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r6o精品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223、和親讀書-nut61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济海道,“姑娘送他归西,由佛祖度化他,乃是他的福分。”
“你这和尚原来也会开玩笑啊,”
谢九云噗呲笑道,“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木头疙瘩呢。”
“小僧说的是真的,并未开玩笑。”
济海一脸严肃的道。
“你这和尚真没意思,”
谢九云跺脚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吧。”
“谢谢姑娘,不必了,小僧就此与姑娘别过。”
济海不等她回话,就没入了密林之中。
城内是没法走了,只能在崇山峻岭之间艰难跋涉,继续往北边去。
三和第五座初中校舍终于建成,因为是建在新关镇,便命名为新关中学。
林逸欣然题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然后又让石泉帮着题了校名。
学校的教材,说是初中的,其实是高中的内容。
三和无暑假,无寒假,用三年的时间学完了林逸上辈子九年义务阶段的内容,很是让他满意。
此刻的教材,经过他多次修改,在他看来,非常完美。
“韩进和梁远之那边,你们也得多关心一下,”
林逸对着谢赞道,“俩孩子年龄都不大,在周九龄和袁步生这样的老狐狸手里说不定是要吃亏的。”
谢赞笑着道,“王爷放心,岳州有包奎,洪州有纪卓,这二人自会护着,王爷无需担心。”
林逸翻了一遍手里的教材,接着道,“这是哪家书坊印的,印的很是不错。”
“王爷,这是岳州来的宋家印的,今年新开的,通过公开招标,只有他们家做的字体最漂亮,最整洁,没有一点晕墨,还能契合王爷横着排版的要求,”
谢赞笑着道,“善大人还给了他们一个发明创造二等奖,一百两银子。”
“宋银?”林逸问。
“正是他们家,原来是岳州最大的书局。”
谢赞笑着道。
“看来老头子还不算太糊涂,”
林逸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接着道,“乌林和蒋侃还没消息吗?”
“不光是张勉和杜三河的船,善大人也调了不少海商的船,遍搜南州缘海,一无所获,”谢赞小心翼翼的道,“卑职怀疑这蒋侃是不是去了永安或者吴州?”
“不可能,”
林逸摇头道,“蒋侃是老大的人,他很聪明,去吴州、永安,这种瓜田李下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何况,他抓了乌林,私人恩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是为了南州。
魔域之路 貝貝
老大要把南州抓在自己手里。
所以,蒋侃跑不远,一定还在南州附近,想办法搜出来。”
不壹樣的異能世界 TK狂魔
“王爷英明!”
谢赞拱手应是。
“我那老丈人和未来老婆呢?”
林逸看向的是齐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齐鹏道,“王爷,和顺郡王已经携家眷进了永安。”
“永安…..”
林逸在院子里一边踱步一边道,“永安王现在怎么样?”
齐鹏道,“永安王尚在都城,日夜侍奉太上皇,其孝心为天下所传唱。”
“这倒霉孩子,”
林逸摇了摇头,“那么机灵的人,居然没跟老四他们一起跑出来,真是不幸啊。”
对于永安王,他既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毕竟只是熊孩子一个,还带有一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他要是努力认真一点,就能把这孩子给卖了,还能帮着他数钱。
齐鹏接着道,“梅静枝在晋州击溃了吴百顺手下大将胡良平,斩敌三万,皇帝下旨封其为护国大将军。”
“都这种时候了,老大还在玩这种没名堂的把戏,”
林逸冷哼道,“以为占据所谓道义、得到名声就可以掌控天下,殊不知在绝对实力面前,什么都是妄想。
这会啊,他第一要做的就是收拢兵权,掌握财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谢赞道,“王爷说的是。”
林逸道,“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了吧,你这吞吞吐吐的毛病,本王早晚要给你治一治。”
齐鹏笑着道,“朝中有人提出与瓦旦和亲。”
“和亲?”林逸皱着眉头道,“哪个王八蛋起的头?”
齐鹏道,“户部侍郎秦同,他是雍王的人。”
林逸好奇的道,“老大知道他是雍王的人吗?
还是说这是秘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齐鹏摇头道,“皇帝不知。”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錢罐兒
“那提议的和亲人选是谁?”
林逸的眉头全部拧在了一起。
齐鹏低着头,依然一句话没有。
“赶紧说!”
林逸终究不耐烦了,“再磨蹭,我真揍你!”
“王爷!”
齐鹏抬起头看向林逸,“乃是公主!”
“公主!”
林逸骂道,“公主多着呢,到底哪个公主!”
“淮阳公主!”
齐鹏犹豫再三,终于说出了这四个字,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似得,额头全是冷汗。
“朝中是什么反应?”
令所有人诧异的是,林逸居然一反常态的平静,没有一点愤怒。
齐鹏道,“朝中许多大臣附议,包奎齐庸。”
林逸淡淡地道,“那老大怎么说?”
齐鹏道,“皇帝说是再议,态度不明。”
林逸笑着道,“王庆邦。”
“王爷!”
王庆邦噗通跪下,虽然王爷是笑着的的,可语气让自己遍地发寒。
“善琦!”
“王爷!”
善琦同样跪下。
“何吉祥!”
“老夫在!
王爷尽管吩咐!”
何吉祥微微颤颤的跪在了善琦的身边。
林逸又接连把屋子里的人都喊了一遍。
夫君别进宫
所有人皆跪成一排。
“麻蛋,”
林逸接过小喜子端过来的茶水,轻抿一口后,坐在椅子上,“你们确定都要跟本王一条道走到黑?”
“王爷有令,万死不辞!”
众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好,”
林逸叹气道,“善琦。”
“下官在!”
善琦大声道。
“替本王飞鸽传书进都城,”
林逸把手上的茶盏放下,笑着道,“明着告诉老大,他要是敢和亲,本王第一个带兵清君侧!”
“王爷三思!”
善琦劝诫道,“下官以为此事须从长计议!”
三和眼前还没有这个实力与朝廷叫板!
王庆邦急忙道,“王爷你之前也说过,高筑墙广积粮,何必意气用事!”
“此一时彼一时,”
林逸淡淡地,“你们只须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跪着的众人对视一眼,大声喊道,“王爷英明!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天道殘劍 傷芯人
林逸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朝北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