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愛下-第497章:哪個蕭葉輝?展示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苏墨时临走前,对黎俏说:“我在医学联盟等你。”
她目送着苏老四走进电梯,随着自动门缓缓关闭,两人相视而笑。
没有太多言语的叮咛,也没有分别的不舍,因为下一次的重聚已经开始了倒计时。
黎俏站在原地,望着电梯门的倒影,垂下眸,嘴角牵起了一丝淡笑。
医学联盟,她会去的。
不远处,贺琛和商郁并肩走来,两人一眼就看到黎俏那道白色惹眼的身影。
贺琛迈着懒散的步子,眉眼轻佻地打趣,“弟妹,别看了,你男人在这儿呢。”
黎俏挑眉瞥他一眼,懒得搭理,尔后视线就落在了商郁的身上,“你们要回去了?”
“嗯。”男人走上前,眸里藏着深意,“一会要回黎家?”
黎俏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双手插兜淡淡地点头,“可能要商量一下周末去帝京的事。”
商郁深深看着她,薄唇抿了抿,叮嘱她回去好好休息,转眼就和贺琛并肩离开。
黎俏本打算送他们去停车场,但婚宴厅门口,二伯黎广茂恰好走出来叫她。
她望着男人走进电梯的身影,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是……七夕情人节。
他没提,她也忘了。
……
下午三点半,黎家别墅。
盛大奢华的婚礼结束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忙碌后的疲惫和麻木。
此时,全家人坐在客厅里,记账先生拿起手提袋,从里面掏出几个记账簿,并对黎广明客套地说道:“黎家主,这些是今天收上来的礼金汇总,按照各位的名字单独做了记录。”
他边说边把记账簿分别递给大家,最厚的那本是黎君的,其次就是黎家夫妇。
至于,黎俏的记录,只有薄薄的三页。
但是吧……
记账先生看了眼自己的总账本,趁着他们翻看记录的时候,清了清嗓子就念出了每个人的礼金总数。
黎家夫妇和黎君夫妇的礼金都超过了千万,黎二和黎三都是五百多万,这其中还没有包括黎俏送给宗悦的那套景湾别墅。
念完这些,记账先生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黎俏,摸了摸鼻梁,声音发虚,“黎俏小姐的现金和支票总额是……两亿四千万零一块钱,除此之外,还有一套别墅,一辆豪华商务车、三辆跑车以及多个翡翠玉雕……”
正在翻账本的黎俏:“……”
尤其是看到贺琛的一块钱,她忍俊不禁地摇头失笑。
完美赘婿
其他人:“??”
黎广明很纳闷地看着记账先生,“老李,你没算错?”
记账老李讪笑一声,“当然没有,我干了这么多年婚礼记账先生,您家黎小姐的礼金数目,我是真的……闻所未闻。”
结个婚而已,有必要送个礼金就给一亿吗?
他记得很清楚,有两个人分别送了一个亿,一个叫云厉,一个叫薄霆肃。
还有什么夏思妤、沈清野之流,也都让人送来了几百万的现金。
送钱就跟送废纸似的,简直了。
黎俏自然也看到了记账薄,目光凝着薄霆肃的名字,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薄老二什么时候来的?
眼下,黎家夫妇有些接受无能地望着黎俏。
一场礼金就收了好几个亿,他们家这宝贝女儿,真让人……刮目相看。
这时,黎俏随手把记账簿丢在桌上,扯了扯唇,屈膝站起身,“我去楼上换衣服。”
记账先生无比崇敬地目送着她,而段淑媛连忙低呼,“俏俏,这些钱妈给你存起来吧。”
黎俏绕过茶几往楼梯走去,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道:“不用,都是大哥的。”
虽然这些人看在她的面子上送来了礼金,但婚礼是大哥和宗悦的,她压根没打算收。
一旁的黎三嘬了口烟,低沉地出声,“记账只是为了以后还这个人情,我们的礼金,都是大哥的。”
特工逃婚:前夫请滚远
段淑媛和黎广明面面相觑,两人没说什么,但目光中都流露出少许的欣慰。
按照某些不成文的习俗,宴会上谁收的礼金就归谁。
但在黎家,这几个孩子在金钱面前,不世故不拜金,总是能让人感受到浓浓的情谊。
包括记账先生都感到了几分惊诧。
别人不拿就算了,可黎俏那两个多亿的礼金,说不要就不要了?
这就是南洋首富千金的底气?
正想着,还在翻看账本的黎君,面露困惑地指着一个名字,偏头看着宗悦,“这个人,是你邀请的?”
宗悦脸上还带着新娘妆,探手看了一眼,喃喃道:“萧叶辉?不是我,我不认识。”
楼梯口,黎俏已经迈步走在了台阶上,而萧叶辉这个名字飘出来的刹那,她的脚步瞬间顿在了原地。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她单腿还踩着上一级台阶,掀开眼帘望着前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驱使下,她回过头,嗓子喑哑了几分,“哪个萧叶辉?”
黎君抬头,一板一眼地回答,“和萧叶岩只有一字之差,辉煌的辉。”
萧叶辉……辉仔。
黎俏感觉脑海中的一根弦断了。
虽然不至于失态,但她的呼吸明显沉了许多。
黎广明不解地看向黎君,眉宇间藏着一丝不确定,“会不会是萧叶岩?”
说着,他又看向记账先生,“老李,你没有写错名字吧?”
老李被接二连三地质疑能力,不禁无奈地撇撇嘴,“黎家主,别的我不敢说,但我做这行好几十年了,怎么可能又算错账又记错名字。”
而黎君则顺势看向黎广明,摇头道:“肯定不是萧叶岩。前段时间我出事之后,南洋秘书处以调查为由,给他做了停职处理。
后来我听秘书说,他好像生了病,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南洋,说是去国外看病了。”
黎广明松了一口气,“那没准是其他宾客的家属。”
黎君皱了皱眉,再次翻看着账本。
除了这个萧叶辉,所有人他都认识或者有印象,毕竟当时的宾客名单,是他亲自挑选后交给段淑媛的。
“大哥,名单给我看看。”黎俏不知何时重新踱了回来,她朝着黎君伸手,眉眼低垂,看不清她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