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989、“女兒奴”的陳漢昇(求月票)推薦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到了首都国际机场以后,颇有熟女韵味的乘务长汪明春,已经等在VIP休息室里了。
“陈董。”
汪明春笑吟吟的说道:“欢迎回来。”
“谢谢。”
陈汉升应了一声,到底是经过专业培训的空姐,嘴巴可真会说话。
飞机到点准时起飞,当在平流层匀速飞行的时候,机舱里每个人的举动都是不一样的。
黄立谦舒服的仰在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报纸,再啜两口空姐送来的饮料,美滋滋的甩两句英文。
因为他看的就是全英文报刊,这是“深藏功与名”的装逼。
那些随行的总经办助手,开始疯狂的拍照。
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下次再出差未必就轮到自己了,说不定陈董要雨露均沾的分给其他妖艳贱货。
至于陈汉升,他把覃英喊到了里面的休息室,并且“喀嚓”一声锁上门。
谁都不以为意,这是大老板有事情要嘱咐贴身秘书了,唯一反常的是时间有些久,直到汪明春提醒飞机即将降落,覃英才从休息室里走出来。
黄立谦瞥了一眼,覃英神色里充满着不可思议,还有几分深沉。
“不知道陈董和她说了什么匪夷所思的真相。”
黄立谦心里想着,不过他是不会好奇的,笨蛋才会打听老板的秘密。
湾流550在禄口机场落地后,大家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只是没过两天,“果壳陈”在首都耍横的事情,慢慢的流传开来了。
其实这也正常,当时宴会厅里有200多人呢,这又是个超级八卦,所以传播的非常迅速。
开始的版本还比较正常,基本和事实大差不离,陈汉升敲山震虎,警告别人别打果壳快播的主意。
后来慢慢的就歪掉了,什么“陈董吃饭时和人拼酒,一口气灌了两斤茅台,直接把人喝进医院”,又或者“陈董和人发生冲突,一怒之下从重拳出击,对方被打的满脸是血”。
最离谱的是“陈董在KTV里争妹妹,调了两个营的兵力来围剿对方”,直接把陈汉升塑造成一个“退役兵王”了。
这种瞎几把扯淡的谣言,编的还是有模有样,甚至有商场上的朋友打过来关心。
直到1月底的时候,这些舆论才慢慢的平息,陈汉升也从侧面了解到,饶漫漫背后的老板确实放弃了山寨果壳快播的想法。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欺软怕恶真是人类的本能。
······
下面的日子就没有太多波澜了,从2月开始,果壳电子进入了年终总结程序,还有安排相关值班人员。
现在果壳的规模太大,已经没办法包下一家酒店进行集体用餐了,只能同样由二级部门自由组织。
不过部门与部门之间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果壳社区的项目组,他们想趁着春节的时候,组织一次东南亚七日游。
报送到陈汉升那里的时候,直接被否决了,根据果壳电子最可爱高层领导聂小雨的描述,陈部长当时是恨铁不成钢的骂道:“廉价的东南亚去个锤子啊,欧洲十日游不香吗?”
至于果壳手机研发和果壳快播的项目组,他们的年终奖和假期更是夸张。
2月10日,果壳电子正式进入放假程序,流水线员工领着丰厚的工资和补贴,兴高采烈登上果壳电子的大巴,由公司统一送往火车站和汽车站。
这个措施对陈汉升来说,真的比眨眼还要简单,但是对这些普通工人来说,其实是省了很多的力气。
果壳电子在建邺这种六朝古都,并非综合实力最牛逼的企业,不过却是打工者最中意的企业,因为果壳愿意在宿舍、食堂、卫生等软实力方面提高标准。
其实花的钱真不多,陈汉升也不知道那些和自己身家差不多的老板,抠搜的省这点准备带进棺材吗?
······
2月13日阴历二十六的下午,陈汉升正在江边公寓陪着小小鱼儿。
姐姐现在快5个月了,身体健健康康,模样可可爱爱,而且一看就是活泼的性子,大人们只要一逗弄,她就会跟着笑起来。
肉嘟嘟的脸蛋上还有两个米粒大小的梨涡,谁看了都忍不住想“mua”的亲一下。
不过也是太活泼的原因,自从被外婆抱出去晒过太阳以后,因为看到了树,看到了花,看到了水,还看到了一帮跑来跑去的小哥哥小姐姐,她就不想在家里呆了。
总之不管谁出去,只要没有带着她,小小鱼儿就要哭闹一会,现在保姆林阿姨买菜都得小心翼翼的关门。
陈汉升坐在婴儿床旁边陪伴,小小鱼儿抱着爸爸的大手,正在好奇的研究。
萧容鱼今天去律所了,年底各个公司都在进行总结,容升律所现在可是不止四朵金花了,萧容鱼作为主任要出面致辞和发奖金。
傍晚四点多的时候,陈汉升亲了亲闺女的小胖脸,然后对吕玉清说道:“妈,我要去一趟汽车站,王梓博母亲过来了,他和边诗诗今天都没空,我去接一下。”
“行啊。”
吕玉清说道:“你直接把梓博的母亲接过来,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以前在港城的时候,吕玉清和王梓博母亲并不熟悉,因为两人生活背景有些差距,不过王梓博在小小鱼儿出生的那段时间,任劳任怨的忙了那么久,吕玉清心里一直记得这件事。
“还是别折腾了吧。”
陈汉升笑着说道:“我直接送去金基唐城那边的新房了。”
花色 桥依然
吕玉清也没有强求,王梓博和边诗诗两家人都在建邺过年,所以肯定能见到的,到时再当面感谢。
不过就在陈汉升开门的时候,婴儿床上的小小鱼儿听到动静,“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糟了。”
吕玉清拍拍脑袋:“忘记这个小祖宗了。”
于是事情就僵在这里了,陈汉升出去,闺女就哭,他也跟着纠结;
不出去吧,虽然可以让司机接人,但是陆姨以前对自己那么好,陈汉升觉得不太像话。
所以陈汉升想了想,干脆让司机开车过来,他抱着闺女去中央门汽车站。
“这样行不行啊?”
吕玉清犹豫了一下,其实小小鱼儿早就可以坐车了,她偶尔还要去医院打预防针呢。
“没事。”
陈汉升说道:“陆姨是自己人,迟早都要见到小小鱼儿的。”
“那好吧。”
吕玉清最终只能同意,因为外孙女在爸爸怀里就不闹了,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呢,。
司机到了以后,陈汉升像个袋鼠爸爸一样,把闺女塞在自己羽绒服里,小小鱼儿只露出一个戴着帽子的小脑袋,然后父女俩风风火火的冲向电梯,走廊上留下一串宝宝开心的小奶音。
“哎~”
看到这一幕,吕玉清似乎想起了什么,叹息着说道:“又是一个女儿奴啊。”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