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新書-第175章 大腿鑒賞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猪突豨勇于六月中旬抵达上党,从新秦中一路过来,两千多里跋涉,起码有三百人掉队,或因疾病,或因疲惫,比例已经很低了。
万脩打发他们去长陵第五里,有了第五伦,那儿就成了猪突豨勇的“家”。
加上沿途物故的人,在上党郡城附近清点人数,只剩下千余。这一路来,军纪是万脩极其重视的,虽然做不到第五伦带队时连践踏青苗都割头发的程度,但若有欺辱抢掠百姓,万脩必重惩,在上党境内一口气杀了十个违纪的士兵。
这让上党功曹掾鲍永十分惊奇,这支军队,确实跟普通王师不太一样。
七月初时,他们休整恢复体力,补充鞋履粮食后,出上党壶关,沿着滏口陉东行。
滏口陉乃是并州通往河北的要道,西起壶关,东至滏山下的武始县,东西绵延三百余里,自古为兵家要冲。春秋时齐桓公率诸侯至此威胁晋国,战国之际秦赵之间在上党反复拉锯争夺,长平之战,滏口亦是号称“四十五万”赵军的生命线。
绕着兜底的山崖一路盘旋上下,大平原来的士兵抱怨道路崎岖难走,第五伦派来给他们带队的上计掾冯勤却道:“校尉,这条路已经是太行诸陉中地势起伏最小,最易走的了。”
它实质上是太行山之中一条断裂带,把里一连串的县城小盆地给连起来了,几乎感觉不到很大的地形反差,就穿过了太行山主脉。
尽管此时是初秋,但峡谷中依然清爽,崖壁上苍松翠绿,滏水湍急向东,气温比外头还低一些,走着走着,道路再度狭窄,两岸山岭高耸,宛若一道重要门户,而中间多了一道小关隘,这便是上党、魏成之间的交界。
来到这,就意味着狭长的滏口陉已经走了一半,和好兄弟马援是越来越近了。
此处远没到上党壶关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程度,几十人守备的小隘,墙高不过丈余,万脩派人持第五伦的文书符节叫门,对方闭门不纳,只搪塞说要请示县宰。
万脩哪能等他们援兵抵达?立刻发动强攻,花了半天时间打下来后,前方豁然开朗,涉县县城就在眼中。
万脩不知道的是,第五伦初次听说自己辖区之内,涉县的故名叫“沙县”时,差点笑出了猪叫,还跟人反复确认。
“这‘沙县’当真是故名,而不是皇帝陛下改的新名?”
最后确定,乃是当地在春秋时有一个“沙侯国”,故汉初因名设县,当地至今还有豪强沙氏,确实和王莽没关系,第五伦才松了口气。
听闻有军队抵达,涉县如临大敌,从沙氏到官吏百姓,满城皆惊。
最初以为是来自太行的山贼,等发现他们旗帜鲜明后,明白是官军,县里人更怕了:“盗贼要粮,王师要命啊!”
第七彪派人叫了半天门,即便亮出第五伦的符节来,涉县依然不从,他遂过来请战:“校尉,强攻吧!”
这趟远行,第七彪最初时心里不乐意,但抵达涉县后却恢复了劲头,还跟部下们说道:“吾等乃是宗主旧部,而魏地的士卒是新兵,这场仗必须打出威风来,否则客居于邺,肯定会叫当地人所轻。”
第七彪心里打着小九九,料想第五伦肯定招揽了大量部属,过去在军中能排上号的自己,位次说不定就往后挪了,可不得表现表现?
万脩却是没这好胜的心思,他听冯勤说,另一支兵的主将是马援,那有什么好争的?万脩的主要目的是保存士卒存活,他知道每个老卒都十分珍贵,亦是第五伦建立更多军队的基础,路上每倒下一个,万脩都心疼得不行。
他心里是有“仁”的。
于是万脩道:“涉县之内,从贼叛逆的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只是害怕,恐惧会让人什么都听不进去,吾等若是强取,武安李氏的故吏和姻亲豪强一鼓动,全城的人都会协助守备。”
他们没携带太多攻城器械,久持不利,但也无法绕过涉县直接往东,县城横亘在漳水之畔的必经之路上。
这时候,却是奉第五伦之命来给他们带路,少言寡语的冯勤站了出来。
“校尉此言有理,不如让我进城去,晓之以理,说服涉宰和豪强们。”
第七彪斜眼看着这个闷葫芦:“就冯计掾,平素连话都不说,也想做说客?”
冯勤道:“不用说,只需我进去,表明身份。”
他倒不是想效仿耿弇挟持县宰,只是能和豪强对话的,也只有豪强,繁阳冯氏乃魏成著姓,按照豪右们不成文的规矩,里面的人是不敢伤害他的,否则就是结了世仇。
“涉县距离武安远,李氏对此县的操控没那么强,主要是通过滏山贼断滏口道,切断涉县与郡城的联系,迫使涉县服从。”
小兵张愚
“只要我道明大尹爱民之心,不动涉豪强利益,此城可不战而下。”
但事情远没有冯勤说的那般顺利,在他拽着抛下的绳索登城后,迟迟没有动静,搞得第七彪都急了,再度说要攻城。
万脩却不急,乘着即将入夜,让人摸着黑返回西面,然后点亮火把往东抵达涉县城下,汇入围城一角的营地。
反复数次,整个前半夜里,涉县豪强只见不断有“王师”点着火从滏口陉抵达,营垒的灶光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嘈杂,粗略清点,起码有三千之众!
眼看对方不断增兵,小小县城压力倍增,这哪顶得住啊!
而这时候,也有从武始县那边逃来的人说,武始已被第五大尹派兵夺取。
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冯勤方能与城内官吏豪右达成协议,等到天亮之际,豪强沙氏直接将县宰绑了送出城来,说都是此人收受武安李氏贿赂女人,才负隅顽抗的!
果然,背锅的还是流官。
万脩没有戳穿他们的把戏,只让冯勤代为假宰,又给他派了两百人入驻县寺。同时表示自己乃外来人,对接下来的道路不熟悉,“请”沙氏等豪右将族中嫡子送到军中来带个路。
冯勤对这位校尉的风格颇为赞赏,万脩虽然轻侠出身,但很讲究侠义精神,是个喜欢”以德服人“的家伙,就像当年放弃刺杀第五伦一样,武力永远是他最后采纳的选择。
有了几个人质,部队也休憩吃饱后,万脩立刻带人继续沿着滏口道东行。
道路已经比前半段易走了许多,队伍速度加快,次日抵达从太行山中奔涌而出的铭河,滏口陉分出一条支线往北,通往李家的老巢武安。
此时,斥候禀报,说河对岸出现了一支军队。
双方斥候试探着隔河靠近,虽然秦腔与魏语鸡同鸭讲,但一眼瞧见了对方头顶的黄巾,是自己人没错了!
少顷,两军遇铭水两岸,河水清浅,万脩纵马渡河,而对面也有两马迎了过来——坐下一匹马,坐上还有一马,正是马援!
“文渊别来无恙!”万脩抱拳,亦是十分激动。
“君游怎么才来!我等了数日,只道还要带人去涉县助你。”马援哈哈大笑。
两军会师,第五伦的“肱股”,两条大粗腿,终于又走到了一起。
……
七月中旬,万脩、马援会师之际,北方百里外的武安县李氏坞堡内,前任督盗贼李能也惊闻了武始、涉县在数日内相继沦陷的消息。
“第五伦偷袭我!”
李能确实没料到,毕竟从夏天开始,第五伦就一直在郡中宣称,要派兵去提防迟昭平再来袭击元城皇庙,还要调兵去协助更始将军和太师讨伐赤眉。
这让李家放松了戒备,天下板荡,第五伦腾不出手来收拾自己,更何况,自家背后,还有邯郸的本家,真正的“赵郡李”做靠山,与河北两大豪强之一:赵王子刘林亦是姻亲,牵一发而动全身,想来第五伦没胆量动手。
可万万没想到,攻击来得如此迅猛精准,居然连西边也有军队袭了涉县,莫非当真是第五伦从朝廷求来了王师?
如果说上次失了黄泽贼,是断了李能左臂,那这回武始、涉县陷落,就好比卸掉了他家的两条大腿,仅剩武安独臂难支。
反攻是不可能的,虽然武安是大县、大城,依靠一千铁官奴、一千族兵,再裹挟县卒,最多凑的出来三千之众,只能自保。
“事到如今,只能拼死抵抗了。”
李能毫不犹豫,立刻派族人赶赴东边百里外的邯郸:“去禀报赵王子刘林。”
“第五伦要对赵刘动手了,邯郸之殇,先从武安而始!”
……
邺北五十里有梁期县,正是第五伦带兵入驻之处,梁期宰阎杨虽然德行有愧,据说睡过嫂子,但能力不俗,而且是冯勤的好友,上计如实禀报,第五伦行县的时候也投入门下,让第五伦控制了邺城的北门户。
而在地图上看,梁期县距离邯郸还更近,往北四十里,也就是后世不到二十公里,便是河北名城邯郸。
所以邯郸与魏成郡之间,除了两条河及一道赵国南长城遗迹外,无险可守,车骑半日可兵临城下。
但第五伦既无多余兵力,也不可能对邻郡不宣而战,还得反过来担心与武安李氏交好的邯郸赵刘,派遣坐拥的数百车骑、两三千徒附南下“围魏救赵”呢。
赵刘不比武安李氏,大宗小宗打断骨头连着筋,牵涉到河北二十多个县的向北,一旦他们被逼急了举事,那可是真正的跨州连郡,难以遏制。
这也是第五伦迟迟不动手,非要等朝廷十余万大军开到关东的时候。
世人不可能如冯衍那般了解更始将军,仍觉得王师和赤眉胜负难料,第五伦只能赶在这只纸老虎被戳破前河北豪强不敢妄动的当口,翦除武安李氏。
所以第五伦在收到武始、涉县皆下,马援、万脩会师,开始逼近武安的消息后笑道:“不愧是吾之肱股,伐攻伐谋做得不错,但接下来,能否一战而夺武安,就轮到伐交了!”
必须稳住赵刘,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一旦更多敌人牵扯进来,一来他们会支援武安,让第五伦一统魏郡的目标无法达成。二来万一消息传到梁地,让更始将军、太师决定不管赤眉,先来河北,途经魏地,十几万暴徒乱兵啊,那才是真正的引狼入室,灭顶之灾。
第五伦想过派伶牙俐齿的黄长去,可又一思索,豪强倨傲,派这矮子过去,指不定会被对方视为羞辱。
于是只好对不住黄长,点了刚从上党返回,容貌清秀,“谈吐得当”的主薄冯衍。
他是更始将军幕僚,邯郸应当不知其“死讯”,这身份会让赵刘觉得,第五伦背后确实是朝廷王师大军,不敢妄动。
“敬通只需要将此事告知桓亭(赵郡)大尹,他背后的赵王子刘林及赵郡李氏自然得闻。”
第五伦送冯衍出梁期县北上,冯衍和上次去勾搭鲍永一样,信誓旦旦承诺:“衍必不辱使命!”
可车轮才滚动起来,冯衍这狗头军师,上回在上党尝到了甜头后,竟又在心里自作主张了!
“第五伦、赵刘、鲍永。”
“魏郡、赵郡、上党。”
两条船哪够,以他的本事,要一次踩三条船才带劲!
冯衍迷之自信:“以我一己之力,纵横捭阖于三方之间,让他们往后联手反新复汉的机会,来了!”
……
PS:第二章在13:00。
第三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