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224、中州,宗師弟子熱推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近五百年来,大楚一直没有停止过修建连通天下州郡的官道。
这官道宽十丈,以青石硬土铺就,风霜雨雪侵蚀而丝毫不变。
从昌宁往中州皇城,数万里之遥,穿山越岭,踏河过江,竟是一路平坦。
宰相 高深 莫 測
两个多月时间,韩啸已经从昌宁来到中州。
他是坐的马车。
唐迟早他一步出发,带着之前准备的各种物资和海量财富,先到皇城。
这一次韩啸到皇城,刚好宇宁商行有一批货要往皇都,听说韩啸去皇都,宁致远便让宁绍坤随行。
一路上,宁少掌柜想尽办法巴结韩啸,吃喝玩耍一条龙伺候。
可惜韩啸心不在此,每日只缩在车厢里看书修行,到宿营之时,也就是在空旷地带练练拳脚。
他这做派,与普通的书院学子一般无二。
法醫 狂 妃 小說
车队前行,遇到其他商队、车队一般都会结伴,等到中州时候,他们这一行已经是数百大车、数千人的大商队了。
“终于到中州了,我还是十年前从中州离开,就再也没来过。”
马车外,宁绍坤的声音传来。
韩啸伸手撩起车帘,入目满眼清翠葱茏。
这树木不是普通树木那样的茂盛,而是灵气充足,灵性充裕而生。
也就是说,这些树木若是任其自然生长,千百年后,都能成为灵物。
“韩师兄,如何?这中州之地,令人震撼吧?”
宁绍坤依然依着书院规矩,唤韩啸师兄。
的确令人震撼。
那三千丈之上的云端,竟是飘着几座浮岛。
浮空之城。
看到这些浮空城,韩啸双目一凝。
人皇的托举仙庭大计已经到这种不加遮掩的地步了吗?
“那就是中州仙卫营所居之地。”
见韩啸抬头,宁绍坤有些羡慕的出声道。
高居九天,这的确让人羡慕。
“宁少掌柜,到中州,我们就此别过,以后来我花语镇,记得来喝酒。”
“诸位,我往昌华大城去,你们往前走,一路走好。”
……
到了中州,各个商队慢慢散开。
“韩公子,要我说,你真该向宁少掌柜学一学,你看他待人接物都是井井有条,你们读书人啊……”
一位白发商客从车马边走过,见到韩啸,伸头过来说一句,然后摇着头走开。
宁绍坤张张嘴,然后喃喃道:“师兄,你别听这家伙胡说来着。”
一路上韩啸深居不出,宁绍坤与人交道颇为圆滑,看上去人情世故的确多了几分历练。
但宁绍坤知道,这些事情,在韩啸面前,都是完全无需在意的。
人家可是人皇看中,直接召入皇城。
純良
当初离开昌宁,昌宁郡守都相送出城。
这样的人物,跟满路商贾有什么好吧谈的?
再走半日,日头已西。
车队在一处镇落停下。
说是镇子,其实并不比河远县那样的县城小。
熙熙攘攘的,便是天暮,也是人流不少。
宁宇商行车队有负责的几位主事,将住宿等事情安排好,来请宁绍坤和韩啸。
几人寻了一家装饰不错的酒楼,要了酒席,然后坐等上菜。
“韩公子,这中州的风土与昌宁不同,有些特色菜肴,等会你尝尝。”
商队主事张木新笑着说道。
这位韩公子在昌宁那是顶天的人物,大掌柜交待又交待,一定要伺候好。
一路来,商队已是尽全力招待了。
韩啸笑着点头,刚准备说话,就听旁边桌有人开口:“昌宁?可是那建了城外书院的昌宁?”
韩啸回头,见那一桌上坐着几位青年,衣着都是颇为华贵,还有几分灵气。
出声之人面上带着好奇,看向韩啸。
“当然。”
宁绍坤高声道。
这一路上,遇到很多同行之人,都是对昌宁颇为好奇。
昌宁的场外书院,昌宁的宗师宋濂,昌宁全线攻卫等等,这些故事已经流传开来。
对从昌宁书院走出的人来说,宁绍坤也是与有荣焉。
“听说昌宁书院有宗师坐镇,还有百里灵地?”
听到宁绍坤说,对面有人又开口道。
“的确,宋院长一人之力,镇压五位蛮王,城外书院有百里灵地,已经开辟无数灵田。”
宁绍坤颇为自豪的说道。
这都是昌宁的骄傲。
听到宁绍坤的话,那几人相互对视,又低声嘀咕几句,忽然有人道:“这宋濂也是命好,区区一个儒道宗师,竟是做下偌大的功劳。”
嫂嫂我来爱 西瓜太妹
兽族启示录 红叶公爵
他这话一出,宁绍坤已是面色大变。
宋濂可是昌宁书院院长,还是韩啸的老师,此人如此说话,韩啸岂能轻罢?
“不知这位兄台何出此言?”
果然,韩啸已是转身,看向出声之人,朗声问道。
那人见韩啸也是长袍大袖,一幅学子装扮,眼珠子一转,已是大概猜到。
“昌宁书院来的?”
他轻笑一声,然后道:“这天下州郡宗师境的大儒是少有,可我中州但凡是坐镇一县一府的,必然是宗师。”
他神色中有些傲然,冷笑道:“中州人物不出,才让昌宁得了功劳。”
“所以啊,我说宋濂命好。”他一边笑着,一边端起酒杯,与身旁几人碰杯。
其他几人也是点头,都是一副就是如此表情。
“宋濂是我老师。”
韩啸淡淡开口。
这一句话,让那一桌众人色变。
特别是之前说话之人,一脸尴尬之色。
到底刚才只是口嗨,说几句瞎话,评点一下江山。
却不想,这宗师弟子,就在眼前。
“没想到是宗师弟子当面。”
对面那桌中坐在主位的年轻人站起身,向着韩啸拱手道:“我们是绍明县学子。”
说到这,他轻咳一声道:“在下苏博望,宗师卢阳入室弟子。”
也是宗师弟子!
这楼上竟是两位宗师弟子。
其他那些食客目中露出激动神色来。
虽然在中州,元婴大能不是少见,但这随便就遇到宗师弟子,还似乎杠上了,很少见。
“韩啸,宋濂宗师入室弟子。”
韩啸抬手说道。
“本来同是儒学弟子,我们该同席共饮才是,只是这位兄台辱我老师名誉,该给个说法。”
韩啸声音中透着一丝冷漠淡然。
“听说你们昌宁学子都是与军伍厮混,这脾性,果然不假啊。”
苏博望冷笑一声,然后高声道:“要说法,可以,文斗一场,赢了,我苏博望代左兄斟茶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