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討論-第三百三十九章 意外之喜展示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次日,姜音赶了一天路,夜幕降临,他们连忙找了家还算是整洁而又不失华丽的一家店,这家店的装横姜音很喜欢,不仅仅是这样,主要是这家店是唯一接待客人的店面。
刚进店里,却发现这家没有小二,只有一个掌柜在那喝着酒时不时翻着账本,目光中闪着一丝疲倦。
这些姜音都不在意,只是手边的那封信吸引了姜音的注视,那个徽标姜音很是熟悉。
姜音的步伐中带着点微乱,着急着,“这封信,您是哪儿来的?”
掌柜只是抬起眼眸督了一眼,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反而拿起那封信,又瞅了瞅姜音那略带紧张的面孔,似乎认真思考了一番,便将手中的信递给姜音。
姜音连忙将信封接了过来,看着那熟悉的徽标。
掌柜疑惑地看着姜音,“看你这样子,这信封是你的?”
“是,掌柜,你有没有见过那送信人的样子?”姜音着急。
掌柜犹豫了会儿,随后说:“这是一个小厮跑过来给我的,还带了一幅画像,说是您要来,就把这封信给您。”
说完,还怕姜音不信,连忙翻找出那幅画像,展开来赫然是姜音易容前的样貌,蒋璇疑惑地看着那副画像,只感觉有问题,却又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
姜音只顾得高兴却忘记了那副画的不同之处,连忙将那幅画拿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下,心里只有感动和酸涩。
皇兄,你究竟怎么样了?你在何处?为何我找不到你?
蒋璇随处瞟见墙壁上的那寻常的画作,终于明白了哪儿不同,这幅画的落款处为何没有盖章,一般来说画师都会在落款处盖章,为何音江的这幅没有?这幅画的材质摸起来感觉一般。
刚想要和姜音提起时,可看见姜音那嘴边的笑容时,转眼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花言直觉不妙,可看着两姑娘的笑颜,便不多想了。
“呦,你们这是站在大门口等着本公……本小姐呢?”薛越欣手拿一柄羽扇轻轻摇着。
蒋璇不甘示弱,“噗,几日不见,你的脸皮又厚了。”
花言也不甘落后怼,“蒋璇啊,你可不能这么说,毕竟人家的身份都摆在那儿了,人家是不是厚脸皮咱们又管不着,毕竟我瞅了半日,她也没什么脸啊。”
“噗……哈哈哈哈。”蒋璇笑得前仰后合。
末世之绝对控制 原非西风笑
姜音本想默默地看着这场闹剧,转眼却被薜越欣盯上。
“哼,本小姐不想和你们一群恶狗说话,音江啊音江,你的一群狗都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肯说?莫非你也觉得他们只是你身边的一条走狗?”薛越欣的眼里流露出阴冷和狠毒。
姜音看着本性暴露的薛越欣,在听到这句话时,眼里的冰冷愈发按制不住,再想到谢澄把她当做朋友时,心里是止不住的苦涩,可是一看到手里的那封信时,眼里的坚定也越来越深了。
可谁知,还不等姜音出手,花言却是直接将薛越欣赶出去,蒋璇看得畅快人心,差点拍手叫好。
姜音捡起掉落的羽扇,把玩一番后,随手扔在薛越欣的脸上,薛越欣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一块淤青,薛越欣吃痛地想叫出来但又因为怕有损自己的身份,只能是忍着。
蒋璇看见薛越欣那恨不得吃了姜音的模样,立马挡在了姜音的身前,而薛越欣也深知自己几斤几两,知道自己打不过姜音等人,连忙叫上丫鬟将她扶了起来。
薛越欣头上的玉簪也因为猛烈撞击掉在地上摔碎了,头发一团糟。
可此刻的薛越欣也顾不上这些了,回头看了看姜音手山的那封信,嘴角勾起一抹狠毒的笑容,眼里闪着一丝的诡谲,抚着她的丫鬟看了心里发毛。
经过这么一出,姜音等人也累了,只是匆匆的吃了几口饭,随后各回各房睡觉去了。
等到第二日时,姜音率先起床,看着怀里的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拆开来,看着那熟悉的笔记,泪莹在眼眶里打转,姜音连忙拿起衣袖匆匆的擦了几下。
“妹妹,许久不见,你还好吗?你来附近的郊外,我想亲自去看看你,有几句重要的情报要给你。”
姜音看着这寥寥无几的字,连忙穿起了衣服,赶到大厅时,却发现花言和蒋璇两人早已准备好,就差自己了,心里一暖,他们明知道自己着急,却比自己还要操心这件事情。
蒋璇看着这发愣的姜音,也深知她在想些什么,可这些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姜音曾经帮助过自己,自己差点小命不保,也只有姜音能这般舍命相助了。
花言的嘴角从始至终都带着点戏虐,漫不经心。
“怎么,音儿,看着我们比你起得早,你心有不甘,想揍我们啊?”
蒋璇听后,忙拿出手帕掩住口鼻偷笑,昨晚上笑得那么开怀主要是没人在,可现在要她像昨日那样,她这才女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姜音看着不正经的花言,赏给了他一记白眼,“赶紧吃,吃完出去找线索。”
话落,姜音急匆匆地吃着饭,中途有好几次都差点被噎住,还好有花言点的汤,不然此刻姜音也不会好好坐在这。
几人迅速解决早餐,根据信中的内容,来到郊外,蒋璇看着人烟稀少,时不时有几只鸟儿在头顶上飞过的地方,心中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花言警觉地看着周围,这个地方有点陌生,为何姜琪要约到这个鬼地方来,一般人都不是越豪华的地方越好吗?
权宠新娘蜜如甜 小熊静
“花……”
花言刚听到姜音的声音,便看见姜音倒在地上,他惊恐地想跑过去,可还没来得及跑过去,却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網 遊 之 修羅 傳說
还不等蒋璇反应,随后感觉到脖颈一疼,昏了过去。
黑衣人冷了几声,将姜音抬了起来,看都没有看躺在地上的那两人。
……
“唔,嘶,好疼,我这是在哪?”苏醒后的姜音茫然地看着这陌生幽暗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