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蘇廚-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阿骨打鑒賞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阿骨打
而那些密谍在宋人救援团回国之后,才敢出来,说起来也算是多年苦劳,辽国人恢复了他们的身份,很多就安排在了军中任职。
但是其中好几个在宋境娶妻生子的“花和尚”,已经被张商英暗中策反,反过来成了宋人在辽国军中的间谍。
那些花和尚的投靠,又供出了更多的密谍,让辽国在河北的谍报网几乎被摧残殆尽。
张商英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让饱受辽人密谍之苦的雄州太守窦舜卿大加赞赏:“蜀人的蜀字,就是肚里边有个虫,直娘贼真是一个赛一个的狡险心黑!”
不过做戏要做全套,救援团虽然载誉而归,得到了大宋政府的嘉奖,可唯独张商英,因为丢失了不少“和尚”,在领受了朝廷奖励之后,被赵顼“发配”到了獐子岛,成了主管这里庶务的文官。
直到另一个更加黑心的宗室——军机处河北路机宜事,影帝赵孝奕的到来,才将张商英接替了下来。
张商英成了赴辽国告登极的副使,熟门熟路前往辽国东京,一路上安排了情报线路,又和李庸做了一次情报交换,携带满满的成果返回獐子岛,交给赵孝奕之后,才重新领了御史的任命,屁颠屁颠回京赴任去了。
张商英的风度气质已经是獐子岛上顶了尖的,可是现在岛上新来的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唐大官人”,更加了不得。
赵孝奕本来就是苗红根正的大宋皇室宗亲,从小的培养那都是顶级的,不过这娃以前故意恶心他爹,平日里吊儿郎当没个正形。
如今偶然在岛上现身,那是风流倜傥万众倾倒,举手投足一派尊荣。
很多人都怀疑他就是唐四郎本郎,但是一直没有证据。
越神秘越高贵,越高贵越神秘,赵影帝的演技再次进阶了。
金贯赧赧笑道:“节度说笑了,石中使那是陛下近臣,我岂敢去骚扰;薛关事事务众多,厅里又人多眼杂;至于唐大官人,那更是十天半月见不着一回,可不只能来求请节度嘛。”
“再说了,日本宋城那边,不是还得节度的路子……”
张散一瞪眼:“你要贩卖军器给女直?宋城那边如今是高团练在管理,那是当今太皇太后的亲侄儿!”
“斧子!伐木的斧子!”金贯赶紧辩白:“怎么就扯到军器上去了呢?”
“贤妃说的,辽国有异动,铁林军正在沈州集结,看样子是要对完颜女直用兵!”
张散琢磨了一下手里的情报,金贯所言,差不多是真的。
完颜部本来在黄龙府北部,就是后世哈尔滨长春一带。
而长春附近土地肥沃,地势平旷,水系丰富,非常适合用大宋水利方式改造成良田,可是如今却又是一片草泽蛮荒。
根据李庸的情报,辽人在辽阳府学会水利工程之后,最容易开发的地区就是长春洲以北的大片地区。
但是那里如今又是完颜女直的地盘。
兽人之兽印 贺兰晴雪
而且完颜女直吞并了铁郦部、长白山部后,向北阻断了五国部的进贡道路,向南控制了鸭渌江水系,已经从肘腋之疾变成了威胁辽国岁币绢钞和贸易进出口的心腹大患。
因此无论短期战略和长期战略,辽国都必须解决完颜女直这颗毒瘤。
现在看来,完颜部的人也不傻,跑到岛上来求助来了。
张散想了想:“倒是可以先见见,朝廷河北大役,对木材需求很高,如今辽木已成大宗贸易,产量又以鸭渌江最大。”
“对对对……”金贯立即打蛇随棍上:“说是辽木,其实大多出自女直,听听他们的诉求总不会错的是吧?”
两人重新出来,偏厅里几个乔装改扮的女直人之前听见内室里的骂声,都不由得惴惴不安,待到见张散和金贯重新出来,赶紧起身。
其中一个强壮的汉子上前行了一个大礼:“完颜部头人劾里钵,拜见大宋官人。”
说完从身边一个小孩手臂上取过一头雄骏至极的海东青:“这是族里上下送给官人的礼物。”
张散摆手:“倒是憨直汉子,这头海东青我可不敢收,过于贵重了。”
那个小孩本来对将族里的极品海东青送给宋人就非常不满,现在见张散拒绝,更加愤怒,将腰间的短刀拔了出来:“你们宋人看不起我们吗?!”
劾里钵大惊:“阿骨打你干什么?!怎敢对贵人无礼?快收起来!”
张散却不以为意:“呵呵,这小孩子我倒是喜欢。将刀子给我看看。”
劾里钵一把将阿骨打的刀子夺下来,倒转刀刃,将刀柄递给张散。
张散接过来翻看,刀子非常锋利,钢质也是上佳,不过刀柄只是用熊骨片粗糙绑扎而成,倒是有一种粗犷的美感。
张散用手指试了试刀锋:“这铁不错,是你们部里自己产的?”
劾里钵说道:“不是,是铁郦部的,不过他们部族现在已经投靠了完颜。”
张散对阿骨打说道:“你刚刚说我看不起你们,却是什么原因啊?”
阿骨打大声说道:“我们将部落最好的海东青送给你,这样的鹰只有辽朝皇帝才配享用!辽人每年要我们进贡,我们拿不出来,他们就要杀人!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才抓到它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现在你却不收!你不是看不起我们是什么?!”
张散问道:“要是我收了,那你们今年的贡物怎么办?辽人是不是又要杀你们?”
“这个……”阿骨打顿时哑巴了,本来父亲将这鹰带来讨好宋人他就不愿意,现在更是找不到说法。
张散说道:“辽人对你们凶残我是知道的,不过你们本来就是辽国藩属,我宋朝也干涉不到,宋辽协议里边,写明了不得与你们直接贸易,这也是辽国的要求,我们只有执行,却没有看不起你们的意思。”
“一只海东青上面,就是你们几个族人的性命,所以海东青我不能收,同样没有看不起你们的意思。”
说完从自己腰间解下一柄匕首朝阿骨打抛过去:“不过你的这刀子我挺喜欢,跟你换了!”
樱花公主的爱神 白薇儿
阿骨打伸手接住那匕首,却是金宝装嵌的好东西。
待到抽出来一看,两边的刃线下分布着细密的折叠锻打纹和烧刃线,阿骨打也有眼色,知道这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这样的匕首他爹爹有一柄,平日里时常取出来夸耀,不过装具也没有现在这柄漂亮。
一时间都看傻了:“这个……这个太贵重,这交换不公平……”
“傻小子,不过我喜欢!”张散哈哈大笑:“还愣着干啥?腰里的桦树皮刀鞘给我啊!”
劾里钵赶紧喝道:“阿骨打还不谢谢大宋官人!”
我的修道生涯 小小圣
阿骨打赶紧将腰里的桦树皮刀鞘解下来:“给官人,不过这交换不划算,我还有一匹沙青马,下次给官人带来!”
张散将桦树皮刀鞘接过,将熊骨柄刀插进去放在桌上,对劾里钵说道:“头人,你不如阿骨打。”
劾里钵躬身:“阿骨打是我次子,此子从小四五个同龄人近不了身,粗野得很,不敢劳官人赞誉。”
张散说道:“这孩子难得,将来振兴部族,多半要落在他的身上,说吧,你这次来,是想要说什么?”
劾里钵说道:“辽人欺压我们太狠,我们想要和大宋贸易。”
张散摇头:“这个却难,宋辽两国兄弟之邦,贸易都要依规矩,如果獐子岛与你们直接贸易且没有得到辽国的许可,那就是破坏协议,会影响两国目前良好的关系。”
“而且据我所知,辽人和你们也开通了榷市,你们为何不与他们贸易呢?”
阿骨打喊道:“大叔!辽人的榷市是假的!他们就是在明抢我们的东西,就连他们自己,都将那样的榷市称为——‘打女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