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愛下-第七百七十三章 人多力量大看書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殊不知,这些老货在醉仙楼密谋的事情已经被百骑报告给了李二。
于是李二刚刚安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再次派人将赵寅叫到了宫里。
“陛下,又发生了什么事?”
赵寅前脚刚到府内坐下,一盏茶还没喝完,王德便又来宣他,他的心中自然十分不满。
但面前的老小子是自己的岳丈大人,他也不好发飙!
“朕刚刚得到消息,房玄龄等人已经在醉仙楼议事,坚决不入股,除非我们能退让!”
李二在御书房内来回的踱步,显得十分焦躁。
铁路若是修建成功,不仅会带动经济,也方便掌控西方的军事,可谓一举两得!
但若是没有资金,这个计划就是空谈。
“这个正常,老货们这次都准备多投些钱,自然舍不得白进我们的口袋!”
然而,赵寅却淡然一笑,完全看不出一丝的焦急。
“你可有解决方法?”
李二看着他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当下也安定了不少。
“那是自然!”
赵寅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什么办法?快说说!”
李二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生怕这买卖做不成。
“陛下就等着看好了,对付他们,小婿办法多的很,保证他们抢着送钱!”
赵寅笑了笑,端起手中的茶,轻抿了一口。
“好,你小子有数就好!”
李二也不再多问,只要别将此事搞砸了就好。
赵寅出了皇宫后,径直去了银行,专门命人开了一个入股专用窗口。
但两天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人前来。
最后还是长孙无忌坐不住了,率先送去了三百万贯。
收到消息后,程咬金等人也纷纷将钱送了过去,唯有那日醉仙楼议事的人依然按兵不动。
这次就是心理战术,他们一定要在这次博弈的过程中赢过驸马。
只要再熬过一天,陛下与驸马一定会退让。
“哈哈……!还是人多力量大啊,驸马这次总算栽到了我们手里!”
房玄龄已经开始洋洋得意起来。
“真是傻的可以!”
赵寅坐在家中,完全没有一点危机感。
“驸马就不担心吗?”
武媚娘刚刚给他递过一盏热茶,柔声询问。
“那是自然!”
赵寅一把搂过她纤细的腰肢,令其坐在自己的腿上。
“一旦所有大臣都不入股,单靠赵国公等人的千八百万是远远不够的啊!”
武媚娘掌管钱庄的事宜,对谁去存了钱相当了解。
“放心好了,本驸马今晚只要略施小计,他们明天都会抢着送钱!”
赵寅大手在她胸前捏了捏,笑着说道。
“这怎么可能?”
武媚娘娇羞的拍了拍他的大手,但赵寅不旦没有松开,反而抓的更紧。
“不如我们赌一把?”
赵寅邪恶的笑了笑。
“赌就赌,众大臣都已经联合好了,时间也只剩下最后一天,怎么可能轻易动摇?”
虽然她也知道赵寅在赌博这方面根本没输过。
但此事关系到上百位大臣的利益,她不相信这么轻易就会妥协。
“赌什么?”
武媚娘柔声询问。
“我们这样……!”
赵寅凑到她的耳朵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如何?”
“你……你讨厌!”
武媚娘娇羞的低下了头,脸颊上浮现出两朵红云。
“怎么?不敢吗?”
“有何不敢?赌就赌!”
“那好,愿赌服输哦!”
赵寅伸出手指,朝她圆润的鼻尖上刮去。
当天晚上,赵寅便派人将所有记者召到了驸马府内,悄悄的给他们开了个会。
等到第二天早上的头条新闻,则是将所有老货都吓坏了。
“西方铁路利国利民,贞观银行将给予提供免息贷款!”
“这小子下手还真是够狠!”
“这招釜底抽薪用的真实妙啊!”
“如此一来,我等的财路岂不就要断了?”
……
看到报纸后,众老货在家中纷纷骂起赵寅。
于此同时,他们带上钱全都飞奔到了贞观钱庄。
“靠边,靠边,别挡某的道!”
“你这个老货挤什么挤?”
“我先来的,你靠边!”
……
当钱庄刚刚开门营业时,这些老货便一窝蜂的往里挤,就差没大打出手了,完全忘记前几日在醉仙楼和气议事的场面。
“大家都别挤,排好队!”
店小二努力的维持着秩序,但还是无济于事,那群老货依然疯狂的往里挤。
“如何?”
店的对面,赵寅正挑眉看向武媚娘。
“这……!这怎么可能?”
只过了一个晚上而已,这些老货怎么突然改变了想法?
“那我们的赌约……?”
炎护
赵寅捏着光滑的下巴,满脸坏笑的看着她。
“晚上由妾来伺候驸马就是了!”
武媚娘害羞的低下了头。
这个状况完全在赵寅的意料之内。
之前那些老货不着急,是因为他们没有危机感。
但在他昨晚命记者刊登出那则新闻以后,老货们顿时有了强大的危机感。
一旦钱庄提供贷款,那可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即便在后世,修路、修桥这种事情也是被众人忠爱的,想尽一切办法拿到名额!
现在资金的问题已经解决,赵寅便回到府内继续规划路线,没曾想第二天就有人弹劾他。
“陛下,某要弹劾驸马以权谋私!”
早朝刚刚开始,御史台的老货便站了出来。
“哗……!”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就连李二都被惊掉了下巴。
他有多久没听到这句话了?
甚至都觉得早朝有些无趣。
“你确定你要弹劾驸马?”
李二挑眉询问。
“没错,驸马以权谋私,坑害百姓利益!”
老御史手持朝板,笃定的点点头。
“咳咳……!驸马并没有任何职权,怎么可能以权谋私呢?况且众所周知,驸马一向亲民,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百姓的利益着想,又怎么可能坑害百姓的利益呢?”
李二轻咳两声,并朝其使了颜色,希望这老倔头能知难而退,赶紧找个台阶下就得了。
“陛下,老臣有证据!”
然而,这老头完全没懂李二的意思,还扬了扬手中的报纸。
“什么证据?”
李二看着他手中的报纸,疑惑的询问。
“今天的头条新闻说钱庄要为铁路提供免息贷款,但大家都知道,银行的钱都是百姓的,这样做就是在坑害百姓的利益!”
老御史义正言辞的说道。
“然后呢?”
李二挑眉询问。
“驸马为了修建铁路,居然用百姓的钱,并且不给利息!”
老御史气愤的将此事解释的更为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