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380,雪鴞:第七章(4)看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没有看到那样的锁具,他的思维像电视切换频道一样,马上切换到女人身上。
虽然付斐是一个单身男人,但罗菲的视线还是在各处搜索,房间会不会跟女人有关的物品。
罗菲想拿此来判断,付斐对男女之事,是否感兴趣,他很是惊讶,他和前妻结婚几年,竟然没有同房过。关于这点,挑起了他对付斐身体的怀疑,也就是男性功能上的疑惑。
没有……到处都没有跟女人有关的物品。如果他前妻之前住在这里的话,离开时,带走自己的东西,真是很彻底呢!
付斐一年前离婚,还没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友张子妮被雪鸮凶手勒杀了,想必他暂时不会有新的亲密女人吧!房间里没有女人的物品也很正常。甚至可能是,付斐因为身体或者心理上的原因,根本对女人不感兴趣,才导致了那样怪异的婚姻,就算眼下恢复了单身,也不会随便寻找女人,满足自己的空虚。
咖啡机的呜呜声停止了……
声音好像一枚针,在声音停止的那一瞬间,把他的视线钉在了双人床的白色枕头上,那里有一个女人的红色胸===罩,不过,看起来罩杯不是很大。
看来,付斐最近有带过一个胸===部很小的女人,到家中寻求过乐子。那个女人真是粗心,内衣忘记穿就离开了。
从房间没有别的女性物品来看,付斐没有固定的异性伙伴,忘记带走胸罩的女人,应该是付斐临时的异性伙伴。
一个男人有这样的嗜好,是常见不过的事情。不过,付斐有这样的癖好,罗菲觉得不可思议。他看不出付斐是一个热衷游离花丛的男人。
付斐从厨房端出热腾腾地咖啡,放到罗菲面前桌上,说道:“你到我家里来,我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现磨一杯咖啡给你吧!要知道我的进口咖啡机和咖啡豆,我自己都没有用来好好享受过!”
虽然他的说辞听起来很让人暖心,但语调平板,没有感情==色彩,让罗菲觉得很是别扭。
罗菲啜饮了一口味道并不怎样的咖啡,说道:“辛苦你花这么长时间给我磨咖啡。”
付斐没有回答,只是露出微微的笑意。
付斐穿着一件宽松的蓝色运动T恤,他本来就瘦,穿上这样宽大的衣服,真是跟他的身材格格不入,好像是穿得别人的衣服。
付斐坐到罗菲对面的椅子上,摸了摸下巴那颗发红的青春痘,问道:“罗侦探,今天突然到我家里来,有什么事呢?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吧?不然你会在电话里跟我说,或者约我去咖啡店见面。”
罗菲早预料到他要这样问,之前就想好了怎样回答他的台词,“你委托我寻找你失踪五年的父亲,我就想来看看,我一直在寻找的人,失踪前,住在什么样的地方。”
罗菲知道这样回答,付斐不会觉得是一个十足的理由,但他也不会反对,至少这样可以掩饰他到他家来的真正目的。
付斐说道:“我爸爸失踪前,并不住在这里。之前,我也跟你说了,我爸爸是在郊区训鸟场失踪的。”
罗菲在电话中听到付斐报地址给他时,就知道这样高楼里,不是他爸爸失踪前在郊外住的训鸟场旁边的楼房,但他还是有自己的说辞,“我以为你爸爸只是在训鸟的时候在郊外,平时生活在城区的房子里,比如这里。”
付斐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说道:“你别看房间这么小,小的跟狗窝一样,可是卖了我爸爸郊区的房子和训鸟场所有的收入,前年才买了这繁华中心的小房间,而且还是高层。深圳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房地产市场就像吸血鬼一样贪婪地吸着我们兜里的钱,我的积蓄几乎全都砸到这巴掌大小的房子上了。”
付斐没话找话地侃侃而语,罗菲不挑起严肃的话题,他是不会主动挑起有意义的话茬子的。
罗菲道:“前年你买这里的房子,你应该还没有离婚吧!”
付斐道:“是的,买了不到一个月,我和前妻就离婚了。”
罗菲故意感叹:“你的前妻真是没有福气享受新房子。”
付斐道:“我的前妻不在乎我这里的房子,说除了昂贵外,一无是处。”
这样说来,双人床上的红色胸罩,不是他前妻的。看来付斐的男性功能是没有问题的,那他为什么对合法妻子在行房这件事上没有要求呢?
“之前你和你的妻子住在那里呢?”罗菲问道。
“住在一个城中村,我们在那里租了一间两居室。”付斐如实道。
罗菲本想问他们夫妻是否同房住,按照现在的氛围和眼下的情况,还不能这么直白地问他。
罗菲变戏法似的,把袁芙芙那把铜制的旗杆状钥匙,放到桌子上,说道:“这把钥匙,你很熟悉吧!”目光定格在付斐的面部上,似灵敏的探测器一样,探测着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付斐看到那把钥匙时,罗菲自认为像探测器一样敏感的目光,并没有感应到他心灵上的某种有意义的蠢动,从而传递给他令他震颤的讯息。
付斐望着那把钥匙,说道:“现在大家都用高科技的锁具,这种钥匙早就被淘汰了。不过,有商家会把这种古董样的钥匙当作装饰品,卖给大家。虽然这种钥匙不适合现代人用了,但钥匙本身的设计感,还是有存在的意义的。”
马林之诗
付斐的这番真知灼见,无形中强调了他之前对罗菲的说辞,罗菲帮他捡到的那串钥匙,只是当作装饰品的小玩意儿,并没有实际使用。如果他真是这样有意地强调,说明那串钥匙有着不同凡响的用途。当然,那串钥匙只是装饰品也是说不定。但钥匙上有正在使用的痕迹,让罗菲相信,付斐的强调是有非凡深层含义的,他是在掩饰,钥匙正在被他秘密使用。
同时,付斐的话提醒了罗菲,袁芙芙有那样一把钥匙,是不是证实了他之前的想法,有人把其当作好玩的玩意送给她当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