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3

igtb6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第730章 種子鑒賞-5pjgx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温晓光怕热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北京的夏天又特像一个蒸炉,老天爷把盖子一拧,所有人都跪下给空调爸爸磕头。
所以到了七月中旬三伏天正式开始,他就有点不大想动了,为了能流点汗就在自建的体育场里活动,而听说他要打个羽毛球或是踢个足球什么的,想着法子进入他球场的人多呢,倒也不缺伴儿。
一旦日子稳定下来,也就简单化了,有时候员工还能看到温晓光在公司食堂排队买饭,互联网公司不像万达,一个个看到老王吓的噤声。
简单化了之后,每天上班下班似乎也成了某种习惯。
在这个炎热夏季,金凡秀带队从东京到北京,跟温晓光和全体董事做了一轮述职报告,
黎文博也跟着温晓光一起对公司做了一个整体评估。
“我们认为微拓现在最急迫的还是继续发展,亏损一点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今日头条的营收搂不住整个集团的支出是意料之内的事。”
温晓光脖子上挂着白色毛巾,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对着眼前的陆勤说道。
陆勤所代表的红杉是坚定要和微拓一条道走到黑,像是这种成长型公司逮着一家是绝不能放。
而在他身边还有一袭运动装的顾青瓷,马尾、衬衫、短裤、球鞋,做了全套的准备来运动,然而一滴汗都还没流,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之前我们谈的国际化,现在都搞成东亚化了。”
温晓光微笑着,“饭一口一口吃,而且社交比较敏感,这次金凡秀和我们商讨的,要把用户的数据存储在大陆之外。”
陆勤能理解的,这是政治上的风险,微拓的体量已经到了要考虑这种问题的时候,“这样能解决么?”
“不好说。”温晓光略有忧虑的摇头,“我们只能把自己的行为约束在界限之内。但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我也在筹备要对这部分的风险做好评估和准备,未来太不确定了。”
在他的记忆里也有,贸易战都能打起来,什么事都有可能,不过他重生的略早,不太清楚贸易战最后是怎样收尾的。
当时在18年就有分析,贸易战可能会在19年的年中熄火,可惜他没看到。也有专业人士不断警告美股公司债集中到期的风险。
作为商人,他期望一个稳定的营商环境,期望着2020年能变得更好。
不过据已知的信息来看,还是要做些准备。
企业家在认为有风险的时候,最普遍的做法就是克制扩张行为,降低企业负债率,高杠杆的那就更不要做了,最好是能像BAT一样,账上数百亿的现金,再大的浪也能趟过去。
陆勤点头,“社交的确是敏感。不然whatsapp都是你的了。”
“那就不要想了。”温晓光是看得开的,也嘀咕了一句,“不知道短视频会不会有问题……”
“短视频?”
“嗯,最近在看一家公司,北美一个叫musically的应用,DAU成长迅速,咱们这边也有快手,同时成功可不是巧合,这是个大市场。”
“短视频能玩多大?现在都是O2O啊。”
多大,那玩意儿收购花了头条10亿美元,不过这也是2017年的事了,现在怕是还值不了那么多。
“最近忙什么呢?”温晓光懒得多说了,把话题转开。
“我能干什么,看项目,拍桌子,扔项目书。”陆勤随便应着,“你别转移话题,我知道微拓李一丹每天见好几个基金,你们到底融多大?”
温晓光瞧了一眼顾青瓷,“你这姐夫,没钱赚的时候,绝对是不找我的。”
“谁让您现在是财神爷呢?可得好好抓紧了。”顾青瓷刚刚一直默默在听,听这种对话就是所谓的开口都是基金、上亿、投资之类的词汇。
“关键我现在告诉你们也没什么意义,一来现在形势瞬息万变也许明天就又不一样,二来,知道的多知道的少,该花多少钱还是多少钱。”
互相帮忙。
陆勤关心问道:“你这次这么积极的引入官方资本,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其实这样反而不利于国际化,到时候别人会说公司里有政府影响力。”
温晓光说道:“没有更麻烦,有了之后遇到了什么困难还能找到点关系。”
陆勤不懂了,“你怎么老觉得那自由世界要对付你似的?没必要吧?”
“没必要?”温晓光喝了一口水,慢悠悠的讲,“一家中国企业开发的社交软件Line在日本横扫,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在面临政治压力了。”
“没听说啊、、”陆勤脸色一变。
“金凡秀说,应该有官方机构在查,他们目前没有利用这些信息做什么,但是……”温晓光一叹气,“但是我估计是没什么用。”
“为什么?”顾青瓷忍不住了,她本想当个安静的人,但是做生意做到开始惊动政府了,这也太夸张了点。
“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我们有没有做,而在于我们能不能做。拥有这个能力,即使不作恶,也是被忌惮的对象。”
这几年互联网数字巨头在欧洲杯罚了不少钱,那些欧洲人也是没办法,信息时代几乎是全面落伍,最后眼红着看美国企业大赚特赚,没办法就罚钱,
说出来都是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其实就是眼红。
现在微拓在亚洲的名声都不小,国内有眼红的,国外也有,冷不丁就给你找个什么理由罚你点钱。
“算了,”温晓光拍拍腿,“我倒不是害怕,只不过有些心烦。”
走出国门做生意的时候就会发现,商业一点都不纯粹,有的时候也不是都扯到政治,更多的就是看一个外国企业赚太多了,所以想要敲诈你一笔。
陆勤建议道:“要不要储备些这方面的人?”
“储备人?”温晓光略有意外的抬头,他倒是没想到。
“对,储备人,按照这个思路,未来你们会遇到很多这样的诉讼。”
“法务方面还好吧。我是觉得微拓的高管们包括我本人并没有应对这类事务的经验。金凡秀汇报之后,好像只有我在思考这件事未来的隐患,其他人大概都觉得政治不会过多的干预商业。毕竟自由贸易大旗是人家举起来的。”
企业家都是被迫害妄想症,所以那些人老说自己不快乐是有道理的,因为各种压力会让他们一直想着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在这种恐惧之下依然有勇气破冰前行,这就叫意志力,所以老板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这颗种子在温晓光心中埋下了。
但时间上倒不紧急,因为2014年不是大选年,只要他们自己不搞事,一般不会被拿出来当替罪羊。
“继续打球吧。”
顾青瓷:“我来试试吧,我姐夫歇一会儿。”
“你会吗?”
“会的,练过的。”
前些日子听闻温晓光开始做什么体育场,特意开始练的,而且理所当然的露出细白大长腿,棒球帽一戴也是化身直男杀手了。
所以说那些个天天要求温晓光当圣人的真是嘴能,他妈的都是说的容易,你来试试看?!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