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3

t96z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崇禎八年 我愛肥豬豬-第八百四十四章 見聞推薦-jlduv

崇禎八年
小說推薦崇禎八年
李大牛滔滔不绝的给钱穆介绍着场子详情,很快两人便来到大门口,跟门房打了声招呼后,两人进入圣源乳业场内。
“适才听李管事所述,偌大之奶牛场每岁各项开支想必是相当不菲吧?毕竟场里养着许多丁口,殿下给工人薪资如此之高,还开办学堂医院,更要如普通商户一样给朝廷缴纳税金,单单指望这数百头奶牛之出产,应该是后继乏力吧?”
既然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为大明探索和推广一种新的经济模式,那钱穆就必须要搞清楚,这种新模式是不是具备可以长久持续发展的动力,若是如昙花一现,那根本没有在大明各地推广的必要。
“此事钱先生倒是不用太过担忧。
以奶牛场现有奶牛数量,每日产奶量足有万斤之多,单是售卖纯奶所得利润便足以养活场里大小数百张口,更别说用牛奶作原料,产出的其他货品,例如奶酪、奶干、酸乳等新品也是广受市场欢迎,除去本钱,都能给场里带来不少利润。
再就是,打去岁去起,殿下又陆续投资建成了养猪场以及家禽场、菜园子,这些新投资也正相继给场里带来不少利润,随着工人们越来越熟练,后续的利润只会更高。
殿下早就言明,等这几项产业都稳定下来,到时会视具体情形再予以投入,使各项产业都在京畿一带成为业内龙头!”
对于钱穆的质疑,李大牛毫不在意,说话的语气里也是透着满满地自豪与自信。
“李管事言辞之间有许多新鲜字句,令人闻之有耳目一新之感,可见李管事也是读过书之人、可这些新词汇是从而来的呢?”
李大牛口中不时地蹦出一些从未存在于整个世上的字句,让饱读诗书的钱穆及惊奇又诧异,他听得出李大牛读书认字,但这些词语不像是这位粗壮汉子首创的。
“哈哈哈哈!
我这人就是爱说,倒教钱先生见笑了!
崇祯八年时正值乱世,爹娘饿死家乡,我和妹妹逃荒到汲县街头,眼看就要倒毙成为野狗口中之食,幸得万岁爷遣了锦衣校尉将我二人救到京师皇庄里安置,不仅使我兄妹二人得脱大难,更是让我,以及许多与我兄妹二人一般之孤儿吃饱穿暖、进学堂读书认字,更让人教我等生存技能,此等再造之恩,我李大牛,我的后代子孙永志不忘!”
提起当年之事,李大牛有些哽咽,眼眶里似有泪痕,最后几句话里透着难以言表的感激之情。
他的一番描述也是让钱穆心里有些感慨。
虽说当年的动荡并未祸及江南,但他通过各种渠道也是知悉北地百姓之惨状,在当时,聪慧绝伦的他已经有了一种大厦将倾的预感,但却对此无能为力。
“当年在皇庄时,殿下尚且年幼,便时常与太子爷去往皇庄,不计身份悬殊,与我等一起玩耍。前几年殿下自立后,更是不忘旧情,将我兄妹二人提携到身边效力,并于各方面给予厚待,如此恩情,我李大牛全家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
李大牛的情绪更加激昂起来,钱穆从一旁看去,已是发觉他的身体似是正在轻微的颤栗,通过李大牛这番描述,一位善良英武地天潢贵胄的形象跃然于自己面前,让钱穆不由自主地心生敬意。
“嗨!我啥时候才能改得了这多说话的毛病,不瞒钱先生说,殿下说我是话痨之疾,难治得很!
哈哈哈哈!”
刚刚还在伤感和感激状态的李大牛,突然之间纵声大笑起来,仿佛是在听到自己最疼爱的亲妹子挖苦自己后,那种得意洋洋的模样、在他这番变幻激烈地情绪感染下,一向不喜开玩笑地钱穆也情不自禁地双唇上翘。
“因着日常待在殿下身边,所以不知不觉间,殿下许多话语便学了来,这些新鲜语句便是如此来的!”
两人一路前行,很多正在忙着干活的工人都停下手中伙计,用好奇地目光打量着有着俊秀面庞的钱穆,待二人走过去后,工人们一边做活一边小声议论着什么。
“钱先生,前面便是养殖奶牛的地方!”
说话间,李大牛带着钱穆登上一处缓坡,手指着缓坡下方说道。
钱穆放眼看去,只见缓坡下一片面积巨大的草地上,数百头或是黑色、或是黄色、或是黑白相间的奶牛或站或卧,有的正在悠闲的啃食着草地上的牧草,有的则是闭着双眸享受这夏末秋初的阳光,有穿着襦裙的少女正在往水槽里添加清水,也有的在用农具归拢着牛粪,更远处则是有数十名壮工,正在用长长的钩镰刀收割着牧草。
“咱们京城冷的早,别看现下在日头地下还觉着有些热,再下去十几天,这夏季衣裳便得收起来了,草场这牧草就发黄了,现下就得趁着青草茂盛时多多收割一些,准备到冬日里喂牛所用。
钱先生可能有所不知,这数百头奶牛可不是只吃草料的,还要给它们预备秸秆、红薯、萝卜、豆饼、玉米、高粱、米糠等若干种杂粮,要不是现下咱大明不缺粮食,这一般人可真是养不起咧!”
李大牛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奶牛饲养方法,让从未体验过这种生活钱穆大开眼界的同时,也明白每斤牛乳都来之不易。
“殿下早前说过,明年春天之时,要从塞外草原上雇几户鞑子来此,专门给场里育种,尤其是要试着将红夷这花白奶牛,跟咱们大明本土奶牛进行杂交,这样的话,培育出来的奶牛会更加强健,产奶量也更高!
殿下说,这些都是万岁爷告知她的!
钱先生,你说,万岁爷怎么懂得如此之多?我曾听学堂先生说过一句话,圣人无所不知,有人更是生而知之,这就是说的万岁爷吧?”
圣源乳业从建场之处便有几户四海商行特意从塞外搬过来的蒙古牧民,为的就是传授养牛的经验,顺便也能给牛看看病什么的,现在奶牛场的规模越来越大,原先那几户已经不够用,所以朱媺娖才有了再搬几户的打算。
“钱先生,咱们继续前行,我带你去看另一样物事!”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