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第926章 故事、書、人推薦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老人看着计缘激动了好一会,直到计缘说话,才像是将那根绷紧的弦松了下来,依然带着略显激动的声音出声回应。
名媛天后
“是啊,是啊,易顺能再见先生,都是缘分啊!当年冒昧向先生求字,得先生所赐,乃是我易家的福分啊,哦,对了,先生里边请,里边请!”
易顺虽然已过九十高龄,但头脑却一直很清晰,知道对照眼前这位先生当年的情况和现在遇见时的状态,应该是不太希望别人点破他仙人的身份的,所以仅仅是表现出足够的尊敬,而非大呼“仙长”又跪又拜什么的。
一边的易胜心头一震,见到父亲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此前的猜测没错了,也连声顺着父亲的话邀请计缘入店铺。
能在此刻相遇,计缘只觉与这易家却有一番缘法,也不推辞,直接随着易家父子一起入了店铺内部,店铺内的伙计和顾客都好奇地望着门口,不知道这铺子东家这么郑重迎接的人是谁。
众人心中都认为,对方应该是那个学识渊博的高人,如今整个大贞对博学之士都很看重,若是真的有大贤前来,有这礼遇也不能算夸张。
“易老,这位先生是?”
有店铺内正在挑选砚台的客人询问了一声,老人便看向计缘。
名门淑女
“不知,该如何称呼先生?”
计缘倒也不瞒着,笑着回答。
“鄙人计缘,相熟之人大多称我一声计先生。”
计先生?店铺内一些顾客都在苦思计缘这个名字是哪个博学大家,但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认为对方可能在小范围内有点名气,但并没有有名到广为流传的地步。
“先生,内有静室,请入内喝茶!”
易胜还想将计缘请进内厅,不过计缘却在看着店铺内的商品,摆摆手道。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不必,正巧计某手中纸张已经所剩无几,就在你们店铺内买一些吧……”
这么说着,计缘又看向易顺,当初他也是在对方的铺子里买纸,不过那会算是计缘最落魄的时候,好一点的宣纸都买不起。
“纸?有有有,先生要什么好纸都有,不光有我大贞各处的出名的宣纸,还有来自天下各处的好纸在库房中,从厚薄、色泽、柔韧和香味各不相同,我都给先生取出一些来,让先生挑选!”
不用自己老爹吩咐,易胜就动作麻利地忙活开了,除了铺子内有的,也同一个伙计一起将库房中的纸张都找出来,一叠一叠放在柜台上呈现给计缘。
计缘也是本着好奇心看着的,但看着易胜一个个盒子的搬上来,从普通木盒到漆木盒,再到镶金丝边的盒子,计缘顿时觉得自己也用不着太名贵的纸,普通能用的就行了。
不等易胜将所有的纸张品类都拿出来,计缘就已经伸手放在了一个普通木盒上。
“不用劳烦了,计某就买这种纸,一整盒都要了,等计某离去的时候再拿走,对了,不是说要静室喝茶吗,计某正好有些渴了。”
“可是……”
易胜还想说什么,却被自己老爹打断。
“先生,里边请!”
等计缘和自家老爹进去了,易胜才对着周围好奇的客人拱手致歉。
“打搅各位客官了,此乃家中贵客,大家请继续选择心仪之物吧,你们几个,将纸张放回原位。”
店伙计们只能目送东家离去的背影,在心中抱怨几句,毕竟木盒加纸张分量不轻。
店铺内堂的静室内,计缘看着其中装点,出了一些悬挂的字画,在显眼位置还有一幅大字,正是“邪不胜正”四个字。
不过这字当然不是计缘所写,当初他写的不过是小小一张纸,左右都不到一尺,而这个静室内的,光一个字就顶得上当初他一张纸。
这一切自然可能是临时做给计缘看的,才在静室内坐下的计缘略一掐算就知道易家的大致情况。
“看来那字一直被妥善保管在家中咯?”
坐在计缘对面的老人感慨地回答。
“先生所赐之字,一直挂在老宅书房,勉励我易家后人。哦,先生请用茶,这是有名的雨前茶,地地道道的德胜府雨前茶园产出,十分难得!”
计缘笑着饮茶,这茶水的味道对他来说也十分熟悉,只要他在居安小阁,魏家人到了合适的时节都会送来,不过也确实很久没喝到新茶茶叶了。
“易老先生可知道,当初那‘邪不胜正’四字,本来并不是要送给你的。”
老人放下茶盏,并无任何芥蒂。
“当然知道,当年之事历历在目,先生原先是买了一张纸,写好之后出门,显然是要送给谁,但那人却不领情,这才便宜了我……实不相瞒,我曾想过找过那人,不过已经是几年后了,就算问旁人,也不记得当初店铺外应该等着的人是谁了,先生,那人是谁?”
计缘摇了摇头。
“一个身故之人罢了,时至今日,早已魂归天地,世人多有不服天命者,认为自己命运多舛皆时运不济,无家世无贵人,此话不能说错,但正如当初那人,为何失信与我,为何不能多等片刻呢?”
易顺老爷子和一边的儿子易胜心中都有感慨,但也有庆幸,当初那人若是守信等了,这字还轮得到他们易家吗?
“其实没有这字,你们易家也当有起家的资本的,计某的字终究只是外物,不过是助力一把而已。”
易家夫子当然不会把这话当真,但也觉得这是计先生认可易家的话,不由有几分自得。
就像是久违的亲友会面聊天,计缘和他们既谈风月也聊家常,也不忘谈一谈国家大事,听一听易家的抱负。
“原来你们易家不但文房清供生意做到这么大,更是在各地都开有书局,更是有志将大贞文化传播天下,不错不错。”
“哈哈哈,我等虽行商道,却也非一身铜臭,骨子里还是读书人!易家的书局虽是坊刻,然却有一点官刻背景,所刊书籍皆是传世精品。”
易顺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不过一边的儿子易胜倒是心中有些惭愧。
“倒也是巧了,讲到出书,说不定你们还有事帮得上计某。”
“计先生的事就是我易家的事,只要不违背良心,先生只管吩咐!”
“不错,先生只管吩咐!”
对于易家父子当即作出保证,计缘含笑点头,也省却了他一件必要的事,想要流传天下,还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写出故事更能讲出故事的人。
没有在易家的这间大商铺停留太久,婉拒了对方邀请他去京城宅邸款待的提议,计缘离开商铺,顺着之前想去的方向而去。
直走入内城,去往一间茶楼,还未入内,其中惊堂木有力的脆响就“镇压”了热闹的茶楼,一名头发花白却看起来依然不太显老的说书人,正中气十足地开启今天第一讲。
“上回说到,那武圣左无极深陷妖窟,万千妖魔只等食我人族之肉,饮我人族之血,也是此刻,隐藏已久的武圣大人面带冷笑,龙行虎步地走了出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计缘也不由浮现笑容。
论及悟道落笔成天书,计缘自觉也能在天地之间算一号人物,但编故事,尤其是一个声情并茂的故事,他就算是世人向往的神仙中人,也不如一个王立,嗯,众多仙修当中也不见得有几个在这方面能比得过王立
当然,最好也能有足够分量的人背书,人间、仙道、佛门、鬼神,甚至,计缘还想到了同他对弈之人,比如上次那个藏在月苍镜中的家伙,不是就很想拉拢他计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