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91章 謎一樣的幕後人讀書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他的想法,倪月杉只能说明智!
见倪月杉没说话,公公笑了一声:“倪小姐想必也是个明白人,咱家出手,你也不会怪罪的!”
他对一旁的宫人使了使眼色,宫人走上前,到了倪月杉的身边,他们手中拿的是拶指刑具……
“倪小姐,对不住了,多有得罪!”
宫人将刑具往倪月杉的手指上扣去,倪月杉以为,她这次将在劫难逃,需要吃一吃苦头,但在不远处一道声音传来了:“住手!”
倪月杉身子一怔,他竟然醒来了。
倪月杉转眸看去,只见一身暗红色长袍的景玉宸缓步走来,他容颜上带着一丝薄怒,满身戾气。
他行至她的身边,将她拉起来,拥入怀中,目光严肃锐利的看向公公。
“你奉旨出宫查探情况,如实回宫禀报了就是,来这里对人用刑,吓唬谁呢?”
倪月杉靠在景玉宸的怀中觉得十分温暖,一种被保护的安心感也逐渐扩散。
公公没想到景玉宸会来,而且还这么强制保护人……
“老奴见过二皇子,只是这位倪小姐涉嫌谋害霜嫔娘娘腹中胎儿,人证物证俱在,可她偏偏不认罪,老奴只好,用刑了!”
“是么,人证物证既然都在,为何不去检查人证物证是否属实,在这里严刑逼供,你这办案手法是不是不太讨喜啊?”
公公低垂着头,不知道如何辩解才好:“是,老奴知错,老奴这就去调查人证物证的真实性!”
他抬步快速朝外走去,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他是皇上身边的人,你这样算不算得罪他?他若是在皇上面前说你坏话……”
倪月杉还要喋喋不休下去,景玉宸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的唇上:“好了,我敢这样做,自然是不怕得罪他的。”
倪月杉心里还是有些担忧,“这件事情,目前我还没有头绪,何叔之死太蹊跷了,这幕后之人,既要拉我下水,还要同时谋害倪月霜,我还没有锁定是谁。”
倪月杉兀自说着,说话时眉头紧锁,看上去很纠结,也很迷茫。
“没头绪,那就对了,将这件事情交给我!”
景玉宸微扬着唇,看上去很自信。
倪月杉惊疑的看着他:“怎么,你有线索?”
景玉宸轻轻笑着:“线索必须有。”
他拉着倪月杉朝外走去,看方向是去倪月霜的院子?
倪月杉默默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他具体是要如何做。
此时,倪月霜的跟前,宫人端来汤药给倪月霜喝,倪月霜脸色苍白,推开了药碗,询问道:“公公去审问倪月杉了吧?可动了刑?”
宫女在一旁回应:“回禀霜嫔娘娘,公公离开有一会了,现在应当已经用上刑了,现在不过是小痛,只要她倪月杉认罪,到时候可是要杀头的!”
倪月霜摸向腹部的位置,神色悲痛:“孩子,是为娘无能,让你被害,可怜的我娘,我大哥,现在又是你……”
她默默抹了两把泪,之后才开口:“药端来吧。”
痞子王妃:王爷别过来
“霜嫔,公公回来了。”有宫人进来禀报,倪月霜眼里闪过意外,之后就见公公朝这边走了过来。
“见过霜嫔娘娘,老奴本该在审问倪家大小姐的,只是二皇子出现后,将大小姐给救下了,老奴只好先来你这里……向你禀报,此人,老奴没本事用刑,老奴还是先回宫去复命吧!”
倪月霜眯了眯眼:“相府各大门不是已经被人把守了,他何时进来的……”
“公公,还请将罪证和人证带到皇上面前去,让皇上下旨降罪!”
人证是明艳,罪证是何军医的亲笔信……
公公离开后,倪月霜脸色愈发阴沉了下去:“废物,都是一群废物!非要让本宫动手不成?”
她气恼的要下床,宫人立即阻拦道:“霜嫔娘娘还请稍安勿躁,让奴婢去吧,奴婢为娘娘你还未降世的小皇子鸣不平,奴婢去教训人!”
倪月霜没有拒绝,点头:“好,你去!”
宫女不过刚站起身子,在房间外面就走进来两个人。
“原来公公要用刑,是霜嫔娘娘的意思!”
倪月霜看见景玉宸和倪月杉时,立即出声斥责道:“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本宫的房间也是你们可以擅闯的?”
景玉宸嘲讽的看着倪月霜,“不擅闯,如何知道一切都是你捣的鬼,是你想严刑逼供?”
他拉着倪月杉,笑着问:“你觉得我说的可有道理?”
“二皇子说的对,不擅闯,如何看见你阴险的一面,霜嫔娘娘,你痛失爱子我能理解,但你想借机拉我下水,太卑鄙了一点吧?”
“证据都摆在那里,你也无法自证清白,对你用刑又如何!”
倪月霜变的激动起来:“还有你二皇子,现在本宫是霜嫔,是皇上的女人,你带人擅闯不识礼数,本宫罚你都是理所应当!”
倪月霜苍白的脸上泛着怒气,她咬牙切齿着,眼神中只有恨意,哪里还有当初爱慕的半点柔光?
“霜嫔架子拿的够大,本皇子好生畏惧,但本皇子现在是来寻求真相的,霜嫔还是不要这么牙尖嘴利的好!”
倪月霜不悦的看着他:“二皇子在这里浪费口舌,倒不如现在入宫,请求皇上不要降罪于倪月杉!”
景玉宸神色凝重,扫了一眼旁边的宫人:“都出去守着!”
宫人迟疑的看着景玉宸,没有人动,亦没有人离开。
倪月霜戒备的看着他,景玉宸这才耐着性子开口解释:“本皇子不会这么正大光明的伤害你!”
倪月霜依旧迟疑,景玉宸拉着倪月杉在一旁坐下。
倪月霜内心纠结挣扎只是一瞬,最终开口命令道:“都退下吧!”
在场下人离开后,倪月霜看向景玉宸。
倪月杉也不明白,景玉宸根本没有接手这个案子,为何对这个案子好似非常了解?
他要对倪月霜说什么?
宫人退下后,景玉宸这才开腔道:“何军医是本皇子从军中带走,留给月杉的,而他选择写下信告知其他人他想死,自然自己就会动手自杀,月杉又何必多此一举,出手杀他呢?”
“而且他若是真想死,为何不直接站出来,指证月杉,而是选择留信呢?”
倪月霜听的迷糊:“二皇子你这分析案件的想法,不具有说服力,本宫只相信证据,如果你只是企图诡辩,还请二皇子离开吧。”
贴心兵王
倪月霜一副耐心耗光的表情。
景玉宸也不着急,看向身边的倪月杉:“还记得有人在军营的时候想要杀了本皇子?”
倪月杉点头,不明白他怎么扯的这么远?
“当时本皇子追出去,看见的背影,并不是在第二天入夜来灭口的刺客。”
倪月杉讶异,可当时景玉宸根本没说。
“那个背影,像极了何军医……”
倪月杉错愕,景玉宸笑着:“这位何军医,大概是想用其他的办法杀我,只是当时被我发现了,所以逃了,而另外一个凶手便出现了。”
“只是你我没死,何军医也知晓你我是在装中毒,他干脆将计就计配合我们,让我们抓住另外一个行凶人,好摆脱他的嫌疑。”
“之后替死鬼出现了,用的还是曼陀罗,我们都以为他就是凶手,将他抓了,可还隐藏一个何军医呢。”
倪月杉诧异的看着景玉宸:“不对啊,你既然知道他是一个危险人物,为何还要让我带回来,你就不怕他对我不利?”
“我是未曾告知你他有问题,可我告知了青蝶和清风了……”
所以故意让她蒙在鼓里,让何军医不知道自己早早就暴露了。
倪月杉神色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皇子,本宫不想听你在这里讲故事!”
她一脸愤怒,她要的是揪出真凶,严惩倪月杉!
景玉宸站了起身,自信的说:“本皇子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霜嫔娘娘你,这个何军医从一开始本皇子就发现他有问题了,所以本皇子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呢?”
倪月杉和倪月霜皆一脸诧异的看着景玉宸,他这是什么意思,何军医没死?
在倪月霜和倪月杉惊讶的目光中,景玉宸提示说:“人确实没死,那匕首那血都是假的!”
“这,不该啊,何军医如果是想着谋害我的人,又岂会配合你?”
倪月杉的疑虑也是倪月霜的疑虑,二人总觉得景玉宸的话不合理。
景玉宸轻笑一声,无比自信:“是有人冒充何军医,配合演戏,他易了容!”
豪門 恩怨
倪月霜追问:“所以指使何军医的人是谁?”
景玉宸神色凝重,他叹息一声:“这就是关键所在了!是谁指使的何军医,他究竟是想害死本皇子,还是想害死你倪月杉?亦或者连同霜嫔都想害死,幕后之人又该是谁,想我们三个人都出事?”
冷血总裁的逃妻 凌雪雪
“这个幕后之人是我们三个人的共同仇敌?”倪月杉诧异。
景玉宸补充:“最重要一点,或许他连长公主都不打算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