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海賊之禍害 愛下-第一百九十九章 砂糖的僞裝(張衛雨最帥!)展示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集齐记载在恶魔图鉴上的所有恶魔果实,这种事情,听上去就是天方夜谭。
偏偏向来最理智的罗,却保留了一点不确定性。
只因为说出这话的人是莫德。
“怎么突然想起这茬了?”
罗微微摇头,来到亚瑟面前,看向被亚瑟用细线捆得严严实实的失去意识的堂吉诃德家族干部们。
目光掠过干部们的四肢,以他作为医生的眼力,轻易间就看出了这些昔日同僚们的骨折伤势。
亚瑟注意到罗的眼神变化,主动解释道:“是我打断的,以防万一嘛。”
罗闻言,朝着亚瑟点了下头,旋即拔出鬼哭,张开领域空间。
唰唰唰——!
罗切水果似的,隔空将堂吉诃德家族干部们的身体切成了十几块。
看着满地的残肢断块,亚瑟一脸瞠目结舌。
罗缓缓将鬼哭归鞘,淡淡道:“这样更保险。”
“……”
亚瑟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将堂吉诃德家族干部们切成十几块后,罗逐一取出心脏,然后转身离开。
亚瑟心惊胆战看着罗的背影,下意识问道:“这些……怎么弄?”
“哪些?”
罗停下脚步,回头疑惑看着亚瑟。
亚瑟嘴角一抽,指了指满地的切块。
“哦。”
罗瞥了眼被自己切开的堂吉诃德家族干部们的残块,平静道:
“你要是觉得太乱,就将他们捆成一堆,要是觉得恶心,就找个袋子将他们装起来,只要别弄死他们就行了。”
说完,不等亚瑟作何反应,罗纵身一跃,跳到港口的库房楼顶上,看向场内的局势。
在布鲁克他们的饿狼抢食般围攻之下,堂吉诃德家族的最后一个干部德林杰,只两秒不到的时间就悲壮倒地。
视线转动间,罗逐一看向贾雅对阵润媞,拉斐特对阵德雷克,乌尔基霍金斯对阵两百多个百兽海贼团船员的战斗,最终停留在百兽海贼团的旱灾杰克身上。
“三灾吗……”
罗用大拇指抵着下巴,眼中不由浮现出怜悯之色。
哪怕是百兽海贼团鼎鼎有名的三灾之一,在莫德和青雉这两座大山面前,也得乖乖趴下吧。
“room。”
罗奢侈的张开领域空间,直接瞬移来重伤昏迷的维尔戈旁。
毕竟胜局已定,也就不必考虑体力方面的损耗了。
罗低头,冷漠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维尔戈。
一些不愿回忆的画面,不由自主的浮现了出来。
“到此为止了,维尔戈。”
罗冷冷说着,用能力掏出了维尔戈的心脏。
至此,被打倒的堂吉诃德家族干部们的心脏,都被罗拿了出来。
不远处的战圈内。
面对着来自莫德和青雉的威胁,旱灾杰克遭遇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形势。
“呼、呼……”
杰克重重喘息着,呼出的每一口气中,都是挟裹着肉眼可见的寒气。
在他的身上,有多处地方凝结成冰。
周围的地面,更是被青雉用能力化作了冰天雪地。
要不是他的古代种猛犸象能力天生就附带着【抗冻】的恶魔因子,在伤势恢复期间,大概已经被青雉用能力冻成了冰雕。
尽管顽强扛过了青雉的几波攻势,可形势仍旧非常不妙。
单对单的情况下,他既打不过青雉,也打不过莫德,更别说,现在是青雉和莫德一起打他。
似乎是因为青雉的一通【冰浴】下来,又或者因为杰克终于认清了现实。
在深感不妙的形势下,他不仅冷静了下来,也深刻意识到,刚才想在这里干掉莫德的念头,要多愚蠢,就有多愚蠢。
但即便是一开始就选择避其锋芒……
漂浮在港口上空的恐怖三桅船,以及青雉能在顷刻间将港湾内所有桅杆船冻住的能力面前,他们根本没有逃出这里的可能性。
从一开始,他们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战到底!
耽美翔天 混世精灵
杰克飞快调整了呼吸,念头一动,直接从人兽形态转变成完全体的猛犸象形态。
喀嚓喀嚓——
随着体型增大,凝结在体表上的冰块,纷纷震裂脱落。
只一两秒不到的时间,杰克就变身成了一头体型巨大,全身覆盖着厚厚毛发的古代猛犸象。
那粗长的鼻子,微微曲卷着,低垂在地面之上。
两根弯曲的白色象牙,至少也有四五米长,显得十分粗犷。
“古代种的‘持久力’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棘手得很呢。”
青雉微微仰头看着变成完全体形态的杰克,双手插兜,脸上泛出阵阵寒意,在无声无息之间凝结成冰霜。
不远处。
正在看戏的莫德,在听到青雉的话之后,不由瞥了一眼青雉始终插在兜里的双手。
要真是棘手,那你倒是将双手用上啊?
库赞这货,老凡尔赛了吧。
在心里吐槽之余,莫德目光一转,盯住了猛犸象的大象牙。
杰克神情凝重看着青雉,眼角余光,还得警惕着来自莫德的威胁。
忽然,青雉像是听到了莫德的内心吐槽一样,双手从兜里抽了出来。
“!!!”
看到青雉的动作,杰克才猛然意识到,青雉刚才和他交手的时候,双手一直都是插在兜里。
没来由的,杰克如同受到了侮辱一般,气得象脸上涌出了一片血色。
青雉却丝毫没有任何自知之明,有些疑惑看着忽然涨红了脸的杰克。
他只是想稍微认真一下,所以才解放了双手,根本没想到这个行为会对杰克造成了效果拔萃的精神打击。
没有多想,青雉双手交叉,释放出冷气,在身周半空中凝聚出一根根冰棘。
“库赞,等一下。”
就在青雉准备彻底解决掉杰克时,莫德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莫德的话,青雉没有回头,仍旧盯着杰克。
只不过,刚刚凝聚出的冰棘,却是在悄然无声之间化作了冰渣,撒落向地面。
青雉取消了攻击。
但杰克用不着听从莫德的命令,用力挥动缠绕着武装色的象鼻,狠狠甩向青雉的身体。
“啊啦啦……”
青雉又岂会中招,向后一撤。
携着千钧之力甩过来的象鼻,从他的身前掠过,刮出来的劲风,将地上的冰层震裂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裂痕。
杰克向后摆头,收回象鼻。
“嗯?”
刚刚收招的杰克,眼中红光微微颤动了一下。
借着见闻色的反馈,杰克感知到了从身前左侧而来的气息。
没有半点迟疑,杰克猛然间又是一下摆头,驱使着象鼻狠狠甩向身前左侧。
啪——!
象鼻却是拍在了空处,打出一下震耳的空爆声。
“什么……”
一击落空,杰克心头一凝,象脸上流露出惊讶之色。
见闻色明明……
“没打中也用不着那么惊讶。”
杰克身前右侧,响起了莫德的声音。
“因为你的速度太慢了,不过,大象嘛,笨重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莫德拔出秋水,一刀斩向杰克的象牙。
杰克脸色剧变。
正如莫德所说的那样,在电光火石之间,那笨重的身躯根本来不及响应杰克的防守念头。
刀光一闪而过。
象牙应声而断。
莫德伸手一捞,接住了象牙。
“这么大的象牙,得值多少钱啊,对了,以古代种的恢复力,这象牙应该能再长出来吧?”
莫德一手握刀,一手拿着偌大的象牙,兴致勃勃说着。
听着莫德说的话,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杰克,背脊发凉之际,气得差点被一口老血咽死。
几米之外的青雉,沉默看着莫德,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这位船长先生,真的很不一般啊。
莫德不缺钱,却不妨碍他收取现成的利益。
刚才,当他看到杰克变成猛犸象完全体时,很快就注意到了猛犸象的那一对狂放的大象牙。
那一瞬间,仅论杰克本身所具有的价值,莫德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杰克的身价悬赏金,也不是即将从杰克体内取出来的古代种恶魔果实。
而是……这一对价值不菲的象牙。
在抛出问题之后,莫德并没有给予杰克重重一击,而是颇为期待看着杰克象鼻旁的象牙断口。
要是这象牙能在短时间内长出来,就能利用这一点,将象牙变成再生资源。
不仅可以自用,也可以投入市场里,卖给那些对象牙器具有所需求的世界贵族们。
“滚开!”
杰克看出了莫德的想法,顿时怒火中烧,前脚一踏,拖动身躯,极其愤怒的冲撞向莫德。
“不说也没事,我可以自己确认。”
莫德满不在乎的一笑,脚尖抵地一转。
影勺。
身随影行,莫德的身体,以一种形似勺子转圈的诡异姿势,绕过了冲撞而来的杰克,并且不着痕迹的在杰克身上设下了一道影标。
锵!
紧接着,莫德顺势挥刀,干脆利落的斩下杰克的另一根象牙。
杰克偌大的身体径直冲出去一段距离,象鼻两侧的象牙,却是留在了原地。
莫德看着杰克冲出去的背影,笑了笑,掌心泛出影波,将两根大型象牙塞入影匣之内,勉强能够放得下。
杰克稳住身形,转身看向莫德,正好看到莫德将自己的象牙收入影波中,顿时气得身体微微颤抖着。
这种被人当成野兽来狩猎的感觉,并不好受。
愈发强烈的情绪波动,使得杰克眼中红光断断续续,难以稳定的维持见闻色霸气。
“气息乱了吗……”
莫德敏锐察觉到了杰克的气息变化,眼睛一咪,毫不犹豫和影标交换了位置。
唰!
莫德的身形骤然间凭空消失。
下一个瞬间,莫德出现在杰克身侧,行云流水般的挥刀斩出。
杰克少了见闻色的辅助,反应明显慢了一拍,在看到莫德的同时,眼眸中已经倒映出了一抹刀光,瞳孔顿时一缩。
嗤!
血光一闪。
莫德挥刀斩断了杰克的象鼻,旋即再一次发动能力,瞬间回到了原位。
被他斩断的象鼻,则是携着泼洒而出的鲜血,翻滚着飞向空中。
杰克痛得怒吼出声,四肢狂躁蹬地,震起不少烟尘。
相比起肉体上的疼痛,被莫德这般玩弄,更是令他痛不欲生。
他从未想过,向来引以为傲的古代种猛犸象形态,竟会是如此不便的能力。
莫德神情平静看着暴躁不已的杰克,手臂一抖,净空秋水刀身上的血水。
动物系古代种的各方面能力,都是堪称强悍,尤其是兽形态下的巨大体型,根本不是普通的动物系可以比较的。
但相对的,巨大体型带来了十分明显的缺点,那就是笨重。
在寻常战斗中,兽形态下的猛犸象,尽管笨重,但出色的防御力,会很好的弥补这个缺点。
可如果遇到像莫德这种速度又快,攻击又能打穿防御的敌人,古代种兽形态的笨重缺点,就会变成致命因素。
被莫德接连斩断象牙和象鼻,杰克暴躁之余,显然也是深刻体会到了莫德的恐怖实力。
忍着疼痛感,杰克变回了猛犸象的人兽化形态,脸庞上血淋淋一片,鲜血汩汩淌出。
莫德看着鲜血横流的杰克,遗憾道:“看来是长不出来了。”
说着,莫德直接将秋水归鞘。
“我也玩够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库赞。”
“……”
青雉满脸无奈。
“玩?”
杰克心态崩了。
自他成为百兽海贼团三灾之后,何曾被这么羞辱过?
莫德可不会在意杰克的感受,将收尾的任务交给青雉之后,直接几个闪身,向着城镇的方向走去。
堂吉诃德家族的大部分战力已经完蛋,但城镇里的据点,还留守着一部分兵力。
既然是斩草除根,自然是要彻底一点。
去往城镇的路上,莫德朝着罗比了个手势。
罗会意,带着所有干部的心脏,很快就跟上了莫德。
两人并肩而行,朝着城镇的入口而去。
港口上。
退出战圈的以茶豚为首的海军们,沉默看着场内一面倒的战斗。
“莫德海贼团,好强……”
有的海军,低声自语着。
场内无人接话,但心中多是同样的想法。
一个队伍里,就有莫德和青雉这两个怪物级别的战力。
能不强吗?
港口上的战斗还在继续,但已经步向了尾声。
莫德和罗穿过大道,来到德雷斯罗萨的街道。
没有看到当街热舞的妙龄女子,也没有看到与人类和平相处的玩具。
街道上,冷清得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
想来是因为从港口那边传来的战斗动静,以至于城镇里的居民都去避难了。
“先找个地方取出恶魔果实吧。”
去解决堂吉诃德家族据点的人员之前,还是取出恶魔果实的事情更加重要。
莫德眼中红光一闪,从街道两侧的建筑里,感知到了一股股气息。
这些气息,应当都是被战斗动静吓得躲藏起来的居民们。
没有理会这些气息,莫德很快就找到了一栋无人的建筑。
“跟我来。”
莫德径直走向无人的建筑。
罗紧随其后。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建筑里。
德雷斯罗萨城镇中央处,王之高地附近。
宽阔的广场上,屹立着一栋充满卡通气息的城堡,正是德雷斯罗萨鼎鼎有名的玩具之家。
这里明面上是德雷斯罗萨玩具们在入夜之后的栖息之地,暗地里,却是通往地下工厂的通道。
玩具之家深处的通道口前。
瞪瞪果实能力者维奥莱特正在凝神注视着什么。
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个绿发小女孩。
小女孩身披一件红色连帽披风,手里端着一筐葡萄,正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看着维奥莱特。
这个小女孩,正是堂吉诃德家族中被多弗朗明哥视为最重要干部的童趣果实能力者砂糖。
她所拥有的童趣果实能力,可以将触碰到的人直接变成玩具。
被变成玩具的人,则会被亲朋好友遗忘,成为一个未曾存在过的存在。
也就是说,不论是谁,只要被砂糖碰到,就会直接变成一个任人宰割的玩具。
某种意义而言,这是恶魔果实众多能力之中,唯一一种能够无视防御做到秒杀的能力。
正是因为这个堪称无解的特性,所以堂吉诃德家族将保密性工作做到了极致,始终没有暴露过砂糖的存在和能力。
“情况怎样了,紫罗兰。”
砂糖咽下葡萄,直勾勾看着维奥莱特。
维奥莱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砂糖的问题。
在瞪瞪果实的能力作用下,她看到了港口上一面倒的战斗,也看到了并肩走进一栋建筑里的莫德和罗。
更是看到了从岛屿边缘的蕈状岩登陆的一支身份不明,来意不善的队伍。
那支队伍里,有一个巨人族,竟然用铲子在蕈状岩上轻轻松松挖出了一条通道,想来是一个能力者。
但比起这个发现,维奥莱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港口上的战况。
堂吉诃德家族完了……
看到堂吉诃德家族干部们的惨败下场,维奥莱特顿时激动得身体微微颤抖着。
这一天,她已经等得太久了。
砂糖看着维奥莱特的奇怪反应,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意。
维奥莱特意识到不妥,想逼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却发现自己完全做不到。
急中生智的她,只能顺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心情,颤抖着声线道:
“海军只来了三百多人,根本挡不住家族的兵力,而且百兽海贼团的人也出手帮忙了,现在海军只剩下十几个人在负隅抵抗。”
“哦?”
砂糖面不改色看着维奥莱特,吧唧一声,又是咽下了一颗葡萄。
维奥莱特继续汇报道:“另外,五分钟前,有一支17人的队伍,从岛屿西侧的蕈状岩登陆,他们之中有一个巨人族,应该是恶魔果实能力者,能用铲子轻松挖出地道。”
她刻意隐瞒了莫德和罗的动向。
“地道?”
砂糖微微蹙眉。
挖出地道,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这是在针对建设在玩具之家下方的地下工厂和港口。
“这可不妙呢,必须快点联系托雷波尔他们。”
砂糖佯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同时悄悄观察着维奥莱特的反应。
听到砂糖的话,维奥莱特的神情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砂糖见状,眸光一闪,不动声色的朝着维奥莱特伸出小手。
啪!
维奥莱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砂糖变成了一个布娃娃,从半空中掉落下来,落在地面上。
“我讨厌说谎的人。”
砂糖看着变成布娃娃的维奥莱特,冷冰冰道。
地下港口。
一处堆叠着空木箱的角落里,地面忽的鼓起,旋即裂开一道缝隙。
一双大手从缝隙里伸出,将缝隙扒成了一个洞口。
几秒后,革命军军长茉莉的脑袋从洞口里钻出来,眼中泛出红光,用见闻色感知了一下港口的情况。
在确认港口无人之后,茉莉眼中掠过一抹喜意。
尽管港口一个人也没有,茉莉却还是小心翼翼从洞口里钻了出来,并且蜷缩着身体,藏在木箱之后。
“出来吧,这里没人。”
茉莉压低着声音,对着洞口说道。
一两秒后,桑妮等人从洞口里钻出来。
他们看着静悄悄的港口,脸上不约而同流露出喜色,同时又感到疑惑。
“确定吗?”
众人看着茉莉。
茉莉点头道:“嗯,人家已经用‘见闻色’确认过了。”
“怎么会没人呢?”
克尔拉闻言,奇怪道。
塔塔木低声猜测道:“可能是因为东侧港口那边的混乱吧,而且,玩具们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回来玩具之家。”
“时间紧迫,还是快点将‘货品’转移走吧。”
桑妮催促了一声。
“嗯。”
众人点了点头,朝着岸边堆成小山的木箱走去。
“呜呜,呜呜……”
他们才走出几十米,就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小女孩哭声,顿时面面相觑。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远处暗无光线的通道里,一道娇小的人影慢慢显露出来,与之同来的,还有掺杂着惊恐之意的哭声。
“妈妈,你在哪里?呜呜……糖糖好害怕……呜呜……”
砂糖手里抱着维奥莱特变成的布娃娃,哭得稀里哗啦,看上去十分可怜。
“是个小女孩。”
革命军们看到了哭得梨花带雨的砂糖,不由一怔。
虽然砂糖看上去人畜无害,但茉莉还是谨慎的用出见闻色,仔细感知了一下砂糖的气息强度。
并不强,甚至可以说是弱小。
“有问题吗?”
克尔拉看向茉莉。
茉莉摇头道:“没问题。”
“嗯。”
克尔拉点头。
桑妮提议道:“不能再让她哭下去了,直接将她打晕吧。”
“啊?”
众人愣了下。
他们当然也清楚,要是任由这个小女孩继续哭下去,大概率会引来堂吉诃德家族的人。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可直接将小女孩打晕,未免太暴力了。
有人弱弱道:“那么小的孩子,安抚一下就可以了吧。”
“好吧。”
桑妮倒没有坚持。
众人迎向砂糖。
克尔拉看着砂糖,轻声道:“小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呜……”
看着走过来的革命军们,砂糖倏然止住哭声,佯装出像是被吓到的样子,怯怯后退了好几步。
“没事的,我们不是坏人。”
看到砂糖的反应,茉莉赶紧凑了过去,对着砂糖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哇啊啊啊!!!”
砂糖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茉莉,你吓到她了!”
“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
茉莉委屈道。
克尔拉挥手示意茉莉退远一点,旋即继续道:“小妹妹,不要怕,我们真的不是坏人。”
“呜呜,呜……真的吗?糖糖想找妈妈。”
砂糖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可怜巴巴看着克尔拉他们。
克尔拉微笑道:“放心吧,我们会帮你找到妈妈的。”
“谢谢大姐姐。”
砂糖扑过去抱住了克尔拉,深埋的脸庞上,闪过一抹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