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hnt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首輔嬌娘-352 東窗事發(一更)相伴-qsqih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老侯爷的动作太快了,静太妃根本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人就被带到了门口。
当然主要也是她完全没料到老侯爷会突然之间这么做,她自己都在状况外。
比她更在状况外的当属皇帝了。
皇帝看着一袭夜行衣打扮的老侯爷,又看看老侯爷拉着静太妃手腕的手,脑子当时就炸了!
他只听到嗡的一声,随后整个脑海空白了!
眼前这一幕的刺激太大,大到他都失声了!
老侯爷步子一顿。
他显然也没料到会碰上皇帝,明明他路过御书房时,看见里头的灯还亮着,他以为皇帝会批折子批许久呢。
静太妃最先反应过来,她唰的抽回了手。
老侯爷却下意识地又将她的手抓了回来,抓完才意识到不妥,可惜大祸已酿成。
皇帝火冒三丈,雷嗔电怒:“顾潮!”
老侯爷身子一抖,松开了静太妃的手。
被皇帝一声厉喝惊来的是去了一趟恭房的蔡嬷嬷。
蔡嬷嬷看到门槛内的静太妃与老侯爷,又看到门槛外一脸盛怒的皇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暗骂一声造孽啊,自己不过走开了一小会儿的功夫怎么就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早知如此,她方才就憋着了!
皇帝死死地捏住拳头,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压下没下旨把老侯爷砍头的冲动,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个字来:“顾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最好给朕把话说明白!”
若是老祭酒在这儿,会有无数的花言巧语把这事儿圆过去,皇帝信不信两说,总之打死不能认,必须咬紧“臣与太妃娘娘是纯洁的君臣关系”云云!
偏偏老侯爷不是这样的性子,他在战场上用兵如神、出奇狡猾、兵不厌诈,一下战场脑子也仿佛留在那儿了。
私底下他就是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完全没有老祭酒的狡猾和不要脸。
皇帝没捉到他,他可以不去和皇帝解释,可皇帝都撞见了,狡辩也没意义了。
他扑通一声跪下,实打实磕得地板都差点裂了。
“陛下!”他抬起头,沉痛地说道,“臣有罪!”
蔡嬷嬷见缝插针,拿手指着他鼻子道:“你当然有罪!身为陛下臣子,陛下如此信任于你,你却大半夜的潜入皇宫劫持太妃娘娘!”
承认吧,承认啊,老侯爷,快把黑锅自己一个人背上,千万不要连累娘娘啊!
不远处的大树后,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太监悄悄地退了出去,一路狂奔到仁寿宫,向秦公公禀报了华清宫的动静。
哎哟,热闹不看王八蛋!
秦公公乐颠颠地去禀报了庄太后。
“这有什么好看的?”庄太后对静太妃的风流韵事没兴趣。
可秦公公想看呐!
抓心挠肺的!
秦公公苦口婆心道:“看看又不少块肉,您都与陛下演了这么久的戏了,也该见见成效了!早点把她踩下去,您不就不用再演戏了吗?”
庄太后一想可行,放下手中折子去了华清宫。
华清宫的气氛凝重到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宫人们呼啦啦地跪了一地,觳觫发抖!
“太后驾到——”
伴随着秦公公的通传,所有人的身子都伏得更低了。
静太妃与蔡嬷嬷不约而同地朝这边看了一眼,庄太后穿着一身华丽昂贵的凤袍,袍身与宽袖上绣着振翅欲飞的凤凰,在暗夜中徐徐走来,竟莫名给了人一种审判者的压力。
庶女嫡妃 宋清秋
老侯爷与皇帝默默对峙着,并未朝庄太后看来,可即便如此,二人也依旧感受到了来自她的气场。
魏公公冲庄太后行了一礼。
庄太后走上台阶,扫了众人一眼,云淡风轻地问道:“哟,这么晚了,华清宫还如此热闹啊,竟是连顾老侯爷都来了。老侯爷怎么跪着?还跪在了静安师太的禅房中。”
提到这个,皇帝才记起顾潮这老东西跪的不是地方,他龙牙一咬,道:“给朕滚出来跪!”
老侯爷跪在了院子里。
庄太后慢悠悠地问道:“出了什么事?陛下要罚他跪着?”
蔡嬷嬷忙道:“太后有所不知,老侯爷他半夜潜入皇宫,劫持太妃娘娘,要不是陛下及时赶到,太妃娘娘恐怕就遭遇不测了。”
庄太后眉梢一挑:“哦?劫持太妃?哀家记得华清宫有先帝留下的龙影卫,龙影卫是全都死光了吗?还要等陛下来营救太妃?”
此话一出,皇帝的脸色唰的变了!
他适才在气头上,都忘了自己曾将龙影卫送到静太妃身边的事了。
是啊,有龙影卫在,顾潮是如何能够接近静太妃的?
总不会是龙影卫又让人引开了!
就算引开了一小会儿,自己来了这么久,龙影卫也该折回来了。
龙影卫自始至终都没出现,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静太妃让他们退下了!
所以,并不是顾潮劫持静太妃!
两球成名 夜轻雨暖
完事
而是他们两个……他们两个……
皇帝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两个字,可它们却被秦公公一惊一乍地说了出来:“呀!大半夜的,静安师太不会是想与老侯爷逃出宫去的吧?”
魏公公道:“是啊是啊!你们不会真的是要私逃出宫吧?”
蔡嬷嬷要疯了,她狠瞪了魏公公一眼,你是哪边的!
魏公公捂住嘴,哎嘛,嘴瓢了。
“秦公公!慎言!”蔡嬷嬷厉喝!
可她再大声又有什么用?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事实摆在眼前,再多的狡辩也圆不了龙影卫没出手的事实。
静太妃隔着沉沉夜色看向门槛之外的庄太后。
庄太后连个子嗣都没有,却依旧能在后宫屹立不倒多年,凭的又岂会只是运气?
她不是不会那些伎俩,只是有些东西她不屑去争夺。
而这似乎让某些人滋生了错觉,觉得她也不过如此,除了一味背黑锅、一味寒心也干不了什么事。
庄锦瑟是骄傲的。
骄傲的庄锦瑟不会来看静太妃的热闹,更不会对静太妃落井下石。
她不屑。
庄锦瑟变了。
她依旧是骄傲的,却又比骄傲多了些什么。
EXO之異能管家 雨靈冰蝶
静太妃捏紧了手中的佛珠串。
庄太后冷冷一笑:“这些年哀家几次问你要不要回来,你都说不用,你待在庵堂很好,哀家以为你是在客套。”
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老侯爷一眼,“原来是真心话。”
庄太后点到为止,说完就带着秦公公离开了。
蔡嬷嬷急了:“太后!您不能乱说啊!您几时问过太妃娘娘要不要回宫了!”

庄太后问过吗?
当然没有。
但是。
只许她们给她扣帽子吗?
此情此景,天时地利,老娘就是要坑死你!
为五颗蜜饯折腰的庄太后就是这么霸气!
男人对这种事总是格外介意的,因为介意,所以多疑,庄太后的话无疑成了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蔡嬷嬷跪了下来,苦苦哀求道:“陛下!您不要听太后胡说!太妃娘娘与顾老侯爷是清白的!太妃娘娘从来没与太后说过那样的话!太后也从来没派人去庵堂请太妃娘娘回宫!太妃娘娘是您的母妃!您要相信她啊!陛下!您一定一定要相信太妃娘娘啊——”
皇帝的心好痛。
鬼之子传奇
比得知老祭酒给他做了爹时还痛。
或许是因为他潜意识里明白老祭酒与庄太后不可能是真的,庄太后那样的女人,并不需要任何一个男人。
她太强势,也太强大。
然而他的静母妃却柔弱无依,顾潮又救过她的命。
当他犹豫不决要不要答应顾潮的请旨赐婚时,就是她替顾潮说了话。
会不会……会不会她心里……真的是有顾潮的?
他受伤地看向静太妃,红着眼眶道:“如果不是恰好被朕碰到,母妃是不是……就已经和他走了?”
这一瞬,他终于明白自己难过的地方究竟在哪里了。
庄太后就算真有了男人,她也不会舍弃江山、不会舍弃权势。
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庄太后,也依旧是他的母后,不论他有多厌恶她、嫌弃她、憎恨她,却永远不能摆脱她。
静母妃方才却是要舍弃他。
她不要他了,不要自己儿子了。
皇帝的喉头一阵胀痛。
他转过身,忍住眸中泪意汹涌:“……你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