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煉氣五千年-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正面戰鬥吧分享

煉氣五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五千年炼气五千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修炼之道,虽然和武道有些区别,但是速度快,永远都是不变的真理。
从物理角度来说,力量足够大,在短时间内所能提供的加速度就越大,速度自然也就越快。
首席的辣手妻
所以铜人雕像只是看起来笨重而已,在强大力量的支撑下,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丁牧所能想象的极限!
刚才他之所以能避开铜人雕像的攻击,完全是多年的战斗经验发挥了作用,从铜人雕像的进攻路线推断出了对方的攻击方式,但这种推断,并不是每次都能准确的,所以丁牧和铜人雕像交手不到一分钟,就被打伤了十多次!
虽然每次他都能借助识海小草快速恢复过来,甚至恢复之后,身体强度还会有一定幅度的提升,但想要达到铜人雕像那种强度,还是差得太远了。
除此之外,丁牧怀疑铜人雕像还是对他手下留情了,每当他受伤的时候,铜人雕像的进攻都会稍稍放缓一些,给丁牧足够的时间恢复,但是丁牧伤势一旦恢复,他就会再一次发起进攻,不给丁牧喘息的机会。
由此可见,铜人雕像是真的存了求死之心,只不过是想在死之前,在给丁牧一些指点,让丁牧爆发出最强战力,然后他才会被丁牧杀死。
要不然,他直接全力出手,丁牧多半是挡不住的。
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对于丁牧来说虽然艰苦,而且身上的伤势几乎没有断过,但是没有受到致命伤害,甚至随着铜人雕像发挥出来的力量越来越大,丁牧竟然还有一种慢慢适应了对方节奏的意思。
可以说这次和铜人雕像的战斗,给了丁牧极大的启发,让他以后再面对铜人雕像这样的敌人时,拥有更加丰富的对敌经验。
十几分钟后,丁牧已经能够和铜人雕像打得有来有往了,虽然还是被对方压制,但已经不是那么狼狈了。
铜人雕像不断对丁牧发起攻击,速度越来越快,丁牧则是开始施展自在归真剑,只有全力激发自在归真剑的威力,他才有可能击败铜人雕像。
又几十招之后,丁牧再一次被铜人雕像打飞出去,胸口都有了明显的凹陷,他急忙激发识海小草,恢复伤势,但这一次铜人雕像似乎不打算给他恢复伤势的机会了,竟然直接冲了上来。
急切之间,丁牧只能一个翻身,避开铜人雕像的攻击,等伤势恢复之后,自在归真剑再度激发,对着铜人雕像的脑袋狠狠刺过去。
这一剑已经是丁牧激发了全部的威力,正中铜人雕像的眉心,但也仅仅是在铜人雕像的脑袋上激起一片火花,没有有铜人雕像带来任何伤害!
殊途与同归 Y子白
丁牧见状,心里对铜人雕像的肉身强度有了一个新的了解,急忙回身躲避铜人雕像的攻击。
就连全力激发的自在归真剑都无法伤到铜人雕像,那他还有什么强大的攻击手段?
如今看来,也就只有碎神和燃神了。
所以在避开铜人雕像的攻击之后,丁牧快速和对方拉开距离,左手连续打出法诀,对着铜人雕像轻轻一点,铜人雕像的动作一下僵住了,但是仅仅一秒之后,铜人雕像的动作恢复如初,又一次朝着丁牧冲过来。
丁牧心中惊讶,碎神竟然都无法对铜人雕像造成伤害吗?
难道铜人雕像体内没有元神?
又或者说,铜人雕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是不是和巨人真神那样,是元神和灵气以一种特殊方式凝聚到一起的生命体?
还是说,拥有了铜人雕像之后,就真的拥有了实体?
铜人雕像却不管这些,刚刚恢复行动,就冲到丁牧面前,双拳一左一右朝着丁牧的脑袋砸下来。
丁牧无奈,只能躲闪,但是他还不死心,再一次施展碎神神通,铜人雕像再一次僵住,一秒之后,又恢复过来。
不过这一次丁牧仔细注意了铜人雕像的动作,看起来是铜人雕像花费一秒钟时间消除了碎神带来的影响,但丁牧能感应到铜人雕像被碎神击中之后,有一股庞大的灵气进入铜人雕像的身体,抵消了碎神带来的伤害,所以铜人雕像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行动。
发现这一点之后,丁牧若有所思,秘境管理者在没有离开秘境之前,和秘境是共生的,只要秘境存在,秘境管理者就不会死,如果杀死秘境管理者,秘境也会毁灭。
所以丁牧施展的碎神应该是能够对铜人雕像造成伤害,但是以为铜人雕像和秘境同为一体,秘境在感应到铜人雕像的危机之后,会自发帮助铜人雕像摆脱丁牧的攻击,所以就出现了那一秒钟的停顿。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丁牧再次施展碎神,在铜人雕像动作僵硬的瞬间,又急忙施展燃神,无数红色丝线从铜人雕像身体内飞出来,在空中燃烧!
既然在秘境的帮助下,碎神无法对铜人雕像造成伤害,那就是这一秒钟之内,利用燃神,尽可能地削弱铜人雕像的修为。
削弱铜人雕像,就是削弱秘境,当秘境被削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就无法再给铜人雕像提供什么帮助。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铜人雕像不要动用秘境法则,对丁牧的碎神、燃神神通加以限制,否则的话,他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对付铜人雕像了。
但怕什么就来什么,一秒钟之后,铜人雕像恢复行动,从他体内飞出来的红线顷刻之间消失,不过他没有继续对丁牧发起进攻,而是双手打出法诀,一股诡异的气息波动出现,落到铜人雕像身上,当丁牧再次施展碎神的时候,铜人雕像便没了反应。
碎神神通,果然被限制了。
丁牧顿觉无奈,铜人雕像,还真是要脸!
铜人雕像看出了丁牧的心思,说道:“我说了,我这是在为我主人的传承寻找一个合适的继承人,如果你一味要用这种手段战胜我,我是不会把主人的传承交给你的。”
“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依靠你的肉身强度和战斗技巧,和我正面战斗!”
“除此之外,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有办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