓶酒,柳文彦笑道:“日子过的还不错,羡慕吗?”
“有点!”
苏宇点点头:“就是地方不大,人不多……”
“要那么多人干嘛?”
柳文彦不以为然,招呼苏宇坐下,直接眯了口小酒,有些心满意足,笑道:“今天来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一年多没见你人了。”
“去了天门一趟,那边几个月,这边就一年了!”
苏宇也喝了杯酒,笑道:“老师日子过的还行,我就满足了!老师不觉得此地苦闷就行。”
“苦闷倒是不至于!”
柳文彦笑道:“多给我弄点书进来,另外多弄点种子什么的,在这倒是有吃有喝,可没有自己种出来有成就感!”
苏宇看着他:“老师想出去吗?”
柳文彦沉默了一下,许久才道:“一开始想,后来就不想了!其实,这样的日子,也许是我梦寐以求的!如同当年在南元,南元五十年……其实让我思念,只是,我知道,我还有一些事没完成,不得不离开南元!若是可以,也许我会在南元隐姓埋名一辈子!其实挺好的!”
他说的认真,苏宇看了他一眼,又道:“老师,我有个疑惑,当年我父亲找到你,我也和你说了一些噩梦的事,以你的阅历,应该知道一些,为何没想过夺取我的机缘呢?”
柳文彦笑了:“非要把人性的恶发挥到极致干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年我就不想将我老师的神文交出去,大家都想要,我不愿意,他们就杀我全家……我若是夺取你的机缘,杀了你,你父亲知道了,得和我拼命,那我得杀你父亲,杀完了你父亲,其他人知道了,也许我还得杀……”
柳文彦笑道:“我自己便承受这样的痛苦,为何非要施加给你?”
苏宇想了想又道:“当年大夏王也在这,他就没想过夺取?”
“大夏王?”
柳文彦笑呵呵道:“有过这个念头,他也以为是一处遗迹,不过我是读书人,说服这蛮子还是可以的!都是大夏府的臣民,为他征战,何必在意机缘到底是不是他的呢?夏家其实还是有人性的,否则,大夏府也不会如此善战……”
苏宇点头。
举杯敬了一杯,笑道:“那得谢老师当年不杀之恩了!”
“说什么胡话呢!”
柳文彦笑了起来。
苏宇又道:“叶霸天的事,老师心中有数吧?”
柳文彦沉默了一会,点点头:“死了!”
苏宇皱眉。
柳文彦却是没看他:“我老师死了,死在五十多年前!本源都溃散在了万界,彻底无法复活了!苏宇,叶霸天是我老师,别一直直呼其名,客气点!”
苏宇皱眉道:“老师……”
柳文彦笑道:“想说什么?我老师没死吗?那你复活给我看看?”
苏宇沉声道:“他说,你可以恨他……”
“不恨!”
柳文彦摆摆手:“有些事,是自己的选择!和他人无关!你啊,性格太冲动,什么事都要查个分明,探个究竟!何必呢?”
柳文彦笑呵呵道:“年轻的时候,也许有过冲动,后来我明白了,平平淡淡,也许才是真!”
苏宇想了想,点头:“老师既然这么说,那叶霸天……就死了!彻底陨落了!”
“嗯。”
柳文彦没继续说这个,笑道:“这些日子,在外面,想过找个道侣传宗接代吗?生一个,我给你孩子启蒙如何?最近教这些孩子,心情好是好,却是少了点成就感……没你那么聪明!我教书,老赵负责教打铁,你白老师负责搞研究,洪师弟负责教打架……”
苏宇苦笑:“没,没时间,也没兴趣!”
“食色性也!”
叹息一声,柳文彦再次感慨:“你老师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在你青春萌动的时候,瞎说话!比起这事,其他事都不是事了!”
苏宇苦笑:“老师,都什么时候了……不行的话,你自己生几个玩玩就是了!”
“瞎说!”
柳文彦笑了一声,“不过……也别说,其实也不是不行!”
说着,挑眉笑道:“要不你老师我给你打个样?”
“……”
苏宇呵呵直笑:“老师你来就行,我再说!等我平定了一切祸乱,再说这些!”
“哎,冥顽不灵!”
柳文彦喝酒都没了滋味,叹息连连:“可惜了!你爹没少找我说这事,为了这,差点和我打架,喝了几次酒,每次都得痛骂我一阵,我也没办法……”
说着,再次摇头:“你啊……没救了!”
苏宇翻白眼,这就没救了?
“老师,我还年轻!”
“行吧!不说这些伤心事了!”
柳文彦笑了一声,又道:“这边你放心吧,没其他问题,回头去看看你父亲他们,都想你了!对了,还有,你让毛球别一天到晚地舔舔舔……前几天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饿急了,跑去舔月华的丹炉,一炉子丹药,精华全被舔没了,接连炼废了十多炉丹药,才知道是这家伙在搞鬼,就在炉子底下,要不是舔的口水都滴下来了,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
苏宇一脸懵,至于吗?
这么饿?
我走的时候,给它留了吃的啊,这就吃完了?
真能吃啊!
看看人家肥球,十万年来,自给自足,也没见它饿死啊。
哎!
苏宇笑了笑,点头:“行,我知道了,回头给它多留点吃的!”
说着,两人喝着酒,吃着饭。
没再说大周王的事。
不一会,又有人来了,坐下就吃,冷着脸,也不理会苏宇,吃了一阵,大倒苦水:“养了个不孝的儿子,一年多不回来,回来了也不看他爹,跑去找一个糟老头子喝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爹死了呢!”
“……”
苏宇无奈,也不知道说啥。
又过了一会,白枫满头黑灰地进入,也是坐下就吃:“好徒弟,干赢了没有?干赢了,把三门拆了给我研究一下,对了,时光长河你给压缩了,也给我研究一下,我觉得我最近研究到了瓶颈,急需这些研究!”
苏宇笑着点头,敷衍了一句,算是糊弄了过去。
人,越来越多了。
小小的院子中,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呈现,一桌都不够了,又加起了桌。
喝酒,吃饭,抱怨,呵斥,笑骂……
这就是此地的日常,苏宇默默看着,无视了脑袋上蹦跶着的毛球。
也许,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苏宇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开心,起码在自己到来的这一刻,他们是开心的。
小小的院落中,欢声笑语传荡。
这一刻,忽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人皇的责任太大,他不想背负。
眼前这些人,才是他该背负的责任。
苏宇默默吃着,喝着,这一刻,疲惫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
这一刻,他这35道强者,居然喝多了,靠在椅子上,就这么醉眼朦胧地傻笑着,乐呵着。
看着柳老师被三位师母围着敲打,忽然觉得,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