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3

l5ua6火熱連載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第五百二十章 師弟的緣法閲讀-ht2md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带着你老婆跟余鱼同策马近前,也是啧啧称奇。
这‘狂僧’梁癫到哪都要拖着他的房子的话,那不就是跟蜗牛背着个壳似的。
风亦飞已察觉到,房子里似还有活物的气息,呼吸悠长,但远比常人粗重,不止于此,另外还有一道微弱了许多的气息。
梁癫看自己不顺眼,也不便多问。
在队伍频道里说道,“你们去找他搭搭话,问问他要去干嘛,他对我没什么好感。”
带着你老婆对师兄那好感度的事情是心知肚明,他又把差事推给了余鱼同,“老鱼,你去。”
余鱼同顿时响应,翻身下马,恭谨的靠了过去行礼问候。
带着你老婆则是一转身,背对着房子,比划了个剪刀手,开始玩自拍。
这样的奇人异事还是相当少见的。
梁癫对余鱼同的态度就是要好多了,“小子,你也是来找差事的?”
风亦飞闻言一奇,听这话,碰上过他的还有其他玩家。
余鱼同忙不迭点头。
梁癫又道,“你去泪眼山,七分半楼,寻我女儿养养,告诉她,我很快就来了,让她不要挂怀,她会给你安排差事。”
风亦飞愣住,你叫狂僧哎,居然有女儿?
仔细一想,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战僧’何签不也是泡上了林晚笑那多事的妹子吗。
梁癫的女儿叫痒痒?这还挺耐人寻味的。
那泪眼山竟还有个七分半楼,这是要跟六分半堂别苗头吗?
梁癫瞟了眼在摆POSE的带着你老婆,忽地目光一凝,“等等,他也是你的同伴?”
余鱼同又是点头,愕然的发现刚接的任务又被取消了,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那扭来扭去的小子,你过来。”梁癫喝道。
“叫你呢。”风亦飞对着带着你老婆道。
带着你老婆错愕莫名,指着自己的鼻子,“叫我?要干啥?”
虽是不解其意,但他还是依言走了过去,拱手行了个礼。
梁癫停下了脚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好一会,咧嘴笑了起来,他的肤色是黑得跟煤炭一样,一口牙还是挺白的。
风亦飞才发现,他的眼瞳也很奇异,隐隐泛着金芒。
“你这小子隐有佛光在身,你跟我佛有缘!”梁癫笑容一敛,很是郑重的说道。
带着你老婆愕然,“啥?这你也能看得出来?我不做秃驴很久了。”
“你果然曾经是佛门子弟,难得相见一场,也是缘法注定,你可愿入我门下?”梁癫道。
风亦飞一怔,这算是师弟碰上奇遇了,难道‘狂僧’梁癫收徒弟的条件就是要曾经呆过佛门,不然怎么解释他会偏偏看上师弟这少林叛徒。
余鱼同顿觉羡慕,他在六扇门都还没有固定的师父,想要拜师的三大神捕都没见过人。
“我不要再剃光头。”带着你老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叛门就是为了好和女朋友成亲,一起闯荡江湖的,虽然她不怎么热衷游戏,但也不至于再去做和尚嘛。
“老夫也曾娶妻育儿的,倒也不强制你受戒剃度,佛在心中便可。”梁癫似是认定了带着你老婆,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就有得商量了。”带着你老婆笑嘻嘻的道,凝望向‘狂僧’梁癫,不知道他有没有天象师伯那么强,不过,好像再拜个师父也不坏,多少能学点新东西来玩。
梁癫沉吟了下,“收徒一事还得等我与蔡狂那浑小子分出胜负再说,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风亦飞这才了然,他跟‘疯圣’蔡狂还没开打。
“带着你老婆。”带着你老婆据实答道,“我以前是少林派的,后面受不了做和尚,就叛门了。”
梁癫嘴角抽搐,“你这名字倒也占人便宜。”
风亦飞不禁发笑,哪有正常人会取这样的名字嘛,也只有玩家会这样胡搞乱搞了。
每次听到师弟跟NPC通名报姓都觉得有趣。
梁癫继续说道,“你曾是少林门下,也不是什么大事,少林一味出世,已是着了相,有违佛法。”
风亦飞虚眼,你这么古古怪怪的,还讨了老婆生了女儿,就不有违佛法了?你更不靠谱好吧?
“老夫已十一年有余未履足江湖,难得看你顺眼,也算是机缘到了,以后少林派要寻你麻烦,你就报老夫的名号,这事老夫给你担下来了。”梁癫道。
带着你老婆喜滋滋的点头,其实少林要找麻烦也算不了什么事,早就偷偷问过任怨,少林不会与朝廷做对,有个刑部这张护身符,根本没有麻烦。
但梁癫肯这么说,拜这师父不亏。
当即殷勤的道,“师父,你老人家也辛苦了,让我来帮你拖这房子。”
梁癫摇头,和颜悦色的道,“不用,你有这份心意就行了。”
风亦飞感觉吧,师弟的内功降了一半,能不能拖动这么大一座房子都还得两说,但他这话递上去了,梁癫的好感度肯定会涨一些。
带着你老婆自己知自己事,也不强求,转而道,“师父,你拖这房子,也太累了吧,我师兄精通机关术,让他帮你的房子装几个轮子怎么样?你也可以轻松点。”
这个风亦飞是能轻松做得到的,砍些木料回来就行了,制作弩车就有带木轮,也就是要考虑下木轮的承重能力,得多安上几个。
“这屋子一砖一木都是我亲手搭建,壁画也是我一手包办,花了我许多心思,不欲旁人插手。”梁癫断然拒绝道。
风亦飞着实觉得好奇,为什么梁癫就要带着这房子到处跑,又不会给他带来战力的提升,还平白多了许多累赘。
“师父,你房子里装的是些啥啊?这么宝贝,外出都还得带着。”带着你老婆问道。
“我拖着它前行,也是一种修行。”梁癫答道,说着打开了大门,撮嘴吹了声口哨。
风亦飞,带着你老婆,余鱼同登时张口结舌,里边居然跑出了一头牛,一头大牯牛。
这头牛居然很安静,根本不在意生人在侧,它的大眼也很奇特,是金色的,在它的背脊上,还停着一只斑鸠,黑身黄嘴咕溜眼,眼睛也是镀了一层金似的,左望又望,很有灵性,但一样挺安静的。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遊戲小說