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首輔嬌娘-417 大殺四方(兩更)相伴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元棠被追杀得四处乱窜,哪里还顾得上洗脱嫌疑不嫌疑的?
其实他一般出门都是带了手下的,只有来柳一笙这边才总是独自一人,因为柳一笙不喜欢被人打扰,他连他都不想见,更别说他的手下了。
哪里料到那么多次都没出事,偏偏今日栽了跟头?
刺客来势汹汹,且个个身手威猛,他快招架不住了。
且刺客一开始的确只想射杀他,可总是射不中后也就不再顾忌屋子里还有没有旁人,有好几箭差点射在了顾娇与柳一笙的身上。
为了不连累二人,元棠一咬牙:“我先走了!”
伴随着元棠的离开,四周的刺杀动静果真渐渐消失了,看来是追着元棠去了。
柳一笙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顾娇不知他是回忆起了什么,还是单纯在为元棠的处境担忧。
元棠的处境的确不大好,对方这次似乎是动了破釜沉舟的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灭杀。
元棠不论逃到哪里,都能感觉到那群人对自己穷追不舍。
他的武功不说能与龙影卫比肩,但至少也算得上陈国排行前十的高手,他自问单打独斗还是不输给这群刺客的。
可有句话叫寡不敌众。
嗨,检察官夫人 暮阳初春
回往皇宫的方向全被堵死,俨然刺客是不希望他回到皇宫搬救兵。
“真卑鄙!别让本殿下抓到是谁干的,否则本殿下扒了你的皮!”
元棠不得不从另外的方向逃走。
他也不知自己究竟被追杀了多久,直到夜幕降临,直到万家灯火被他远远抛到身后,也直到他内功耗尽,再也逃不动。
他被围在了一个空荡荡的街角。
临近月夕,月圆高悬,凉薄的月色清清冷冷地照在元棠满是汗水的脸颊上,他眼眸散发着犀利而冰冷的光。
“你们究竟是谁?谁派你们来杀本殿下的?”
他冷冷地问。
然而没有人回答,十多名黑衣刺客只是握紧了手中长剑,不由分说地朝他杀来。
元棠的折扇一转,机关开启,化出无数刀刃,挡住了朝自己头顶袭来的数柄长剑。
就在此时,他身侧也袭来一剑。
元棠左手指尖及时夹住了这柄剑!
只是一切并未结束,他的身后也迎来了一波可怕的攻击。
元棠眉心一跳。
躲不过了……
重生之毒女很惹火
收拾迟那时快,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在后背袭击他的黑衣刺客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起来的变故吓了一惊,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了好奇与恐惧,因为不知其确切的杀伤力,也就不敢轻易堵上自己的命。
其余刺客的动作僵了一下。
趁着这个功夫,顾娇又扔出了几枚黑火珠,将另外几个要上前围杀元棠的刺客们死死逼退了。
元棠回过神来,用内力将周身的四名刺客震开。
震完他就虚脱了。
顾娇快步上前,一把扶住了他胳膊。
元棠也知对战的紧要关头千万不能露出弱点,否则他们一定会乘胜追击。
元棠稳住心神,努力不让自己倒下。
他目光盯着虎视眈眈的刺客,小声对顾娇道:“多谢,今天算我欠你一条命。”
顾娇淡淡睨了他一眼:“你的命很值钱吗?”
元棠就道:“陈国未来太子的命,你说值钱不值钱?”
顾娇:“哦。”
“你方才用的是什么?怎么那么大威力?”
“暗器。”
元棠:……我知道是暗器,但你能不能说说是什么暗器?
算了,眼下不是聊这个的时候,赶紧解决这群人刺客才是重点。
方才被顾娇炸伤了三人,但还有十一个人,要命的是元棠逃走的一路上早已耗光了力气,这会儿只能勉强屹立不倒,真打起来是没胜算的。
元棠无奈地说道:“只能靠你了,顾大夫。”
“站远一点。”顾娇说。
元棠后退了几步,在墙边站定。
对方可是足足十一名高手,元棠并不指望顾娇一个人解决,她只用拖延一下时间,等他喘口气恢复一点精力,便能重新加入战局了。
元棠没料到的是,他气还没喘完,对面的刺客倒了一半。
不是吧?
这丫头这么能打的吗?
顾娇用的是一根棍子,没见血,只是把人敲晕撂倒,用的是老侯爷临行前教给她的招式。
她也没想过会这么好用。
老头儿挺厉害。
她也厉害。
“哇,再这么下去,自己是不是都不用出手了?”元棠双手抱怀,总觉得这丫头一个人就能干翻全场了。
下一秒,元棠便意识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住手!否则我杀了他!”
伴随着一道凌厉的厉喝,一名蒙面黑衣男子剑抵着柳一笙的脖子走了出来。
元棠眸光一沉。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表哥!
顾娇将手中的一名黑衣刺客扔了出去,神色淡淡地看向柳一笙与那个蒙面黑衣男子,眸子里掠过一丝危险的波光。
“放了他。”顾娇说。
是不容语气的语气。
黑衣人被一个小丫头身上竟能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场的事实惊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而已。
他冷声道:“敢伤我这么兄弟,胆子不小!把那小子交出来,你留下一只手,这件事就算完了。”
柳一笙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今天被抓的是你们,我不会出手。”
“臭小子!给我闭嘴!”蒙面男子的剑蓦地往柳一笙的脖子上逼近了一寸,刀刃生生贴上他白皙的脖颈。
顾娇目光冰冷道:“你敢伤他一根头发,我要你偿命!”
柳一笙与元棠齐齐怔了怔。
二人都没料到顾娇会讲出这样的话。
穿阳剑外传 徐啸吟
柳一笙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复杂。
他看向顾娇,顾娇也看向了他。
柳一笙毫不犹豫地闭上眼。
与此同时,顾娇单笔一抖,一把匕首滑入袖中,没人看见顾娇是如何动作的,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将匕首猛地射了出去!
蒙面男子眼看着匕首就要射中自己的眉心,赶忙挥动手中长剑一挡,匕首是挡开了,柳一笙也趁机跑掉了!
“该死!”他咬牙!
元棠有些回不过神来,方才是怎么一回事啊?那丫头是突然出手,还是给了表哥什么暗示啊?
不然表哥怎么会闭上眼?
话说回来,表哥就不怕这丫头失手吗?
元棠吃醋了!
表哥都没这么信任他!
柳一笙迅速朝二人走来,蒙面男子正要挥刀砍向柳一笙的后背,却被顾娇一枚黑火珠炸到后退好几步!
他当然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好几个兄弟都被它炸伤了!
小精灵的奇妙冒险
顾娇也快步过来接应柳一笙。
“你没事吧?”顾娇问。
“我没……”柳一笙话说未说完,忽然伸出手,将顾娇抱进自己怀中,他的另一只手挡在顾娇的脑后。
一道剑光劈下来,柳一笙的一截小指飞了出去。
“表哥!”元棠失声大叫!
滚烫的鲜血飞溅到了顾娇的脖子上,她一把抓过柳一笙的右手,看见了那光秃秃的小指位置鲜血横流的伤口,她的眸光刹那间冰霜流转!
就在这一瞬,所有人都感觉到顾娇身上的气场变了。
就好似……刚刚的打斗只是随便打打,她并未动真怒,但眼下,她每根头发丝都似乎要暴走了!
顾娇并不太确定那个回侯府的梦境究竟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她越来越无法将自己与梦境中的那个自己剥离开来。
柳一笙是为她收尸埋骨的人,是她这辈子都要守护的人。
不论这种强烈的情绪是来自眼下的她,还是梦境中的那个她,她只知道,她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顾娇唰的撕下一片裙裾,裹住了柳一笙的伤口,随后她拔出了腰间的匕首。
所有人都被她突然爆发的气场与杀气震慑到了,乃至于他们眼睁睁看着她给人包扎伤口竟然没有动。
等顾娇出手时众人才总算有了反应,可惜已经晚了。
顾娇三两步朝前踏过去,将匕首抛起,凌空一抓,落地的一霎,她的匕首狠狠扎进了那个偷袭柳一笙的刺客的心口!
又一道鲜血飞溅了出来,溅到了她的脸上!
她随手抹去,眼神变得可怖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她适才打了那么久也只是用一根棍子把人敲晕,他们还以为她没有兵器,或者说她不懂使用兵器,他们还还猜测她可能胆小、心善、优柔寡断。
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然而就是这个“胆小”、“心善”、“优柔寡断”的小姑娘一刀捅穿了一个刺客的心脏!
仿佛只是一瞬,也仿佛过了很久,等蒙面刺客从惊悚中回过神来时,所有弟兄都倒下了。
空气里弥漫起了浓稠的血腥气。
他的武功并不弱,真与顾娇拼死一战,不说能打赢,逃命不成问题。
可他被顾娇的手段吓傻了。
这真的是个小姑娘吗?特么的是一尊杀神吧!
顾娇满身满脸的血,都不是她自己的,她的匕首上也吧嗒吧嗒地滴着血。
体内的暴戾因子在鲜血的催动下无尽地翻涌、叫嚣,她抓着匕首,如同一个自炼狱归来的修罗,一步步朝蒙面男子走来。
蒙面男子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在地上。
“别过来……你、你别过来!”
他一手撑着地面往后退,一手举剑指着顾娇。
可他的话连咆哮都算不上,至多是虚张声势的干吼。
柳一笙与元棠自然也察觉到了顾娇的不对劲,他们叫了她许多声,她好像根本听不见。
“顾大夫!”柳一笙再一次叫她。
顾娇依旧没有反应。
元棠走了过去,挡在顾娇面前:“够了!已经可以了!”
顾娇反手将元棠推开,元棠踉跄数步撞上墙角,差点撞断自己的肋骨。
怎么回事啊,这丫头是魔怔了吗?
柳一笙来到顾娇的身后,看着顾娇的背影:“顾大夫……”
顾娇手起刀落。
柳一笙沉痛地闭上了眼。
……
顾娇取出火折子,在脏乱的地上找出了那截断指。
柳一笙靠着墙壁坐下。
她跪坐在柳一笙的面前,打开小药箱,取出消毒水与手术器具,净了手,戴上手套。
顾娇给柳一笙清理了伤口,注射麻药,将断指与手指进行缝合。
缝合的过程中,她一句话也没说,柳一笙也没开口问。
倒是元棠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她的小药箱,以及她从小药箱里拿出来的那些东西。
“喂,这些都是什么呀?你、你这么接上去真的就能好吗?”
“你刚刚给我表哥扎的是什么?为什么我表哥不疼啊?”
“喂,你说句话。”
“你这样很恐怖的好吗?”
元棠拿指尖在顾娇眼前晃了晃,顾娇毫无反应。
不是故意的忽略,而是她……似乎真的没看到他。
元棠古怪地看向柳一笙:“表哥,她……”
柳一笙给了他一个闭嘴的眼神。
元棠悻悻地闭了嘴,目光却忍不住地往顾娇身上打量。
这丫头真的是魔怔了吗?怎么听不见也看不见他?
顾娇的手术做得很细致,缝完最后一针,她剪掉线头,缠上纱布包扎好。
下一秒,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顾娇其实早就没意识了,是凭着一股执念为柳一笙完成手术的。
手术结束,她不用再撑下去……也撑不下去了。
眼看着顾娇朝着脏污不堪的地面的倒去,柳一笙几乎是本能地伸出手来,用臂膀拖住了顾娇摇摇欲坠的小身子。
他臂膀轻轻一收,顾娇倒进了他的怀中。
少女的馨香混合着浓郁的血腥气,无孔不入钻入了他的鼻尖。
他从未与人如此亲近过。
他的身子都僵硬了。
不过,不等他好好适应怀中少女的存在,便有一道健硕的身影从天而降,自他怀中将顾娇抢了过来!
“什么人!”元棠猛地挡在了柳一笙面前,他伸手去夺回顾娇,却连对方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你是谁!”柳一笙扶住墙壁冷冷地站起身来。
就在二人都以为对方是又一名来刺杀他们的刺客时,对方却猛地朝东南方的屋顶打出一掌。
屋顶上一阵惨叫,紧接着呱啦啦地跌下了十多道身影。
元棠面色一变。
暗中何时又来了这么多刺客!
若不是这个人,他们三个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个戴面具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
是敌人还是朋友?
是敌人,为何要帮他们?
是朋友,又为何掳走顾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