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ptt-第206章 契約神器熱推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小血血,本尊可是万年不世出的天才,不对,是天骄 ,天才在我面前 都是渣渣,错过我你就等着后悔吧。”
“小血血,不是我吹,我这人可是相当有性格,知道什么叫好马不吃回头草吗?如果你敢拒绝我,哼哼!”
苏洛轻哼几声,发出威胁,“你敢拒绝我,那可别怪我不客气,我告诉你,我若一生气,自己都害怕。”
血刹剑的器灵翻个白眼,这小丫头真能吹牛,要不要跟着小丫头呢?要不要呢?
正在纠结的血刹剑突然不纠结了,它看到了几个老头上山,心里有了决定。
如果小丫头能过了眼前的一关,那它免为其难认主,如果连眼前的情况都应付了,那就是小丫头吹牛。
九幽鼎帝 九零后狼少
于是血刹剑进入装死阶段,不管苏洛怎么嘚波嘚,就是不回应。
这个时候魔天宗的几长老也到了,他们先是发现自己怎么走也找不到进入秘境的大门,当下着急起来。
几人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想出办法,无奈之下只好请来助手,那个助手就是留守在魔天宗的灵王。
另一位灵王押阵去了灵剑宗,根本不知道宗内出事。
魔法世界之机械召唤 飘零幻
这位灵王见识不错,很快就发现了面前出现的幻阵,想要走到秘境入口,就得破了眼前的幻阵。
魔天宗也有阵法师可惜实力太弱,根本破不开五乔布下的幻阵,费了牛牛二虎之力后,苦笑摇头,他是没招了。
外面忙活的很,苏洛也挺忙,一看血刹剑没有回应,立刻催动神识继续烙印,这位一边烙印一这发狠。
“小血血,这可是你自己找的,你千万别让我契约成,否则 你死定了,我会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小血血,就你这破、身板 ,没有足够的天材地宝修想修复好,你现在除了秘境能用外,你就是个白吃饱,啥作用也没有。
罢了,我若不是缺个试练的秘境,我都不屑契约你…..
你给我装死是吧,哼哼,等着啊,等到我寻来天外殒精时,你就知道谁是老大。
哦,对了,我还知道哪儿有黑龙骨,那也是你需要的材料,啧啧,黑龙骨啊,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既然你不愿意与我契约,算了,我也不要你了,不就是秘境嘛,我听说九幽学院有个九幽塔,我还是找小塔玩吧。”
说完苏洛猛的收回神识,一副我不契约了,我不跟你玩了,我看不上你的小表情。
因为动作太快,血刹剑的器灵都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苏洛的神识已经全部收回。
xiaoshuo
这下子轮到器灵傻眼,不是吧,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太无情了,人家男人是拔那啥无情,这个小丫没那啥咋也这般无情呢!
黑龙骨,天外殒精,听着名字就心动,那都是血刹剑需要的好东西,如果错过就等着哭吧。
最关键的是器灵算是听明白了,这个小丫头肯定是个炼器师,这么强大的神识的炼器师成长起来真的未来可期。
说不定血刹剑不仅可以恢复,还能再提一阶呢。
器灵越想越激动,同时也更心慌了,后悔考验小丫头,同时也唾弃小丫头,太没有韧性了,怎么可以草草放弃呢。
对了,她想契约那个小塔塔,那个小塔塔是什么鬼?也是神器吗?哼哼,别让我遇到他,否则,我非撞碎它。
器灵心里发着狠,赶紧缩小身板撞向苏洛,想走,没那么容易,小丫头说的对,必须跟着小丫头走。
也只有小丫头才能带它离开这方天地,才能寻找更多的机缘。
“滚开,我不要你。”苏洛一摆手把血刹剑推开,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这会苏洛觉得那句名言说的特别对:今天你看我不起,他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嗯,现在就是血刹剑高攀不起。
其实不止有些人贱,器灵也一样,你求他跟着随自己,他觉得自己多了不起,你真不要他了,他反而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这边苏洛推开血刹剑,那边魔天宗的灵王已经带着几位长老开始攻击幻阵。
一力降十会,直接爆力破开就是,那灵王一边攻击 一边放狠话。
苏洛听着动静眉头皱起,她还想收走魔天宗的藏书楼呢,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器灵看到苏洛皱眉,贱兮兮的靠上前,三尺多长的宝剑开始抖呀抖,一会一扭头,一会扭、腰。
看到苏洛撇过头,器灵又控制着血刹剑跳到苏洛面前,开始作揖讨好,求苏洛收下它。
眼看苏洛不理会,可把器灵急坏了,突然器灵操控着血刹剑嗖的一下割破了苏洛的手指。
一滴鲜红的血液被血刹剑吸收,随后血刹剑嗖的一下冲进了苏洛的丹田,惊的苏洛一跳。
还没等苏洛做出反应,血刹剑又嗖的一下蹿出丹田,撞在了石壁上,撞出一个深坑。
然后在苏洛惊讶的目光中,血刹剑又嗖的一下飞出,冲进了苏洛的神识。
于是世界消停了,很快苏洛的神识中传出一道得瑟的意识,紧接着一道软萌可爱的声音响起。
声音很好听,就是说出的话欠欠的,让人想抽它。
“小丫头,你休息抛弃我,你这个渣女,我警告你,我赖定你了。”
声音落下,血刹剑得瑟的转了好几圈。
苏洛继续磨牙,想抽它,还是想抽它,但是苏洛明白,现在只能想想,还是先把藏书楼搬走吧。
飞白艰难的推上自己的下巴,结结巴巴的问道:“主,主上,您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苏洛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明明把血刹剑拐到手了,苏洛却有点小郁闷。
一摆玉手说道:“你们两个跟上,咱们现在去搬藏书楼。”
“好来。”五乔与飞白齐声应下,两人对视一眼,总觉得主上的心情不大好,他们还是少说多做,省的惹主上不快。
在三人的身影消失时,一根树枝上多了一块碎布,好像是被树枝无意中勾下的。
血刹峰上轰鸣不断,灵王带着几个长老与后续赶来的弟子一直攻击幻阵,听到幻阵传出咔嚓声,众人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