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葛爾丹王子展示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赵强一听,又想了想二老之间深厚的感情,顿觉眉飞色舞,颇有些激动的搓了搓手,“如果……如果敏敏真的会爱上我……我肯定会幸福死的。”
七王爷见他这副模样,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没出息,一个女人就把你乐成这样。”
赵强悻悻不语。
“好了,你回去吧,大婚之事不用你操心,父王会替你安排好一切。”
“是,儿臣告退。”
赵强退到了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对了父王,那个……库库他怎么样了?”
屋外慕容复听到这不禁一愣,库库是谁?
七王爷闻言愕然的看着儿子,“你问他做什么?”
宠着你 生生死死
赵强犹豫了下,吞吞吐吐的答道,“是……是敏敏要我帮她打听一下。”
七王爷一听勃然大怒,“哼,你迟早坏在这个女人手上。”
赵强脸色讪然,哀求道,“父王,库库他跟我本来就是兄弟,等我跟敏敏成亲,又是亲上加亲,如果你有他的消息就告诉我吧。”
慕容复听到这顿时反应过来,原来他们说的是王保保,王保保的本名叫库库·特穆尔。
七王爷摇摇头,冷声道,“我不知道。”
“父王,我可是答应了敏敏一定替她打听到的,你也不想我在她面前失信吧,那样以后我可就真抬不起头了。”赵强一急,把事情全都抖了出来。
七王爷既是气恼,又无可奈何,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儿子一眼,“他还活着。”
“那就好,”赵强瞬间松了口气,“有没有办法把他救出来?”
七王爷无奈道,“如果可以的话,父王当然不介意拉他一把,可你知道他落在了谁的手中么?”
“听说是葛尔丹?”赵强答道。
那都不算事 小二B
七王爷点点头,“不错,就是葛尔丹。”
赵强不解,“父王,葛尔丹只是一个外姓王子,只要父王递张帖子,他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递张帖子?”七王爷听了这话嘴角狠狠抽搐一下,没好气道,“你说的倒是轻巧,你以为咱们家还是过去的时候?你以为那葛尔丹是个简单角色?”
“难道不是吗?”
“唉,”七王爷重重叹了口气,“孩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般懵懵懂懂,要是父王有个万一,你叫我怎么放心你啊。”
他这一说,赵强心神一紧,“父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大汗不是不追究这次兵败的责任了么?”
“你以为他说不追究就不追究了?”七王爷唉声叹气,踉踉跄跄的坐回软塌上,缓缓说道,“父王这次吃了大败仗,断送十万大军,就算有十颗脑袋也不够掉,大汗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
“那为什么……”
“那是因为现在情况特殊,老四在襄阳城一战实力并无折损,反而有所增强,正是强势之时,而大汗损兵折将,失去了军心民心,处在弱势,老四不愿大汗收走我的兵权,这才出力保我,大汗无奈之下只有答应,可一旦等他缓过手来,咱们家便死无葬身之地。”
赵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没想到他引以为傲的七王府,原来已经处在悬崖边上,随时有可能掉下万丈深渊。
七王爷继续道,“咱们现在还能相安无事,是因为父王成了老四与大汗博弈的棋子,可这不表示咱们就高枕无忧了,一步行差踏错,就是粉身碎骨,你明白吗?”
赵强仍有些发蒙,但还是说道,“儿臣明白。”
七王爷一看就知道这个儿子什么都不明白,长长吐了口气,“再来说说这个葛尔丹吧,你知道他是谁的人么?”
“谁的?”
“阿里不哥。”
屋外慕容复听到这句话,脸色愈发惊讶了,葛尔丹竟是阿里不哥的人,也就是说,是阿里不哥囚禁了王保保,这就有意思了,汝阳王府一家和七王府一家,分别跟铁木真、阿里不哥、忽必烈扯上关系。
只听赵强惊讶道,“父王,库库他只是调戏了一个女人,与葛尔丹发生了一点小冲突,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为何会牵连到阿里不哥王叔?”
七王爷沉吟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不管察罕再怎么落魄,到底还是一个王爷,封号还在,那葛尔丹竟如此嚣张,因为一点小事把库库关进天牢,要说没有阿里不哥在后面撑腰,我是不信的。”
“你的意思是,关押库库是阿里不哥王叔的主意?”
“不清楚,但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一定要谨小慎微,千万别去招惹麻烦,只等你和敏敏成婚之后,我就送你们离开大都,回草原去。”
“什么,父王要送我们回草原?”
“是啊。”
赵强还待追问,七王爷摆摆手,“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什么都不要问,到时你自会明白。”
“这……好吧,儿臣遵命。”
……
慕容复最后还是没有轻举妄动,悄无声息的退出七王府。
路上,他眉头紧皱想着事情,韩姬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双手扯着衣衫,身子缩成一团,忽然“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慕容复回过神来,回头一看,才发现她脸色冻得发白,急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给她披上,然后拉起她的小手,输了一道真气过去,驱散她的寒意。
韩姬顿觉暖和了许多,“谢谢。”
“谢什么,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不用这么见外。”慕容复轻笑道。
韩姬脸色微红,“你要带我去哪?”
慕容复沉吟了下,“先送你回客栈吧。”
韩姬哦了一声,没了后续。
慕容复心念微动,问道,“你知道那个葛尔丹王子么?”
韩姬点头,“听说过。”
“他什么来头?没听说过你们大汗有这么个子孙啊?”
“不,他不是大汗的子孙,而是葛尔部王子。”
“葛尔部王子?”慕容复闻言一怔,他对这些蒙古王子所知甚少,一会冒出个霍都王子,一会儿又冒出个葛尔丹王子,他一直以为都是铁木真的子孙,不想韩姬却说不是。
略一沉吟,他便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
韩姬解释道,“你有所不知,在大汗统一诸部后,仍然保留了各部族的首领贵族,将他们一并划入王族之列,所以各部族首领的子孙后代也被称为‘王子’,那个葛尔丹就是其中之一,他父亲是葛尔部首领,所以他被称为葛尔丹王子。”
“原来如此,”慕容复恍然大悟,“我说你们大元怎么那么多王子,真可说得上是‘王子遍地走,皇子不如狗’。”
韩姬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随即又小声道,“这话你可别乱说,被人听到要杀头的。”
慕容复淡淡一笑,“能杀我头的,世间已经没有几个了,这话就算当着铁木真的面我也敢说。”
但见韩姬仍是一副担心的模样,他也懒得解释,转而问道,“那个葛尔丹王子在大元的地位如何?”
“唔……”韩姬想了想,答道,“他的爵位其实跟敏敏一家差不多,只不过老爷曾是镇西兵马大元帅,而敏敏又是大汗亲封的‘绍敏郡主’,所以葛尔丹王子略低一些。”
“除此之外,他有什么官职么?”
“有,他现在是城门尉的总管事,另外还兼管大都指挥司。”
“城门尉?指挥司?”慕容复一愣,这两个部门他都不认识,但不难听出跟城门有关,或许还跟城防有关也不一定,不由问道,“这两个部门是干什么的?”
韩姬摇摇头,“具体的我不大清楚,只知道他们天天在街上巡逻。”
“看来还要找个懂行的人来问问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