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五章 意外落空看書

都市最強狂婿
小說推薦都市最強狂婿都市最强狂婿
听到这最后提醒,韩非宇的脸上再次露出担心。
很明显他已经把陈天刚刚的话听进去了,而且还放在心里,并进行了一番联想。
虽然陈天不知道这联想是否跟黑影有关,但他却相信,已经被突破防线的韩非宇坚持不了多久。
只是让他没想到,就在他转身离开的同时,韩非宇竟跟着开口问一句。
“如果我答应跟你交易,你能保证放了我吗?”
听到这话,陈天意外,但跟着就变成了惊喜。
虽然他意外这家伙会这时候开口,但想到韩非宇开口能让接下来的计划事半功倍,他立刻就点了点头。
“只要你能说出秘密,我自然不会要你的命。”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爱瑜
听到回答,原本以为韩非宇会再次犹豫,并在犹豫之后说出秘密,可没想到这家伙听完却摇了摇头。
“我说了,这东西比我的性命还重要,我不可能告诉你。”
陈天再次意外这家伙的回答,刚想反驳,韩非宇又跟着解释。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落空,你刚刚不是要抓我背后的人吗?我可以协助你抓到他,至于秘密,如果抓到他,你自然也就可以得到,你看怎么样?”
陈天诧异韩非宇的回答,尤其看到韩非宇的认真,他似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要知道之前的韩非宇可是一直期盼背后的神秘人来救他,按道理说,韩非宇应该受制于对方,并对对方恐惧,可现在韩非宇竟有胆量突破这一层控制,这让他怎么都没想到。
“你确定要跟我交易这个?你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条件?”
陈天没有直接开口表达态度,而是继续询问。
因为他觉得韩非宇之所以能这样,肯定会有所担心,所以他就想看看这家伙的决心。
果不其然,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跟着韩非宇就说出了必要条件。
“我需要你干掉他,而且必须让我亲眼验证,否则我不会答应。”
有了这个必要条件,陈天立刻跟着释然。
虽然他意外韩非宇的反抗和杀心,但想到没人愿意被控制,跟着他就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你的确有心跟我交易,不过这件事我却觉得你提供不了太多线索,尤其是对抓捕神秘人,你能做的无非就是提供一些常去的落脚点,这在我看来并不值得交易。”
韩非宇意外陈天的开口,尤其是这价值否认,更让他下意识解释。
“我还知道他很多事,包括很多秘密,只要你答应放了我,我可以帮你更快抓到他。”
听到这话,再看到韩非宇一副着急的样子,陈天立刻笑了笑。
虽然他知道又韩非宇的帮忙的确会更快抓到对方,但想到今天过来只是突破这家伙的防线,跟着他就准备先晾着对方。
毕竟抓人这种事情他刚刚只是说说,就算真的要执行,他也肯定会再来韩非宇这边获取消息,再加上秦逸明那边如果行动成功,接下来的计划肯定还会有所改变,所以尽管韩非宇期盼,他最后还是朝这家伙摇了摇头。
“如果你只能用这个跟我交易,那我就需要考虑一下了。”
“毕竟你也知道,神秘人不可能只控制了你,而且依柔知道的消息也比你多,如果她被秦逸明抓到了,你觉得我还会发愁消息吗?”
“当然,你要是肯现在就说出秘密,我可能会考虑答应你。”
陈天的拒绝让韩非宇没想到,尤其是这个对比,更让他下意识心一凉。
虽然他知道交易的希望本就不大,但他却没想到陈天真会拒绝。
这让他意外的同时,也不由再次着急起来。
“陈天,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只要有我给你提供消息,一定要比依柔那个女人提供的消息。而且除此之外,我还可以跟你进一步跟你合作。”
“比如你不是想知道这秘密吗?只要你让我放出去,等我完成自己的计划,之后我不但可以把秘密告诉你,更能跟你一起对付黑影,你看这样行不行?”
陈天意外韩非宇的着急,可他却更没想到韩非宇会反过来对付黑影。
虽然他已经猜到这背后可能有第三方的人存在,但他却没想到这家伙真会想着跟黑影为敌,这倒是出乎他的预料。
只是就算如此,他也不可能今天答应韩非宇。
一来他觉得韩非宇手里还有底牌,二来今天如果答应,后面的计划就会落空,他就再次摇了摇头。
“行了,我看你根本没有一点诚意,不过我也不是不近人情,这样吧,我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你看看还能拿出什么有诚意的条件来跟我交换,如果可行,我就放弃对你的控制。”
听到这话,韩非宇愣住,但很快反应过来,他又不甘心的点头。
虽然陈天最后的意思还是拒绝,但他的努力却给这件事留下了缓和的余地,这让他明白自己还有机会见陈天,更有机会谈判,所以就只能接受了这结果。
……
五分钟后,陈天离开关押韩非宇的地方。
虽然最后韩非宇接受了他的条件,但他却想利用这点,再继续深挖一次线索。
尤其想到韩非宇接触的第三方神秘人,更让他觉得是个契机。
哪怕这不算是好消息,他也要清楚自己现在面临多少敌人。
只是没想到,就在他前脚刚刚出来没多久,后脚就看到秦逸明出现,这让他意外的同时,也不由涌出一股不好的感觉。
果不其然,秦逸明在看到陈天看他之后,不但率先摇了摇头,更跟着说出结果。
“刚刚我按照你给我的地址过去了,本以为就算抓不到依柔,也能有机会见面,可没想到依柔这女人狡猾至极,她竟在靠近这地方的时候就立刻选择了改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安排的人手太明显了,还是怎么样,总之这次还是让她跑了。”
陈天惊讶秦逸明的开口,尤其是这解释,更让他没想到。
要知道他刚刚给出的地址是依柔离开必经的地方,而且时间也非常充足,现在秦逸明落空,他不但疑惑依柔的逃离手段,更明白这话里的责怪意思。
虽然他没必要解释,但想到这疑惑,他还是跟着回答一句。
“看来依柔这次是有备而来,而且她周围一定还存在第三个人,否则你不可能连她的面都见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